张奔看着貌似有点纯洁,但现在的人太会伪装,你也不知道他是真纯,还是假纯,“日”后再观察观察吧。

    “你呢,你多大?”我抬头看着胡圆圆问道。

    他这个名字起的,绝对对得起他这个一百九十多斤的身材,常规的运动服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一身加肥加大的地摊货,才是他的归属。

    他头发很短,看似质朴的脸颊,却透着那股小农民的皎洁,眼神有点怯,但是又有点兴奋,也不知道他看着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兴奋个毛。

    “我二十一,家住旭日村!!”胡圆圆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啊,以前都干过啥啊?”门门问道。

    “KTV当过服务员!”

    “咦,你这个决定有点新颖昂!放着好好的服务员不干,跑这儿来搬啤酒,是为啥呢?”李水水很是疑惑。

    “........一天挣俩钱,全搭B上了呗!”胡圆圆有点上火的嘬着牙花子。

    “呵呵,你这是改邪归正了呗?”我有点哭笑不得。

    “南哥,我知道你是干啥滴!反正我佩服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胡圆圆暧昧的冲我眨了眨眼睛。

    “佩服我,你也得干活,知道不?!”我唬着脸找着老板的感觉说道。

    “我懂,能让我吃饱就行!”胡圆圆连连点头。

    我再次扫了一眼二人,感觉颇为满意,手指敲着桌面,缓缓说道:“你俩每月一人九百块钱!!管吃住,我吃啥,你们就吃啥,住的地方就在这儿铁皮房子里,等天儿冷一冷,我再给你们换地方!”

    “行,我干了!”张奔挺兴奋的点了点头。

    “我也没意见!”胡圆圆是一个怀揣社会梦的有为青年,他感觉大人物起步,都得有一段烧锅炉,住铁皮房子的经历,这是上天给的磨练,不能拒绝。

    “嗯,那今天就留这儿吧,一会你们跟海哥熟悉熟悉环境,他让你们干啥,你们就干啥!”我随口说了一句。

    “哥,那咱啥时候能砍上人啊?”胡圆圆眨眼冲我问了一句。

    “嗯???”我顿时一愣,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要砍人呢?”

    “咱们不是以啤酒广场作掩护,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团.伙么?”胡圆圆弱弱的问道。

    他这一问,我顿时扭头看向了老仙,胡圆圆是他找来的,话肯定都是他跟胡圆圆说的。

    “呃......!”我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后将嘴靠在他的耳边说道:“别吵吵,最近一批大买卖,晚上你下班以后,勤磨磨刀,就这一两天,我给你命令!”

    “呕拉!”胡圆圆立刻比划出一个OK的手势,胖脸上泛着童真的笑意。

    “牛B!”老仙端正的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哥.....头一月的工资我就不要了,但海哥答应我的事儿........你得抓紧办了!”张奔站起身,撇着内八字的脚,依旧很羞涩的低头说道。

    “海哥答应你什么了?”我再次娇躯一阵,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说,我的处子之血,将会染红相思河畔洁白的床单.........!”张奔富有诗意的说道。

    “啥意思呢?”我懵了。

    “操,你还装傻呢,我都听明白了,他想让你带他做个大保健!!”李水水淡定的补充了一句。

    “是么?”我冲张奔问道。

    “嗯.......工资可以不要,娼却一定要嫖!”张奔乖巧的点了点头。

    “外表坑人呐!!”

    我仰天长叹,暗骂自己瞎眼了,这俩货一个比一个浪,绝对纯.......纯流氓的纯。

    就这样,我们五个人的团伙,又增加了俩人,队伍越来越壮了,找谁拉开架势干一仗,试试火力呢?

    咳咳,我也就是吹个牛B,大家不要当真,目前主要任务,还是好好经营啤酒广场,钱有了,其他的也就不用愁了。

    .......

    晚上,九点多,张奔和胡圆圆基本熟悉了环境,再过两个小时就要收摊了,他们都没行李,我也不能看着他们晚上没被子盖。

    让我给他们买套新的?

    别傻了,那根本不可能!!

    我自己还盖上学时候的被子呢!

    询问了几家业主的生意,还不错,有几家已经不赔钱了,一路上发了一盒烟,我带着张奔和胡圆圆准备打个三驴子回家取被褥。

    一路无话,很快我们到家了。

    “南哥,你住的地方真有格调!”胡圆圆龇牙拍着马屁,抢先一步,帮我把大门推开了。

    “瞧把你机灵的!”我斜眼笑骂了一句,迈步走了进去。

    “南哥,我也机灵!南哥,你夸夸我呗!”张奔跟我混熟了以后,开始展现没皮没脸的本色,一路上嘴就没停过。

    “........滚犊子!”

    我们三人调侃着进了院内,我刚想进屋收拾收拾两双被子,就突然看见柳树下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为什么说熟悉呢?

    因为我总好像在哪见过这人,但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也想不起来他叫啥!!

    “优优,天是蓝的,还是深的,我对你的爱是纯真的。相信我,我是纯爷们,绝对不是老玻璃!!”皮特.李头发根根站立,好像刺猬,啫喱水的味道离八百米远都能闻到,下身白色修身西服裤子,上半身杂花色衬衫,还套着一件粉红色的小马甲,啧啧....这个造型,你要说他不是玻璃,虎子都不信。

    “嗅嗅!”

    果然,虎子蹲在石头墩上,正好奇的闻着皮特.李的美臀,不时还试探的用前爪往前捅一捅。

    “皮特.李,我正式通知你,我对Gay不感兴趣,你要想找女盆友,哦,或者说是男朋友,扭头,往左看,正门住的那个是你滴灵魂归宿!”马小优正在屋内和蚊子奋战,有一搭没一搭的冲皮特.李说道。

    “达令,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不是玻璃?”皮特.李快哭了。

    “你不走,我报案了昂?!”马小优大喊。

    “哥,咋回事儿啊?”张奔迷茫的问道。

    “你傻B啊,明显那个男的来泡嫂子来了!!”胡圆圆略懂的骂了一句。

    “别扯犊子,我媳妇可不是那个悍妇!”我回头呵斥了一句,挺客气的冲皮特.李喊道:“喂,哥们,别喊了,周围邻居都休息了,愿意来,明天白天来!”

    “唰!”

    皮特.李猛然回头望向了我,随后裤裆一紧,忍不住用手捂了一下。

    “汪汪!!汪汪!”

    虎子一看我俩四目相对,顿时激动了,摇着尾巴在院子乱窜,找了个最高的墙头,准备把那天晚上我和皮特,在马小优房间没放映完的“爱情”电影,继续看完。

    “哥们!你的动作有点下流.......!”我他妈看着皮特.李,一阵恶寒,总感觉他不像正常男人。

    “妈的,我下流,还有你下流么?你那天晚上拽我裤衩子干啥?都碎了,你知道不?”皮特李后退了一步,羞怒的说道。

    “......这人好像有病!”

    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转身就往屋里走。

    “你个弯男!!”皮特.李看着我走进屋内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

    “臭傻B!”我头也没回的骂了一句。

    ........

    黄橙橙的窗户上,马小优矫健的曼妙身影,被映射在玻璃上面,她手持苍蝇拍,在床上不停的蹦跶着,随后抓狂的喊道:“向南,我最后警告你一遍,你要不把蚊子问题解决了,我就让皮特.李,和你分手!”

    “他妈的,这院里怎么精神病越来越多,高低不能呆了!”

    本来想睡一会的老向,听着院内的吵闹,拎着一个黑色皮包就走了出去,院子里就剩下张奔,胡圆圆,和皮特.李。

    “喂,你说这个娘们唧唧的是不是小三??”胡圆圆问道。

    “操,南哥不说他跟这女的没关系么!”张奔回了一句。

    “没关系,那女的能住这儿?肯定是闹矛盾了!”胡圆圆自作聪明的说道。

    “那咋整?”

    “我看咱俩给这个傻B,干跑得了!”

    “南哥,肯定不让干啊!!”

    “那就吓唬吓唬他!”

    “咋吓唬?”

    “咦,你看那是什么?”说着胡圆圆指着老向的房间说了一句。

    .......

    “优优,放我进去!!我帮你打蚊子,实在不行,你给屋里灯全点开,我脱光了进去站五个小时,蚊子就都吃饱了,然后就不咬你了!”皮特.李不是一般的有才,想法太他妈有新意了。

    “仓啷啷啷啷啷啷啷啷!”

    一声京剧的开腔在院子内响彻,皮特.李好奇的一回头,只见一个一百九十多斤的胖子,手持一把两米多长的关刀,正一手横握,一手在下巴下面比划着,捋胡须的手势。他身后跟着手持两把黑钢菜刀的张奔,二人出来以后,二话不说,抡起大刀就开始瞎砍。

    “....哎...哎哎...你俩干啥呢?”皮特.李懵了。

    “没事儿,好几天没上横店杀鬼子,我俩练练,你往边上靠靠,我这刀不结实,一会整不好容易飞出去!!”胡圆圆说完,一刀奔着皮特.李抡过去,刀锋擦着他的头皮掠了过去。

    “起来,看我独门秘笈,闭眼睛,飞菜刀!!”张奔紧随其后的喊道。

    “哎呀我.操.你.妈,这一院疯子!!”

    皮特.李带着哭腔大吼一声,一流烟没影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