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有喜 新书《临渊》已发布,欢迎大家阅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文案:

    姜黎苏醒时,正是萧弋称帝的第五个年头。

    易容换面,以男儿之身再入京都,她只要他死。

    姜黎以为,萧弋是这世间最绝情的人。

    可当她拔刀相向时,他却甘之如饴。

    血泊里,萧弋含情脉脉,“阿黎,只要你高兴,朕这条命就是你的。”

    姜黎冷笑,“萧弋,你以为我会心软?”

    【一个心机黑莲花坑死前夫的‘绝世甜文’】

    正文:

    第001章、可笑,为自己祭奠。

    姜黎苏醒时,正是萧弋称帝的第五个年头。

    国家昌盛,百姓安乐。

    曾经最卑贱的九皇子,仅用了五年时间便将摇摇欲坠的大魏江山力挽狂澜。

    眼下的大魏,丝毫不输元帝鼎盛时期。

    盛京街道上,商铺一家挨一家,来往的人流络绎不绝,不时传来商贩的吆喝声。

    “好!”梨园雅座内,一名做男装打扮的女子拍手叫好。

    园中一片歌舞升平,舞姬们水袖轻盈,身姿优美,姜黎看的好不欢喜。

    “公子,陛下召您回宫。”耳边传来侍从的声音,姜黎脸上的笑意不觉凝固。

    白衣锦袖下,泛白的指节收紧,低沉道,“备车。”

    自梨园入宫,需得将近两个时辰。

    姜黎入太和殿时,已是深夜。

    殿内烛光摇曳,四下一片明亮,隐隐闻到一股龙涎香的味道。

    姜黎端着姿态,一步一步向前,这条路,她曾走过无数回。

    过去是兴奋的紧张的,而今却只剩下仇恨……

    恍惚之间,姜黎已走到皇帝榻前。

    帐幔后,一道玄色身影映入眼底。

    她深吸了口气,规规矩矩朝里头的人行叩拜大礼,“外臣姜衍叩见大魏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萧弋支起身子,不知何时掀开了帐幔,剑眉下,俊容入目,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深邃沉冷。

    姜黎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眼底寒冷凌厉,脸上却摆的一副纨绔,扯笑道,“陛下深夜召见外臣,所为何事?”

    “周太尉的二公子昨夜死了,脖子以上空空如也,仵作验明,乃天蚕丝所伤。”萧弋目光幽暗冷肃,缓缓道,“有人说,前两日你为一名舞姬与他大打出手,并扬言要用太尉府的人头来祭奠你长姐。”

    “天蚕丝为你所长。”

    他的声音平和而低沉,明明是在质问,却温柔似水,有一瞬间,姜黎觉得像是回到了十年前。

    不过很快她又回过神来,望着面前高高在上的男人,姜黎发了笑。

    “陛下怀疑,是臣杀了他?”她唇畔微勾,眸光里浓浓的嘲讽。

    那样的眼神像极了那个女子,看得萧弋心头一紧。

    萧弋抿了抿唇,收敛起失神,又道,“昨夜子时,明春阁的小顺子亲眼见你自北门而去,周绍仁死于丑时,死亡地点,正是你留宿的梨园附近一暗巷内。”

    这般有理有据,对方为了陷害她,当真是处心积虑。

    姜黎不觉嗤笑,“陛下认为,臣会蠢得如此出奇?”

    “臣既要报仇,何不直接杀了陛下最宠爱的周贵妃,反而要去害死她的庶出弟弟?人人皆知,长姐当年乃是被周贵妃那毒妇活活烧死的!”

    “大胆!休得胡言!”萧弋一震,温和的嗓音骤然凌厉,眼睛里说不出是怒火还是悲愤。

    闭眼良久,他才似缓过来,轻轻的朝一旁的姜黎挥了挥手,低哑道,“先下去吧,不论如何,朕必会保你。”

    “臣告退。”姜黎拱手,恭敬施了一礼,面无表情的退出内殿。

    “阿衍,明日是你长姐的忌日,记得去太庙里为她上柱香。”踏出两步,背后又传来萧弋的声音。

    暗哑而悲伤,仿若他将对方看得多重似的。

    姜黎勾唇,满眼讽刺,“臣知道了,请陛下放心,臣会为长姐备下祭品,隆重祭奠一番。”

    自己给自己祭奠,多可笑啊……

    “那么外臣就告退了。”低低补了一句,她大步往外面走去。

    踏出紫宸殿,茭白的月光下,隐约可见宫廷巍峨。

    穿过长长的宫道,又过玄清门。

    再回到明春阁,已是半夜。

    姜黎拖着满身疲倦踏进内殿,赶忙吩咐内侍端来一盆热水,然后迅速褪下外袍,解去束胸,草草擦了一遍身子,便躺进被窝里。

    沉睡之间,眼前火光冲天,孩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仿若要穿破了耳膜……

    下一刻房屋瞬间垮塌,她被烈火焚身……

    “啊!”一声尖叫,姜黎从梦中惊醒过来。

    “殿下,你没事吧?”额头冷汗淋漓,姜黎骤然睁眼,隔着一道帐幔,只见内侍立在外头。

    “梦魇罢了,无碍。”她摆摆手,轻拭去额头的汗珠,沉声吩咐道,“不必在此候着,去备些祭品,今日是我长姐的死忌,陛下嘱咐我去上柱香。”

    闻言,内侍眉眼略显担忧,但依旧谨遵姜黎吩咐,应了个‘是’字,便躬身退了出去。

    幔帐后面,姜黎缓缓起身,眼瞧着内侍退得没了影儿,她忙不迭下床,动作娴熟的将束胸重新捆上,缓缓走到屋内的青铜镜前,她轻轻理了理外袍。

    抬眸间,对上镜中那熟悉而陌生的少年郎,姜黎心中不觉一抽,闭了闭眼,转而吩咐内侍们上早膳,草草用过之后,便启程前往大魏太庙。

    至太庙时,已是巳时。

    远远的,她便看到萧弋挺拔的背影。

    姜黎面上含笑,大步上前,一如既往的朝那背影行叩拜大礼,“外臣姜衍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萧弋回过身,桃花眼里泛着几许血丝,似在克制着情绪,“过来,为你长姐上柱香。”

    看着萧弋那般装腔作势的深情,姜黎心中冷笑,眼底掠过一抹嘲弄,却并未多言,只跟着他点了一炷香朝那刻写着熟悉名字的牌位作揖。

    然后,便退到外头,装得一副纨绔姿态靠在门框上等待萧弋。

    大约过了半刻钟的工夫,萧弋才从里头出来。

    他的眼圈发红,一出门就看到‘昏昏欲睡’的姜黎……

    今天是什么日子?他竟也能睡着?

    萧弋心里头顿时一阵恼火,“阿衍!随朕到紫宸殿,朕有要事与你商议。”

    商议?他与她能有什么可商议的?

    姜黎疑惑的睁开双眼,同时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若说她的要事,现如今恐怕只有婚姻大事……

    不安的跟上萧弋的步伐,她眉峰不觉紧皱……

    …………

    “成亲!陛下你吃错药了?”紫宸殿内,姜黎不忿又嘲弄,对于这个意料之中的提议,她显得颇为不屑。

    萧弋一怔,眼底怒火翻涌,但很快,他又将火气压了下去,用眼神示意姜黎坐下。

    “阿衍,下个月你就十八了吧?”

    他眉眼微挑,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发出,“据朕所知,你与镇国公的五姑娘颇有来往,前两日还在马球会上救下她一命……”

    曾经的夫君,竟要为她娶亲!何其的荒诞!

    望着萧弋片刻,姜黎骤然失笑,“陛下,这是已经替外臣决定了?”

    “你的年岁不小了,你长姐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已为人妻。”萧弋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教训的语气,“阿衍,早些成家,才能静下心来做事。”

    姜黎扯着嘴角,到了唇畔的笑意僵住。

    顿了顿,她笑道,“劳陛下费心,只是外臣如今还未有成家的意向……”

    “镇国公乃是我大魏最有声望的武将,娶了五姑娘,于你,于姜国都百利而无一害。”姜黎话音未落,萧弋沉声打断了她,墨玉似的眼眸写满不容拒绝。

    姜黎抿唇,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陛下的意思,外臣非娶不可?”

    她眼底夹杂着几分嘲讽,笑看着萧弋。

    萧弋依旧端着那副平和温润的神情,语气里却是显而易见的逼迫,“昨日镇国公亲自入宫求朕赐婚,五姑娘相思成疾,扬言此生非你不嫁。朕若不允,五姑娘只怕性命难保。”

    言外之意,他已应允了镇国公所求?

    眼前的男人,一如既往的专治……

    姜黎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直直的朝着萧弋施了一记礼,“外臣叩谢陛下隆恩……”

    “虞家五姑娘是个好女子。”萧弋羽睫微微闪动,语气不温不火,像是在提醒她,娶了虞家五姑娘是她姜国储君莫大的荣幸。

    姜黎垂眸,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没答话。

    萧弋早已料到对方会是这般反应,他抿了口茶水,淡淡然又道,“行了,你且下去吧。”

    “周绍仁之事,朕会解决。这两日你不要乱跑,好生温书。”

    “外臣谨遵陛下教诲。”

    姜黎心中恼恨,脸上依旧挂着笑,堪堪朝萧弋施了一礼,转身踏出他的寝殿。

    “等等……”姜黎咬着牙,起身正要走,面前的帝王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又喊了一句。

    “陛下有什么吩咐?”她端直了身子,面容僵冷。

    萧弋俊容温润平和,眼底里却隐隐狡黠,轻扫了眼左手边还冒着热气的补汤,温声道,“这是母后熬的牛鞭鹿茸汤,你既来了,就替朕喝了吧。”

    姜黎一诧,瞪了眼那盅热腾腾的牛鞭鹿茸汤,胃里翻江倒海。

    她笑容僵硬,语气不满,“陛下在开玩笑吧?”

    看出了姜黎不情愿,萧弋心中燃起一丝快感。

    他轻笑,不依不饶,“阿衍……这是不愿意?可是因着朕为你定亲,你在与朕置气?”

    她看明白了,萧弋是在为她方才的无礼而报复,他向来记仇……

    眼底怒火翻腾,轻抿了抿唇,姜黎俏脸堆上假笑,“陛下多虑了,外臣不敢与陛下置气。只是,这一盅牛鞭鹿茸汤乃太后娘娘亲手为您熬制,倘若让外臣用了去,不仅逾越,且辜负太后娘娘一番苦心,倘若太后娘娘知道了,必然会伤心……”

    姜黎眉眼含笑,生是一副为他着想的神态。

    萧弋没答话,眼眸来回扫视面前的少年郎。

    “你不说,太后又怎会知道?”勾笑片刻,他反问道。

    姜黎一愣……

    不等她反驳,萧弋又开了口,近似命令的语气,“阿衍,以后你每日都来紫宸殿向朕问安,顺便替朕解决了母后送来的补汤……”

    ???

    闻言,姜黎胸腔里一瞬间闷火直涌……

    尚在王府时,她的那位婆母就颇爱给萧弋炖各类壮阳补肾的汤药,每回他都是倒掉,如今却让她喝?分明是故意的……

    她竭力压住情绪,嘴角噙笑,摆出一副出馊主意的纨绔神色,“陛下若是不愿意喝,倒掉就是,何必让外臣代劳,您乃大魏帝王,外臣是他国储君,并非大魏皇室血脉,便是代劳亦不合规矩……”

    “难道浪费母后的心血便是合规矩?”姜黎话音未落,萧弋打断了她,眉目严肃,分明是在说着不正经的话,却像是在交待朝政大事。

    “从即日起,你每日亥时来紫宸殿,喝完补汤,再将当日所学一一向朕汇报……”

    “……”姜黎觉得,她被萧弋当做儿子养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