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落寞沉鱼 第五章 梦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沧海桑田,落寞沉鱼最新章节!

    一片幽深的黑暗中,孤寂而又阴冷,深沉得仿佛地狱一般的可怖。

    “叮叮……当当”莫名的声音传入李华堂的耳中,周围的空气不再死一样的寂静。

    这是……打铁的声音么?!

    还在盗墓的那段日子,李华堂经常会去委托一个叫欧林的家伙帮忙打造一些必备的小东西,所以,是亲耳听到过这种清脆又饱含力量的打铁声的。

    “嘎吱!”的一声响彻起来,似乎是那种破旧的木门被推开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嘿,阿古,起床了,该干活了!”一个愠怒中又带着些慈爱的声音响彻起来。

    阿古?李华堂很疑惑,虽然能听到声音,但他的眼前还是一片黑寂,不是睁不开眼的黑寂,而是睁开了眼依然黑寂。

    “你小子!还不快给老子起来!”一只粗糙厚重的大手按在了李华堂的肩膀上,顺势将李华堂拉了一个翻身。

    身子随着翻转过去,眼前的黑寂仿佛初阳之下的残夜,瞬间破碎消散,首先映入瞳孔中的是略有些刺目的柔和晨光,紧接着便是眼前一脸佯怒眼神中却带着几分慈爱的老者。

    咦?!维吾尔族人?不对啊,虽然头发胡子都像,可明明是黄种人,没有白种人的特征啊!

    难道这老者是维吾尔族的异类?!

    李华堂有些纳闷的看着眼前的满脸大胡子老者,自己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按理说自己的确是在新疆片区的沙漠里面,可我不是已经死了么?难道是被这老者给救了?!

    那么,阿雪呢?!

    无数疑问从脑海里泛起,他张开嘴,发出的却不是他的声音,而是略带着懒散不耐烦的声音:

    “知道,阿爷,我这就起床。”

    “你小子,快点啊!王上下发给咱们铺子的任务还差一套铠甲和两柄长剑,要是做不出来,到时候你小子可是要被惩罚的!”

    老头儿一边絮叨着,一边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外面又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李华堂惊讶的发现,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自己动了起来,缓缓的穿上衣服,用一条长长的白布将头发裹了起来,翻身从木板床上跳下去。

    这是巫术么?!

    李华堂内心满是惊讶,甚至有些惊慌。

    正在他惊慌的时候,他的身体缓慢的走到铜镜前,拿起一个陶罐瓶子喝了一口水漱口吐掉,又缓慢的喝了一口水,颇有些自恋的对着模糊不清的铜镜照了一下,这才朝着门外走去。

    镜子里面的……就是我吧?虽然模糊不清,可一眼就能看出是自己啊!

    可什么时候自己有了那浑身虬结的肌肉,有了那古铜色的肌肤?!

    等等,陶罐,铜镜,还有战场!是梦还是穿越?!

    这是楼兰,月王三年?!

    下一刻,李华堂忍不住缓缓的沉睡过去,等他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右手拿着一把大锤子,左手用钳子夹住一块烧红的铁块。

    微微一愣,李华堂站在原地发起呆来,身体是我的了?!

    “阿古,发什么呆,快点,趁热打铁!”旁边传来一声喝骂。

    李华堂懒散的点头:“知道啦,真啰嗦!上缴的东西又没有半点收益,真不知道那么卖力干嘛!”

    “混账!为了楼兰,为了月王!”老头儿歇斯底里的吼起来,然后又开始了絮絮叨叨。

    李华堂烦闷的挥动右臂,大锤子猛然落下,敲击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很有节奏的打铁声下,老头絮絮叨叨的声音慢慢模糊起来。

    他叫阿古,是楼兰门王十三年出生的人,门王历只到二十八年就结束了,而如今是楼兰月王三年。

    在他的印象中,除了东方的周国,这世界上最为富裕的国度就属他们楼兰国,当然,楼兰的子民并不清楚更东方的周国其实早就分裂成了几十个国家。

    富裕却不等同于强大,也因此,楼兰的繁荣每年都会遭遇匈奴和林胡的劫掠。

    如今又是麦栗即将成熟的季节,想必到立秋那一日,匈奴和林胡又会从北方的山林里涌现出来,劫掠田地里金灿灿的麦栗。

    所以,为了抵抗匈奴和林胡的入侵,月王下达了命令,所有铁匠铺必须在立秋日前三天上缴四套铠甲四柄长剑,用于武装楼兰的勇士!

    李华堂默默的想着这些东西,渐渐的,他的以往的记忆开始缓缓的模糊,他却丝毫也没有察觉,仿佛,他真的就是彻头彻尾的阿古。

    就这样,时间缓缓的过去,每天几乎都一模一样,当然,有一点例外,那是某天阿爷让他去集市买东西,他在集市遇到了王女出行,远远的看着那个脸上蒙着轻纱却有着星辰一般闪亮的眸子的王女的时候,他感觉灵魂被吸走了,他觉得,身为楼兰的子民,必须用自己的所有,来守护他的王女!

    也是那天回来之后,阿古,或者说李华堂,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懒散,全心全力的打造,只用了两天,就将剩下的任务全部完成,而后,他更是偷了阿爷藏起来的陨铁,给自己打造了一柄长剑。

    看着寒光闪烁,吹毛断发的利刃,阿古心想:既然是为了守护王女,那这柄剑就叫做护雪好了。

    因为王女的名字,叫做雪姬!

    阿古一有闲暇就拿着护雪练习剑术,一到午时,他就会去集市等待,等待王女从他身边走过。

    立秋前第三天,上缴铠甲和剑刃的日子到来,阿古很兴奋,因为来收缴铠甲剑刃的是王女!

    一大早,天还没亮,阿古就起床了,将最舍不得穿的新衣穿上,将自己打扮得很精神,这才出门等待。

    王女来了,一群勇士跟随着王女而来。

    那个眼眸闪烁着星辰之光的王女,眼睛笑着对阿古说:“我见过你,每天午时,都能在集市看到你!”

    似水柔波扫过阿古的心,阿古满脸胀红,脑子抽了一半,整个世界只剩下王女,连阿爷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恩,我每天都去看你!”

    “为什么?”王女眸子闪烁。

    “因为,我想看到你!”这句话在阿古心里盘旋,却没有说出口。

    立秋日如期而至。

    长相丑恶的匈奴和林胡骑着马肆无忌惮的从北方灌木丛中冲出来,麦栗被践踏抢劫,楼兰的勇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败了!

    楼兰败了!

    而且,匈奴和林胡们似乎不愿意像以往一样劫掠之后就离开,他们包围了楼兰,想要让楼兰臣服。

    第二天,集市里贴出了月王的征召,他准备前往一百多年前经过这里的穆天子的周国,去求援!

    这一次的求援队,由王女雪姬带队!

    看到这个消息之后,阿古跟阿爷告辞,提着那柄护雪剑,独自走向了王宫!

    一番比试之后,阿古成为最强者被月王召见。

    金银珠宝,瓷器丝绸成为最丰厚的赏赐,没有多余的耽搁,月王指派了十名禁军和在比试中的前二十名勇士,加上几个侍女和一些民夫,五十人护送着王女,在当天夜里便朝着东方出发!

    “又见到你了!”王女如是对他说。

    阿古开心的笑了起来:“恩,终于又见到你了!”

    身为最强者,他成为了这只护送队伍的统领,成为了王女的贴身勇士!

    终于,可以每天都见到你了!可以每天都陪着你!阿古是这么想的。

    他的懒散,他的风趣,她的端庄,她的调皮,三天时间的相处,却让他们都感觉仿佛认识了几百年。

    也就是第三天的时候,匈奴追了上来,是一个匈奴的前哨小队,有二十人!

    一番血战,匈奴前哨小队全军覆没,而王女的护卫队也死去九人,剩下的包括阿龙在内的二十二位勇士或禁军全都受伤。

    她亲自来看他,给他包扎伤口,他轻笑,装作无意间碰触到她的发丝。

    相视一笑,她(他)其实都知道吧?他们都这样想着。

    第五日,斥候回来说,匈奴三百人的大队已经接近他们了。

    阿勒斯河畔,王女定定的看着即将准备去阻拦匈奴大队的阿龙,缓缓的揭下了面纱。一张精致美丽的容颜展现在阿龙眼前。

    阿雪?!

    脑子里面突然浮现出这个念头,一种似曾相见的宿命感出现在脑海中,可李华堂终究没想起自己是李华堂。

    阿古只是对阿雪这个称呼很好奇,觉得好像挺不错啊!

    王女羞涩的笑了起来:“活着回来,我给你做妻!”

    说着,王女取下脖子间的一块玉佩,轻轻的将玉佩掰断成了两块,一块递给了阿古,一块重新挂回脖子。

    “这是楼兰最神秘的双鱼,它会将我们链接在一起,不管你在哪儿,我都能感受到你,同样,不管我在哪儿,你也能感受到我!”

    阿古郑重的收下鱼形玉佩,贴身放在怀里,转身离开!

    下一刻,鱼形玉佩上传来火烫的感觉,李华堂脑子陡然响起一声轰鸣,眼前又恢复一片漆黑,等他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碧蓝色的湖水和远处的黄沙!

    背后依然滚烫,下意识的摸向那滚烫的东西,一枚鱼形玉佩出现在他眼前。

    另一边,垂头丧气坐在湖畔沙地上的阿雪,猛然抬头,怔怔的看着李华堂,眼眶有泪光闪烁,鼻子一酸,眼眶微红,她突然扑过来,抱住了李华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