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落寞沉鱼 第六章 罗布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沧海桑田,落寞沉鱼最新章节!

    肩膀处传来温热的感觉,湿湿的。

    李华堂一下子呆住了,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

    “我以为你死了……呜呜……”阿雪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抽噎起来,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我好害怕……”

    那双柔软的手紧紧的抱着他,仿佛稍稍松开一点,李华堂就会飞走一样。

    微微一愣,李华堂反手抱住了阿雪,右手缓缓的拂过阿雪的头发,就好像梦中那样,缓缓的拂过王女雪姬的青丝,然后,他轻轻的揉了揉阿雪的脑袋。

    “乖,别怕,我在呢!”

    那真的是一场梦么?!

    李华堂有些迷惑起来,实在是在那梦境中的一切,都显得太过真实,对王女雪姬的爱慕,打铁时的辛苦,血战之前的畏惧,战胜之后的悲哀,离别时的不舍……

    不只是感觉,就连感情都真实的可怕!

    左手紧紧的抓着鱼形玉佩,罗布泊双鱼玉佩之谜是很早很早之前就被提出来的,依稀记得双鱼玉佩似乎在博物馆里面才对,那么,这一块玉佩又是怎么来的呢?!

    另外,这块玉佩跟梦里雪姬给他的那一半,一模一样!

    那么,跟他手里配套的另一半呢,又去哪儿了呢?!是还在雪姬的手里么?!

    还有,最为重要的是,李华堂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完完全全的恢复了,一点伤都没有了,明明才从空中掉落下来的时候,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几乎粉碎了,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可现在又活蹦乱跳的。

    回忆起昏迷前玉佩上传来的滚烫和冰冷的感觉,以及醒来那一瞬间,同样感受到的滚烫的感觉,李华堂内心泛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难道是这块玉佩救了自己?!

    李华堂一点一点的陷入沉思之中。

    十多分钟过去了,阿雪才缓缓的平静下来,停止了哭泣。

    “不好意思……”阿雪红着脸,满是尴尬的说道。

    李华堂哈哈一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话一出口就看见阿雪神色有些不对,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当下连忙转移话题:“对了,我之前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楼兰,还梦到你成了楼兰的王女雪姬……”

    缓缓的讲述起来,声情并茂之下,阿雪听得很入迷。

    讲完之后,阿雪才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李华堂道:“真的是梦啊?感觉像真的一样!”

    “为什么?”李华堂微微一愣,问道。

    “你讲得太详细了啊,每一个细节都特别清楚,如果只是梦的话,怎么可能那么清楚?!”

    对啊,平时做梦,醒来之后,先不说能不能把梦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讲出来,就连能不能全都回忆起来也不一定啊!

    可如果不是梦的话,那又是什么?是穿越么?!

    另外,自己的身体又是怎么恢复的?!

    百思不得其解,李华堂也懒得多想,只是下意识的把鱼形玉佩塞到了裤兜里,这才起身朝着四周看去。

    除了眼前是一个四五百平米的湖泊外,四周全都是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应该是阿雪把自己从湖里拖出来的吧?

    看了看头顶正中央的太阳,李华堂苦涩一笑,这下好了,连方向也分不清了。

    虽然在野外是有很多种辨别方向的途径的,可惜,李华堂不是个喜欢戴手表的人,自然没法通过手表指针来确认方向,而在这沙漠之中,更是没有什么植物的存在,湖边倒是有水草,可那水草直直的一根,一片多余的叶子都没有,也就不可能通过叶子的茂密和稀疏来推断出南北方向了。

    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呆在原地,等到晚上根据星空确认方向之后,再作打算。

    “阿雪,饿了么?”李华堂问道。

    “没有……”看到李华堂露出怀疑的表情,她又不好意思的低头:“有点吧……”

    “呵呵……”微微一笑,李华堂开口道:“我去找点吃的,你在这儿就像之前我那样,挖个坑出来,不用挖太大的范围,有井盖那么大就行了,慢慢挖,别着急!”

    “恩!”阿雪答应了一声,从湖边找了一个小石块,慢慢的挖起来。

    李华堂则朝着湖边走去,在这种地方,想要找到吃的,必须先找到水,幸运的是,水就在眼前,也不清楚湖里面有没有鱼。

    反正能够乘着龙卷风掉落在一片湖里,他是真的觉得运气好到逆天了,否则不被摔死也会被饿死渴死!

    沿着岸边走了一圈,湖边水草之中竟然有南方才有的刺瓜,刺瓜的学名到底是什么,李华堂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这玩意儿在东南和西南的叫法都不一样,是一种类似于长在水底的土瓜。

    一根仿佛胡萝卜一样的东西,拔出来就能看到里面兵乓球大小的刺瓜。

    迅速动起手来,只是一会儿,便扯了三十来个出来,想了想,这玩意儿水分含量特别高,李华堂便也顾不得什么涸泽而渔,直接把能看见的刺瓜都扯了出来。

    最后一数,总共有八十多个,心满意足的提着刺瓜,他又开始四处寻找起来。

    湖畔边缘的泥沙里面有着许多细小的虫子,红红的身躯,却只有针头那么粗,应该是蚊子的幼虫。

    有蚊子在,就代表着附近会有大型动物出现!

    想了想,李华堂迅速从湖边抽出一些水草,编织成了绳子之后,找了一个比较适合饮水的地方,随意的布置了几个绳套,便又朝着另外一边走过去。

    一直到把湖泊边缘转了一圈之后,李华堂这才拎着刺瓜回到原地,阿雪还在认真的挖着坑,井盖大小的坑已经挖出了半米来的深度。

    “喏,刺瓜,剥皮了吃!”将刺瓜低了过去。

    阿雪抬起手抓住刺瓜,脏兮兮的手立马将刺瓜的黑皮染成黄色,嫌弃的抬起头,求助般看着李华堂。

    李华堂无奈一笑,道:“我帮你剥。”

    捡起一个刺瓜,三下五除二的剥开黑色的皮,纯白色晶莹剔透的果肉呈现在眼前。

    “喏!”

    阿雪摇了摇头:“你喂我!”

    “娇气!”吐槽了一句,还是亲手把刺瓜塞到了阿雪的嘴里,红润的嘴唇张开合拢,不小心含到了李华堂的手指,两人都是微微一愣,李华堂更是心矜动荡起来。

    “嘻嘻……”阿雪调皮的笑了起来,一脸陶醉:“真好吃,又香又脆又甜!”

    “恩,那多吃点,我去湖里看看有没有鱼!”说着,他便起身,冷不防的,阿雪突然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温润柔软的触感,让他仿佛触电一样,抬起头看去,阿雪却是紧紧的低着头,又开始挖起坑来。

    李华堂不由得失笑,转身朝着湖泊走去。

    脱掉上衣之后,李华堂沿着湖泊一点一点的走进去,全神贯注的看着四周的湖水。

    突然的,脚下不远处有泥沙陡然混乱起来,仔细看去,是一只螃蟹,一把抓起螃蟹之后,迅速将螃蟹的钳子拧掉,随即便把螃蟹塞进裤兜里,同时拉上了裤兜的拉链。

    有螃蟹也不错的,等会只要烤一下,一道山珍海味就出现了!

    一路深入湖底,沿途已经抓到了七八个螃蟹,一顿饭是足够了,可这地方怎么会没有鱼呢?!

    疑惑了半天,他也懒得在继续找鱼了,尤其经历之前鱼形玉佩的事儿,他总担心湖底是不是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存在。

    返回岸上,摸出兜里备用的凸透镜,在湖边的草丛里随意找了一些干草和小木棍,这就借着凸透镜点火。

    螃蟹烤熟,香喷喷的肉味飘扬开来。

    吃过螃蟹,李华堂也加入到了挖坑之中,这坑是为晚上准备的,到时候直接睡在沙坑里面,会安全得多,毕竟,夜晚的沙漠,毒蛇蜥蜴什么的太多了,就这么睡在沙地上,不说再来一个龙卷风,就说被毒蛇莫名其妙的咬一口,那也真的是日了狗了。

    天色慢慢的黯淡下来,太阳朝着西方倾斜下去了,已经能够判断出基本的东南西北,只是天色已晚,已经不适合赶路了。

    默默的记下了东南西北的方向,点燃了一堆火,找了些甘草塞到挖好的坑里面,李华堂又找了些水草,开始编织水壶,一边编织水壶,一边从湖里挖了些淤泥出来,混合着沙子搓揉在一起,等到水壶编好之后,便将淤泥涂抹在水壶里面,涂抹好之后,直接将水壶放在火炭上面熏烤起来,等到里面的淤泥烤干,也就勉强能够保证不会漏水了!

    晚上,他又对着星空,靠着北斗七星和猎户座辨别了一下方向,这才钻到坑里睡觉。

    他刚刚躺下,早就钻进来的阿雪翻身抱住了他:“李华堂……”

    “恩?”

    “我害怕!我想家了,我想我妈了!”阿雪声音有些颤抖。

    李华堂的心一下子柔软了下去,虽然阿雪跟他也差不多的年纪,可阿雪终究是才毕业的学生,而他已经盗墓走江湖好几年了,遥遥的回忆着自己第一次盗墓时的怂比模样,李华堂微微一笑,紧紧抱着阿雪:“别怕,明天我们就回家!”

    去尼玛的罗布泊之谜,老子本来就是被抓壮丁抓来的,现在既然跟大部队分开了,肯定是直接回家了啊!

    只是,李华堂也觉得头疼啊,他也不清楚那阵龙卷风到底是从那个方向吹的,所以,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回人类世界到底要从那个方向走,所以说,知道东南西北了好像也没什么卵用?!

    不,话不能这么说,知道东南西北之后,只要毅力足够,往东或者往南,一直走下去,总能回到人类世界的!

    毕竟,这是新疆地界嘛!

    微微叹息一声,他开始给阿雪讲起故事来,讲他以前盗墓的故事,将他还没有盗墓之前,上学的故事,慢慢的,阿雪那边传来均匀而又微弱的呼吸,已经睡着了。

    李华堂微微一笑,嗅着阿雪身上的香味,感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作为一个初哥,他有些把持不住了!

    你大爷的!

    就在他快要迷失的时候,一边的阿雪突然蹦出了一句梦话:“李华堂,你别死!”

    带着浓浓不舍的音调响起,李华堂感觉脑海里被泼了一盆清水,陡然间清醒过来。

    之所以早早的金盆洗手,不就是因为你做不来畜生么?不就是因为阻止状元赵玄歌卖掉国宝,所以,才被排斥的么?!

    你从来都做不来畜生的,好么?!

    缓缓的抽出被阿雪压住的手,李华堂轻手轻脚的朝着外面爬出去。

    坐在火堆边,看着满天星空,陷入深思。

    带着阿雪回去,然后,跟阿雪表白,然后,去周游世界!

    畅想美好的未来,总是能让人心情好起来,渐渐的,李华堂内心的郁结缓缓消散,独自坐在火堆边,摸出另一边口袋的鱼形玉佩。

    却在摸玉佩的时候,陡然摸到一个方块盒子!

    他心下不由一阵惊喜,马德,没想到经历了龙卷风,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的烟盒居然还在!

    迅速摸出烟盒,黑色的金属盒子在火光下反射着明暗不定的光芒。

    这是有一次盗墓因为落水导致所有烟都被打湿之后,他去找人特制的,能装二十根烟,最重要的是,这烟盒既能防水又能防火!

    缓缓的打开烟盒,十六支烟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其中,摸出一支,用干草在火堆中引燃,然后点燃香烟。

    深深的吸了一口!爽!

    果然还是要隔上一段时间再抽烟才能感觉到烟草的美妙啊!

    一边抽烟,一边盯着手里的鱼形玉佩打量起来,真的就是这玩意儿救了自己一命?!似乎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啊!

    他没有注意到,在火光映射之下,鱼形玉佩反射出的不是黯淡的火光,而是反射出一抹幽绿的光芒。

    “哗啦哗啦”的声音从前方响彻起来。

    李华堂陡然站直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五六米处的湖泊,之间水面上有无穷的黑影跳起又落下,落下又跳起来。

    是鱼?!

    怎么可能?!白天在湖里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过哪怕一条鱼,晚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鱼?!

    他快速的朝着湖边走过去,离得近了,他这才借着微弱的星光看清了湖面上的模样。

    只见在湖面上,无数的鱼儿在跳跃着,跳起来又落下去,落下去又跳起来。

    真的……是鱼?!

    他内心陡然泛起一种诡异的感觉,因为那些鱼,似乎只在重复这一个动作,只在重复跳跃落下,然后再跳跃起来的动作,虽然水花被溅起老高,可却没有任何鱼儿在落水之后,会去水中游动,它们似乎只会跳跃?!

    不对,有古怪!

    这么想着,李华堂迅速跑回火堆边,抓起一把干草和几根木棍,缠绕成火把,点燃了火把之后,又朝着湖边跑过去。

    明亮的火光照耀着四周,湖面再将火光反射出来,刹那间,眼前五六米范围内的湖面清晰可见!

    看清了眼前不停跳跃落下的鱼儿后,李华堂身子忍不住后退一步,直接倒吸一口冷气。

    那些不停跳跃的鱼儿,根本就没有身体,没有生气,死气沉沉的,而且,那些鱼儿是透明的……

    以前盗墓曾经遇到过灵鬼的他,第一眼就已经有了判断!

    那些跳跃落下又跳跃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鱼儿,而是一条条游鱼的灵魂!

    灵魂汇聚,这是煞地?!

    他脑海中响起嗡嗡嗡的声音,脸色陡然苍白起来,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手中的鱼形玉佩陡然绽放出一抹幽深碧绿到了极致的光芒。

    紧接着,就看见那一抹幽深碧绿的光芒朝着湖面激射过去,下一刻,所有游鱼的灵魂全都静静的悬浮在了湖面上,不再下落。

    还没等他思考明白,就看见湖面中心,陡然升起一幕仿佛龙吸水的画面,无数的鱼儿灵魂像是长出了翅膀一样,朝着龙吸水飞腾过去。

    每有一条鱼儿融入龙吸水之中,那龙吸水的规模就会陡然扩大一圈。

    渐渐的,远处的龙吸水已经从手腕粗细变成了直径至少一米的大小!

    湖面泛起波纹,李华堂清醒过来的一瞬间,陡然发现,原本脚下的水面,缓缓的退了下去,变成了湿滑的地面。

    湖水在减少!

    脑子里响起嗡的一声,李华堂迅速将鱼形玉佩塞到了裤兜里,可龙吸水却没有停下来,依然在迅速的卷走湖泊里面的水!

    内心陡然焦虑起来,此时此刻,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出现在心头,李华堂都有蹲下了痛哭一场的念头了。

    可以往的经历告诉他,痛哭流涕没有丝毫作用,现在应该做的是尽可能的挽回,也就是取水!

    翻身冲回火堆边,一把抓起白天做出来的两个水壶,脚下仿佛有狂风一般,他速度飞快的冲进湖泊里面,迅速将两个水壶装满,自己也一头扎进湖水里面,猛灌起来。

    直到喝了个饱,他才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龙吸水消失,再低头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湖泊,就连脚下的地面都变得干燥起来!

    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后走去,一晃眼,他看见在湖泊中心有着十来个木碑……

    似乎,从九十年代开始,到罗布泊探险的人,都会在罗布泊中心留下木碑做纪念了……

    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恐慌,飞速跑到木碑前:

    广东女子考察队1992年七月十八日。

    国家考察队1994年三月二十一日。

    ……每一块木碑都有着大同小异的文字。

    这……真的是罗布泊的最中心点?!

    李华堂缓缓的坐了下去,整个人低落到了极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