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

    午后的阳光照射在两侧的行道树上,叶敬媛捧着一杯热咖啡走出便利商店,隔着街道望向对面一整排灰扑扑的旧式公寓。

    二楼的墙面悬挂着一幅巨大的广告招牌,写着「博士诊所」斗大的几个字,但最抢眼的还是骑楼看板上教人害羞的「痔疮」两个字。

    「博士诊所」就是一家专治人类排泄系统上疑难杂症的诊所,套一句创始人叶院长的口头禅——

    男人只能在职场上搏命,不能向大便拚命。

    他特地从国外引进红外线仪器和内视镜影像设备等,将打击「痔疮」视为己任,务必要让患者告别恼人的问题,恢复多采多姿的生活。

    诊所的规模不算大,但开业至今已逾二十年,声名远播,是许多海内外患者回国指名的专科诊所。

    平常诊所有三位医师轮流看诊,而身为直肠科医师的叶敬媛秉持着回馈乡里的热忱精神,固定在每个星期四下午回自家诊所驻诊。

    从小叶敬媛就立志要当一名优秀的医师,对人体的器官更是「一视同仁」,所以听从父亲的建议选择直肠科,毕竟开脑门和开肛门的手术都同样重要,只是急迫性不同而已。

    这天下午,叶敬媛穿着一袭雪白色衬衫,下搭深色宽版长裤,俐落简洁的打扮呈现出一股都会轻熟女的气质。

    身高一百六十公分,不算娇小,但偏偏她有一张娃娃脸,细致的瓜子脸上有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搭上秀气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使得二十九岁的她不化妆时看上去根本像个邻家女孩,艳丽不足,清秀有余。

    为了让自己的形象看起来更加专业,她特地将及肩的发丝在发尾的地方烫了一个微鬈的波浪,搭配脸上的淡妆和脚上两寸半的高跟鞋,平添了几分韵味。

    如同往常般,她在对街的便利商店买了一杯拿铁,走进自家的诊所,向柜台的护理人员打过招呼後,走进看诊室。

    虽然「博士诊所」已开业逾二十年,但为了给病患「宾至如归」的感受,在前几年叶院长斥资百万重新装潢过,一楼为挂号柜台和大厅,在候诊区的地方还摆放了几张舒适的沙发和液晶电视、报纸书刊、饮水机等,另一端则是药品处和诊疗室。

    「叶医师,午安。」

    一名约莫五十岁、身材圆润的资深护士走了进来,将一叠资料放在桌边。

    「瑞云姊,午安。」

    叶敬媛朝着穿浅粉色条纹护士服的张瑞云颔首,秀气的脸上漾出一抹清浅的笑容。

    十几坪的看诊室上,摆放了一张榉木桌、液晶萤幕,墙上挂着几幅卫教图片和器官剖面图,还有一张诊疗床,蓝色的拉帘围成一个隐密的空间,方便替病人做更进一步的内诊。

    「叶医师,等你准备好就可以开始叫号了。」张瑞云提醒她。

    「好。」

    叶敬媛点了点头,坐在皮椅上,打开电脑,翻了翻桌上的健保卡,几乎清一色都是女性患者居多,其中仅参杂了一、两位男性病患。

    有「痔」之士,不分男女,就算是女人也可能深受隐疾之苦,所以叶敬媛和父亲商讨的结果,决定在每个星期四下午特地回来驻诊,为女性病患服务。

    「有男生来挂我的门诊欸。」叶敬媛显得有些惊讶。

    一般来说,她看诊的对象都是女性患者,但因为诊所规模不大,一个时段才一位医师驻诊,所以偶尔也是会有一、两位男患者挂她的门诊。

    「会不会他以为女医师比较『温柔』?」瑞云说。

    毕竟对病患来说,那朵生病中的「菊花儿」是很脆弱的,禁不起一丝一毫的摧残啊!

    「也有可能……」

    敬媛偏着头,思考了一下。

    「那我按灯号,叫病患进来喽?」瑞云姊说着。

    「好。」

    敬媛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乾净的口罩戴上,遮去了半张清秀的脸庞。

    半晌,一位身材挺拔的男子推开诊疗室的门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件白衬衫配上黑色西裤,脖子系了一条蓝色窄版领带,笔直修长的双腿下踩着一双义大利手工皮鞋,即使戴上了口罩,但浑身散发出一股沈稳阳刚的男性气息,依然不容忽视。

    瑞云姊瞥了男人一眼,忍不住腹诽着:可惜啊,这麽帅的男人竟然有痔疮,不过没关系,本诊所最擅长的就是妙手回春!

    「先生,这边请坐。」

    敬媛指了指桌旁的圆椅。

    「谢谢。」

    男人点了点头,驯顺地坐下。

    「身体有什麽问题吗?」

    敬媛移动旋转皮椅,没有多看,下意识地就将李大伟的健保卡放进读卡机内。

    谭予澈微愣了半秒钟,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忘记自己受了好友「李大伟」的请托代为取药。

    上个星期,他和国小时期的足球队朋友相约踢球,由球友李大伟的口中得知有个叫叶敬媛的女医师在「博士诊所」看诊。

    他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博士诊所」专治痔疮,而叶敬媛则是一名直肠科医师。

    虽然候诊室墙上有悬挂叶医师的执照,无奈两人分开太久,他根本无法确定那个一脸秀气的女医师,是不是就是当年的小媛子?抑或只是同名同姓的巧合?

    自从小时候在球场上踢伤小媛子之後,他就不曾看过她出现在音乐教室学琴,後来他鼓起勇气走进教室去打听她的消息,才晓得她早就搬家了。

    这麽多年过去了,他永远忘不了她额头和嘴巴冒着鲜血的模样,也对於踢伤她的事耿耿於怀,很想知道自己的无心之过有没有造成她脸部的缺陷?

    他总觉得自己欠小媛子一个道歉,当年不该和李大伟联手一起恶整她,让她受了伤。

    李大伟得知他想来「博士诊所」後,便央求他顺便代为拿药,所以他就答应替李大伟挂叶医师的诊,打算领完药、在诊所等她看诊结束後,正好可以问问看她是不是小媛子?

    「李先生、李先生……」敬媛望着他沈思的眼神,忍不住扬高音量说道:「你今天感觉怎麽样?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想拿跟上次一样的药膏。」

    谭予澈顿了一下,回想起李大伟交代的说词。

    「拿药啊……」

    敬媛调出李大伟的病历资料,注意到他上回就诊时也有取一条药膏,但并没有任何内诊纪录。

    敬媛双手交握,目光严肃地盯着他。

    从他就诊时戴着口罩看来,可能是羞於面对自己的病况,看来她要好好对他晓以大义一番才行。

    唉,十个男人九个「痔」,有病就该勇敢就医,没什麽好羞於启齿的。

    「最近排便的情况怎麽样?」她一副很专业的口吻。

    谭予澈心想,这个叶敬媛也太犀利了吧?一开口就询问他的生理状况,就算她是个医师,但他好歹也是个铁铮铮的男人,要他在一个女人面前谈论这麽私密的问题,实在是太尴尬了,更何况有痔疮的人是李大伟,并不是他啊!

    「就……跟以前一样。」谭予澈硬着头皮敷衍道。

    「那出血情况呢?」她又问道。

    「那个……我不清楚。」

    谭予澈的额际冒出三条尴尬的斜线。没想到代为领药这麽麻烦,早知道就不要答应李大伟了。

    「嗯?那疼痛情况呢?是粪便经过肛门引发疼痛感?还是在排便之後呢?」她观看着李大伟先前的就诊纪录。

    「叶医师,你只要开给我上次的药就行了。」

    谭予澈的理智濒临崩溃边缘,因为叶医师的描述太过生动了,令他脑海中浮现出各种不雅的画面。

    「先生,我们诊所上次开给你的药膏涂抹在轻度发炎的痔疮上,可以带来舒缓的效果。但这种局部药物治疗最多四、五天就会产生效用,假如使用超过一星期却没有任何改善的话,我想我们必须改变治疗方式。」她眯了眯眼。

    没见过这麽不合作的病人,连自己的病症都含糊带过,要她怎麽看诊开药呢?

    更何况,现代人生活压力这麽大,这已经是很常见的隐疾,实在没必要害羞啊!

    「所以呢?」谭予澈挑了挑眉。

    「我想必须要透过触诊才能得知整个病况。」叶敬媛很认真地说。

    「触诊?」谭予澈微讶。

    「先生,麻烦这边请,还有把裤子脱到膝盖的位置,侧躺在床上,就躺像墙上的照片一样。」

    瑞云姊拉开蓝色的布帘,指着上头的诊疗床。

    谭予澈瞥向墙面,上面悬挂着一张卡通绘图,里头的病患拉下裤子,光裸着屁股,侧躺在病床上。

    「等一下我可能会做指诊,就是把手指伸入肛门道里,过程中会使用润滑剂,可以避免疼痛。」

    叶敬媛从医药车上取出一副新的橡胶手套戴上,娴熟地解说内诊过程。

    谭予澈的俊脸抽了抽,光想到「辣手摧花」的那一幕,就觉得全身不舒坦。

    「当然,视情况而定,也许还会用肛门镜检测一下痔疮的大小,过程就像墙面上的图片一样。」敬媛很细心地解说看诊过程。

    「先生,你放心啦,不要看我们叶医师这麽年轻,她可是很有经验的,每个病人都对她赞誉有加喔!」瑞云姊附和道。

    「叶医师,等一下——」

    谭予澈很想开口跟两位护理人员说,她们实在不用把触诊流程解说得那麽详细,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啊!

    看着他抗拒的态度,叶敬媛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对他晓以大义一番。

    「先生,现代人因为生活上的压力或工作环境的因素,很容易产生痔疮,这已经是很常见的疾病,如果身体不舒服,应该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疾病,态度坦然地与医师沟通,这样才能对症下药,舒缓你的病痛。」敬媛说着。

    她认为自己有义务导正李大伟的观念,长痔疮又不是什麽不治之症,但如果错过了黄金治疗期,就有可能变成难治之症了。

    一位优秀的医生要能治癒患者身上的病痛,也不能轻忽心理层面,只有健康的身心灵才能有快乐的人生啊!

    「对啊,叶医师说得没有错。」瑞云姊搭腔,一副「什麽都看过」的表情,又忍不住调侃他。「我在这家诊所服务了二十年,我敢保证我看过的屁股绝对比你吃过的『鸡屁股』还要多。」

    两人一搭一唱,完全不给谭予澈插话的空间。

    「你这样穿着裤子,我要怎麽帮你看诊呢?难不成你去看牙医也不会把脸上的口罩摘下来吗?」敬媛忍不住又「当」了他几句。

    「呃……我其实不是李大伟本人,他只是托我来帮他拿药而已,如果要经过触诊才能取药的话,那我请他亲自来挂号。」谭予澈硬着头皮解释道。

    「你不是李大伟?」敬媛微愕了一下。

    敬媛拿起「李大伟」的健保卡,又抬头看了一下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即使他戴上了口罩,也可以辨认出他和照片里的「李大伟」发型和眼睛并不相同。

    「既然你不是李大伟,为什麽要拿他的健保卡来看诊呢?」敬媛的眉头皱了皱,语气严肃地说:「难道你不知道拿别人的健保卡就医,是不合法的行为吗?」

    「我没有要拿他的健保卡就医,我只是代为取药,难道帮忙取药也不行吗?」谭予澈解释道。

    早知道会让叶医师误会,一开始就不该答应李大伟的请托。

    「如果是代为取药,就直接在柜台挂号,然後付钱,再到药剂师那儿领药就可以了,不用进来看诊。」敬媛指着萤幕上的看诊纪录,瞥向身边的资深护士问道:「瑞云姊,现在怎麽办呢?」

    「就取消看诊纪录,退这位先生挂号费喽!」

    瑞云姊指着萤幕上的功能键选项,教导叶医师取消看诊纪录。

    「先生,虽然代为领药可以,但身为一名专业医师,我还是希望你……的朋友可以勇敢就医,坦然面对自己的疾病。」敬媛认真说道。

    「是。」谭予澈糗得快无地自容了。

    「不过你跟李大伟的感情还真好,居然帮忙拿药。」瑞云姊瞥了谭予澈一眼,揶揄道。

    「我们之间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谭予澈看着她们暧昧的眼色,有种跳入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我懂。」

    敬媛理解地点点头,就算现在社会风气再开放,也并不是每个同志都有走出「柜子」的勇气啊!

    谭予澈挫败地垮下肩,放弃为自己辩解。

    「那健保卡先还你,麻烦你到挂号柜台办理退费。」敬媛说道。

    「谢谢,叶医师。」

    谭予澈糗糗地收下健保卡,快步地退出诊疗室。

    很好,他为了多年的愧疚,再度把自己逼入绝境,先是被误认为有「隐疾」,现在又被认为和李大伟「关系匪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全程戴着口罩,身分没有曝光,要不然要是让他底下的员工知道,堂堂一个「尹威科技」的执行长却患有难以启齿的隐疾,那岂不成为茶水间最热门的八卦?

    挂号柜台——

    一名穿着浅粉色条纹制服的护士,正一手持着话筒,一手移动滑鼠,在跟电话那端的病患排定挂号时间。

    谭予澈戴着口罩,持着「李大伟」的健保卡,站在柜台前等着退回挂号费。

    几乎诊所内的「熟客」都知道,星期四下午是叶医师驻诊,清一色的病患都是女性,所以他高大的身形此时显得格外醒目。

    好不容易,柜台内的护理人员放下电话,谭予澈隔着口罩说明看诊过程,硬是又折腾了好几分钟。

    护理人员扯开嗓门说道:「你不是『李大伟』?那你拿李大伟的健保卡做什麽?」

    「他托我代为取药,但刚才你们负责挂号的小姐好像搞错了,误以为我要看诊,就把我叫进诊疗室。」

    谭予澈耐着性子又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次,不禁怀疑自己干麽为了多年的愧疚感,而耗在这里浪费自己的时间。

    「是喔?」瞥头看去。

    只见负责挂号的护士小姐点了点头。

    「那你填一下这个单子,等会儿我拿去给叶医师签名,就可以把挂号费退给你了。」

    护士小姐从抽屉里取出一张表格,递给谭予澈。

    谭予澈抄起笔,迅速地填妥资料後,递还给护士小姐。

    「先在这边等一下喔。」

    护士小姐说完,转身走进诊疗室里。

    在等待的空档,谭予澈踱步到候诊室的墙边,上头挂着叶敬媛的医师执照,照片里的她穿着一袭白袍,有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五官细致,那清秀的模样与他记忆中的小媛子完全不同。

    没有那副又笨又大的眼镜,少了牙套,叶医师会是小媛子吗?

    如果她是小媛子的话,还记得他吗?

    没多久,诊疗室的门被推开来了,穿着白袍的叶敬媛拿着表格,走到谭予澈的面前,瞥了上头的签名一眼後,问道:「你叫谭予澈?」

    「对。」谭予澈转过身,对上她犀利的美眸。

    「复平国小足球队的谭予澈?」

    敬媛眯了眯眼,语气有点不确定。

    「是。」他微讶。

    叶医师该不会真的就是小媛子吧?

    「那你记得我吗?」敬媛拉下口罩,显现一张清丽秀气的脸蛋,咧嘴微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如贝壳般的牙齿,旋即说道:「我是那个被你踢伤额头和两颗牙齿的钢牙妹——叶敬媛。」

    真的是她!

    「好久不见。」

    他也跟着摘下覆住俊脸的口罩,瞅着她。

    「好你个大头!」

    叶敬媛抡起拳头,快狠准地揍向他的俊脸。

    「啊——」他吃痛地惊呼一声。

    平和宁静的候诊室,因为叶医师一时的失控,引起一阵骚动和惊呼……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