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别缠我 新书《接阴女》发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书《接阴女》发布了。

    大家可以直接搜,也可以搜我的笔名“顾眠眠”

    链接:http:///book/89371

    简介:我触犯了沈家的禁忌,我奶逼我穿上那件红嫁衣,当晚有个神秘人闯了洞房……

    新书试读:

    屋子里一片漆黑,黑暗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喘息。

    我从梦里惊醒过来,耳边那阵旖旎之声越发清晰,我看到林倩那儿被子隆起,姿势诡异,嘴里喊着奇怪的话语。

    “王生,疼……倩儿疼……”她哭着出声,有道黑影压在那儿,像是个男人似的。

    她被梦魇住了吗?

    正当我心底起了疑窦时,却瞧见林倩未着寸缕,小腹那儿凸起,好像怀孕已久的女人。

    可林倩身材姣好,前凸后翘,肚子上一块赘肉都不见,为什么此刻瞧着像是怀了孕似的。

    我捂着嘴巴,靠在墙壁那儿。

    鲜血从林倩的床上留下来。

    我们大学宿舍是四人寝,床位在上铺,底下是书桌,林倩的床位恰好在我的对面,以至于此时她的一切都映入我的眼中。

    血……滴答滴答,浓稠的血液从她的肚子那儿流下来。

    我吓得不行,可脑子里依稀闪过熟悉的画面,我叫沈月初,沈家历代都是接阴人,与接生婆不一样,沈家接的是死人。

    可从我出生到现在,从未接触过接阴这件事情。

    我奶说我天生命阴,是煞气之命格,若是沾染上接阴的事儿,那是会出大事的。

    我自小就很听话,可在那样的家里成长,间或都会撞见一些东西。

    而此时林倩的模样,恰好与幼时听九叔叔说起过邻村梅家女的情形有些相似,平日里是个黄花大闺女,可入夜之后,阴胎便会隐隐突显。

    就像现在的林倩这般,一场酣畅淋漓过后,林倩抓着床单,舒缓了一口气。

    呼吸忽而变得急促起来。

    林倩肚子骤然变大,她蓦地睁开眼眸,疼痛地挣扎:“疼……好疼!”

    我不知道林倩招惹上了什么人,又是为什么怀上阴胎,可我知道,若是不将阴胎从林倩的身体里引出来,她会死的。

    我的心跳一点点变大,脑子里全部都是偷看我奶他们接阴的画面。

    我在脑海里一遍一遍重复着那个练习过千百次的符文,又想到林倩平日里待我极好,她是个性子温润的姑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手心里全是冷汗,耳畔是我奶以前嘱托我的话。

    她说,月初,这辈子莫沾染上阴胎血,你不是吃这口饭的命,若是违背组训,会遭不测。

    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林倩去死啊!

    我摸索着从床上下来,从桌上拿起那把美工刀,深呼吸一口气,刀子落在指尖,缓缓划开一道口子。

    疼得我蹙着眉头,该死的,还真是疼。

    我攀上林倩那边的梯子,黑暗中,一双眼眸瞪得很大,林倩死死地看向我,她的嘴巴都被咬破了。

    血手冲着我过来,林倩呼吸一窒:“月初,救我……快救救我,好疼。我……”

    “嘘,倩倩不要出声。”我沉着一张脸,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糖果还有一堆弹珠,从床榻上丢了下去。

    林倩一脸疑窦地看向我,可她下身的疼痛一点点将她的理智剥夺。

    我慢慢掀开遮盖着林倩的睡裙。

    她的肚子还在长大,肚皮上有黑色的纹路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

    我一咬牙,破开的手指在林倩的肚皮上画下那熟悉的纹路,可就在我伸手的时候,蓦地被一双冰冷的爪子抓着。

    林倩满手都是冷汗,她的五官扭曲,咬牙:“是我和王生的孩子。”

    “倩倩,阴胎不除,你会死的。”我冷声道,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她纠缠。

    若是小鬼在这个时候觉醒,不光林倩要死,我也会被反噬。

    没有那么多时间给我犹豫了。

    我伸手,在她的肚皮上落下那个符印。

    这是我第一次接阴,也是我第一次坏了我奶对我的嘱托。

    我还没来得及看到底有没有成功,忽而脚下一滑,我扯着林倩的被子,稳稳地从床上掉了下来。

    后脑勺着地,疼得我当场就晕了过去,昏死过去之前,我听到了弹珠落地的声音。”

    小鬼虽难缠,可生性单纯,要么喜好吃,放些糖果可吸引它们的注意,要么喜好玩闹,放些弹珠给它们玩耍。

    我之前偷看过我奶行事,心底明白地很,可到底我没有学过沈家秘术。

    我醒来的时候是被一股土腥味弄醒的,刚醒对上奶奶那双布满皱纹的眼。

    她没说话,结结实实地一把巴掌招呼过来,打得我瞬间懵逼。

    “奶奶,你想扇死我啊。”我疼得捂着脸,本来摔着脑袋就难受,这会儿耳边更是稳稳的。

    奶奶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那麻子脸阴沉下来格外吓人,她把那碗早就兑好的符水递了过来。

    “喝下去,净给我闯祸,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回去?”我抱着那个破公鸡碗,提了嗓门,我可不要回去,每次回去准没有好事儿。

    一想到每次回老家总会出事,我都很抵触。

    我是老沈家的闺女,沈家从祖上起便一直做着接阴的买卖,接阴跟接生不太一样,接的是鬼胎而非活人。

    可自从我出生之后,没有继承我们老沈家的手艺,我奶反而很忌惮我沾上接阴的事情。

    她从小就叮嘱我,万不可破了这禁忌,这次发这么大的火也是情有可原。

    奶奶抬头扫了我一眼,我身子一抖,将那碗符水喝了个底朝天,可怜巴巴地拽着我奶:“能不能不回去?”

    “丫头。”奶奶叹了口气,声音稍稍柔和了些许,“所幸你捡着一条命,可总归犯了禁忌,如果不回去我们老沈家……”

    我奶的情绪很不对劲,她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说我若是不跟着她回去,老沈家怕是会有灭门之祸,她说得很严肃,不像是在唬我。

    “就当奶奶求你。”她见我沉默不语,站起身来,想给我磕头。

    我忙伸手接住她:“您就别折煞我了,真有这么严重?”

    我的脑海里千百次出现,她从小对我的叮嘱,还有老家后院那个神秘的囚室,每年寒冬酷暑,我都必须在那间小黑屋里住上一晚。

    翌日醒来,奶奶瞧见挂在门前的镜子和剪子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

    她从小就不会关心我会不会害怕,我打小就清楚我奶的性子,古板严肃,却很少会这样待我。

    “好,我答应你。”我应允下来,我奶倒是着急地很,慌忙给我换衣服。

    我想起昨晚的林倩,还有那个被我接阴下来的鬼娃娃。

    话到嘴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奶……”

    “你就放心,那丫头没事,倒是你鬼煞缠身。”她咬牙,眼神有些闪躲,却是不再与我说话,她给我收拾好行李。

    我奶也没给我机会去跟我妈道别,直接带了我回老家。

    车在盘山路上停了很久,我奶面色土灰,硬是拽着我的头发,要我保持清醒,不能入睡。

    恍惚之间我好似听见车内有人说,前头野庙上有个佛像脑袋掉下来,堵着整条路。

    我刚想问问清楚,可我奶愣是按着我的脑袋,不让我去看路上发生了什么。

    迷迷糊糊一路,愣是被我奶折腾地半死。

    她说我触犯了沈家的禁忌,可是沈家接阴本就该传于我,因何说我触犯了禁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