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清楚鬼棺......以及鬼差了,毕竟你才是亲手关押鬼棺的人,更是在后面的鬼差事件当中带着一群人活了下来。”

    “所以你觉得我有所隐瞒?”杨间道。

    柳三说道;“难道不是么?”

    杨间喝了一口快乐水说道;“你这还真是误会我了,关于鬼棺的档案和后续鬼差的档案我还真没有隐瞒,因为我心里有分寸,知道什么事情能隐瞒什么事情不能隐瞒,鬼差事件的危害极大,我也想要尽快解决这东西。”

    “可惜这代号鬼差的鬼的确是无解,就算是知道了所有的信息,所有人依然对其束手无策。”

    柳三又问道:“鬼差无法解决,那么最开始的鬼棺呢?你是怎么解决的。”

    “鬼棺?鬼和鬼棺是一体的,之前的行动当中我已经尽可能的减小这只鬼的恐怖程度,强行取走了鬼棺,阻止了它彻底复苏,严格意义上来讲,鬼和鬼棺已经分离了,现在的鬼棺应该是回到了王小明的手中,如果他够谨慎的话应该不会在允许鬼差和鬼棺进行接触了,毕竟无限重启的鬼差谁也顶不住。”杨间说道。

    “说的没错,但现在的我们遇到的情况有点特殊。”柳三说道。

    杨间皱了皱眉:“你们遇到的情况?”

    柳三看了看那片灰蒙蒙的鬼域世界:“这次的行动我参与在里面,我和李军,苏凡,阿红他们几个人已经深入了鬼画的鬼域里,并且来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之前那被鬼差影响的山谷已经变成了一处名为黄岗村的地方。”

    “什么?”杨间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怔了一下。

    黄岗村。

    那是他遭遇鬼棺事件的地方,险些就死在那鬼地方。

    “王教授的推断是正确的,鬼差被压制了,但是鬼差并不没有如预想中的那样,将鬼域压制成可以关押的地步,而是干扰了鬼差的鬼域,将其分割了,形成了一个村子,那村子很危险,我们正常走在村子里的道路上时并不会遇到危险,可是一旦踏足村子里的任何一间房屋里的时候立刻就会遭遇厉鬼袭击。”

    柳三透露出一些关于里面的情况:“其中一些鬼的能力很熟悉......我们甚至还碰到了你之前的那根鬼绳。”

    “你怎么知道我有鬼绳?”杨间神色微动。

    “是李军说的。”柳三认真道:“所以我们猜测之前被鬼差带走的所有鬼如今全部都在黄岗村里再次冒出来了,现在那地方比之前的还要危险。”

    “可是这些都不是重点吧。”杨间说道;“我的鬼绳也好,其他的鬼也罢,都不是这次的重点目标,你们的目标是鬼差?”

    “不错,鬼画的世界将鬼差的鬼域分散了,既然是分散了,那么鬼差也肯定是在这村子里,而且它也是处于被压制的状态,恐怖程度绝对比不上之前,这是一个关押的最好机会。”柳三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杨间目光微微闪烁起来,脑海里构思了黄岗村的一切。

    每间房屋都可能有鬼。

    以前被鬼差取走的鬼都出现在村子里。

    真正的鬼差就隐藏在其中。

    “你们想在我身上确认鬼差的位置?”杨间立刻就明白了柳三的意图。

    “你应该知道真正的鬼差在哪?我们几个人支撑不了一间间房屋去探索。”柳三说道。

    杨间皱了皱眉:“或许在那间以前摆放鬼棺的房子里。”

    “我们去过了,遇到了厉鬼袭击,但成功关押了,可不是鬼差。”柳三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不知道鬼差会出现在什么位置。”杨间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鬼棺事件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解决,只是放任厉鬼会棺而已,当时鬼还未彻底复苏,所以不算无解,只要让出鬼棺就行了。

    “是么?那真是可惜了。”柳三有些遗憾。

    他不认为杨间是真的刻意隐瞒,的确是知道的就这么多,就算是亲身经历,也不能彻底弄懂一件灵异事件。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再慢慢摸索吧。”柳三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杨间却立刻道:“我觉得你们不该完全把注意力放在鬼差事件当中,别忘记了还有鬼画事件,不即使撤退的话,陷在里面迟早会有危险的。”

    “我清楚。”柳三说完便转身顺着墙壁爬了下去。

    当他转身的那一刻,杨间目光一缩,这个柳三竟是一个纸人,背后空空荡荡,只有几根木条支撑的骨架而已。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