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小娇妃 第二章 :番外:吹面不寒杨柳风2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个身穿青衣的下丫头先走了出来,紧跟着后头出来一个手摇折扇,摇头晃脑书生般的……男子!

    秦屿川自然知道隔壁只住了一名姑娘跟丫头婆子,而且这男子骨架纤细,脂粉味浓,纵然用扇子遮着脸,也能想得出必然是隔壁的那姑娘女扮男装!

    好大的胆子!

    秦屿川目不斜视往前走,不管如何,隔壁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他一点都不想多管闲事,反正快要搬走了。

    那手拿扇子的姑娘,看着秦屿川毫不迟疑离开的背影,遮住面颊的扇面缓缓地落了下来,望着他的背影面带寂寥。

    “小……公子您不是要出去吗?怎么不走了?”丫头开口问道,似有不解。

    那姑娘转身又走了回去,扇子扔在地上,用力踩了两脚。

    丫头看着可怜兮兮的扇子,轻叹一口气,小姐不高兴啊,刚才还吵着要出门,这是怎么了?

    难道……跟隔壁刚走的秦相爷有关系?

    不过,没见人家没礼貌啊。

    弯腰捡起扇子,随手扔在门外的泥地上,摇头叹气追了进去。他们小姐的脾气,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自打她们小姐大病一回活过来之后,这性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老爷就这么一个独苗,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小姐非要吵着来这里居住,说是要看看归隐之后的大域第一相。

    结果倒好,他们老爷居然就真的答应了。

    为了让人家腾出这房子来,特意在京都买了一二进的房子跟人家换的。

    哎,京都的房子多贵啊,都能买江宁这样的房子好几处了。

    真是把女儿宠到天上去了,要是小姐要月亮,老爷都能借梯子给她捧下来。

    秦屿川中午的时候,才晃晃悠悠的走回来,水桶里有新钓上来的两尾江鱼。踏着青砖一路走来,路过邻居们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仍在门口的那柄扇子。

    扇骨已经断了,扇面上也踩了泥土,然而那上头的字迹还清晰无比。

    凤凰涅槃。

    秦屿川眼眸一缩,整个人站在那里好半响没有说话,弯下腰,将扇子捡起来,回头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这才进了自家大门。

    把鱼给了家仆,自己则捧着扇子进了书房,反手关上门,将扇子打开平铺在桌子上。

    伸出手指,轻轻滑过这几个字的筋骨,一笔一划,似是穿过了时空。

    这字体分明就是……

    坐在椅子上,秦屿川透过窗子望向隔壁,骤然之间心跳忽然加速,有种胆大的想法从心头上蔓延出来,再也无法压抑下去。

    那些熟悉的饭菜的味道,都是他记忆中最熟悉的味道,都是他最喜欢吃的。

    从隔壁搬来之后,每次做的饭菜,都十分合他的胃口。

    这扇面上的字,分明是他曾经手把手教出来的,看一眼都不会忘记。

    她练字嫌弃辛苦,总是想着法子的偷懒,以至于她的字总是少了几分筋骨,多了几分慵懒的气息。

    想到这里,秦屿川忽然有些坐不下去了,很想跑到隔壁去问一句,但是他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

    万一……自己想错了呢!

    “秦屿川,你给我出来!”

    秦屿川一愣,还真没有人敢这样直呼他的名字,除了她。

    她总是这样肆无忌惮的喊自己的名字,理直气壮,从不胆怯,哪怕她是犯错的一方,也有法子让自己胆气十足。

    外头的家仆前去阻拦,院子里闹成一团。

    秦屿川快步走了出去,“你们退下。”

    那几名家仆愣了一下,但是还是躬身退了下去。

    院门口,一女子一袭粉色纱裙立在那里,身姿聘婷,花容月貌,那一双眸子子却是怒火满满的看着他。

    心口砰砰直跳,秦屿川压制住自己的气息,缓步走了过去,看着那女子,十分有利的问道:“敢问姑娘可有事情,如若无事,如此大呼人名讳实属无礼至极。”

    “你……”女子闻言眼中带了几分委屈,跺跺脚,问道:“你可捡到我的扇子了?”

    秦屿川点点头,“是。”

    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希冀,“那你可看到上面的字了?”

    “看到了。”

    “你……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若是姑娘想要讨要回去,我这便去拿给你就是。”

    “谁跟你要扇子了。”女子面带急色,看着秦屿川安稳如山,眸中的希冀慢慢的晦暗下来。

    是她痴心妄想了,他怎么会想到自己还能再活一回。

    当初她满怀怨气不舍离开,后来终于想开了,没想到一睁眼却变成了江宁傅家的大小姐。

    本来秦屿川在京都她跟他相距千里,心里也不存这个念想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回江宁了。

    他就在眼前,不看一看他,她不死心。

    可是,看一眼,还想看一眼。

    再看一眼,更想再看,就想这么一直看下去。

    “那姑娘想要什么?”秦屿川瞧着她这样子,忽然就觉得她就是她。

    “听闻你还尚未成亲,你看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喜欢做什么。我也是二八年华大好的姑娘,我爹就我一个女儿,家产丰厚,足可一世无忧。不知道你可愿意与我共结连理?”

    此时这姑娘的婢女正好追过来,听到这句,差点昏过去。

    “你搬到这里就是为我而来?”秦屿川问道。

    “是。”

    “每日做的饭菜也是有意的?”

    “是。”

    “那扇子是故意扔的?”

    “是。”

    她回一句,她身后的丫头就脸黑一点,真是没脸见人了。

    “你怎知我这么多的习惯?”秦屿川盯着她一字一字的问道。

    “我当……小女仰慕你已久,自然是对你的事情了如指掌。原以为此生无缘,谁知道你居然回江宁了。老天爷把你送到我跟前,我自然要努力一把,不然我后悔终生。”

    所以,你抛却了姑娘的自尊来到这里。

    所以,你厚着脸皮追到家里。

    所以,你又站在我的面前目含期许。

    “你叫什么名字?”

    “重锦,傅重锦。”

    重锦?重活一回的姒锦吗?

    看着秦屿川又不说话了,傅重锦捂着脸,跺着脚说道:“你倒是给个准话,我都这么不要脸面的上门了,行不行就说吧。”

    “也不是不行,只是有句话想要问一下。”

    “那你问吧。”傅重锦没放下手,她的面红如血,热如烙铁,她两辈子都没这么不要脸面的时候。

    “你可曾去过曲洲?”

    傅重锦浑身一颤,放下双手面色微白的看着秦屿川。

    “去过如何?没去过如何?”

    “没去过就算了,若是去过,这婚事我应了。”

    傅重锦凝视着秦屿川,呼吸渐渐加重,过了好一会儿,才嘴角一勾,徐徐说道:“去过,不过在梦里去过,这个答案如何?”

    秦屿川上前一步,两人之间只有半臂之遥,他半垂下头,低声说道:“姒锦,是你吗?”

    傅重锦浑身一颤,呼吸重重加剧,望着秦屿川的眸子,轻声开口,“我若还是我,可你还敢娶吗?”

    眸光覆上一片晶莹,纵然她回来了,可也不是曲洲苏家的苏姒锦了。

    她现在叫傅重锦。

    “为何不敢?”

    傅重锦眸色一喜,忽又问道:“那你如何猜出我的身份?”

    秦屿川拿出帕子,轻轻擦过她的泪痕,然后说道:“因为我与你一样,都是曾经有过一世梦的人。”

    傅重锦瞪大眼睛,细细看着秦屿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所以,这是上天补偿你我吗?不然怎么会你我都有这样的经历?”

    “是,上天可怜,圆你我一世圆满。”

    “我……原想着,这辈子若是不嫁你,我就终身不嫁做姑子去。可你来了江宁,我就忍不住了。”

    “我也原打算终身不娶的。”

    “幸好,我来了。”

    “幸好,你来了。”

    两人有千言万语要说,有数不尽的心声要吐露,可是四目相对,却又觉得那些话无甚重要了。

    沾衣欲湿桃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那些曾经的伤痛都已远离。

    幸好,他们又找到了彼此。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