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风云 第十一章 我不如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巴车载着熟睡的游客驶入城区,冬日的北京,傍晚六点已经是华灯初照,霓虹闪耀了。行驶中的车辆开着车灯连成串在城市里穿行,宛如一条条火龙游戏京城。

    大巴车在“车海火龙”中缓缓停到终点。

    谷小棠站到车前叫醒游客:“大家醒醒...今天我们游览长城的行程到此结束,希望今天在长城的这段时光能成为您北京之游的美好回忆。也请大家为我们的旅行社,服务不足之处给予批评,我们接受合理化建议,完善制度。以给大家以后的旅行带来更好的服务质量。请大家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按次序下车,注意安全。谢谢!”

    游客们匆匆收拾自己携带的东西,也丝毫不吝惜自己的赞誉、赞美之词,夸赞着谷导,纷纷下车离去。

    吴凡走在最后面,被谷小棠轻轻碰了一下,小声的说:“你在旅行社门口等我一下,我交待完工作就出来...”

    吴凡默默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向旅行社门口走去。

    谷小棠来到旅行社二楼经理室,推开门直接进屋。

    经理室老板椅上,坐着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中年女子,正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听见有人没敲门就闯入,刚想发脾气,抬头见是谷小棠,紧皱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笑脸相迎:“小棠回来了,怎么样累了吧...”

    谷小棠把挎包往茶几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累是真累了点,不过,感觉还是挺兴奋的...”

    女经理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端给谷小棠:“傻丫头,有福不会享,偏偏跑到我这里受罪...”

    “梅姨,我这叫自食其力,活得感到充实...”谷小棠接过水杯,吹了吹,猛喝一口说道。

    女经理挨着谷小棠坐下,拉过谷小棠的纤细小手说:“还充实呢!看看这小手冻得,冰天雪地的整天往外跑,要是把你给冻坏了,我怎么向你爸妈交待...”

    谷小棠抽回小手:“梅姨,我是我,他们是他们,你可不能因为他们给你压力,你就照顾我...看这是我的业绩报表,我可是凭本事吃饭的...”谷小棠说着从挎包里取出一张纸单递给女经理,不无得意的说道。

    女经理接过报表看了一下,惊喜的眼前一亮:“咦,不错吗?你居然完成了任务,现在可是旅游的淡季...”

    谷小棠脸上充满洋溢,自信的说道:“我是谁呀,谷小棠呀,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拿来吧...”说完伸出小手,像是小孩帮自己父母干完家务,要糖吃一样可爱。

    女经理看了眼俏皮的谷小棠,慈善的笑了笑:“好,梅姨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说着走回老板桌前,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向谷小棠接着说道:“梅姨晚上请你吃饭,犒劳犒劳我们的古导...”

    “今天不行,我约了人吃饭,改天我陪您啊,梅姨..”谷小棠接过信封打开一看一沓厚厚的钱,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梅姨,怎么这么多…”

    女经理默默的微笑着:“拿着吧,你一个人在外面住,到处都得用钱...”

    谷小棠眼睛转了转似乎明白了什么:“是...是他们的意思吧,也好,我只拿我应得的...剩下的您就留给旅行社做奖金吧...”

    谷小棠说着从信封里抽出一小部分钱装入挎包,把剩余的厚厚一沓钱塞回信封丢在茶几上,抓起挎包就跑。

    “小棠,你...”谷小棠离开的速度太快,梅姨连拦都没来得急拦,她望着空空的门口,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道:“真是个傻丫头,不过这性格我喜欢...”

    傍晚还是很冷的,寒风萧萧,冻得只穿旅游鞋的吴凡直跺脚取暖。在旅行社门口等了半天,终于看见了谷小棠的身影。

    谷小棠跑到吴凡跟前二话不说,拉起吴凡就跑,专进“面的”消失在夜色中。

    二楼的窗口,梅姨的身影出现,看到了这一幕有些疑惑,转而欣喜。

    “面的”在3环路边上的全聚德门前停下,谷小棠拉着有点执拗的吴凡下车。

    谷小棠推着吴凡往全聚德里走:“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真遗憾。今天,你既然当了好汉,也别留什么遗憾了...走进去吧,外面多冷...”

    吴凡也不是小气的人,可他囊中羞涩,让一个女孩请自己吃饭,本来他想找个小店随便的吃点就可以了,谁想谷小棠把他带到了烤鸭店,这可让吴凡进退两难了。

    走进全聚德,一股饭菜的香味袭来,满屋的餐桌几乎坐满,喝酒行令、推杯换盏的嘈杂声灌满耳朵。服务员迎上来不得不大声喊:“你好,你们几位呢?”

    谷小棠伸手比划着二的手势,随着也大声回答道:“两位!”

    服务员把谷小棠、吴凡领到里面靠卫生间的餐台前:“不好意思,现在是饭口,吃饭的客人多,二人台就剩这一张了,这里比较安静一点...”

    谷小棠看了看环境,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不坐这里要等半天才有餐位,也只好将就的坐下:“好,就这吧”

    谷小棠拉着吴凡,二人坐下,服务员递上菜单:“您二位吃点什么?”

    谷小棠把菜单推到一旁,不看菜单,她非常熟练的点着菜:“一套果木挂炉烤鸭,一个小炒腊肉、凉拌菠菜、一打啤酒,先来这些吧,不够我们在要...”

    服务员拿着菜单飞快的写着:“好了,马上我去下单...”说完转身就走,被谷小棠喊住。

    谷小棠:“等等,烤鸭要到现场来割片,鸭架给我做汤...”

    服务员看向谷小棠,心想:这小丫头还什么都懂。随口符合一句:“好的!”

    服务员走后,谷小棠脱了羽绒服搭在椅背上,示意吴凡脱掉大衣。全聚德店里暖气给的很足,穿什么都不觉得冷。

    吴凡的目光碰到谷小棠胸前紧裹着的丰满两团,心理一颤,立马把视线移开,化解尴尬他没话找话的问:“烤鸭为什么要现场割片呀!?”

    谷小棠没有注意到吴凡的窘像:“哦,这是全聚德一百多年来的传承,现场片鸭,烤鸭七分在烤,三分在片。片烤鸭全过程108刀。一只烤鸭应该是108片,还得片片带肉、片片有皮,片一只鸭的时间还不能超过8分钟。”

    “吃个饭,这么多讲究!...”吴凡有点懵,心想:不就吃个饭吗,俺们东北可是大块肉、大口酒的,吃饱就行。

    “你是不是还想问问,鸭架为什么做汤?”

    吴凡盯着谷小棠刚要开口,谷小棠不等吴凡回答就附身靠向吴凡,贴着吴凡的耳朵有些神秘的说道:“一是,鸭汤有清虚劳热,滋阴补肾,养胃生津的功效…”

    吴凡听了有些脸红,心想:这妮子什么也敢说

    “二,就有学问了...你仔细观察那些买单要走的顾客...”

    吴凡向吧台看去,几位顾客吃完在买单,也没什么呀,都挺正常的呀!

    谷小棠有点故弄玄虚:“一般的顾客都不知道,鸭架可以要求做汤、还可以打包带走的,你看他们桌上既没有鸭汤、也没有打包带走,那么鸭架呢?!...”

    吴凡听谷小棠这么一说,仔细看才发现那些吃完就走的顾客桌上真的没有鸭汤,也没有打包带走鸭架,鸭架呢?...这么多桌客人,一天下来鸭架可不是个小数字呀...

    谷小棠见吴凡沉默不语,便开口道:“当然,饭店是不会扔的,他们把鸭架拿回后厨,然后,或加工再次卖给顾客、或干脆把鸭架卖给那些不法的做熟食的小摊贩,然后,在流入市场...”

    吴凡听到这不仅打个冷颤,心想:饭店就不能跟顾客明说吗,做事儿就不能阳光一点吗?“怪不得,全聚德的“德”字少了一横...”吴凡喃喃道。

    谷小棠听了吴凡的话,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吴凡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谷小棠擦了下笑出来的眼泪解释道:“你观察的还挺细致吗?还挺会联想的...招牌上的‘德’字确实是少了一横,可这跟鸭架无关,“德”字在古代,就像多音字一样,它是多写字,有两种写法,可以有一横,也可以没有横。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唐、宋、元、明、清书法名家的墨迹中得到印证。比如,现立于北京国子监孔庙的清朝康熙皇帝御书《大学碑》中的“德”字就没有一横;又比如生活在与全聚德创立同期的清代画家郑板桥本人书写的“德”字,有的带一横,有的不带一横。这说明,在过去“德”字的两种写法都是正确的”。

    吴凡听谷小棠解释后,再一次被谷小棠的学识折服,深有“我不如她”的感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