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风云 第十四章 初显身手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梁姐看完吴凡的个人信息后,判断不出吴凡是什么样的人…她拿起吴凡的身份证左看右看,也不知道是帮吴凡办证好,还是不帮好…不帮吧,往日和谷小棠之间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友谊和信任有可能就此失去,她看出来谷小棠喜欢吴凡…如果帮他吧,帮错了怎么办…!?自己无法向上级交待…梁姐思考再三,犹豫了又犹豫,还是决定把这事儿向上级汇报一下稳妥…

    梁姐从新查看了一下四周环境,确定谷小棠和吴凡都睡着了后,她拿出手机迅速的换了一张电话卡,然后,拨了出去。

    “喂,头,是我…”梁姐捂着话筒,很尊敬对方,轻声细语的说道。

    “猎鹰,你有什么发现了吗?”听筒传回的声音显然有些兴奋。

    “暂时没有…”

    “哦,那你有什么事儿,这么晚打电话?”听筒另边听说没什么发现,语调变得深沉起来。

    “头,有个情况我要反应一下”

    “说吧!”

    “谷家丫头,今晚带回来个陌生男人,叫吴凡,我查了一下他的个人信息,是××市的舞蹈演员,曾经出国深造过两年…”

    “他有什么嫌疑吗?”

    “暂时还不确定,他才来北京,昨天还差一点被收容…谷家丫头喜欢这个人,求我帮他办暂住证和务工证,您看这事项怎么办?…”

    “这个…谷家丫头是我们这次任务的唯一切入点…就照谷家丫头的意思办吧!”

    梁姐刚回答“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梁姐把手机卡换回来放好,然后,听了听外面没有异动,一切正常后,才上床躺下。

    冬日里的下弦月,感觉十分明亮,微笑着嘴角上翘。它高冷的挂在天空,就像一个不畏严寒的士兵,为这座城市站岗放哨。

    一条黑影蹑手蹑脚的进入公寓,直接走上2楼,他挨个门推着,当他摸到楼道尽头,最里面一间房门时,门轻轻的开了,黑影闪身进入。

    黑影进屋关上房门,靠在墙上屏息听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他掏出小手电筒四处照射,客厅内比较简单,除了沙发、茶几外,只有茶几上吃剩的半桶泡过得方便面了…

    黑影继续搜索,推开一间卧室的门,手电筒光束扫射一周,屋里有台式电脑、床头柜上摆着手机、女士挎包和床上一个睡熟的女孩…黑影关了手电筒,适应了一阵屋里的亮度,当可以看清屋内情景时,他悄悄的摸到床前,顺手把手机放进自己的背包,然后,打开女士挎包,掏出里面的钱包,“几十块人民币”捏在手中,黑影摇了摇头,还是把人民币揣进自己的怀中…他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突然,停下…他转头看向床上的女孩…

    女孩仍在酣睡,抱着个毛绒狗,一条腿骑在棉被上,较好的面貌带着一些疲惫。

    黑影转身回到床前,卸掉自己的背包,向女孩扑去…睡梦中的女孩猛的惊醒,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猛的挣脱黑影的搂抱,跳下床大喊:“来人呢…救命啊…”

    黑影楞了一下,随即追上女孩,一手逮住女孩的胳膊反拧过来,一手掐住女孩的喉咙:“别喊,再喊老子弄死你…”

    女孩在黑影的淫威下,没有屈服,继续反抗着…

    静静的夜,女孩的救命声,穿透力极强,整栋公寓都可以听得见,但是,只有几个窗户亮起了灯,有的窗户亮起了灯,一闪又灭了…

    吴凡在客厅睡得正香,听到救命声,这声嘶歇底的救命声,他太熟悉.…6年前,他和吕薇练完拉丁舞回家路过公园时听到过一次,当时他本想过去帮忙,吕薇却死死的抱住他不放,第二天传来女孩遇害的消息…事件发生后,吴凡一直内疚,对一切都不关心浑然度日,整日里除了练拉丁舞就是练拉丁舞…而此番,又听见这声嘶歇底的救命声,他没有在犹豫,一个鹞子翻身冲向门外,寻声而去…

    吴凡跑到二楼楼道尽头,听见里面女孩嘶哑的喊声,他一脚踹开房门…此时,屋内已经亮灯,和女孩合租的一对情侣拿着椅子、板凳和歹徒对持着,歹徒手里拿着把匕首,横在女孩颈上:“你们让开,放我出去…否则,大家同归于尽…”

    吴凡进屋大吓一声:“放下匕首,放开女孩…”

    歹徒闻声吓了一跳,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吴凡看准时机,一个虎跃扑了过去,歹徒见有人扑来,挥舞匕首猛刺过来,吴凡一拳将刺向自己的匕首的那只胳膊打偏后,握住了那只手腕猛的向自己的膝盖上一磕,‘当啷’一声脆响,歹徒的匕首落地,接着一个背摔将歹徒掀翻在地,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就向电光火石一般,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完成了,吴凡使出“贴山靠”,趁他病要他命,吴凡用双腿死死压住歹徒的两条胳膊,单手掐住了歹徒脖子,另一只手一下一下的对着歹徒的脸,有节奏的揍了下去…受伤害女孩和合租情侣的尖叫声,吴凡聪儿未闻,将压在心头6年的怨气一股脑的都发泄了出来…

    歹徒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像个猪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连忙求饶…

    这时,闻讯赶来的谷小棠和梁姐夺门而入,梁姐见状大声的喊道:“吴凡,别打了,在打就出人命了…”

    “呼”吴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因为多年的积压加上吕薇出走的事情,吴凡有些情绪激动,听到梁姐的喊声,吴凡恢复了平静,他起身望向谷小棠和梁姐不语…

    歹徒眼露凶光,他趁大家都过去安慰受伤害的女孩之际,慢慢的捡起匕首,猛的起身向吴凡后心刺去…吴凡感觉后背一凉,也没顾得疼痛,转身一个劈挂,脚后跟劈在歹徒头上,歹徒当时晕死过去,吴凡也捂着后腰慢慢蹲了下去…

    “啊,吴凡…”谷小棠见吴凡满身是血,忙跑过去扶住他:“吴凡,你怎么了…快叫救护车…”

    众人急忙奔向吴凡,梁姐指着合租情侣:“你快打叫救护车…你打电话报警…”

    这时,门口跑来公寓的房东和一群租户,他们想进屋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被梁姐拦住:“大家不要进屋,保护好现场,等警察来了处理…”

    房东隔着门看向屋里,见歹徒昏死在地,吴凡也倒在血泊之中,哭丧着脸:“完喽,这是要出人命啊…”

    梁姐走过去伸手探了探歹徒的鼻息:“出人命还不至于,你得感谢这位建议勇为的吴凡,要不是他,今天就出大事儿了!…”

    众人听了梁姐的话,齐向吴凡看去,吴凡手捂满是鲜血的后腰,笑了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吴凡从记事儿以来,这是他%第二次躺在病床上,上次是自残,被救入院;这次是为了救人,被刺入院,两次孑然不同。不同还有上次住院无人问津,这次住院来探访的可是人满为患了,公寓老板、十几个租户送来了鲜花和一些营养品,病房的床头柜上堆满了各种水果。

    公寓老板瘦小枯干的南方中年人:“吴凡呢,谢谢你,要不是你见义勇为,我这买卖非关门不可,我这刚刚交了承包金,要是出了事儿,一家老小非喝西北风不可,嗨!…早知道这样,不如在老家种地稳妥,这些盗贼胆子也太大了,入室抢劫呀…想想就可怕…”

    吴凡躺在病床上,看着一脸可怜的老板:“您不必过虑,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坏人没几个,以后公寓加强一下管理,晚上加个值班的人就没什么问题了,邪不压正…”

    租户甲:“是呀,老板,吴凡说的对呀,公寓晚上连个值班的人都没有,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租户没有安全感,谁还敢在您这里住呀…”

    公寓老板:“说得是,回去我就安排值夜班的,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这也是头次做这生意,还有很多不足,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公寓老板很谦逊,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人。

    租户乙:“老板为人不错,住的条件还可以,暖气给的足,如果房租费用在便宜一点吗,就更好啦!”

    众人哈哈大笑,公寓老板一脸懵逼…

    这时,两个警察带着受害女孩、合租情侣、古小棠和梁姐走进病房。他们在派出所才做完笔录,一行人来看吴凡。

    年轻警察看了看病房里的人说道:“大家请回吧,案件还在调查取证中,有了结果,我们会通知大家的…”

    众人听了警察的话,纷纷告辞离去。

    受害女孩来到病床前,站到床边,眼里充满感激:“谢谢您,吴大哥…您的伤…痛吗?…”说着女孩掉下了热泪。

    吴凡流血过多,脸色苍白,他向女孩笑了笑:“没事儿…不哭,你也很勇敢…”说着他拉过女孩的手,轻声安慰道:“你也很棒,遇到坏人,不惊不恐,敢和坏人做斗争,你真的好优秀…不要哭…哭就不漂亮了…”

    女孩听了吴凡安慰、调侃的话,感觉轻松了许多,她破涕为笑,把眼泪擦掉,把吴凡的手贴在脸颊上:“嗯,不哭……”

    合租情侣走到床前,吴凡觉得面熟,忽然想起银锭桥上‘求婚’的一幕,昨天晚上那样紧张的场面,他没有时间注意他们,心想:北京这么大,巧事还真不少!吴凡随口说道:“是你们…!”

    合租情侣愣住,疑惑的看向吴凡:“你认识我们…”男孩道。

    “大鹏、王小娟”吴凡叫出他们的名字,情侣更加的懵了,大鹏伸手拍着自己的脑袋,死劲的想也想不出来吴凡是谁…

    “别想了,我们不认识,昨天,你们表现的也很好,敢跟歹徒对势…制止了歹徒继续犯罪、也延误了歹徒的逃跑的时间…”吴凡见大鹏还是懵逼状,觉得好笑,就提醒了一下:“银锭桥上求婚的场面,可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壮观的啊…”

    大鹏、王小娟恍然大悟“哦”的一声,不好意思的底下头。

    古小棠来了兴趣:“什么求婚呀,说说…”

    …………

    年轻警察看他们聊的差不多了,忙走向吴凡:“吴凡同志,这位是我们派出所的指导员郝刚同志”

    吴凡这才转眼看向年纪大一点的警察郝刚,他手扶床头柜用力想起身,郝刚急忙上前制止:”小伙子,不要动,有伤在身,不必鞠礼”

    郝刚把吴凡按扶回床上,还细心的给他掖了下被子:“小伙子,你空手夺刀制服了歹徒,身手不凡呀”!

    “哪有,就我那三脚猫的功夫,碰巧而已…”吴凡有些拘谨,不好意思的说道。

    “碰巧而已!?…经过核实,歹徒是公安部督办的通缉要犯,从小习武,功夫了得,他罪行累累,曾多次围捕未果,你就一句‘’碰巧而已"让我们何颜以堪…”年轻的警察听道吴凡轻描淡写的一句‘’碰巧而已",他有些气愤、义愤填膺、有些指责的说。

    指导员郝刚连忙制止了情绪激动的年轻警察:“小陈,注意你的情绪,吴凡同志还在恢复中…”转而转向吴凡:“小陈有些激动,你不要见怪,他说的都是真的,歹徒名叫贺彪,绰号“傻彪”,说他是江洋大盗一点也不为过,凭着自己身上有功夫,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没想到这回被你擒获,你可立了大功…”

    众人听道两个警察说出实情,面面相觑,纷纷向吴凡投来惊异的目光。

    梁姐表面陈静,但心里复杂。吴凡有这样的身手,使她对吴凡的身份判断更加难测,暗自揣思…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向上级回汇报。

    被救的女孩脸带惊容,心里更加惊悚,自己在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穷凶恶极的歹徒手里能安然无恙…!想想就可怕得不行…多亏了遇上吴凡,她瞅向吴凡的眼神更加的爱慕起来。

    反而,古小棠却显得不以为然,她听了警察的话后,大眼睛轱辘乱转,觉得有机可乘:“还立了大功呢…!差一点这位大英雄,就被你们警察给收容遣送喽…!”

    两个警察有些疑惑,指导员郝刚:“怎么回事儿!”

    吴凡苦笑,把自己头天到北京的事情说了出来…

    年轻警察:“你就为省点住宿钱,就大半夜的在京城里闲逛…我要是碰见你,也会把你遣送回去…”

    众人一阵哄笑。

    古小棠:“大家不要取笑了,吴凡已经来北京三天了,按照《收容遣送条例》的规定,来北京三天以上的必须要有‘三证’,可他现在有伤在身…这…”

    指导员郝刚:“噢,这个好办,吴凡同志,你就安心的把伤养好。一会儿,我回所里先给你开个临时的‘通行证’,等你的伤养好了,找到工作后、住处后,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大家听到指导员郝刚的话后,为吴凡所耽的心才放下。

    送走两位警察,几人回到病房,谁也不想离去。

    被救女孩:“吴大哥,我叫欧阳雪,外语学院大四的学生,崔鹏、王小娟是我的同学,你为我身负重伤,就让我来照顾你吧…”说着说着欧阳雪有些脸红,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以身相许的味道。

    梁姐看出古小棠有些不高兴,再则,她还想继续了解吴凡,不能就这样把机会让给他人:“欧阳雪呀,你还没有毕业吧,毕业前的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照顾吴凡的事儿就由我和小棠来吧…”

    古小棠听了梁姐的话,内心的紧张放松了不少,她刚刚看到欧阳雪对吴凡的"表白"心里可是酸酸的,感觉自己要失去什么似的…她向梁姐投去感激的目光,投桃送李的说道:“是呀,小雪妹妹,我也才大学毕业,知道这段时间对你来讲是多么的重要,不要给自己留遗憾,我知道你对吴大哥的心情,报恩不急于一时吗!吴大哥也不想这样对不!…”说着把目光投向了吴凡。

    吴凡此时正沉侵在幸福中,心想:我吴凡何德何能居然赢得三个大美女争着照顾自己。心里正在YY,古小棠却把话题引向了自己,吴凡赶紧把心中猥琐的想法抛开,自嘲自己卑鄙。“是呀,小雪妹妹,不要留遗憾给自己,努力,加油!把握好在学校里的最后时光,争取优异的成绩毕业,我这边不要你耽心,一点小伤几天就没事儿啦”

    欧阳雪有些急了,眼泪又一次流下:“不行,吴大哥因我受伤,不照顾好吴大哥,我心里过不去,谈何毕业,大不了…我…”欧阳雪想说大不了,我就晚毕业一年又如何…

    没等她说出来梁姐就抢下话语:“都别争了,我们三个轮流吧,这样大家不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小雪也不会耽误学习,好吗?…”

    古小棠、欧阳雪对视一眼,都觉得这话有道理,默默点头应许了梁姐的提议。

    “照顾吴大哥的事儿,我们就不争了,这做饭送饭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吧!”崔鹏和王小娟看着眼前争着照顾吴凡的情景,一直没有说话等有了结果后,他们眼神交流了一下,崔鹏说道。

    “好”三女一口同声,把崔鹏吓了一跳,三女相互瞅瞅,转而众人哈哈笑了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