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风云 第十五章 听男人撒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崔鹏钦佩吴凡的身手,走到床前:“吴哥,你的功夫这么好,可不可以教我几招?”

    吴凡苍白的脸上露出容:“好,等我恢复了体力,我们一起研究。”

    崔鹏见吴凡答应,欣喜的还想跟吴凡说点什么,被王小娟抓住了胳膊:“吴哥现在伤势在身,需要静养,你怎么还缠着吴哥,就是教你也得吴哥伤好了不是?我们还是回去准备中午的饭菜吧。大家一定都饿了。”

    王小娟这么一说,大家才感觉肚子要添五谷了,折腾了大半夜又一个上午的,三个美女齐刷刷的看向崔鹏,崔鹏不好意的摸摸脑袋:“好,还是我老婆说的对,我这就回去准备饭菜…”

    “谁是你老婆…”崔鹏话没说完,就被王小娟揪着耳朵拎出了病房,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梁姐看了下时间:“我要去单位一下,晚上下班,我来照顾吴凡,你们谁留下…”

    欧阳雪抢先道:“我留下吧,白天的课,我晚上自习时补上。”

    “那好,我也要回旅行社请几天假!吴凡,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谷小棠想留下照顾吴凡,没想到被欧阳雪抢了先,也只好这样了,正好自己也要回去和梅姨请个假。

    吴凡躺在病床上,示意她们忙去。

    梁姐拉着谷小棠:“我们一起走吧,吴凡你好好休息,小雪辛苦你了。”说完俩人一起走出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欧阳雪和吴凡,一下子冷清了下来,欧阳雪扒了个橘子递向吴凡,被吴凡伸手拦住:“你吃吧,小雪,哥困了想休息一会儿”

    流了这么多血,加上缝合伤口的麻药劲还没有过,吴凡身体很虚,瞌睡袭来,他真的很想睡觉。

    欧阳雪放下橘子:“好,吴哥,您睡吧,我看着点滴。”欧阳雪边说边帮吴凡掖下被子,把点滴的流速调慢了一点。

    吴凡见欧阳雪这么细心,感觉到一丝温暖,他慢慢的闭上眼睛睡去。

    梁姐快步地走进一幢大厦,电梯按下12层。1208的房门虚掩着,梁姐闪身进入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很暗,烟雾缭绕中的老板椅上坐着个神秘人,他吸着烟,背对着梁姐:“猎鹰来了”

    梁姐站得笔直:“是,头儿!”

    神秘人:“急着见我,什么事!”

    梁姐:“吴凡的事儿

    神秘人:“吴凡的事儿…几个证件办不成吗?”

    梁姐:“不是,头儿,证件的事儿,不用我们替他办了,××路派出所的郝刚已经应允了他。”

    神秘人:“这小子,还挺有门路吗?”

    梁姐:“头儿,事情不是向您想象的那样…”

    神秘人:“什么情况…说说。”

    梁姐:“事情是这样的…”

    …………

    梁姐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神秘人踱着步思考了片刻:“舞蹈演员、武功高手,这个吴凡不简单呢,他会是哪方势力派来的呢!?…猎鹰”

    梁姐:“在”

    神秘人:“神秘人:“我派人去东北调查吴凡的背景,你密切监视吴凡,有什么异动马上向我汇报”

    梁姐:“是!”

    神秘人:“谷老爷子有什么消息吗?”

    梁姐:“没有”

    神秘人:“各方势力靠近谷家,谷老爷子却失踪不见了,这个秘密是什么呢…”神秘人自言自语,来回踱着步,突然,神秘人站定:“猎鹰,攻破谷小棠的防线,找到谷老的下落”

    梁姐:“是”

    神秘人:“回去吧”

    梁姐:“是,头儿”

    梁姐转身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四处张望一下,见吴异样离去。

    旅行社二楼经理室,梅姨把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交到谷小棠手里,微笑着说:“昨天给你,你不要…怎么一夜之间想通了。”

    谷小棠接过信封放进挎包里:“想通什么?我这是预付工资…朋友有难,我不能不帮吧!”

    梅姨诡异的笑着:“是,男朋友吧…”

    “什么男朋友?…梅姨,你想什么呢!就是普通朋友,见义勇为,被坏人捅了一刀,现在躺在医院里”谷小棠没加思索、和盘托出:“对了,梅姨我要请几天假,到医院照顾他几天”

    梅姨微笑着:“还说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行了,梅姨。我不和您多说了,回头我把假条补上…”说完脸红耳赤的谷小棠一阵风似的跑掉。

    梅姨望着远去的谷小棠:“这丫头…”,她回到办公桌前拿起座机电话,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然后,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拨了出去:“喂,姐,是我梅婷…”

    没错,梅姨的电话是打给古小棠妈妈的,她发现了吴凡的存在,又有今天古小棠的反常,她觉得应该把这情况让古小棠妈妈知道,毕竟人家信任自己,把自己的女儿放在自己身旁,自己就应该起到监护人的作用,她拿起坐机电话又放下,是她觉得坐机电话是工作中使用的,自己冒然打过去,对方会有嫌她打古小棠小报告的嫌疑,所以,她选择用手机打这个电话,一是显得关系亲近,二是显得自己关心小棠。可见,梅姨是个多么精明的女人。(读者不要嫌我啰嗦,生活中就是这样,当你的朋友用手机打电话给你,和他用坐机电话打给你,你接电话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不信您自己注意一下。)

    吴凡一觉醒来已是晚上,欧阳雪已经离开上自习去了,梁姐守在床前,吴凡虽不明白,他与梁姐本来没什么交集,为什么梁姐也来照顾自己,但他心里还是有一点感激梁姐,他伸手扶住床边要起身,梁姐急忙上前帮忙扶着吴凡坐起。

    吴凡伤口的麻药劲过了,一使劲感到疼痛他咬着牙忍着:“梁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看了你的身份证,你还比我大三个月呢…你把我叫老了,显得自己年轻呀”梁姐扶着吴凡不无调侃的说道。

    吴凡听梁姐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有些冒失,前两天刚刚被古小棠说叫过,今天又惹到了梁姐,不,不是梁姐…梁什么呢…

    梁姐见吴凡有点尴尬,微笑着说道:“叫我梁萍吧,我喊你吴凡,这样我们谁也不吃亏,呵呵”

    “好,梁姐…不,梁萍姐…粱萍…”一时吴凡有点语无伦次、磕磕巴巴的可算叫了出来,逗得粱萍哭笑不得。

    吴凡往床边挪动身体,想弯腰拿自己的旅游鞋,伤口一阵巨痛传来,吴凡无法忍受一个挒斜,眼看就要跌倒,粱萍手疾眼快一把逮住吴凡的一只胳膊,绕过自己脖颈,转身用自己的后背抗住吴凡的身体,吴凡趴在粱萍的后背上一只手搭在粱萍的肩头,粱萍挺直腰身,把吴凡扶着站起:“你想干什么,伤得这样重,你不要命啦…”

    吴凡咬着牙身体努力站直,疼得冷汗布满额头,有些拘谨:“我…我要去厕所…”

    粱萍听吴凡说要去厕所,身体明显一颤,她脸红耳赤、有些害羞,但吴凡是病人又不能行动自如,她只好羞哒哒囡囡到:“我扶你去…”

    吴凡也没矫性,在粱萍的搀扶下向厕所走去。人有三急,谁都能理解。俩人绞在一起的姿势要不是在医院走廊里,谁看上去都会认为是热恋中的情侣。

    粱萍把吴凡搀扶进厕所。医院的厕所基本都是男女混用的,在这里没有男女之分,有的只是病人。吴凡进了一个隔间插上门,粱萍在门外等候。隔间里传出有力的射水声,粱萍闻到心跳加速感到害臊,脸红的如熟透的红苹果,她曾几何时有过这样的屈辱,听一个男人撒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