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风云 第二十章 吴凡失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间一晃五天过去。吴凡的伤势恢复得很快,已经行动自如了。本来伤势就没有伤及内脏,加上大家的细心的照顾,崔鹏、王小娟的营养滋补,吴凡本身过硬的体质,还有处置室女护士的体贴。本来病人两三天才换一次药,可是吴凡却一天一换药,女护士说吴凡身体和其他人不一样,呵呵,你懂得…

    这天又到了换药时间了,吴凡单独来到处置室,女护士还是裹得只剩下两只大眼睛,她见到吴凡眼睛一亮,把隔间门关上:“今天你的伤口可以拆线了,进里间吧!…”

    吴凡心喜,拆线意味着自己康复了,说真的他还挺感谢这位女护士,每天的换药和处置,让自己康复的进度大大提升,虽然女护士经常有意无意的用手在他的非伤处滑来滑去,但吴凡也没往歪处想过…

    吴凡走进里间,转过身开始脱着衣服,背后的女护士眼里充满渴望的看着吴凡的背影…吴凡衣服刚刚脱下,突然,感觉一双柔软的手环抱住自己的身体…

    吴凡愣住了…他瞬间冷静下来,往前一步,挣开女护士的环抱,回头看向女护士…

    女护士呆愣在原地,身体明显颤抖着,她充满欲望的双眼噙满泪水,看上去不失可怜…

    本来吴凡想发火训斥一下女护士,可看到女护士楚楚动人、可怜兮兮的双眼,他心软了,他只是轻声说道:“换药吧…”

    女护士正为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她处在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本想吴凡会发火、也想到吴凡会用言语羞辱自己…可是,吴凡却只是轻轻说了句“换药吧”,这让女护士从尴尬中走脱,狂跳的心得到一丝喘息,忍着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一滴感激的泪水流下来,隔着口罩能感觉到她的嘴角在颤抖:“谢,谢谢…”

    女护士一声谢谢,包涵着很多,即是谢谢吴凡的宽容大度,也是谢谢吴凡没有让自己堕落,谢谢吴凡让自己清醒,也谢谢吴凡让自己摆摊窘迫…

    处置室里静的出奇,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俩人一句话也不说,吴凡趴在处置室床上,感觉女护士的动作比之前更轻、更加温和,女护士娴熟的给吴凡拆着伤口缝合处的线,一滴泪水落在吴凡的背上慢慢的滑落…

    …………

    吴凡走出处置室,向病房走去。刚想推开病房门,被一个声音叫住:“你好,你是吴凡吧!”

    吴凡回头看去,见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中年女人,微笑着向自己走来,吴凡纳闷自己从来没见过此人,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中年女人走到一脸疑惑的吴凡面前:“你好,我叫梅婷,是古小棠的阿姨。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聊一聊怎么样…!”

    吴凡一听她是古小棠的阿姨,也不知道她找自己谈什么…木讷的点点头,跟着梅婷走去。

    梅婷开着车载着吴凡来到***咖啡厅:“坐吧,你喝点什么?”

    吴凡:“卡布奇诺!”

    梅婷见吴凡开口叫了“卡布奇诺”,心想这年轻人还是见过世面的(那个年代去咖啡厅的人本来就不多,能到咖啡厅直接叫“卡布奇诺”的人就更少见了)开玩笑,当初吴凡和吕薇跳拉丁舞时,各种高档场合哪儿没去过,他可不是“土老冒”去咖啡厅在正常不过了。

    梅婷略带欣赏的看着吴凡,回头叫服务员:“一杯“卡布奇诺”一杯奶茶”

    吴凡看着精明干练的梅婷,也不绕弯子主动开口:“梅姨,您找我有事吗?”

    梅婷微微一笑:“小吴,你是那里人?”

    吴凡:“东北辽宁人。”

    梅婷:“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吴凡:“以前打工,现在无业。”

    梅婷听到吴凡回答,有一点点失望:“哦,这样啊,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家里有父母,还有个姐姐,父母都是初中的教师,姐姐学的是建筑专业……”吴凡一听,梅婷这是要查户口呀!于是不等梅婷往下问一股脑的把自己能说的都说了出来。

    梅婷见吴凡实在,说话直来直去也开诚布公的说出来意:“小吴呀,看出来了,你很诚实,但你了解小棠吗?小棠的身份你知道吗?”

    吴凡还真不了解谷小棠,她的身世就更加不清楚了,他对谷小棠的了解只限于是个称职的导游,他不明白梅婷问他这些什么意思。

    吴凡:“梅姨,谷小棠是什么身世,她是什么人,对我来说都一样,她都是我的朋友…”

    “离开她…这卡里面有三十万,只要你离开她,这钱就是你的。”梅婷没等吴凡把话说完,一张银行卡就按在了桌子上。

    正端咖啡送来的服务员一听三十万,吓了一跳,差点把咖啡打翻。三十万钱啊,他一个月工资才八百,三十万连想都没敢想过。

    梅婷见吴凡低头不语,心中有些嘲笑、鄙视吴凡:“闲少?!这里还有二十万,只要离开小棠,都是…”

    吴凡没等梅婷说完,腾的站起来:“梅姨,我想您是误会了,我吴凡和谷小棠只是朋友,离开她可以,但这钱您收回去吧!…谢谢,谢谢您的咖啡。”吴凡把话说完,一口喝掉服务员刚刚端上来的咖啡,转身头也不回大踏步的离去。

    他的举动惊得一旁的服务员,下巴落了一地:乖乖我的亲娘呀,五十万呀,不是五十、五百、五千是五十万啊,…我…我不活了我…

    服务员一边YY我们不表,梅婷见吴凡如此反常也吓了一跳,当她反应过来时,吴凡已经走出了咖啡厅。吴凡的背影显得高大、威猛,梅婷有些欣赏点了点头自言道:小伙子有前途,不错…

    谷小棠兴高采烈地走向病房。今天,是吴凡出院的日子,她特意打扮的漂漂亮亮来接吴凡,当她推开病房门瞬间愣住,病房里的病人已经不是吴凡。她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退回来看了看病房号,没错呀,那吴凡呢?!

    谷小棠来到护士站:“您好,请问208的吴凡呢?”

    护士低着头,写着什么,头也不抬:“吴凡出院了。”

    “什么!什么时候出的院?”谷小棠有些着急的问。

    “今天中午,接他出院的是两个警察”护士合上记录回道。

    “哦,谢谢你”谷小棠谢过护士,急忙拿出手机拨号,屏幕上显示吴凡…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有应答…”

    谷小棠不死心,她觉得吴凡不是不打招呼就走的人,她又一次拨打电话,可是依然没有应答…

    古小棠拿手机的手慢慢沉下,她不明白吴凡为什么不等自己,不是说好了嘛,等自己来接他,自己已经帮他租好了公寓的,说好了啊…

    吴凡是被郝刚接走的。吴凡拒绝了梅婷的好意,从咖啡厅出来后,他一个人来到护城河边,静静的思考…现在自己已经痊愈,是该考虑下以后生存的问题了,本来已经和古小棠、粱萍她们几个人说好的,出院后去“鸿运”公寓先住下,然后找个工作先稳定下来再说。可是,梅婷的来访,让吴凡认清了自己,先不说谷小棠的身世如何,就是现在都要靠谷小棠她们几个人的接济而生活,一个大男人,要是这样下去就毁了…

    吴凡在河边想了很多,公寓自己自然是绝对不能回的,答应了梅婷离开谷小棠,自己就应该守诺…可是,自己能去哪里呢…?

    正在吴凡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时,吴凡的电话响起。

    吴凡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OS:“喂,是吴凡吗?”

    吴凡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想到对方是谁:“哦,是我,您是郝指导员!”

    OS:“哈哈,是我,你小子记性不错吗…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吴凡:“谢谢,领导关心,基本痊愈了…不知道郝指导员找我有什么事儿…”

    OS:“呵呵,好事儿,我去医院找你,见面再说吧…”

    吴凡:“好吧…”

    吴凡放下电话,也不知道郝刚找自己干嘛,反正自己已经到了这步,管他呢!听之任之吧!吴凡抬起头,大步向医院走去。

    郝刚还真是雷厉风行,放下电话就带着个小警察向医院赶去,等吴凡赶回到病房,郝刚也到了。

    郝刚笑呵呵的锤了下吴凡胸口一下:“身体不错吗,恢复的这么快!”

    吴凡:“都是大家照顾的好,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

    郝刚没有在和吴凡客套,他拉开公文包,拿出一个信封和红色证书递给吴凡:“吴凡同志,你勇斗歹徒的事迹,我们上报给了上级,这是给你的见义勇为证书和一万元奖金…”

    吴凡没有客气接过证书和奖金。他想客气,但现实不让他客气,现在他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工作没有、住的地方也没有,他想出院,正愁住院费用的问题…郝刚真是雪中送炭:“谢谢,郝指导,谢谢,组织给予我的荣誉,我就不客气,先笑纳了。”

    郝刚:“这是你应该得到的,见义勇为,为民除害,我们应该弘扬这样的行为,让更多的人民群众参与进来和社会上违法犯罪的不良现象做斗争…本来我们要通报表扬你的,可是,“傻彪”不老实交待,他的几个同伙还逍遥法外,怕他们打击报复,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我们只能内部表扬一下了,希望你能理解。”

    吴凡本来就没有想出名立传的心思,当初他决定出手只是想弥补六年前的遗憾而已,他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能得到奖金已经是“柳暗花明”了,起码来说住院费可以解决,租个房子也不是问题了,他还能有什么不理解的呢?!

    吴凡:“郝指导员,我理解你们的做法,但我也有个小小的要求,千万不要把我见义勇为的事儿说出去,我不怕坏人打击报复,我只是想安静的生活。”

    郝刚:“好,这事儿就这么办吧!说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吴凡:“先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我不想在拖累大家了,然后,找个住处,寻个工作,能养活自己再说吧!”

    郝刚:“说得好,大丈夫能屈能伸、苦无立锥之地,以你的聪明才智想在这儿立足不难,我看好你…”说着郝刚看下身后的小警察:“去帮吴凡办一下出院手续,我们接英雄出院,呵呵”

    就这样,吴凡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医院。吴凡知道古小棠她们会找自己,索性把手机卡退下扔进护城河里,他想彻彻底底的告别过去从头再来,古小棠、粱萍包括欧阳雪、崔鹏、王小娟对他的好,他已经刻在心底,自己如果他日有能力,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

    粱萍见谷小棠垂头丧气、郁郁寡欢的回到公寓,她不知道是谁惹到了她:“小棠,你这是怎么了…”

    谷小棠精神恍惚扑倒在粱萍怀里:“姐,我…”谷小棠话没出口,先泣不成声了。

    粱萍:“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到了我妹妹,说说姐给你出气…”

    “吴凡…呜呜…”

    “吴凡!?吴凡他怎么你了…你不是去接他出院吗?人呢!?”粱萍听说是吴凡,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呜呜…吴凡…他失踪了…”谷小棠很委屈、很伤心。

    粱萍有些不解:“什么情况,吴凡怎么会失踪…他…”

    “嗯,我到医院时,他已经办完手续出院了…人,我都没有看到…”谷小棠伤心的说。

    “不会吧,吴凡好像不是那种人啊?!…不辞而别?!他会去哪儿呢…”粱萍满腹疑问,“头儿”那边调查吴凡的报告他看了,吴凡不是任何势力的人,很简单就是喜欢跳拉丁舞而已,虽然,现在还不确定他为什么来北京,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与谷家一点关系没有。

    “没事儿了,吴凡离开一定是有他的理由…他不想欠大家的太多,他是个讲义气的人…往好的方面想想…”粱萍安慰道。

    谷小棠哭得更加伤心,过了一会儿,她猛的擦掉眼泪:“姐,我想喝酒,陪我喝酒好不好…”

    “好,喝酒,叫上欧阳雪他们,不管怎么说,今天是吴凡伤愈出院的日子,尽管他不在,大家辛苦了这么多天,我们也应该庆贺一下了…”粱萍听谷小棠要喝酒,怕她出事儿,多叫几个人看着还是好的。

    “嗯,叫大家一起去,他不在,是他的损失,我们大家一起HP去…”谷小棠表面刚强,实则强颜欢笑。

    …………

    吴凡拿着报纸,按上面的地址找到四合院。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老四合院,二进门的院落,进院有“影壁“俗称挡风墙。他绕开影壁敲开一间上房的门:“请问,这里有房出租吗?”

    房门打开,走出一位弯腰驼背的老人,老人上下打量一下吴凡开口道:“有,你几个人住?”

    “就我一个人”吴凡道

    老人声音冷淡:“跟我来吧”说着,老人前走带路,穿过头进院落,跨过月亮门,来到一间房子门口:“还剩这一间,30平米左右,房租四百,压一付三,你自己看看吧”

    吴凡推开房门,室内摆设简单,但收拾得很整洁。盈门摆着两把太师椅一张小方桌都是木制的,卧室里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大衣柜也是木制品。

    吴凡看后还算满意:“老伯,这房子我租了,怎么办手续…”

    老人仍然冷冰冰的语气:“年轻人,想好喽,合同是一年一签,住不满一年押金是不会退的呦!”

    吴凡没有犹豫:“嗯,想好了,就这间吧。”

    “跟我来把合同签一下,房钱、押金先交1600元,身份证回头复印一份给我就行”老人见吴凡足意已定,语气有些缓和,以往来的年轻人不是没相中房子,就是住几天就要求退房,让老人很操心,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时兴起,还是可以住满一年。

    吴凡也没想到,就是他这次租住四合院使他得到了人生最大的转机,更加没想到自己用过的桌椅、睡过的床几年过后,都成了古董,价值万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