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风云 第二十一章 谅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进的四合院分为前院和后院,后院又叫作内宅。前院由门楼、倒座房组成,连接前后院的用月亮门,后院由东西厢房、正房、游廊组成。老人住的是前院的倒座房,屋里堆满了字画、瓷器,一张八仙桌四把雕花靠背椅,红木雕刻的屏风后面隐现一张木制的大床。

    老人把签好的租房合同递给吴凡:“这个你收好,回头到居委会开个证明,然后去派出所办个暂住证。”

    “老伯,居委会怎么走?”吴凡接过合同一边递过一沓钱给老人一边问道。

    老人接过钱数钱,头也不抬:“出了胡同口,向西走两条胡同在右转行200米左右就可以看到了。”

    吴凡:“谢谢,我这就去办暂住证”

    吴凡转身刚要离去,被老人叫住:“等等”,老人一边往兜里揣着钱一边说:“别忘了把身份证复印一下”

    吴凡点头:“好”

    乍一看,北京的胡同都是灰墙灰瓦,一个模样。其实不然,只要你肯下点功夫,串上几条胡同,再和那的老住户聊上一阵子,就会发现,每条胡同都有个说头儿,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着传奇般的经历,里面的趣闻掌故多着呢。

    吴凡走出胡同,按老人说的路线找到了居委会。

    一位大妈热情的招待吴凡:“小伙子,请坐,你有什么事儿吗?”

    吴凡:“我来开个证明,去派出所办暂住证用的。”

    大妈:“好,身份证,务工证和房屋租赁合同都带齐了吗?”

    吴凡挠了挠头:“大妈,身份证和房屋合同我有,这务工证吗…我才来北京还没有找到工作…”

    大妈听吴凡这么一说,她的态度有些转冷:“没有务工证,那这个证明我不能给你开,你要有单位的证明才行,小伙子,你还是回去先找到工作开个证明在来吧!”

    吴凡有些恼火:“大妈,我找工作时他们要我拿暂住证,到您这儿你又要我拿务工证,我没暂住证我怎么找工作,没工作有怎么会有务工证呢!?”

    大妈很淡定:“这个我管不了,你看一下墙上的规定…”大妈说着值了一下墙上贴的规章制度。

    吴凡扭头看去心想:这是什么事儿吗?自己刚刚租了房子却办不了暂住证,没有暂住证自己还怎么找工作,找不到工作房子不是白租了吗?这以后该怎么办…

    吴凡心理很失落,就当他犹豫是不是先回去想想办法时,吴凡眼前一亮,他看到《规章制度》最后一行(特殊情况,特殊办理)吴凡想到郝刚指导员给他开的“通行证”,他伸手向大衣里怀摸去。

    “小伙子,你要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大妈见吴凡的反常动作,她反应极大…她看到过通报,前不久其它居委会就因为不给开证明,一个外来人员用刀扎伤了居委会的主管人员,酿成了血案…

    吴凡见大妈的反应也吓了一跳,他慢慢的从大衣里怀里掏出“通行证”递向大妈:“大妈,你看这个可不可算“特事特办”的条件呢?”

    大妈手有点抖,她接过带有政府部门字样和印章的“通行证”仔细的看了看,又看了看眼前的吴凡:“小伙子,这个可以,有这个“通行证”你应该皂点拿出来吗”大妈说着用手捂捂胸口,心有余悸的说。

    吴凡把身份证、房屋租赁合同一并递上,大妈仔细的一样一样的看着:“你租住在✘✘条✘✘号四合院?!”当大妈看到吴凡的房屋租赁合同时,有些惊讶。

    “是,刚刚签的合同”不解大妈的表情,吴凡肯定的回答道。

    “哈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呢!小吴呀,其实我们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大妈有些不好意思的自责道:“怪我了…怎么没先看看租房合同呢!?”

    吴凡感觉到蹊跷:“大妈,您也住✘✘条✘✘号?”

    大妈脸上又现出刚见面时的笑容:“嗯,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我姓武,武则天的武,以后叫我武姨就可以了,我住在后院的正房,你住的是西厢房,东厢房住的是一对夫妇,男的是出租车司机,女的是××医院的护士…”大妈滔滔不绝的说着,好像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吴凡一样。

    “大妈,这不能怪您,您也是按章办事儿呀,这也是您的工作需要吗!”吴凡真心的不怪大妈,反而因有这样认真办事的邻居而高兴。

    大妈见吴凡没有怪罪自己,再也不怠慢,很快就给吴凡开了证明,并告诉吴凡去派出所的路线,以及到派出所找谁,该怎么办暂住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放下吴凡办暂住证的事儿先不说,说说谷小棠约大家喝酒。

    东来顺包间,桌上炭火铜锅呼呼的冒着热气,各种蔬菜、牛羊肉摆满一大桌子…围坐在桌子周围的几个人什么也不说,各个低头思索,还是谷小棠打开了缄默。

    谷小棠端起盛满啤酒的酒杯站起:“各位,今天是吴凡伤愈出院的日子,这些天大家辛苦了,我代表我哥感谢你们,我干了,大家随意…”说完谷小堂仰起头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梁萍、崔鹏、王小娟没有动,他们相互瞅瞅没有开口,欧阳雪却端起酒杯站起:“我也干了”她眼里充满泪花一口喝掉手里的酒,打个酒嗝“嗝”:“是我对不起吴大哥,吴大哥的伤因我而起,我没有照顾好他…我也对不起大家,大家这样信任我,我…我却把吴大哥给看丢了…呜呜…”说完欧阳雪拿起酒瓶独自的倒着酒,梁萍见了忙抢过酒瓶。

    梁萍:“小雪你不能这样喝,吴凡他是个能走能跑的大活人,又不是个摆设,他要想走谁又能奈何呢!是不是小棠…”梁萍安慰着痛苦中的欧阳雪,向谷小棠挤挤眼睛。

    本来吴凡的不辞而别,谷小棠想借酒消愁的,没想到比自己伤心的还有欧阳雪。人就是这样,当看到比你还痛苦的人时,你的痛苦就没有那么痛了…

    谷小棠也安慰欧阳雪道:“是呀,一个大活人谁又能看的住呢!…再说,我哥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大家对他这么好,他离开一定有离开的理由的…”

    崔鹏急忙应声道:“是呀,吴大哥不是那种人,他还没教我功夫呢…”

    王小娟在桌子底下踩了崔鹏一下:“什么时候你都不忘,教你什么功夫!…吴大哥是个守诺的人,我想他的离开应该有什么苦衷吧!我们应该理解吴大哥才是…”

    梁萍:“小娟说的不错,吴凡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们应该理解,来,我们慢慢喝,毕竟吴凡的伤是痊愈了,我们就应该为他高兴…”

    大家在梁萍的提议下,不那么急着喝酒了,梁萍担心谷小棠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