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风云 第五章 身陷囹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凡离开天安门城楼,已经是傍晚时分。有了抛开往事、从头再来的心思后,吴凡感到饿了,这是吕薇离开后吴凡第一次感觉饿了,第一次想好好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肚子也争气的迎合吴凡‘咕咕’的叫了起来。

    吴凡沿着原路返回大栅栏,前门地区老北京特色的餐厅实在太多了:一条龙、全聚德、天兴居、便宜坊、爆肚冯、月盛斋、瑞宾楼、陈记卤煮、正阳楼、都一处、老正兴、功德林、丰泽园等等,饭馆里飘出来饭菜的香气勾引起吴凡的食欲。吴凡望着一家家老字号的饭馆,下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口袋,有心进店大吃一顿,可是囊中羞涩,他只能望店兴叹摇头“嗨”了一声,扭头转向小吃街。

    “这位客官,屋里请!我们店里的“门框锅贴”馅有几种,猪肉大葱、猪肉西葫芦、猪肉扁豆、韭菜鸡蛋等等,皮薄馅足,一面的脆和一面的嫩融合统一,人间美味啊。”吴凡走进小吃街,被一位店小二拦住,抓着吴凡介绍到。

    “门框锅贴!?...怎么卖呀!”吴凡受到“面的”司机算计后,心有余悸,不敢随便进店,还是先问问价钱吧,以免再次当上冤大头。

    “15元一斤,一斤40个,您一个人半斤足矣,硕大的碗,一碗小米粥只要5毛钱,再来上一碟小菜,吃完那个舒坦,也不过十几元。”

    “嗯,行就这儿了”

    “一位客观,楼上有请,半斤锅贴、一碟小菜、粥一碗儿......”

    店小二吆喝着把吴凡让到搂上,楼上吃饭的客人几乎都坐满了,只有靠角落的一张方桌上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妇人。店小二把吴凡带到桌前:“打扰了您呢!这位小哥也是一位,和您拼个桌,您老行个方便如何!?......”

    鹤发童颜老妇人放下正吃着的锅贴,抬起头慈祥的微微一笑:“可以,坐吧!年轻人...”

    吴凡也没徼幸,微微向老人颔首一笑坐了下来。

    “半斤锅贴,一碟小菜,粥一碗,客观您点的餐齐了,请慢用...”

    吴凡刚刚坐定,楼下就把他点的‘门框锅贴’传了上来。吴凡心中感叹:京城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吴凡也是俄坏了,抓起锅贴就狼吞虎咽的塞满了嘴巴,一边的老妇人呵呵的笑着道:“年轻人,慢着点吃,没人和你抢...”

    吴凡抬头望了下老妇人,'咯'一个响咯打出,吴凡吃急了有点噎住,急忙端起粥喝了口咽了下去,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老人嘿嘿傻笑。

    老妇人没有嘲笑吴凡,耐心的继续说道:“这吃锅贴呀,要慢嚼细咽,方可品尝个中滋味,你这种吃法,不但没有品尝到滋味,反而糟践了这门手艺...这吃锅贴和人生做事是一样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急,遇事要仔细的思考方可成就大事儿...“

    吴凡边听老人说教边慢慢的咀嚼着锅贴,味道确实不一样,外脆里嫩,咬一口香气四溢,口感独特。

    过了一会儿,老妇人站了起来:“年轻人,你慢慢的吃,我已经吃好了......小二儿,麻烦结下账,随便帮我打包一份半斤素陷锅贴,给老人带回去,家母就得意这‘门框锅贴’...”

    老妇人边向吴凡告辞,边喊小二结账。吴凡听到老妇人打包要给家母带回去,先是一愣,继而引起他的好奇,吴凡诺诺的问向老人:“婆婆,刚刚听您说要打包给家母带回去,敢问您今年高寿呀!”

    提到家母,老妇人也是眉开眼笑,心有自豪:“我呀,还小着呢!今年刚刚78岁,家母可是老寿星明年100岁喽!”

    吴凡望着拎着锅贴盒子走下楼的老妇人,心中感慨:78岁还小着呢,她老母亲100岁了!...而自己才刚刚24岁,自己的人生还长着呢,不能在这样蹉跎下去了,要向乐观的老妇人一样快乐的活下去......

    吴凡吃过饭,漫无目的在京城游走,想起天安门城楼那给他无穷力量的老人目光...回想老妇人和他说过的话...100岁老妇人的家母...还有自己身在远方的爹、娘...

    不知不觉,吴凡在沉思中来到了什刹海。十一月份的什刹海,湖面已经结冰,一些男、女、老、少穿着各种厚厚的棉衣、羽绒服在彩灯、霓虹灯照射下的冰面上滑着冰车、冰刀戏耍,他们时而相互追逐戏耍、时而相聚一起变化着图形,嘻嘻的嬉笑声不时响起,一派欢乐祥和的画卷。

    吴凡在凛冽的寒风中站在银锭桥上,一种刚毅由心底发出,虽然衣裳单薄但他丝毫不感觉冷。

    “银锭桥就是银锭桥,尽管它身上走过了无数的岁月,它的故事还将继续演绎下去。它举手投足中都透着的那种文化底蕴,令我深深陶醉。“一对恋人跑上银锭桥,男孩有感而发大声的喊着。

    “我的大诗人,你又开始感慨了。你知道吗?据说,只要是相爱的人牵手到桥上走一回,就会从此一生相知相守。因此,银锭桥也称为'姻缘桥'”女孩追上男孩眼神非常依恋着男孩,有些害羞的说道。

    男孩一把把女孩搂抱在怀里:“两情相悦的美好时刻,一起牵手走过银锭桥,从此,揭开了我们人生璀璨的一页。亲爱的,我爱你,嫁给我吧...”

    女孩有些惊喜,慌乱的推开男孩,男孩单腿跪地,魔术般的捧出戒指递到女孩面前:“王小娟,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女孩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有些紧张、还有些犹豫:“大鹏,你先起来...这么多人看着呢...~等我们大学毕业了再说好吗...?”

    ......

    “嫁给他...”“嫁给他...”“在一起...”“在一起...“桥上桥下突然多出许多青年男女,他们有节奏的挥舞着手中的红蜡烛,游客们也跟着节奏拍着手,一起大声的喊着。

    女孩被这场面震撼了,有些感动、有些激动、有些惊喜、有些什么...什么,眼里闪动幸福的泪花:“你们...你们...你们怎么都来了,约你们来银锭桥玩,不是都说写论文没时间吗...?哦,我明白了...大鹏...大鹏,都是你安排好的是不是...”

    “亲爱的,我为这一天筹划好久,我会用一生阿护你、爱你,求你嫁给我”

    “嫁给他...嫁给他...”“在一起...在一起...”“吻一给...吻一个...”

    女孩在一片欢呼声中,戴上了戒指,满心欢喜的拥入男孩的怀抱。

    银锭桥上热烈的场面,显得孤傲刚毅的吴凡是多么的多余。

    ......

    夜色已深,静静的马路、寥寥无几穿行的车辆,只有霓虹灯在不知疲倦的闪烁。吴凡想从新开始生活,但他不知道怎么从头开始,一个人游荡在夜色中显得那么孤独、那么无助。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一辆警车噶止一声,停到吴凡面前,车上下来俩个警察拦住吴凡。

    “来...来北京旅游...不,是来北京找工作的!”吴凡见这阵势有些紧张,有点语无伦次,他总不能说实话吧,不可能告诉警察他是来看天安门,看完天安门然后自杀的吧。

    “你好,请把你的三证拿出来看一下”一个年纪大的警察走向吴凡,深怕吴凡跑了一样。离吴凡很近好像随时准备抓人一样。

    “什么三证?”吴凡有点懵。

    “身份证,暂住证,务工证”年纪轻的警察厉声吓到。

    吴凡摸摸口袋,将自己唯一的身份证递给警察。警察接过身份证核查了一下:“暂住证,务工证呢?”

    “警察同志,我今天才来北京,现在只有身份证...”

    “只有身份证呀,那就对不起了,请跟我们回派出所吧”

    “凭什么,我又没有犯法”

    “没有三证的外来人口,一律遣送回原籍,这是上级的命令,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年龄大一点的警察抓住吴凡的一只胳膊说道。

    吴凡一边想挣脱一边大声的喊道:“为什么,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的公民,凭什么...凭什么就不能来北京首都...!?”

    ’“先跟我们回派出所再说,走上车...”年轻的警察见吴凡要挣扎,急忙抓住吴凡的另一只胳膊,强行把吴凡塞入警车。吴凡根本无法反抗,只好坐上警车跟着他们走了。

    (题外: 1999年,北京对外来人口限制很严,没有三证或三证不全者一律遣送回原籍。1992年代初,国务院《关于收容遣送工作改革问题的意见》的出台,收容对象被扩大到“三无人员”(无合法证件、无固定住所、无稳定收入),即无身份证、暂住证和务工证的流动人员。要求居住3天以上的非本地户口公民办理暂住证,否则视为非法居留,须被收容遣送。此后,经过各地和有关部门的不断博弈,收容遣送制度逐渐在实践中脱离原来社会救助的立法原意,逐渐演变为限制外来人口流动,沦为一项严重威胁人权的带有惩罚性的强制措施。

    随着收遣适用对象的扩大,收容站亦都以生活费、遣送费、城市增容费等名目收费,被滥用于乱收费、勒索、非法拘禁、强制劳动。

    2003年3月发生孙志刚案,许多媒体详细报道了此一事件,并暴光了许多同一性质的案件,在社会上掀起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引发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反思和抨击,并发展为违宪审查机制的讨论。先后有8名学者上书人大,要求就此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

    2003年6月20日,********签署国务院令,公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并于2003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同期,标志着《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随后一些城市的收容遣送相关条例和制度也陆续废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