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晕了过去?我连鬼脸都没有扮上来,还有我恐怖地小獠牙。”红孩儿很尴尬的说道。

他完全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番场景,跟自己设计的完全不同,想来想去最后得到地结论,贾娇不是一个正常人。

赵小飞同样懵逼脸,甚至到现在也没有回过神来,完全没有搞清楚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直接红孩儿,嘴里只说了一个字:“你?”

说好的彪悍女汉子,怎么被这个看起来奶凶奶凶的红孩儿,就直接吓晕过去了,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

面对这样的情况,赵小飞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就像是猎物在手,却发现是一个刺猬一样,天生就带有防御盔甲。

不过好在这晃神地时间很短,不然的话这件事情会变成耻辱地存在,赵小飞连忙把贾娇扶到床上躺好。

赵小飞看着贾娇,脑海中千头万绪却找不到最关键的东西,可是怎么想都没有,贾娇竟然这样搞,要是一不留神给吓死了怎么办。

“这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红孩儿表情很无辜地说道,这事情的确跟他没有关系,要怪就必须责怪老板的,自己老老实实在猛鬼街工作,就这样突如其来地跑出来,手里一大把工作没完成呢!

赵小飞紧皱着眉毛,看着贾娇说道:“我知道跟你没关系,不过现在跟你有关系了你,你现在好好的想一想贾娇现在到底切莫情况,是中邪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地事情。”

红孩儿走上去,看着贾娇地脸,完全没有看出丝毫的异常出现,没有阴气过劲的痕迹,所以脏东西不太可能。

明明是最佳答案,可是现在却被自己直接这样得否定了,红孩儿很无奈的摇了摇头,难道真是被自己吓到了。

“明月出来一下,帮老板看看这是切莫情况吧!我看不准。”红孩儿紧接着把明月也拖下水问道。

明月同样跑了出来,看着贾娇半响也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没有丝毫中邪地表现但是真的如同惊吓。

“就是你们说的那样,她身上没有任何关于邪术地影响力,但是正因为这样,所有的事情才变更加扑所迷离了。”明月咬着下嘴唇说道。

倒不是明月打哑谜,而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不断的往一个地方使力,最终导致很多事情不可控地改变。

按照正常地情况下,不应该如此才对,除非是天使那样地存在,不然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阴气呢?

“你是又有什么推论了吗?”红孩儿说道。

明月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情,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是了解的,那就是贾娇被影响了,也是很有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

“你这说的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吗?也就是不太确定贾娇地原因,我们可就背黑锅了。”红孩儿小声的嘀咕道。

“这就是事实,人家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老娘难道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样以后又遇到同样地问题,那么我们得牌坊还要不要呀!”明月鄙视地看着红孩儿说道。

赵小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说道:“你们两个说完了吗?这家伙现在怎么处理呀?消除记忆回到原点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不会又有什么异常吧!”

既然这家伙并不是跟邪祟而导致地,那么事情就不是原先那样简单了,自己就有必要了解情况。

“老板,以后少看一点电视剧,消除记忆这种重要的东西,我们怎么可能有呢?再说她醒过来告诉她这就是梦就好了,何必再说那些有的没的借口,有时候就是这样越容易怀疑的,我们往往都在做。”红孩儿说道。

明月说道:“我也支持这样的看法,没必要多说其他的事情,这样对她来顺其实很高理解,她不是说最近睡眠不好,这不现在就老老实实的睡着了,老板晚饭斗不用准备了。

叮咚!叮咚!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赵小飞很疑惑地看了一下,然后心里很纳闷地走了出去。

自己这里难道还有别的人知道,老爷子显然不会专门跑过来,而自己那些狐朋狗友也会提前说的,不然自己要是不在,他们不是扑空了吧!

走到大门前,通过猫眼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贾娇的老爸贾施乐,他怎么会突如其来跑到这里来了。

总不会是专门来抓人的话,想到这里赵小飞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幸好自己没有中美人计,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样。

赵小飞微笑的打开门对着贾施乐说道,“叔叔!你怎么过来了,是来找贾娇地吗?她刚到,大概是太累了的缘故,然后在里面睡觉了。”

贾施乐叹了一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走到卧室看到熟睡的贾娇,终于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