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重置 第184章 学宫大比(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本来他还顾忌魔宗一流大宗脸面,想体面地等救援到来后,带着其他门派弟子们一起出去。

    但刚才妖怪那意想不到的袭击方式,让姚平安后怕不已,立即放弃了上面的想法。

    姚平安现在只想趁着他带下山的这几名魔教弟子都还没有出现伤亡,就把他们带回魔教。

    何况现在没有了那些能作妖怪饵食的受伤弟子,变数太多,他不想让魔教弟子陪着众人在此地等死。

    姚平安草草跟马文才和林疋鱼地知会了一句‘魔教退出此次任务’后,他也不理会其他门派的领队弟子,便祭出飞剑带上魔教弟子化虹离去。

    魔教势大,姚平安又是这里除林疋鱼之外的修为最高之人,他要走,没人敢说什么。

    旁边那一堆各个门派的弟子们,看到魔教六人架起三道剑光升空,都是一脸不明所以。

    马文才一脸苦笑地看向林疋鱼。

    林疋鱼冰莲慧心,猜到马文才心里正在想的是什么,于是她轻叹口气,对马文才说了句:

    “放心,昆仑不会走,要走也是和大家一起走。”

    马文才听后,朝林疋鱼露出感激神色。

    若是昆仑再走,那他们剩下的这五家门派弟子,怕是挨不到救援到来,就会被妖怪吞食个精光,他马文才身为这次联合师门任务发起门派的领队弟子,那他的罪可就大了。

    如今虽然走了魔教,但有了林疋鱼的明确表态,马文才对坚守等候救援一事又有了信心。否则,他都想带上濣浩坊五名弟子一走了之,大不了从此以后不再下山,老老实实在山上当一名普通精英弟子,不再奢望出人头地就是。

    马文才有些感激涕零地想对林疋鱼说些什么表示感谢,林疋鱼却开口提醒他道:

    “马道友,趁现在赶紧给你的师门发送传讯玉简吧,感谢的话还是留到大家都脱离了险境之后再说吧!”

    旋即,马文才正色敛容拉起架势,他手中连连掐诀,从储物袋中祭出了一块大拇指大小的青色玉简。

    这玉简上灵气隐现,更有青光似水般流转,微微起伏着漂浮在马文才胸前。

    马文才双手并起剑指,左手剑指横在胸前,指尖朝里,右手剑指指尖速度极快地,朝着胸前漂浮的玉简打出一道法诀。

    随着马文才张口发出了一声‘咤!’,玉简便如同受到了冥冥中的某种牵引一般,其身发出了‘咻’的一声破空声响,旋即便化为一道细微流光,朝濣浩坊方向疾射飞出。

    望着发出的传送玉简,马文才和他身边的林疋鱼,都不由地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突生异变!!

    一道巨大地,由红黑雾气所组成的手掌,凭空出现在了传讯玉简的正前方……

    这红黑色雾气大手,一把将马文才发回师门的传送玉简握在了掌心!

    马文才和林疋鱼两人看在眼中,俱是心脏一紧、后脊发寒:

    凝气成实!

    这妖怪,竟然是精气凝结,出手风雷的结丹期大能?!

    当马文才和林疋鱼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两人心里不约而同地大呼了一声:

    不好!

    既然这妖是结丹期大妖,那它怎么会放魔教姚平安一行离开?

    除非——它是故意的!

    马文才和林疋鱼两人心中正在这般想的时候,同一时间刚飞到了毒瘴沼泽上空边缘的姚平安一行六人,突然就被三只凭空出现的由红黑色雾气组成的巨掌,同时捏爆在了掌心!

    天空中接连发生的这诡异的一幕幕场景,站在马文才和林疋鱼身后的各门派弟子,此时也都看在了眼中。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妖怪有多厉害,但是他们望着天空中那巨大的红黑色手掌,以及这巨大手掌所展现出来的可横栏传讯玉符、可碾压筑基后期修士的实力,让众弟子们此时心中除了害怕,就只剩下了深深的绝望……

    传讯玉符发不出去。

    御剑飞行逃不出去。

    原来从一开始,这只大妖就是抱着戏耍的心态,在跟各个宗门的这些弟子们躲猫猫,可笑的是他们之前还以为,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这大妖不敢轻易现身。

    一念及此,众弟子们都不由从内心最深处,生出了一种无法抗衡这大妖的无力感来。

    就在一众弟子都陷入绝望失神当中时,马文才突然朝众人大喊道:

    “跑!赶紧跑!都分散朝沼泽外面跑!”

    马文才不愧是一流宗门的骄子,他这时所体现出来的心志、勇气,和临危应变的能力,绝非是那些二流、三流门派的弟子所能相比。

    林疋鱼见马文才已经发声提醒,众人也都纷纷开始逃散,她便将皓袖一甩,立地祭出飞剑抓起齐馥姝,随便择选了一个方位,就朝毒瘴沼泽外电射而出。

    或许是因为林疋鱼一身白衣太过醒目,或许是因为林疋鱼脚下踩着的飞剑剑光太过闪耀,这大妖竟在林疋鱼飞出后没多久,便动用真身紧随其后追向了林疋鱼。

    林疋鱼不敢回头,竭力催动着脚下飞剑在沼泽中低空飞行。

    她能感觉到,身后的大妖始终与她保持着十分稳定的距离……

    林疋鱼心中清楚,这大妖必定又是起了玩心,是在等她即将要出沼泽的那一刻,才会将她连齐馥姝一起,吞下肚中……

    这时,齐馥姝高兴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师姐,快看!马上就要出沼泽了,师姐你赶紧快加速,把后面的那妖怪甩掉啊!”

    林疋鱼站在剑首,自然知道再有五个弹指,她们便会飞出沼泽,她更知道当她们即将飞出沼泽的瞬间,将会面临什么,林疋鱼也想加速甩掉身后的妖怪,但现在的速度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五个弹指转瞬即逝,林疋鱼、齐馥姝身后大妖那充满腥臭异味的利齿大口如期而至!

    林疋鱼拼尽了全力也摆脱不开这妖怪的尾随,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力和绝望!

    就在林疋鱼青丝飘零美目闭阖,一颗泪珠顺着眼角缓缓流下,将要玉碎沼泽之际。

    突然一声巨响,紧贴她的头顶轰然爆发……

    林疋鱼等着的死亡并没有降临,还未等她睁开双眼,她耳朵里就听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的主人似乎并不是在跟她说话。

    就听这声音的主人,不知是向谁,没头没脑地傲然说了一句:

    “就凭你,跟得上我这皮皮虾的速度吗?!”

    毒瘴沼泽内。

    现在没了受伤的弟子,众弟子们也就没结防御圆阵,而是战战兢兢地全都聚成了一堆站着。

    林疋鱼和马文才,和其他宗门的领队弟子一起,将场中秩序重新维持安稳后,他们都觉得按照妖怪之前几次的行动规律来说,他们这些人暂时应该能有一会儿喘息的时间。

    趁着有这么一段喘息的时间,他们就想着赶紧让马文才向其师门传讯求援,毕竟濣浩坊离此处最近,救援能以最快的时间赶到。

    他们只须在救援到来之前,在此地坚守片刻,必定就能逃出生天!

    但姚平安不这样认为。

    本来他还顾忌魔宗一流大宗脸面,想体面地等救援到来后,带着其他门派弟子们一起出去。

    但刚才妖怪那意想不到的袭击方式,让姚平安后怕不已,立即放弃了上面的想法。

    姚平安现在只想趁着他带下山的这几名魔教弟子都还没有出现伤亡,就把他们带回魔教。

    何况现在没有了那些能作妖怪饵食的受伤弟子,变数太多,他不想让魔教弟子陪着众人在此地等死。

    姚平安草草跟马文才和林疋鱼地知会了一句‘魔教退出此次任务’后,他也不理会其他门派的领队弟子,便祭出飞剑带上魔教弟子化虹离去。

    魔教势大,姚平安又是这里除林疋鱼之外的修为最高之人,他要走,没人敢说什么。

    旁边那一堆各个门派的弟子们,看到魔教六人架起三道剑光升空,都是一脸不明所以。

    马文才一脸苦笑地看向林疋鱼。

    林疋鱼冰莲慧心,猜到马文才心里正在想的是什么,于是她轻叹口气,对马文才说了句:

    “放心,昆仑不会走,要走也是和大家一起走。”

    马文才听后,朝林疋鱼露出感激神色。

    若是昆仑再走,那他们剩下的这五家门派弟子,怕是挨不到救援到来,就会被妖怪吞食个精光,他马文才身为这次联合师门任务发起门派的领队弟子,那他的罪可就大了。

    如今虽然走了魔教,但有了林疋鱼的明确表态,马文才对坚守等候救援一事又有了信心。否则,他都想带上濣浩坊五名弟子一走了之,大不了从此以后不再下山,老老实实在山上当一名普通精英弟子,不再奢望出人头地就是。

    马文才有些感激涕零地想对林疋鱼说些什么表示感谢,林疋鱼却开口提醒他道:

    “马道友,趁现在赶紧给你的师门发送传讯玉简吧,感谢的话还是留到大家都脱离了险境之后再说吧!”

    马文才听后连连点头,现在确实不是讲客套的时候。

    旋即,马文才正色敛容拉起架势,他手中连连掐诀,从储物袋中祭出了一块大拇指大小的青色玉简。

    这玉简上灵气隐现,更有青光似水般流转,微微起伏着漂浮在马文才胸前。

    马文才双手并起剑指,左手剑指横在胸前,指尖朝里,右手剑指指尖速度极快地,朝着胸前漂浮的玉简打出一道法诀。

    随着马文才张口发出了一声‘咤!’,玉简便如同受到了冥冥中的某种牵引一般,其身发出了‘咻’的一声破空声响,旋即便化为一道细微流光,朝濣浩坊方向疾射飞出。

    望着发出的传送玉简,马文才和他身边的林疋鱼,都不由地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突生异变!!

    一道巨大地,由红黑雾气所组成的手掌,凭空出现在了传讯玉简的正前方……

    这红黑色雾气大手,一把将马文才发回师门的传送玉简握在了掌心!

    马文才和林疋鱼两人看在眼中,俱是心脏一紧、后脊发寒:

    凝气成实!

    拘拦传送玉简?!

    这妖怪,竟然是精气凝结,出手风雷的结丹期大能?!

    当马文才和林疋鱼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两人心里不约而同地大呼了一声:

    不好!

    既然这妖是结丹期大妖,那它怎么会放魔教姚平安一行离开?

    除非——它是故意的!

    马文才和林疋鱼两人心中正在这般想的时候,同一时间刚飞到了毒瘴沼泽上空边缘的姚平安一行六人,突然就被三只凭空出现的由红黑色雾气组成的巨掌,同时捏爆在了掌心!

    天空中接连发生的这诡异的一幕幕场景,站在马文才和林疋鱼身后的各门派弟子,此时也都看在了眼中。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妖怪有多厉害,但是他们望着天空中那巨大的红黑色手掌,以及这巨大手掌所展现出来的可横栏传讯玉符、可碾压筑基后期修士的实力,让众弟子们此时心中除了害怕,就只剩下了深深的绝望……

    传讯玉符发不出去。

    御剑飞行逃不出去。

    现在没了受伤的弟子,众弟子们也就没结防御圆阵,而是战战兢兢地全都聚成了一堆站着。

    林疋鱼和马文才,和其他宗门的领队弟子一起,将场中秩序重新维持安稳后,他们都觉得按照妖怪之前几次的行动规律来说,他们这些人暂时应该能有一会儿喘息的时间。

    趁着有这么一段喘息的时间,他们就想着赶紧让马文才向其师门传讯求援,毕竟濣浩坊离此处最近,救援能以最快的时间赶到。

    他们只须在救援到来之前,在此地坚守片刻,必定就能逃出生天!

    但姚平安不这样认为。

    本来他还顾忌魔宗一流大宗脸面,想体面地等救援到来后,带着其他门派弟子们一起出去。

    但刚才妖怪那意想不到的袭击方式,让姚平安后怕不已,立即放弃了上面的想法。

    姚平安现在只想趁着他带下山的这几名魔教弟子都还没有出现伤亡,就把他们带回魔教。

    何况现在没有了那些能作妖怪饵食的受伤弟子,变数太多,他不想让魔教弟子陪着众人在此地等死。

    姚平安草草跟马文才和林疋鱼地知会了一句‘魔教退出此次任务’后,他也不理会其他门派的领队弟子,便祭出飞剑带上魔教弟子化虹离去。

    魔教势大,姚平安又是这里除林疋鱼之外的修为最高之人,他要走,没人敢说什么。

    旁边那一堆各个门派的弟子们,看到魔教六人架起三道剑光升空,都是一脸不明所以。

    马文才一脸苦笑地看向林疋鱼。

    林疋鱼冰莲慧心,猜到马文才心里正在想的是什么,于是她轻叹口气,对马文才说了句:

    “放心,昆仑不会走,要走也是和大家一起走。”

    马文才听后,朝林疋鱼露出感激神色。

    若是昆仑再走,那他们剩下的这五家门派弟子,怕是挨不到救援到来,就会被妖怪吞食个精光,他马文才身为这次联合师门任务发起门派的领队弟子,那他的罪可就大了。

    如今虽然走了魔教,但有了林疋鱼的明确表态,马文才对坚守等候救援一事又有了信心。否则,他都想带上濣浩坊五名弟子一走了之,大不了从此以后不再下山,老老实实在山上当一名普通精英弟子,不再奢望出人头地就是。

    马文才有些感激涕零地想对林疋鱼说些什么表示感谢,林疋鱼却开口提醒他道:

    “马道友,趁现在赶紧给你的师门发送传讯玉简吧,感谢的话还是留到大家都脱离了险境之后再说吧!”

    马文才听后连连点头,现在确实不是讲客套的时候。

    旋即,马文才正色敛容拉起架势,他手中连连掐诀,从储物袋中祭出了一块大拇指大小的青色玉简。

    这玉简上灵气隐现,更有青光似水般流转,微微起伏着漂浮在马文才胸前。

    马文才双手并起剑指,左手剑指横在胸前,指尖朝里,右手剑指指尖速度极快地,朝着胸前漂浮的玉简打出一道法诀。

    随着马文才张口发出了一声‘咤!’,玉简便如同受到了冥冥中的某种牵引一般,其身发出了‘咻’的一声破空声响,旋即便化为一道细微流光,朝濣浩坊方向疾射飞出。

    望着发出的传送玉简,马文才和他身边的林疋鱼,都不由地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突生异变!!

    一道巨大地,由红黑雾气所组成的手掌,凭空出现在了传讯玉简的正前方……

    这红黑色雾气大手,一把将马文才发回师门的传送玉简握在了掌心!

    马文才和林疋鱼两人看在眼中,俱是心脏一紧、后脊发寒:

    凝气成实!

    拘拦传送玉简?!

    这妖怪,竟然是精气凝结,出手风雷的结丹期大能?!

    当马文才和林疋鱼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两人心里不约而同地大呼了一声:

    不好!

    既然这妖是结丹期大妖,那它怎么会放魔教姚平安一行离开?

    除非——它是故意的!

    马文才和林疋鱼两人心中正在这般想的时候,同一时间刚飞到了毒瘴沼泽上空边缘的姚平安一行六人,突然就被三只凭空出现的由红黑色雾气组成的巨掌,同时捏爆在了掌心!

    天空中接连发生的这诡异的一幕幕场景,站在马文才和林疋鱼身后的各门派弟子,此时也都看在了眼中。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妖怪有多厉害,但是他们望着天空中那巨大的红黑色手掌,以及这巨大手掌所展现出来的可横栏传讯玉符、可碾压筑基后期修士的实力,让众弟子们此时心中除了害怕,就只剩下了深深的绝望……

    传讯玉符发不出去。

    御剑飞行逃不出去。

    原来从一开始,这只大妖就是抱着戏耍的心态,在跟各个宗门的这些弟子们躲猫猫,可笑的是他们之前还以为,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这大妖不敢轻易现身。

    一念及此,众弟子们都不由从内心最深处,生出了一种无法抗衡这大妖的无力感来。

    就在一众弟子都陷入绝望失神当中时,马文才突然朝众人大喊道:

    “跑!赶紧跑!都分散朝沼泽外面跑!”

    马文才不愧是一流宗门的骄子,他这时所体现出来的心志、勇气,和临危应变的能力,绝非是那些二流、三流门派的弟子所能相比。

    林疋鱼见马文才已经发声提醒,众人也都纷纷开始逃散,她便将皓袖一甩,立地祭出飞剑抓起齐馥姝,随便择选了一个方位,就朝毒瘴沼泽外电射而出。

    或许是因为林疋鱼一身白衣太过醒目,或许是因为林疋鱼脚下踩着的飞剑剑光太过闪耀,这大妖竟在林疋鱼飞出后没多久,便动用真身紧随其后追向了林疋鱼。

    林疋鱼不敢回头,竭力催动着脚下飞剑在沼泽中低空飞行。

    她能感觉到,身后的大妖始终与她保持着十分稳定的距离……

    林疋鱼心中清楚,这大妖必定又是起了玩心,是在等她即将要出沼泽的那一刻,才会将她连齐馥姝一起,吞下肚中……

    这时,齐馥姝高兴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师姐,快看!马上就要出沼泽了,师姐你赶紧快加速,把后面的那妖怪甩掉啊!”

    林疋鱼站在剑首,自然知道再有五个弹指,她们便会飞出沼泽,她更知道当她们即将飞出沼泽的瞬间,将会面临什么,林疋鱼也想加速甩掉身后的妖怪,但现在的速度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五个弹指转瞬即逝,林疋鱼、齐馥姝身后大妖那充满腥臭异味的利齿大口如期而至!

    林疋鱼拼尽了全力也摆脱不开这妖怪的尾随,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力和绝望!

    就在林疋鱼青丝飘零美目闭阖,一颗泪珠顺着眼角缓缓流下,将要玉碎沼泽之际。

    突然一声巨响,紧贴她的头顶轰然爆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