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这一系列的遐想,林帆也没有再入睡。

    黎明渐渐划破天际,早晨八点左右林帆起身去了庄晓妍的办公室。

    庄晓妍刚到办公室一会,林帆就过来了。

    “挺早啊。”

    “早个屁,我从四点之后就没睡。”

    庄晓妍蹙起了眉头“有线索了?”

    林帆点了点头“收获很大。”

    听林帆这样说,庄晓妍顿时喜笑颜开.

    不止是林帆,就连庄晓妍也把破案的关键寄托在了陈安身上,两人对此的看法也是不谋而合。

    两人聊天间,李振东走了进来。

    “喲,二位挺早啊。”话语间,李振东将手中的早餐递到了庄晓妍跟前“给你买的。”

    李振东傻呵呵的笑着。

    庄晓妍瞥了李振东一眼“我吃过了给林帆吧。”

    林帆连连摆手“算了吧,我可无福消受,我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听到没,林帆不想吃,你赶快吃吧,吃完还得干活了,不吃早饭身体哪吃得消啊。”

    庄晓妍的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我吃过了,你聋啊!”

    李振东尴尬的将早餐递到林帆跟前“要不,你吃吧。”

    “你给庄警司买的爱心早餐,我怎么可以吃呢,再说了,刚才说了我没胃口。”

    话音刚落,庄晓妍一个眼神过来“林帆,你找死是吧,什么爱心早餐啊。”

    “算了算了,你们不吃我自己吃,好心当成驴肝肺。”

    看着李振东灰头土脸的样子,林帆有些忍俊不禁。

    “行了,该说正事了,我有些线索要像你们提供!”

    “直说就行。”

    林帆朝着两人说道“我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陈安的确能感应到凶手在干什么。”

    李振东皱着眉头问道“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林帆摆了摆手“一点都不神奇,我现在怀疑陈安和凶手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系,而且是至亲至爱的关系。昨天晚上陈安又做噩梦了,我通过他的梦境掌握了一些线索。”

    庄晓妍瞥了林帆一眼“你能不能一口气讲完,我听的难受。”

    “我从陈安的梦境中得知,凶手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他在修炼一种叫做嗜血魔经的邪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陈安的梦境之中出现一个道院。”

    “道院”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林帆点头示意“没错,这些线索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收获。”

    庄晓妍附和起林帆所说的话“的确,那我们还要不要带陈安去看心理医生。”

    “我事先声明一下,我昨天晚上已经预约好了,这个心理医生在临海可是出了名难预约,要不是看在市警局的面子,我们根本约不到,所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林帆把眼神看像了说话的李振东.

    “去,我也想听听心理医生是怎么看的,然后和我的想法做一个对比。”

    庄晓妍点了点头“那就去吧。”她扭头看向了李振东“去把陈安叫过来。

    片刻之后,李振东将陈安带到了庄晓妍的办公室,四人驱车离开了市警局。

    李振东负责预约的这位心理医生其实和庄晓妍有些交情,他是看在庄晓妍和市警局的面子上才会这么快把时间腾出来。

    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一行人来到这位心理医生的私人诊所。

    四人刚进入诊所,一名穿制服的女士就迎了上来“几位是来市警局来的吧。”

    庄晓妍微笑回应“对,我们昨天晚上预约了崔医生。”

    “几位请跟我来吧”

    在助理的带领之下,一行人上楼来到了一间办公室。

    看到林帆等人过来,办公室中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赶忙起身相迎,他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庄警司!”

    “崔医生你好!”两人友好握手。

    “让你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真的不好意思。”

    崔医生摆摆手“怎么会,我知道你们最近再破连环杀人案,能为人民群众做贡献,是我的荣幸。”

    “这两位是我的同事。”

    林帆,李振东朝着崔医生点了点头.

    崔医生同样微笑回应,回应的同时,眼神不免落在了陈安的身上。

    “这位应该就是患者吧。”

    此刻陈安有些紧张,在面对崔医生的时候,眼神始终有些躲闪.

    发觉到了陈安的紧张和不安之后,崔医生友好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陈安。”

    崔医生点头示意“陈安是吧,来,过来坐。”

    崔医生领着陈安坐在了椅子上,然后他运用聊天的方式一一盘问起来,陈安也把最近的经历如实告诉了崔医生。

    “你以前在滨都市的时候有没有做过类似的噩梦?”

    “从来都没有,自从来了临海我一直噩梦不断。”

    崔医生继续问道“那我在问你,你在梦里看到的那个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是不是一模一样?有没有什么不同?”

    陈安低下头细细思索起来“梦中的那个自己披头散发,裸着上半身,被铁链拴在一个黑屋里。”

    崔医生在一旁用笔录本详细记录着陈安所说的话。

    半饷之后,崔医生起身走到了陈安跟前.

    他看了陈安一眼,又把目光看向了对面的三人。

    “有眉目了。”

    林帆焦急的问道“崔医生,你对此事的看法是?”

    “他并没有精神分裂,也不是你们刚才所说的灵魂出窍,他的这种感受,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叫做心理感应。”

    听完崔医生的话,林帆大喜“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崔医生继续说道“他在梦境之中所看到画面,其实是另外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他之所以能这么清楚的感应到这个人的所作所为,这说明他和这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

    崔医生所说的话和林帆不谋而合,这也更加验证了之前的猜想。

    可是让林帆不解的是,陈安的父母早已死去,他又没有兄弟姐妹,这个人到底和陈安是什么关系呢。

    林帆蹙着眉头问道“你对此事有何见解。”

    “父母兄弟姐妹之间存在这种特殊感应能力的可能性很小,唯一的可能性只有一种。”

    四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崔医生的身上。

    “双生兄弟!”

    “双生兄弟???”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也就你们口中所说的双胞胎,只有双胞胎之间才会存在这种心灵感应!”

    林帆拍了一下脑门,显得懊悔不已“我早就应该想到是双胞胎。”

    这样一来的话,酒吧监控画面所显示的黑衣男子和陈安很相似那就说的过去了。

    “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兄弟姐妹,更别说有双胞胎兄弟了。”

    崔医生目光看向了陈安“你确定??”

    陈安迟疑了一下“七岁那年我父母就去世了,在我的记忆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我有双胞胎兄弟,我也没有听我父母提起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