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1章 为了报仇(1)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鲁西南大山里,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浑身是血,连跑带爬地玩命往前逃亡,他身后一群青年正在持剑追着。为首的是一位虎背熊腰的家伙,边追边厉声喊道:“小兔崽子,再跑,老子就活剥了你。”

    见到那小孩拼命往小姑山上跑时,那年青人吓的大声喊道:“小子,老子不杀你了,快别跑到山上去。”

    那小孩此时哪能听他的话,继续往山上跑去,他慌不择路一下子躲进了破旧的关帝庙内。那追赶他的年青人见他进了破庙,吓的脸色都发白了,掉头往山下跑。

    小孩刚进庙门,就听到有人问道:“娃娃,你怎么跑到老衲这里来啦?”

    孩子抬头一看问话的是一个断了一肢右腿的老和尚,只见满头蓬发白苍苍,满脸胡茬犹如一堆钢丝在额下垂挂,一身又赃又破又小的蓝袍。这孩子看着老和尚哭道:“我干娘文妈被刘家虎杀了,现在他又要追杀我,我就跑到山上,躲到你这儿来了。”

    “啊?”老和尚吃惊地合掌道:“阿弥陀佛。刘家虎怎能杀一个善良的老妈子呢?”

    月波一阵痛哭之后,一声怒吼:“刘家虎……,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牲……!”

    老和尚两眼盯着这少年看了一下,问:“你叫月波吧?”

    “嗯。”孩子点头应道。

    “你自幼习过武?”

    月波听到老和尚这一问有点吃惊,他犹豫一下说:“随我娘练过几年。”

    “好苗子,一定有前途。”老和尚好似自言自语地说,他沉思了一会儿,问月波:“你想杀刘家虎吗?”

    “当然想,血海深仇,岂能不报!”小月波双手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有骨气,”老和尚双眼放电似地望着月波,问道:“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月波想都没想说:“不愿意。”

    老和尚吃惊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拜师学艺,怎么能报仇?”

    “学艺可以,但不能拜师。”

    老和尚瞪大眼睛不解地问:“多少人想投老衲门下,你为什么不肯?”

    “有两个原因。”

    “哪两个原因?”老和尚饶有兴趣地问道。

    月波少年老成地回答道:“这其一是你慎华和尚是著名的‘独脚魔,我岂能拜一个恶魔为师?第二,我娘说了,月波不可以乱拜师,因为当今武林罕有人能配上波儿的师傅。”

    老和尚望着刑刚刚还凄惨的一塌糊涂的孩子,转眼之间突然大丈夫起来了,便哭笑不得地问道:“这,你,你怎么知道老衲法号的?”

    “你忘了,我干娘文妈经常给你送菜来。”

    “哦……,文妈是知道老衲的底细的。”老和尚说:“老衲教你一招,足以杀掉刘家虎那兔崽子,你愿学吗?”

    “不要拜师,我就学。”

    “冲着文妈为我送菜十多年的情份,我无条件教你一招。”

    老和尚见月波身上背着一把宝剑,便问:“你身后背的长剑是谁的?”

    “此剑是我母亲的传家之物。”

    “哦,看这剑柄和剑穗,此剑曾经的主人身份不简单。”

    月波听文妈和汉王帮内的人议论过,这慎华和尚的武功修为乃华夏顶尖高手之一,位列十大恶魔第九。他想,学这老魔一招也是好的,不学白不学,于是,月波就跟着老和尚学“一招一势”的武功了。

    慎华和尚帮月洗了洗脸,并为他身上的伤涂了药粉,然后开始讲述剑招,再然后又反复地示范。

    月波为了报仇,便拼命地练老和尚教的一招。他虽然满心里在怀疑为一招剑法能有何用,但还是十分投入地练习。这一招剑让月波连续练了三天,才练熟悉。

    随后,慎华和尚开始与月波进行对练,又练了三天,效果不是很理想,急的小月波哇哇地哭,老和尚说:“月波,你刚刚入门,能练到这一歩已经是了不起啦,歇息一会再练怎么样?”

    就这样,月波在关帝庙内与慎华和尚对练了一个多月,逐渐有了感觉了,乐得老和尚一阵大笑。

    此时的月波站在原地陷入了深思,过了半晌突然说道:“老和尚,刚才你下肢已经露出了破绽,只要我的剑变刺为下撩,你就败啦。”

    “哈哈,贫僧这边没有腿,你撩什么?”老和尚听了哈哈一笑之后,突然白眉一展道:“果然聪明,老衲没有白白教你。只要你能依计而行,事成之后老衲一定不会亏待你。”

    月波又陷入了沉思,好段时间后他摇头道:“不行,由直刺变撩,说的容易,做起来很难,我都熟悉了这“一招一势”了,若中途突然变换成另一势,我可能无法把握力道,况且都拼到了关键时刻,我可能也疲劳了,哪有那个狠劲了。”

    这和尚叹气道:“你若肯拜我为师,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月波淡淡一笑道:“谢谢你的抬爱,可惜您我不是一路上的人,将来说不准我还要与你生死搏斗,所以这拜师之事就不必提了。”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起身道:“咱们接着打,一直打到你能顺利改换招势为止。”

    两个人接着又开始对练对打,一直练到黄昏之时,月波终于能够顺势改“直刺”为“一撩”了。虽然这一撩剑显得很勉强,虚弱无力,但终归有了喜人的进步了。

    老和尚见状鼓励道:“不错,继续练。”

    两个人又开始重复试了几十遍,依旧无法改进。老和尚说:“我们交换身份瞧瞧。”

    结果,老和尚连续试了三次,只成功一次。月波见状也鼓励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个俗语有道理。咱们再打下去。”

    老和尚一点头,挥剑就击了过去,月波挺剑直刺过去。他们一直练了五十多天,一直只练一招,而且只有一势。如此剑来剑往,反反复复就这么一招一势,百练不烦。

    别看只有这“一招一势”,可是在老和尚手中却是千变万化,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力道,不同的部位,还有不同的出剑方法,都让这简单的一招一势具有了丰富的内涵。两人就这么练了两个月,这天中午老和尚说道:“看来咱们该分手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