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2章 为了报仇(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波终于完成了慎华和尚传的一招一势绝招的学习。这天,爷儿俩一边喝酒,老和尚说道:“你这一招已经学成了,看来咱们该分手了。”

    月波叹口气说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一定会回来讨要我的那本书。”

    老和尚哈哈笑道:“你放心。一来我盼望你回来,因为你能回来,说明咱们的计划成了。二来,你这本书连老衲都看不懂,这世上就很难有人看的懂了,老衲将他藏在菩萨的坐垫下面,让菩萨来替你保存。”

    月波微微苦笑,两人打开酒坛,开始对饮。相处了两个多月,两个人之间少了敌意,多了一丝丝莫名其妙的不舍。

    不知不觉间一坛美酒喝完了,月波半醉之中问道:“老和尚,那刘家虎只不过是一个公子哥,你为什么也要与他过不去?非要杀他不可?”

    “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把我当三岁娃娃,我知道你恨透了刘大旺困你十多年,所以想借我的手杀了刘大旺的宝贝儿子,以解你心头之恨。”

    “小子,你太精了,精的连老衲都怕你了。可是,你想过了没有?你不杀他,他一定会要杀你的,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

    月波长叹一声道:“你的意思我早就明白,我是走不出这河泽的大山的,只要一下山就肯定死在刘家虎手下。如果和你假和尚合作,有了这‘一招一势’狗屁剑法,我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对吧?”

    “哈哈哈,完全正确,你答对啦!”

    “如此说来,我就告辞了。”

    “你……?”老和尚看到少年人转身要走,便惊呆了。

    月波耸耸肩捡起自己的长剑转身就走,老和尚见了忙喊:“站着。”

    “什么事?”

    “小子,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被困在这间破庙内?”

    月波摇头说:“我只是一个流浪儿,对你们武林之中的人和事不怎么感兴趣。”

    老和尚道:“老衲给你讲一讲。”

    二十多年前,中原武林突然来了一位三级剑师,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剑术却十分高明,他整天书生打扮,自称“书生剑”,他的名字叫舒元服。

    此人来自于青藏高原的,他的出现让当时的金义门倒了大霉。他在北,吴允义在南,这一北一南两个超级剑师闹得金义门不得安宁,这也是金义门后来消停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后来这个舒元服来到中原,就在徐州住下来了。他住下来不打紧,可是在苏鲁皖三地横行霸道的“三国”帮可倒大霉了,首当其冲的是汉王帮,他们欺男霸女之事引起了舒大侠的不满。

    那姓舒的武功确是惊人,一柄龙泉剑杀得汉王帮弟子四处逃散。当时的帮主是刘家虎的爷爷刘承风,这刘老头可是连剑魔都敢拼的一代剑师,竟然在姓舒的剑下没有走到十个来回。

    刘老头回家后连气带急就病倒了,一连吐了几天血,不治而亡。

    月波听了这段故事,有一些不解地问:“这老爷爷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打不过人家就打不过呗,何必气急败坏呢?”

    “不能这么理解,他的死并非因败而气死,而是那几年他把帮务交给儿子刘大旺料理,他哪知道这小祖宗硬生生地将一个原本正儿八经的帮会弄成了人人吐槽的邪教了。

    他是听姓舒的说出杀汉王帮弟子的原由后,才知道的自己一生引比自豪的汉王帮已经悄然变质了。你说他不生气,谁会生气呀?况且,这汉王帮可是刘家四代人的心血呀。”

    慎华和尚继续说:“老帮主去世了,新帮主刘大旺就联合‘三国帮’内的另两个帮(楚王帮、吴王帮),三帮联合朝舒元服展开了围攻,可怜的书生剑一人狂战三帮十大高手三天三夜,最后被打落到悬崖下。”

    “他跌到悬崖竟然命大福大,被吴允义吴大侠发现救走,老夫当时也正好巧遇崖下,捡到了一把铜剑和一本书,那书上的字都是鬼画符,和你这部书差不多,我一个字也没看懂。”

    “原来这把破剑是舒元服留下的,那剑谱呢?”

    “被刘大旺抢去了。”

    “你怎么这不小心呢?”

    “问题还是出那姓舒的身上。”

    “怎么回事?”

    “那厮在落崖过程中高喊,谁若夺到他的剑谱,谁就获得他那一身功夫。这话当时听到的人很多,人人都想夺取那本书,只不过是老衲运气好,抢选一步而已。”

    “你说人人都想夺到,可是吴大侠当时抢了吗?”

    “是啊,若当时吴大侠拾起那本剑谱,我也就不会整天呆在这破庙里了。”

    “哦,对了,你老人家怎么守在这不下山呀?”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说:“当时我被几十人围着逼我交剑谱,我不同意,就被群起围攻。这一打就一天两夜,正当我连命都要保不住的时候,山崖上突然出现无数支竹箭,这时上面放下一根绳子。

    那山崖上的蒙面喊话:放滇华和尚上崖,否则万箭射下去。崖下的三大门派开始不理会,上面就放了一排箭,这箭头上不双喂了毒,而且还绑了磷硝炮。一排箭下来,三帮死伤了十多个。

    “所以,你就得救了,上了崖?”

    “准确地说,我是出了狼窝入了狗窝。”

    “怎么讲?”

    “当我攀上崖后,没来及致谢,就被迷药迷倒,等我醒来后,就在这小庙内。对方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人说:你中了本门独家毒药,每三天服一次解药,否则会整个身上冒血泡奇痒无比,被痒而死。”

    “我明白了,滇华上人,你是被恐吓而呆在这里十六年的。”月波嘿嘿一笑道。

    “你一个屁娃子懂什么?这种毒我见过,我大师兄就是这么死的。”滇华和尚叹口气说:“我试了两次,的确中毒了,只得在这里,好在这儿不愁吃,不愁喝,倒也自在。”

    “你一直没有下山过?”

    “下过山,不过走不得一里路就被迫回来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