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3章 汉王帮(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波笑话这个滇华和尚被一个痒字恐吓得十六年不敢下山。他嘿嘿一笑道:“你那十魔第九的威名肯定是瞎吹的。”

    “你一个屁娃子懂什么?这种毒我见过,我大师兄就是这么死的。”滇华和尚叹口气说:“我先后冲下山两次,两次郝不得不原路返回,只得在这里。好在这儿不愁吃,不愁喝,倒也自在。”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计么原因,只要我下山走一段路这身上的毒就自动犯了,浑身奇痒无比,恨不得用刀刮皮。”

    “这是谁干的?你知道吗?”

    “开始不知道,后来渐渐露出一现尾巴了,这是肯定是姓刘的干的。”

    月波点头说:“不错,听你这么一叙述,我认为是刘大旺干的,否则他不会将总坛从徐州搬到这山下的。而且还将这里设为汉王帮禁地。你知道我为什么跑到这里来?”

    “为什么?”

    “没有人敢追上山来呀?”

    “你像猴子一样精。“

    月波问:“你要我杀了刘家虎倒底有何讲究?”

    “你真笨,你杀了他儿子,就有活命的希望了。”

    “废话,你以为我是三岁儿童,这么好骗?”

    “慎怒,慎怒!你也不想想,你是光天化日之下进来的,又是光天化日之下从这儿走出去的。两个月时间武功实然大增,肯定是老衲教的,他不找我,找谁?”

    “他来找你,你就可以擒拿他了,是吧?”

    “儒子可教也。”

    “你错了,他完全可以在一气之下杀了我,然后不给你解药,让你痒死。”

    “这……?”老和尚这一下傻了眼了,他愣了半天,叹口气说:“这种可能的确存在。但是还是可以赌一赌,我们都是姓刘的案上之肉,没有退路,只有一赌。”

    “行!小可陪滇华和尚赌了这一回!”

    见到月波突然一身豪气,滇华和尚也豪气起来道:“你的出头日子到了。”

    月波与老和尚相处两个月,听出老和尚的话音中有悠悠伤感之情,他不禁苦笑道:“晚辈就此别过!”

    “你无须如此,你我只不过是彼此利用。况且,老衲滇华之名,在九州范围内是一个臭名声。”他手一伸将月波身上的剑抢了过去,插入大殿内后墙边的地面直没剑柄。

    “老和尚这是干什么?”

    “睹物思人。”

    “如此说来,我们没有合作的必要了。”月波耸耸肩转身就走。

    老和尚见了忙喊:“站着。”

    “什么事?”

    老和尚从香炉座下拿出一本书扔过去说:“剑留下,这书你带走。”

    “不行,我娘说过剑亡人剑。”

    “什么乱七八遭的,剑暂时押在我这儿,怎么亡啦?”老和尚说:“以你现在这本事,这剑是不适合随你走的,你先用我这把铜剑,它不值钱。”

    月波流着泪看了看自己的长剑,然后接过铜剑,将书放在怀中,转身就走了。

    老和尚见他走向山下,立即出了庙门喊道:“找一个安妥的地方先看一下那本破书,书上的芃文已经被我翻译了。另外,盘缠在行囊里。”

    “你呆在山上哪有钱的?”月波不解地问。

    “这些钱放在身边都十六年了,都快生锈了。”老和尚叹口气道,月波回头向老和尚鞠了一躬,这是两个月来的笫一次。

    月波刚刚下山,没有走到二里地,就被刘家虎拦住了。

    “你个野种,竟敢在本帮禁地里呆了两个月,还敢跑出来?你和那老和尚谈了什么?做了什么?”

    “没谈什么,也没做什么。不过你刘老虎的敌人,就是我月波的朋友。你记住,总有一天我会为我的义母报仇的,我会杀了你这个畜生。”月波满腔仇恨地咆哮着。

    不光是十几名汉王帮的弟子被惊呆了,就连刘家虎自己也被惊的一愣一愣的。他冷笑着问:“你个小野种,长本事了,敢这么骂老了?”

    刘家虎一挥手中马鞭就抽向月波,呛啷一声,月波拔出身后铜剑再次咆哮道:“我要杀了你!”

    唰的一下,那苦练了两个月的“一招一式”出手了。刘家虎虽然是一个吃喝嫖赌的公子哥,但他的手上功夫却也深得家传,他见这小子突然能出一招颇有威力的剑招了,嘿嘿一笑,拔剑就格。

    正在这时,一声宏亮的“住手”声,将两个人喊停了。一位身形微胖却高大,神情既非冷漠却很威严的蓝袍老者站在不远处,只见他三绺花须,面色晶莹,只可惜薄如纸的嘴唇令人感觉到有一丝丝不爽,月波不要抬头就知道是刘家虎的父亲刘大旺来了。

    那老者朝月波看了看,转身说:“都跟我回家说。”

    月波微微一愣,举步跟随刘大旺在后,刘家虎见状把眼一瞪转身就跑了。刘大旺看着儿子的背影,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一行人不一会儿时间来到山下的村子,这里就是汉王帮总坛,所谓村子,只不过是帮里有家室的头头脑脑的家,大约有五六十户,村子很整齐,也很干净,月波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对此非常熟悉。

    来到村口,刘大旺的女儿刘萱宜站立在路边,她身边还有一个修长身材,三角眼的老年书生,月波认识这老书生就是汉王帮的军师刘不谋。他们等到刘大旺走过去了,紧跟在后面。

    大家来到了一个幽雅的四合院,进了大院,过了大堂,一行人来到一个小厅。

    月波也知道,这里是实施家法的地方。他心中一沉,因为自己是刘家老妈子(刘萱宜的奶娘)的义子,也算是刘家下人,完全有可能在这里被执家法,遭受一阵乱棍毒打或被打残打死。

    刘大旺在当中的太师椅坐下,军师刘不谋坐在右侧,刘萓宜则站在刘大旺身后。

    忽听刘大旺问道:“刘家虎,那个逆子呢?”

    月波听了微微一怔,暗道:“这是干什么?”

    “禀老爷,大少爷刚刚在洗澡。”

    刘大旺咆哮道:“再传他,若再不来,老子拿家法去活活打死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