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5章 我选择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大旺一心想叫月波加入汉王帮,因为这孩子在山上与独脚魔相处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什么事都可以发生。所以,他要留月波在自己身边,慢慢想办法搞清楚。

    然而,月波却说道:“以前是想参加,现在没有这想法了,只想追寻义母到九泉之下,以尽孝道。”

    刘大旺凝目注视着月波道:“我不骗你,你若不竭诚相投,为免后患,我真的会让你走向死亡之路,这是帮规,谁都不得违反。”

    “小可最不怕的是协迫和威逼。但我很想知道怎样才算竭诚相投?怎生才能博得你的信任?”

    “你去杀了胡德奎,就是表明了忠心。”一旁的刘不谋开口道。

    “胡德奎是一位忠义彪千秋的仁义之人,杀此人者天地不容,况且小可有杀他的那个能耐吗?”

    另一旁的刘萱宜急忙说道:“你的父母是谁?你讲出来能逃一死。”

    月波正色道:“小姐勿须多问,若干年后你们会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他们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我家世世代代的血液里流淌的是尊贵和不屈。在下并非匹夫之勇,能死于贵帮内,也算是为民做一件好事了。”

    刘萱宜勃然大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能让我的死换来天下义士剿灭为非作歹、鱼肉百姓的邪恶门派汉王帮,不就是为民除恶了吗?”

    月波的大义凛然,让刘大旺父女俩为之一震,尤其是小姐刘萱宜的心开始莫名地痛楚起来。

    这刘大旺本质不坏,否则也不会同意文妈领进门一位身世不明的孤儿。只不过他从小就喜欢玩,这一玩就收不起边了,直把父亲气死,把好好一个帮派搞成了黑道邪派,这也是他近年来觉醒后的心中之!痛。

    刘大旺见状便面无表情地说道:“小小年纪就誓死如归?老夫不赞成。老夫知道,其实你是怕死的,却不愿苟活。这一点是老夫敬佩。你就自戕去吧。”

    月波毅然摇头道:“性命来自父母,父母未教我死,我不敢自戕。”

    刘不谋拂袖而起道:“无知小辈,我们帮主是何等人,你不自行了事,还要他亲自动手?快说出来老和尚可教了你什么武功?”

    “你对一个将死之人这么凶有何出息?”月波把身体一正,起身说道:“老和尚是教了我武功,可惜两个月我只学会一招。否则,小爷岂能在这里受你刘不谋的鸟气。”

    “你?”向来不生气的刘不谋此时气的头发昏,他用手指看了月波,只是说不出话来。

    月波见他这样,把鼻了一哼道:“别狐假虎威的,本少爷若非落难在此,你这种人是不佩与我讲话的。”

    刘大旺见这小孩突然变得大丈夫起来了,心中陡生起怜悯地问:“你当真要赴死?”

    “是的,能否让我与刘家虎一决生死?”

    “你能胜了刘家虎吗?”

    “不能胜。”

    “那你与他一战有何用?”

    “与他一战就是为了报仇雪恨,我月波要死在报义母血仇之中。”

    刘大旺父女俩此时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少年娃娃,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月波见状,把双手一拱道:“老爷放心,既使小可胜了刘家虎,月波也会慷慨赴死,自杀不了,我可以跳井嘛。”

    “你都赢了,还为什么要死呢?”大小姐忍不住问道。

    “因为,这死路是我自己选的,我必须讲话算话,绝不能辱没我的列宗列祖。”此时此刻的月波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英武盖世,他昂首挺胸地说。

    刘大旺被这孩子的英雄气慨征服了,他此时心中难受之极,那是因为自己的儿子不值人家万一。他语音微顿,又打量了月波一眼道:“劣子讲话不留情面,为人行事也是刻薄无情,十分偏激,还望你谅解一二,老夫这里向你赔个不是。”

    月波没有料到这刘帮主能屈能绅,他慌忙将手一拱淡然道:“多谢老帮主,在下也不例外。”

    刘大旺被这少年人的英雄气慨感染了,他一拍桌子说:“老夫答应你,等你上完坟后,在下坟山的后山凹处,不俏子在那里与你比武。你若赢了,就不必赴死了,咱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只不过请你对滇华和尚一事守口如瓶。”

    “多谢老爷成全。你放心,我月波绝不会对外泄露半个字,如若失言,天打五雷轰。”

    “孩子,别发这毒誓,老夫相信你。”

    刘不谋见状连忙说:“帮主,此事不妥。家虎不能与他比武。”

    “不谋老弟,刘家虎跟我学艺二十三年,如果他死在刚学剑两个月的孩子手中,那是活该。我刘家能要这种子孙吗?”

    “这倒也是,你是父亲,又是师傅,你这么说了,小弟就放心了。”刘不谋躬身离座,转身走出厅堂。

    看着刘不谋离去的身影,月波叹口气:“老爷此生,命薄于不谋也。”

    听到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说出这句话,刘大旺心中怦怦乱跳,因为他在十年前遇见一个游方道人,那道人也说过这句话,当时他不相信这句话,但心中时时有这个阴影。

    道士的话烂在自己肚子里,没对任何人讲。可是十年后的今天,又听这个小孩讲了同样子一句活,他的心里犯了叽咕:偶尔巧合吗?天意如此?

    刘大旺沉默一会,用传音告诉女儿:“你亲自带人送他去上坟,然后从前山将他放走,此子大有来历,恐怕是王侯之后,一般人家孩子没有这等气质,他将来一定会成大气候。”

    刘萱宜听了父亲这么说,心中十分震撼:“王侯之后?”她不由得多看了月波几眼,此时她心中那块沉重的石头突然落了地,轻轻移动脚步,冲月波点点头说:“走,我陪你去上坟。”

    这两年来,除了文妈之外,这刘家对月波好一点的人就是刘萱宜了,在月波的心目中这是一位非常好的大姐,他躬身道:“多谢小姐。”

    “不用谢。”

    月波则无限伤感地说:“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谢你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