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6章 死亡之约(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萱宜听到月波这么说,她原本就善良的心一阵酸痛起来,她轻声说道:“文妈乃我乳娘,送你上坟家父安排的。”

    月波扑在文妈坟上哭的死去活来,这可是他少有的痛哭。他一边哭,一边回忆着文妈待自己的一点一滴好处。一旁的刘萱宜也默默地流着伤心的泪。

    自从两年前被恩人胡德奎安排在文妈身边,文妈就是月波最亲最亲的人,二年间七百多个日夜都是文妈呵护他,安慰他,问寒问热地照顾他,现在没了文妈,自己就是孤儿了。

    想到这,他呼的一下站起身来吼道:“刘家虎,血债血还!”

    “哈哈,有种!”刘家虎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刘萱宜见状忙说:“哥,爹不许你到这来,你怎么跑来啦?”

    “我等的时间太长了,一着急就跑来。”别看刘家虎杀人不眨眼,但他对自己这个妹妹却十分疼爱,他从来也没有对妹妹凶过。

    刘萱宜见大哥追来了,父亲的计划落空了,她只得灵机一动,在大哥的耳边低声说:“爹叫我告诉你,不准伤他,更不准杀害他,打几下就赶他滚蛋。”

    “这?”刘家虎呆呆地望着妹妹说:“可,谋叔叫我杀死他。”

    “你是谁的儿子?”

    刘萱宜发火了,刘家虎天不怕,地不怕,只要妹妹一撒娇、一发火,他立马就认怂,这也算是他的一个弱点。正因为有了这一个弱点,才在几年后的一个事件,没有陷入敌人的圈套之中。当然这是后话,后面有详细叙述。

    见月波玩命地扑来,刘家虎双眉之间煞气陡涌,怒哼一声,挺身上步,一剑击了过去。

    月波右足微退半步,右手剑在身前一竖,唰的一下划了半个圆圈,当啷一声刺了出去。

    刘家虎见他剑势凶猛,威势慑人,不由得暗暗吃惊,他心想:真的不能看不起人。

    月波的这一剑似乎是封死了刘家虎的剑道,刘家虎的眉头一皱,一阵冷笑,顺势变招,一剑滑击向他的下三路,同时左手掌已经暗暗袭他的右肋,这一掌快捷无伦,让月波心神一凛。

    月波还是那一剑招,反击刘家虎的右肩胛,这一剑比之前一剑更疾更猛,宛若迅雷疾电,迫得刘家虎不得不撤招收势,闪向一侧。

    大少爷刘家虎几曾如此被待遇过?他一怒之下挥剑扬掌反扑上来,一阵急攻。月波此时突然想起幼时母亲教的步法,“左闪三右晃二”,他立即闪动着步法,掌横剑立,不停地变化着出剑方式,但始终就是这么一招。

    刘家虎见这小子突然脚下生风,身形飘浮不定,而且还单凭一招就将自己拒之门外,他心里不禁有些生气,二十余多招后,刘家亮突然一声呐喊,唰的一剑过来,这可是刘家世代单传的十大绝招之一。

    然而,不轻易使出的绝招竟然还是被月波的那一招一势的剑法破了。这时的刘家虎开始又气又急了,他一急之下,连续使出了十大绝招,而月波则不甘束手就擒,他依然还是那一招一势。

    在刘家虎像疯子一样发狂之时,月波始终是按部就班,依照与老和尚对练时设计过的方案,剑来剑挡,不过始终就是这么一招。他知道想赢刘家虎不是那么容易的,但他还是在等机会,一旦机会来了,那“一撩”剑就可以废掉这个狂妄的仇人。

    所以,月波打得不慌不忙,镇定之极,这在无意中使他明白了剑道上的真谛,同时又明白了母亲一直不准自己在外面使用的那个剑术中很多不懂的环节。

    而且还促使了自己每天在练的那个上乘心法在不知不觉中与剑势结合在一起了,这突然增添了剑势威力。

    刘家虎越打心中越堵,因为他发觉这小子虽然重复了六十多次这只有一势一招的剑法,但是这小子每重复一次,那剑气好象都在不断地增强,威力也在不断增大,而且是越打越增。

    刘家虎是刘家唯一男孩,所以他的武功是他父亲一手调教的,所以刘家虎对自己的武功修为一直很自信,可是今天这个比剑,让他的自信越打越减了。他哪想到,此时他已经成为了月波练剑的陪练员了。

    一晃两个人恶斗了一百多招,剑吟兮兮,剑光闪烁,人身如梭,俩人在尘土飞扬中不停地挥剑拍掌,一个比一个勇猛。一旁的刘萱宜目不旁视神色紧张地紧盯他们。

    今天约战,是死亡之约,也是小月波有生以来第一次真刀真剑地与人拼命,这种拼斗促使了他心智中始终被关闭的尚武之门突然打开了,那些自幼就熟记于心仍奇怪招术都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无形中使他每天都在练的那个上乘心法不知不觉地剑势结合在一起了,这突然增添了剑势的威力。

    在树立深处默默地站着刘大旺、刘不谋二人。刘不谋吃惊地问:“那个臭和尚只教他一招?这是何意?”

    “不仅是一招,而且还是只有一势的一招,也就是半招。”刘大旺叹惜道:“这位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仅用半招剑势,就与我刘大旺的儿子打了一百二十多个照面,这是一个奇迹。”

    “这小子太可怕,依小弟愚见,应该除掉为好。”

    “不谋呀,”刘大旺转身拍了拍刘不谋的肩膀说:“老弟,你我都是土埋到心口的人了,应该到了收心改性的时候了,不要再造杀孽了。”

    刘不谋两眼不在观看打斗了,而是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帮主,二十来,他一直没有研究透面前的堂兄,这是一个迷一样的当家人,迷得有时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刘大旺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便叹口气说:“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快入土的人了,应该为死后考虑了。我比你大五岁,这几年一直在改,你也应该改变一下子了。否则,你我将来可能连阎罗王都不肯收了。”

    刘大旺加重语气说:“我不希望你活在阴谋和暗杀之中。”

    刘不谋听到堂兄这句话,顿时就好比整个人掉入了冲窑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