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7章 死亡之约(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大旺沉声对堂弟刘不谋说道:“你我兄弟换位思考一下:凭什么刘家虎动手就可以杀人?倘若这文妈是你我的亲姐姐,我们能这么心安理得吗?我们能不怒火万丈吗?”

    刘大旺一指拼斗现场说:“那月波一个破招能支撑到现在,这就是仇恨的力量。你能判断出这刘家村中有多少人怀有这么大仇和恨吗?这么多人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你我兄弟将死无葬身之处。”

    “这,”刘不谋的脸由红渐渐变白了起来,他慌忙说:“虎儿杀刘妈我不知情,但我有失于管教之责。”

    “现在谈谁的错已经无意思了,这么多年来的火种已经种下去了,我也有责任,没有把儿子教好,我对不起列祖列宗。”

    刘大旺指着越打越精神的少年人说:“那月波一个破招能支撑到现在,这就是仇恨的力量。你能判断出这汉家村中有多少人怀有这么大仇和恨吗?这么多人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你我兄弟将死无葬身之处。”

    “这,”刘不谋的脸由红渐渐变白了起来,他慌忙说:“虎儿杀刘妈我不知情,但我有失于管教之责。”

    “现在谈谁的错已经无意思了,这么多年来的火种已经种下去了,我也有责任,没有把儿子教好,是我贪玩导致的,我对不起列祖列宗。”

    “你熟读史书,应该比我懂得,一旦失去人心,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帮派,或者是一个朝代,都将离灭亡不远。这也是我们先祖的教训。你看看眼前的鞑子朝廷,如此凶残,逼得老百姓挺而走险,如今起义的烽火已经遍布全国了。”

    刘大旺停顿一下说:“等虎儿败下来后,你立即上去,安排好护送月波安全离开。此子不可小视,他若死于这里,你我可能随时都会被人追杀的可能。你若不相信,你就试试看。”

    刘大旺转身走了,走的那么的吃力,那么的累。刘不谋看着堂哥远去背影,眼光中闪出了一丝杀气。

    此时,正在激烈拼杀之中的刘家虎,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随即,他的双眼闪出了一股强烈的杀气,一声冷笑过后,他的剑势犹如暴风骤雨一样,罩着月波一阵疾攻猛打。

    身形之快,仅见一抹淡影,那漫天剑芒宛如一堵密不透风的围墙,将月波包围在惊涛骇浪之中。缺少实战经验,又没有过多抗敌本领的月波顿感沉重,渐渐感觉到自已气喘嘘嘘,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

    两个人鏖战已过两百招,月波神奇地抵抗过去了,见刘家虎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疯狂进攻地步,他的心突然亮堂起来了。刘家虎越是疯狂,自己越有一击成功的希望。

    月波努力保持镇定,依然就是那一势残招左格右挡,极少还招。

    刘家虎虽然吃喝玩乐,杀人放火,坏事干尽,但他也确是一块习武好材料,他见这小子虽然落败在即,但却出奇地冷静,他心中暗猜:这小杂种是不是心有所恃?

    性情偏激的刘家虎打到这时,心有一万个不甘,两个月前狗屁不是的月波,被那秃驴调教了六十天就能与老了抗衡了?老子杀了这小子后就上山再杀那老和尚去。

    两个人在恶斗中相恃不下,愈打愈狠辣,这让一旁的刘萱宜十分担心和紧张。就在刘家大小姐为两个拼命的人担心之时,月波突然左手发出一掌,右手剑疯狂地往前扑去,而且吼道:“同归于尽!”

    刘家虎见状心中一乐,心想你小子终于崩溃了?于是,他突然双手握剑掌趁势疾攻过去,这是一招拒敌千里,歼敌于门外的杀招,刘家虎似乎使出了全身的力量,那剑带着呼呼的风声破空而去。

    见到对方杀气腾腾的一招唰自过来,月波一声怒吼,施出了那“一撩”之势,胜券在握的刘家虎,作梦也没有料到,少年人的那一势残招到半途突然变招往下一撩,剑尖快若闪电地到达了刘家先虎的命根处。

    刘家虎见状,极其恐惧,一刹那间,他的意识全都没有了,而此时的月波心中也是一惊:“我怎能出这邪恶一招呢?”剑随意走,月波往后一收剑,由于剑势太猛,劲头十足,铜剑的下撩之时唰自划破了刘家虎的大腿。

    月波转身朝文妈的坟走去。刘家虎惊呆了,他一声狂吼:“月波,谁叫你手下留情的?”

    月波没有理采刘家虎的吼叫,竟管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刘家虎喊自己的名字。

    扑通一声,月波跪在义母坟前,连扣三个响头:“波儿不孝,连累义母大人了,儿这就前往地府寻你老人家去,好好孝敬你老人家。”

    说完,他拾起铜剑一声长啸之后横剑自杀……

    一直在远远地观战的刘萱宜见状大吃一惊,肝肠寸断地哭喊道:“不……!”她飞身扑向月波。可是,一切都晚了,一喷鲜血已经从月波的颈子上冒出,当啷一声,铜剑落地。

    刘萱宜扑了过去哭喊道:“波弟……!”扑通一下昏了过去。就在这时,突然刮来一阵狂风,坟地上顿时砂尘茫茫,伸手不见五指,等到风过尘静之时,月波和那把铜剑消灭了,只留下地上的一滩血迹。

    刘不谋和刘家虎叔侄俩人见状,不禁心中直冒冷气,他们颤巍巍地跑刘萱宜身边,这时随大小姐而来的丫环们已经扶住了小姐。

    刘萱宜睁眼一看,不见了月波,她双眼冒着无比愤怒的怒火冲着刘不谋和刘家虎俩人问道:“你们把他怎么啦?”

    两个人被一向温顺如猫的刘萱宜这个举动,吓的连连后退。这时丫环小翠赶紧将事情经过讲给小姐听。刘萱宜听完后流着泪说:“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父亲再三嘱咐我一定确保他能活着出山。我,我,这,如何向父亲交待呀?”

    见到妹妹如此伤心,刘家虎的心碎了。他们兄妹俩的妈妈死的早,妈妈临死前拉着只有八岁的刘家虎的手说:“宜儿就交给你了。”

    所以,十七年来,这个邪恶无比的大少爷,在妹妹身上倾注的是至真至诚的怜爱和关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