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两势 第8章 月波没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波剑下留情,让刘家虎逃过一劫。他见已经打赢了的月波仍然横剑自杀,让刘家虎的心灵一阵猛烈颤抖着,他那心底里仅有的一丝丝良知突然蹦出心田来。

    刘家虎见妹妹如此焦急和痛心,连忙说:“好妹妹,都是哥不好,害得你两个月内两次伤心。你回去好好休息,哥哥马上去找月波。”

    “哥,一切都晚了,我亲眼看到他的剑已割破喉咙了。”

    这时,刘不谋走上前来说:“宜儿,那阵风挺怪的,能在为叔眼皮之下救走人,确是罕见。”

    “谋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愚叔是说,月波不是被仙家救走,就是被得道高人救走了,也就是说他肯定没有生命之危。”

    刘萱宜在大家的劝说下起身,又帮助哥哥包扎了伤口,刘家虎对妹妹说:“你回家去,告诉老头子,我出去找月波,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刘不谋两眼奇怪地望着大侄子,刘家虎看了一眼堂叔,人生第一次温雅地开口道:“叔,我再浑再坏,必定还是一个人,是人就一定有人味。”说罢,转身直接下山去了。

    书中暗表,刘家虎这一走,应证了那句俗话:浪子回头金不换。十年后,他让老刘家又一次获得了侯爵的金字招牌,上一次侯爵还是一千多年前的三国年代。

    话说月波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横剑自吻,鲜血直喷。就在他扑通一声倒地之时,耳边听到刘萱宜肝肠寸断的哭声和刘家虎的呼喊声,他知道小姐的哭声是真诚的,但他不理解刘家虎为什么那么伤心。

    刘家虎那一声“别干傻事”,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在迷迷昏昏之中仍然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自己好像被一阵大风中卷走了,他大失去了知觉,什么也不用想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月波醒来了,是在一个不知何处的山洞里,他挣扎地爬坐起来,双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令他奇怪的是自己的喉节处有一层牛皮包扎着,而且伤口一点也不疼。

    “我没有死?”他惊奇地四周看了看,突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木床上,身前放着的是老和尚给的铜剑,还有那本怪书和一叠写满字的纸。

    月波伸手首先拿起那叠纸,他打开一看,上面写道:

    波儿,从此以后你叫赵月波,你本是龙种王子之命,可惜命运作怪,让你如此受难,好在你已经成长起来了。你的父亲至今还不知世上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否则至情至义的他不可能让你这么受罪。

    当然,你兄弟二十多个,绝大多数都分散在九州各地,个个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所以你只不过比那些哥哥们多吃一点苦罢了。你的伤还有五天就可以拆下牛皮布了,这几天伤口不能沾水。记住,赵氏子孙不得轻易自杀,否则为不孝。

    那本书上只有一招剑术,共三十二势;还有一招掌法,只有六势。我怕你吃不透书上的每句意思,就写了每招每势的要点和含义,同时纠正了帮你翻译这本秘籍的人的错误之处。

    在练这秘籍上武功前,你要先练我为你留下的心法,因为,我输给你三十年内力,你要尽快练心法,让那三十年内力与你的真元融合到一体?结合你幼时练的心法一块练,等到两个心法融汇贯通后,熟能生巧,心气如流之时方可停下。然后开始练书上面的剑和掌。

    这山洞在峡谷之内,出洞口就有泉水和野果,好好呆着,我和你母亲都盼你学成出山,你母亲身上的毒已解,现在和我在一起。

    “母亲?”赵月波一看下面落款是“你的四妈”

    赵月波想了想说:“四妈不是在恒山吗?是恒山神尼救了我?”有了母亲的确切消息,而且四妈吩咐自己姓赵,他心中别提多高兴了,生为大宋皇室子孙,他深感三生有幸,无尚荣耀。

    可是,当得知父亲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的时候,他又无比失望了起来。不过,从这一刻起,他就不再恨自己父亲了,因为俗话说:不知者不能怪罪。

    赵月波想了想说:“我妈在恒山,是恒山神尼救了我?还给了我三十年的内力?”

    赵月波激动地一拍树床,砰的一下,床已塌了。跌了个狗吃屎的赵月波爬比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心想:乖乖!他冲着西方跪地磕头道:“谢谢四妈!谢谢四妈!”

    有了母亲的确切消息,而且四妈吩咐自己姓赵,他心中别提多高兴了,大宋皇室子孙有三生有幸。

    可是,当得知父亲吴允义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的时候,他又无比失望了起来。不过,从这一刻起,他就不再恨自己父亲了,因为俗话说:不知者不能怪罪。

    书中交代一下,这赵月波是情侠赵仕坤与青龙八姑之一的陈红俩人私生子,由于两个人是在私下里一不小心有了这么个儿子。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情侠,陈红当初非要那样不可,并且信誓旦旦地,说:“不连累你。”

    果然,在发现自己怀孕后,陈红就辞别众人,躲进了故乡汉中的山里,一个人生下了月波,将孩子扶养到十二岁那年,突然遇到“毒魔”古玉兰。

    俩个女人几句话不合就大打出手,最后被古里玛兰用毒刀打伤,正在母女俩生命极危之时,遇到了“汉中大侠”胡德奎夫妇俩人。救下了母女二人后,夫妻俩作难了:!这位母亲中毒怎么治?

    陈红对他们说:“请把我送上恒山,可我这儿子不能上,能否帮我扶养一段时间?”话没说完就昏迷过去了。

    大侠胡德奎点头称:“行!”

    可是,过后他妻子吕氏作难地说:“我们俩现在被仇家追杀的自顾不瑕了,你答应带养这孩子,不是害了人家孩子了吗?”

    这时,胡德奎的大嫂子文氏在一旁说:“这孩子挺可爱的,就让我带走吧。”

    胡徳奎听了摇头道:“那个刘大旺至今还恨我娶了吕琴,你带这孩子去他家,恐怕这孩子会遭大罪。”

    陈红随后被送上恒山,恒山掌门人释圆见小师妹受如此重的毒伤,吓得大惊失色……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