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超凡玩家最新章节!

    夺灵者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秦关可以猜个大概。

    在随身智能系统和试炼出现后,这个世界的战斗规则并不再完全遵循物理规则,而是有了一些凌驾于原本物理规则之上的规则。

    显然,这个夺灵者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懵逼,感觉自己的传统观念遭到了严重颠覆。

    其中有一个规则就是,弹反成功,盾牌不消耗耐久度。

    这个木锅盖看起来再坑爹,那也是试炼给的防具,从性质上来说,跟试炼给的黑铁大盾、金属中盾等等防具是一样的。

    而试炼里的规则就是,只要用这个防具弹反攻击,它的耐久度就不会掉。

    灵火怎么了?秦关在试炼里头天天弹光球,不比你这个灵火难弹多了……

    不过这种灵火扔出来的是抛物线,想弹走容易,想弹回夺灵者那边不容易。

    当然,这也已经很过分了……

    夺灵者不死心,他的右手上再度腾起一团灵火,向着秦关扔了过来。

    结果连扔三个,被秦关连弹三个。

    就跟打棒球一样,连着被打出三个全垒打,这投手当时就有点怀疑人生了。

    夺灵者也感觉眼前的这一幕很不真实,他从未见过如此离奇的战斗。

    他也在纳闷,按理说这个弹反的成功率很低很低吧?只要失败一次,这个年轻人估计就直接gg了。

    结果眼瞅着扔了四团灵火,竟然全都被弹开了……

    夺灵者还想继续扔,但他的蓝条也不是无限的啊,威力这么大的灵火哪能跟糖豆一样往外倒,那不成了法术机关枪了吗……

    秦关一边靠近夺灵者一边小心翼翼地举着盾牌准备弹反,还一边问:“咋了,没蓝了?”

    他也不敢冲得太快,只能慢慢往前走,因为弹反法术需要精力高度集中,一旦失败那后果不堪设想。

    夺灵者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个无用之人束手无策……

    可能唯一能够奏效的就是精神攻击,但是刚才他一下精神攻击了四个人,短期之内就别想着再用这个大招了。

    考虑再三,夺灵者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他腹部的伤口出血量已经在逐渐减少,但这个伤也不算轻,再打下去没有任何好处。

    秦关愣了一下立刻追了上去:“你给我站住!你听见没,给我站住!!”

    秦关当时就迷了,怎么现在的民风都这么不淳朴了吗?

    说好的堂堂正正的战斗,怎么又跑了?

    之前的那只狼人就是,看着那么大个子挺唬人的,才掉了半血就跑,这合适吗?正常的怪物不都是残血才知道逃跑的吗?

    你就更过分了,你就才被我捅了一刀,血条才掉了三分之一左右就琢磨着跑了,你的骨气呢?!

    结果秦关刚追到一半,就看到这个夺灵者扭头又扔出一团灵火,然后上了自己的车,一脚油门就跑了。

    这团灵火让秦关没什么办法,因为他只能举着盾慢慢往前走,必须时刻注意弹反,如果快步追上去的话一旦弹反失败,估计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一个是拼命跑,一个是小心翼翼地追,两个人的距离很快拉远。

    这个夺灵者显然停车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速战速决,车停的比较远,大概是为了防止两个调查员做出开枪打胎之类的操作,而且没有熄火。

    毕竟他也不知道灵研会的增援什么时候会到,或者中途会不会发生意外情况,所以时刻准备着跑路,这是夺灵者的求生本能……

    能在灵研会的天罗地网中存活这么久的,哪个不是老狐狸。

    秦关光靠两条腿肯定是追不上了,两个调查员也早都被甩开很远了,用赌运气的心态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开了两枪也没起到什么效果。

    秦关还挺惋惜:“可惜了,这人身上得有多少灵啊……”

    杜伟跟另一个调查员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勉强站了起来,然后对脸懵逼。

    什么情况,夺灵者竟然被赶跑了……

    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天哪,我的眼睛……

    主要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实在是有点不可理解,这夺灵者扔一个灵火,秦关弹一个,扔一个弹一个,然后夺灵者撒腿就跑,结果秦关还追上去了……

    感觉要不是这个夺灵者是开车来的,秦关真敢给他撵出二里地去……

    杜伟也是长出一口气,他本来以为自己都要狗带了,现在劫后余生自然是好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怎么都激动不起来,两个经验丰富的调查员被夺灵者吊打,结果一个学生三下两下就给解决了,这简直是颜面何存……

    不过杜伟坚定了一个心念,就是这个在战斗能力和脑回路方面同样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一定得想办法给拉到灵研会里来……

    秦关恋恋不舍地回到杜伟他们这边,还在回忆着那个夺灵者身上的灵。

    不过他也知道,这事确实没辙,人家跑得快还有车,追也追不上。

    杜伟检查了一下赵龙的身体状况,只是昏过去了,看起来没什么大碍,躺个一两天应该就能苏醒。

    灵研会那边派出的救援也都在路上,应该很快就到了。

    杜伟看着秦关,欲言又止。

    秦关看了看他:“怎么了,你想问什么?”

    杜伟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个,我就想问一下,无用之人真的有这么强吗?我都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开局了。”

    秦关:“……”

    感觉这好像是一道送命题啊?

    说真有这么强?

    那杜伟发现被坑了岂不是要跟自己拼命?

    说没这么强?

    那杜伟肯定要问,既然没这么强,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秦关想了一下,拍拍杜伟的肩膀:“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调查员,这种事情不应该问我,应该相信你自己的判断。”

    杜伟:“……”

    不是,咱俩谁是老师,谁是学生来着?

    你这种谆谆教诲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魂淡!

    ……

    灵研会的人很快就来了,不过原本杜伟是打算回去汇报工作,现在就不用先汇报工作了,四个人一起先送医院检查……

    四个人送到帝都东北边的一家三甲医院检查了一下,秦关啥事没有,活蹦乱跳的。

    杜伟和另一个调查员主要是超凡玩家的身体受伤严重,但不需要治疗也能慢慢恢复,现实中的身体有一些擦伤,有点颅内出血的症状,看来是遭受精神攻击的后遗症,不过卧床几天应该也没有大碍。

    赵龙就惨一点,属于典型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颅内出血比较严重,需要好好休养几天,不过应该也没有生命危险。

    那个神秘的夺灵者自然是被灵研会全国通缉,只不过那辆车被开出几十公里之后就被扔在了荒郊野外,而且是夺灵者从普通人手里抢来的,线索暂时断了。

    不过灵研会内部自然有其他的追踪方法,早晚应该都能抓到。

    杜伟纳闷的一点是,这个有预谋的夺灵者到底是从哪得到的信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