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484章 高手对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君煜麟腾至半空,白色袖袍随风轻飘,手指张合之间,明明看不到任何东西,却有一道道凌厉的劲风自袖袍中挥出,以最精准的手法,最快速的招式从四面八方攻向君泽德。

    再看君泽德,眼眸冷冽,每一招每一式透着说不出的优雅尊贵,但暗藏的杀机却能够瞬间致命,让人不敢轻视。

    两个绝顶高手之间的对决,武功不相上下,没有激烈的兵器交接,没有残酷的血腥杀戮,却凶险异常,艰难异常,只要稍有分神,就会被人抓到弱点,一招落败,就是死路一条。

    只是,君泽德却是孤身奋战,君煜麟随时都有可能渗入强而有力的后援,再加上刚才与君泽德同行的女人被君煜麟给抢走了,此时此刻男人的心情难以平静下来。君泽德这一刻更是恨极了君煜麟,可以说是真心要置他于死地,正因为如此迫切的心情,也让男人的心情变得更加浮燥,出招急促,很容易就露出了破绽,而被君煜麟敏锐的抓到细节,从男人弱处攻击狠狠拍下一掌。

    “啊——”君泽德自高空掉落,不偏不倚,刚好掉在百里月桐旁边,百里月桐想敏锐的躲避开他,不想男人也不知从哪里来韧劲,眨眼的功夫忍着伤痛再一次攻击,这一回便将女人牢牢的掌控到臂弯间。

    皇静月桐纤盈瘦弱的身子被男人紧紧抓住,用力向后拖去,只闻身后传来潺潺水流声响,侧眸你望,就在山涧另一面就是断崖,他们骑着马不知何时走到了这样的险处,竟浑然不觉。

    原本君泽德为了以防万一,怕有人跟踪上来,所以特意挑了山路行走,不想这处竟然有险恶的断崖,一眼望去断崖深不见底,若是摔下去性命肯定难保。

    “站住,不要再往前一步,否则……否则我就带着她一起跳下去!”君泽德突然阴深出声,阴霾的眸光冷冷的凝盯着距离他们五丈开外的君煜麟。

    “君泽德,你先冷静点!你到底想干什么……”君煜麟同样连眼都不敢眨一下,看着站在对面的君泽德,深邃的鹰眸几乎快要喷出愤怒的火焰,虽然极想一掌拍死那个男人,可无奈君泽德此刻大掌却是钳制着百里月桐,他也不能轻举妄动。

    “君煜麟,这些年来咱们数次交手,每次都是你赢,这一次本王一定要赢你。”君泽德低低的笑着,嘴角溢出一缕鲜血,他能够看得出对方的紧张,竟让他莫名产生一股说不出的快感,找到君煜麟的弱点让他感到得意起来。

    君煜麟闻声色变,刹那间面色变得一片铁青,冷冷低沉道:”君泽德,你我之间的恩怨与桐儿无关,只要你放了她,一切条件咱们都可以商量……”

    “看来你也是真的喜欢她,不过……”君泽德深邃的眸中寒意迸射:“我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这些年来有桐儿陪在你身边,你也该享受够了,从今往后她便是我的,就算是在阳世做不成夫妻,到了阴苏地府,我也要和她做一对逍遥自在的鬼夫妻。”

    说到这儿,君泽德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掌间稍施力道,便将百里月桐拽到了断崖边,如果真的只有死亡能让他们在一起的话,那就让他带着她一起下地狱吧,到了那边他一定会加倍的补偿她,会比君煜麟对她更好。

    “不!桐儿——”君煜麟满目惊恐,闪电疾驰般的速度伸过手来拉百里月桐,女人身上的深紫色长氅从他手指边轻轻擦过,男人还是错过了,他抓到的只有满满的一手空气,眼睁睁的看着百里月桐纤柔的身子,随着君泽德一起倒进了断崖。

    刚才那一瞬间,君煜麟的动作虽然很快,可是君泽德的动作更快,快得连百里月桐也根本来不及叫出声来,只闻呼啸的风声从耳边掠过,百里月桐侧目凝向君泽德,恰好男人那双诲暗如深的鹰眸也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她清冷的水眸深处里没有恨,亦看不见半丝怨愤,有的只是超乎常人的平静。

    “就算去了阴苏地府,我依然不会爱你!”女人的声音随着呼啸的风声落下,清澈澄净的水眸依然是那么明亮,同样直勾勾的盯着与她双双往下坠落的男人。

    君泽德怔了怔,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竟然也不屑于说半句好句来哄他,看来就算是到了阴苏地府,她不仅不会爱他,还会恨着他。

    “看来你是真的很爱四弟,本王真的很……妒忌他!”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自嘲,冷笑出声,醇厚沙哑的嗓音随即便飘散在风中。

    百里心晴竟感觉到了一颗水滴落在她的唇边,带着丝丝咸咸味道,顿时心头一惊,在她还未来得及惊诧那是否是男人的眼泪时,只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巨大推力,她纤盈的身体正不受控制的快速朝上方飞去。

    女人惊诧的水眸瞪得更大了,她怔怔的撇头低望下去,君泽德那具高大身躯,下坠的速度比起刚才至少快了一倍,他刚才那一推拼尽了全部内力,就是为了救她上断崖?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她的,难道心里真的深爱着她,这一刻,百里月桐坚硬冰冷的心肠也不觉跟着柔软了下来,对那道下坠飘摇的身躯,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原本她应该恨他不是吗?可现在那股恨意为什么正点点瓦解,随风飘散……

    女人的身体往上,就在感觉那股向上的推力逐渐消退时,突然一股力量由上而来,熟悉而激动的呼喊声也从上方传来:“桐儿!”

    君煜麟指尖轻弹,袖中飞出一条极细且柔软的天蚕丝,这是男人平日所用的暗器之一,此刻那柔软却牢固的丝线正环抱着女人的纤腰,一层又一层,男人借助着丝细纤柔,稍运力道便将女人的娇躯救上了断崖。

    当女人稳稳落地后,不由再度转身望向断崖下方,刚才还能看见的高大身躯已经渐泊消失成了一个无法分辩的小黑点,依稀还记得男人最后一瞥时唇角漾起的那抹自嘲冷笑,画面反复出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麟,是他……救了我。”百里月桐幽幽出声,清澈澄净的水眸不知何时蒙上一层淡淡雾气,其实造成这一切的缘由也是因为君泽德,是他死命要拽着她一起跳下断崖,要和她做一对亡命夫妻,可是最后关头,也是他突然改变主意,加速自己的死亡救她上岸。

    “算他的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桐儿,你没事就好。”君煜麟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此刻从身后紧紧抱住女人,那双锐利的鹰眸深处闪烁着失而复得的欣喜,刚才她坠崖,他差点也跟着一起跳下去,不过就在那时,他突然看见女人的身体失去了下坠引力,突然朝上飘了过来,心里又惊又喜,深感万幸。

    百里月桐回眸莞尔一笑,扑入男人怀中,双臂环上他的腰背轻拥着他,熟悉的松香萦绕鼻端,让她感到心安,这是她深爱的男人,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人。

    只觉腰间一紧,男人突然一把将她横抱起来,醇厚低沉的嗓音如美酒般香醇醉人:“桐儿,咱们回家,拓儿和麟儿都等着你回去……”

    ……………………

    百里月桐被男人救回王府仅仅两日,云一那边便有了德妃娘娘的消息,原本君煜麟让人按着君泽德当初逃跑的线路沿途进行搜查,两日光景便找到了武德妃,随后让士兵将妇人押送回宫。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君清阳下旨命君煜麟携家眷搬回皇宫的事儿已逾期多时,再也耽搁不了,女人只能随着君煜麟一起搬回了皇宫,不过入宫之前,女人却是让男人将令牌赠予自己,这样她便可以随时拿着男人的令牌出宫了。

    紫衣飘飘,御花园里百里月桐抱着麟儿,唇角噙着浅笑,欣赏着花前日下的那道日渐长高的身影,长子君飞拓的剑术是越来越精湛了,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剑法已是日渐娴熟。

    就在这时,一名丫鬟步伐匆忙的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启禀太子妃,三皇子请您过去一趟……”“三哥什么时候回来的?”百里月桐微微一怔,显得有些意外,君弘维自从上次大婚之日离开去极寒之地寻秋敏君,便再也没有出现,这些日子她一心只顾着照顾孩子,倒也忘了向君煜麟询问事情的发展,其实君弘维这一行,君煜麟都了如指掌。

    “三皇子今儿清晨才回宫的,一回宫就急着找太子妃过去……”丫鬟小心翼翼的回复道,在皇宫里稍稍资历深一点的丫鬟都知道,太子妃和三皇子的关系匪浅。

    百里月桐点点头,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本妃知道了,你先回去给你家主子回话,就说本妃一会儿就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