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变身之神唐萌捕最新章节!

    谁也没想到,九龙阁在前,云阙天宫在后,最后留下的却是那洛阳宫内不显山不露水的二圣。

    好在自那以后江湖仍是那个江湖,扬言要占领凡间的仙人好似潮水般的匆匆退了,再也见不到那一副嚣张可憎的身影,着实让整个大唐江山内的平民兴奋异常,而这事件背后最大的功臣莫过于那万妖谷圣女墨无双,甚至茶馆内说书先生口中将那日最终一战的场景说得酣畅淋漓,更将此奇女子形容得好似能毁天灭地一般。

    故而由洛阳城内经过那一劫的难民率先营造了寺庙供奉她,更美其名曰天狐娘娘,听闻拜她可以避免血光之灾,或是也可以祈求到一段上好姻缘,特别是寺庙内听闻有一对屈家姐妹算卦相宅更加灵验,再不济听说还能请了天狐娘娘临凡......

    话音一转,提起灾难洗劫后的洛阳城,当真不愧是李淳风此等厉害人物,时间不长便安排了诸多能工巧匠使得洛阳宫重新拔地而起,甚至比之早先更加的恢弘大气,更彰显了中原地大物博的实力同时,也暗中将九龙阁重新规整由墨霖山做了新的统领驻守在城内,使得诸多心怀叵测之人听到天下第一神捕的名气便望而却步。

    至于早先的统领袁天罡却无人知晓究竟去往了何处,只有李淳风清楚他恐怕这辈子都要在早先关押了李元芳的那间石牢中度过后半生。

    不得不提,在洛阳宫建成的那一日,武蝶衣强烈对李淳风表示了不想顶用武媚名号渡过了此生,所以寻了好些个文人才唤作武曌,并将数十年的唐王朝改作了大周王朝,并自喻为皇帝吓得李淳风心惊胆战。

    好在武蝶衣表示自己只是坐着玩玩,等掐算着该是离去的时候自会把江山还给李家子孙,这才让堂堂的天师大人暗自捏了把冷汗。

    不过好在是武蝶衣即位,使得众多回归了万妖谷的各路小妖与妖祖不再憎恨了凡人的无知,反倒主动示好引得双方关系不再像早先一般那样激烈,甚至万里长城隐约间也有他们帮助的影子,引得全天下高呼万岁同时,大理寺肩头的重担也轻松了不少。

    哦对了!猜猜大理寺现如今的寺卿是谁?

    本来武蝶衣是打算让狄怀英接任来着,可谁知人家好似倔驴的脾气死活不愿意,反倒是建了座草庐化成教书先生,这每日倒还算过得惬意。

    而身为寺卿这人在接受了墨无双所赠的精血过后也将自己倾慕之人唤了醒,在外人看来好似老当益壮娶了个年轻貌美的妻子,更可笑饶是少卿姐姐那样的年纪,也有些尴尬的低头喊了句娘。

    不错,此人正是将追击万妖谷那些仙人引走的厉云庭......

    至于第一神捕自然轮作了亲手逮捕袁天罡的李元芳肩头,之后便是未央和屠家兄妹,这般阵容饶是有踏过入圣的强者出世也不敢猖狂,特别是现如今的第一神捕,有人甚至瞧见他将新任那万法级别的武林盟主如小鸡一般擒住,端得恐怖异常甚至名气比当年的墨霖山还强了三分!

    当然,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即便李元芳再厉害也有自己害怕的人......

    别误会,孙大圣早已经回到花果山过逍遥的日子去了,反倒是被他抛弃过一次的香菱,在诸多捕快面前却经常让自己难堪。

    “哟!神捕大人...今天换花样了?难道是这膝下的两颗甜枣一晚不碎,她香菱姑娘方才愿意嫁了您李家?”

    “欠她的,跪再久我也情愿......”

    就这样,堂堂的李元芳神捕但凡是外出办事物便好一副着急的模样,每次归来还不忘好酒好点心的供奉着,过后一个眼神会意便去院中老实跪好,而后有朝内文官来探望,无不是一幅叹服的模样。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堂堂的天下第一神捕李元芳在另一种形式上被世人知晓,不过他却毫不在意罢了。

    因为...经常的时候,他也能看到狄怀英跪在自家院中好一副委屈的模样......

    男人嘛,此生有一个知己便足够了!

    --------

    说话匆匆转眼十年云烟,在武曌即位之后天下太平,更闻江淮一带鱼米之乡,往来藩国使臣数不胜数,举国上下俨然有俯瞰九州的霸气,甚至于新颜换旧颜,当年那场争斗已经沦为百姓间口口相传的故事。

    而接下来镜头便转向了一处茂密竹林中,所见却是队洛阳城禁军在打礼自己的行囊。

    “一群混账小子!撒泡尿也不瞧瞧你们自己那副怂样,赶紧收拾干净了再随俺去见一个人!”

    “将军!您要求这么高做啥呀?难不成咱们此次前来是见某位隐居山林的王侯将相?然后借着人家的手段让您坐上禁军统领不成?”

    身为洛阳城前来的禁军,毕竟处在天子脚下多年,什么场面他们没见识过。

    而今眼前这向来严肃的王莽将军竟然如此紧张的模样,这被几人瞧见忍不住笑了笑,却哪知感觉脑袋一痛被那人狠狠的砸了一巴掌,这才让几个部下将嘲讽僵于嘴角懵在了原地。

    “王侯将相算个屁!今天俺领你们过来是见俺师傅的!”

    “额...敢问将军的师傅是何方神圣?”

    “天狐娘娘听说过没?”

    哈?最近王莽将军是太疲惫了吗?大白天的说什么胡话呢?

    难不成又是个梦中传了自己本领的故事?到听说前唐时期程咬金称老爷子便是这般学的本领,难怪...这王莽将军征战沙场从没输过。

    “是是!天狐娘娘教您的本事!天狐娘娘教您的本事!”

    目光出卖了眼前这些部下的心里想法,不过王莽此处也不恼火,毕竟十年前他们还不过是一群孩子,又岂知当年万妖谷圣女墨无双的赫赫威名,那一刀光影端的是现如今自己踏入超凡入圣的水平仍感觉脊背发寒,怕是被擦伤一点这辈子都别想正常活下去了。

    “也罢,反正稍后跟着俺进了村子切记客客气气,如果出了什么岔子别怪回去扒了你们这身皮!”

    看得出来,王莽说这话的表情是非常认真的,当下眼前几个将领闻言也不敢再造次,这才跟随着他的背后朝着竹林继续深入,直至走出才感到眼前豁然开朗,端得好一片茂盛的庄家与草地,遥遥一个牧童正懒洋洋的赶着老牛却让王莽兴奋得理了理衣襟。

    “光远!你看是谁来了!”

    孩童闻言擦了下眼睛,背过藤鞭遥遥正瞧见好一个威风的壮汉朝自己跑来,稍作思索才双目发亮惊呼道。

    “莽子哥!真没想到现如今您这般气派了!”

    这话说得王莽心里舒服,赶紧朝着一旁部下招了招手才提了个盒子在孩童眼前转了圈,随后笑言道。

    “瞧莽子哥给你带什么了?”

    “就知道莽子哥对光远最好了!”

    寻常生活在这无忧无虑的地方,孩童最眼馋的便是那远在洛阳城的上等点心,甚至听说这可是宫廷内的贡品,若是提着在村中转上一圈,那可当真是给自己涨了不少的面子!故而此刻抱在怀里是生怕摔了才见王莽笑着叫身旁部下又重新接了回去。

    “放心,说给你的保证少不了!”

    “只不过...距离莽子哥上次回来有两年的时间了,怎么去你家的路有些记不得了呢。”

    废话!上一次过来的时候脑袋上套着黑布,不知道的路人还以为自己要被拉去菜市场斩首,哪里去记得师傅的家门啊!

    此言引得孩童身子猛地一僵,随即眼睛飘忽不定的同时却嘴角流出了不争气的口水。

    “您别诱惑我,罗姐姐早先可说了防火防盗防王莽,我要是引您过去恐怕免不了要吃她教训......”

    “乖!你也清楚,你罗九姐姐迟早是莽子哥的人,更何况你要引路不过是受顿皮肉之苦罢了,换来的却是后半辈子随便吃点心。”

    “再说了,你觉得你罗九姐姐漂亮不?”

    “还行,反正没有我娘漂亮......”

    “额...那个等级太高,不过莽子哥可以在这里跟你担保,等你长大了来洛阳城找你莽子哥,这样的女人随便你挑如何?”

    难怪防火防盗防王将军!兴许那位罗九姑娘怕的就是眼前这个人教坏了孩子!

    回想起来他倒是曾经吹牛说自己泡过波斯女王辟露丝,戏过盗墓一脉的明珠屈清月,甚至还逗过传闻中万妖谷九祖之一的啸月狼,可知情的人都明白他现如今仍还是个光棍!

    诸多部下瞧见看王莽的眼神都变了,便好像一个诱导孩子的人般无耻,更可怜那孩子双目放光的竟然信了!

    “你真的没骗我?”

    “你莽子哥自小就最老实了,这一点你娘亲清楚!”

    威逼利诱对尚未见过世面的孩童来说最是致命,狄光远知晓才默许了王莽跟随自己朝家门走去,而身边两个部下手疾眼快赶紧接过老黄牛的缰绳,这跟在孩童背后悠闲尾随同时,却更见到诸多的农户探出头来围观这些衣着光鲜的人,惊叹之余更瞧见那孩子扬起脑袋好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

    乖乖!这可是洛阳城来的大人物吧!怎么会跟着狄先生家儿子的后面这般老实,难不成那狄先生是个了不起的人?

    怪不得!瞧狄夫人那般倾城倾国的模样岂能是一般人能够消受得住的!

    成群农户好奇便尾随着跟在了王莽几人的后面,直至抵达一处院落外才轻轻推开竹门,入眼正是一个二八之龄左右的窈窕少女,此刻挂起通红的辣椒在晾晒架上,扭过头瞧见来者稍稍愣了下,这便抄起身侧的柴刀径直走了过来!

    “罗九!两年不见何必如此自相残杀!”

    好一柄刀光悬在王莽头上,若非他反应迅速以双掌架住,只怕这一柴刀要砍进自己的肩膀啊!

    “将军!”

    几个部下不清楚情况,刚想拔出刀来却见王莽又赶紧按下手掌叫他们收手,待惊散了围观的农户方才擦了擦汗,心有余悸的不住打量如今罗九俏丽的模样。

    “哼!你这样的人陪在光远身边,指定教不出好东西!”

    “俺真的什么都没做,你还不知道俺这人的脾性吗!”

    “胡说!回头看看你那些部下的神情,有哪个不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一句话引得王莽当真回头看了去,直瞧得几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才挠了挠后脑勺打算安抚了罗九姑娘的情绪,可谁知忽的汗毛扎起又回身接住了那一柄柴刀!

    “住手!莽子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哪有你这么欺负人的!”

    一道如银铃般的声响传至院内,莽子听见险些激动得将眼泪哭出来了,待罗九惊觉收回刀后才见两道倩影自屋后走了出来。

    其一身着杏黄色罗裙,面若桃花更带着丝温文尔雅的气质,莽子识得此人正是许久不见的香菱姐。

    而另一道身影却化作一缕雪白的轻风吹开了在场所有禁军部下的心扉,待前来甚至感觉到林间的鸟鸣都格外的悦耳,随几只彩蝶在身旁徘徊险些怀疑自己见到了传说中坠入凡尘的仙子般,傻在原地半晌才被王莽的一记响指惊回神来。

    “不肖徒王莽,在此拜见师傅!”

    来者正是墨无双,待她瞧见了王莽跪在地上后轻抬手才与香菱靠在了石桌旁,而后名唤光远的孩童钻入怀中好一副撒娇的模样。

    “切!算你命大,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你这次前来是所谓何事吧!”

    香菱知晓墨无双不会让自己胡闹下去,只得站到了身侧用余光瞥着那人,待清了清嗓子王莽才终于道出了前来的目的。

    “启禀师傅,最近一段时间洛阳城内忽然出现一个名为‘蛇灵’的组织在暗中结党营私,因势力庞大且行事隐蔽,李神捕与寺卿大人多日都毫无头绪,故而告知则天皇帝后,才派遣了不肖徒王莽前来邀请狄先生出山,以免我大周再沦入腥风血雨之中!”

    “哦...他现在教书去了,等他回来你再跟他说一遍吧。”

    “正巧香菱姐在这里,要不...你也留下来一起吃点什么?”

    墨无双左右打量着王莽和罗九之间,这便笑着让了个位置,刚打算伸出手来取些点心品尝,可谁知狄光远那孩子却钻进怀中,瞥见不远处的香菱低声伏在耳畔道。

    “娘亲,我...喜欢李伯伯家的李飞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乖乖!孩子不大懂得东西倒是不少!

    墨无双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回想着那李元芳死命守着自家闺女的模样,却眼前一亮恻隐隐的笑道。

    “下次见到就直接亲她,若那李元芳与你发火,那你便告诉他一句话。”

    “这是当年他在大理寺欠我的......”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