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重生之不当大哥好多年最新章节!

    在遇见他之前,陈炎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纯爷们,直到顶破天。这是他认为。

    他一直活得很自在,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如果说,有什么让他不再自在了, 那就是有一天, 自己的心, 忽然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是他勾引了自己,还是自己在无意中勾引了他?那他和徐宥这么多年,怎么都没和徐宥搞出什么来?

    说他勾引自己倒也说不上, 他那傻大个, 知道什么叫勾引?所以,有时候,爱情就是来的这么莫名其妙,还让人无法招架。

    就比如现在, 连军训都时时想着请假的他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坐上了通往“恶魔基地”的列车。

    咔嚓咔嚓的列车声中, 夹杂着各位青年小伙儿对接下来生活的期待, 差不多大的年纪,心中还是有个英雄梦,又或许有着一腔豪情想着大展拳脚,又或许,是对未来的路迷茫了,被家人逼来了......

    石元明拿了一瓶矿泉水给陈炎:“先凑活,到了应该有卖水的。”

    陈炎接过,他是喜甜,但是特殊时期,也没条件作了。

    见陈炎乖乖接过不喜欢喝的矿泉水喝下,石元明暗暗将手放在他大腿上,握住他的手,道:“你不该来的。”

    “怎么?现在后悔带我这个拖油瓶了?”

    石元明不说话。

    陈炎抓抓他的手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少爷,我们都是爷们,当个兵还委屈了!”

    “哎......”石元明叹口气,伸胳膊揽着他的肩,“我会护着你的。”

    “好啊,大腿哥,我会抱紧你的。”陈炎嘻嘻捏他大腿。

    对面的两个新兵勾肩搭背的上厕所回来,陈炎立马缩了手乖乖坐好,石元明也把捏着他脖子的手往下放了放。

    “喂,你哥俩不上个厕所吗,上车起就没见你俩挪过屁股,孵崽儿呢?”

    陈炎伸腿给了说话的人一脚:“你这一分钟十趟的是尿频还是尿不尽啊?”

    “艹!哥是怕你丫憋出毛病来不举了!”

    “......”

    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一路也就过去了,到了基地,一大堆人全都眯着个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可把随行的教官气着了,这随行教官一看就是一个暴脾气,张嘴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训。

    “看看你们这蔫头耷脑的样儿,有点军人样吗!还以为是来过什么好日子的!告诉你们,要是你们分到我的手下,有你们的好日子过,你,就是你!直起腰板儿来!扳不直我给你踹两脚!”

    “......”

    陈炎望向面前全封闭式的基地,有股想拔腿就跑的冲动,可是,想象一下没有他的日子,他还是选择给自己一个报效国家的机会,没错,他的觉悟就是有这么高!

    水深火热的日子吹响了绝望的号角,他们的教官正是那个夸下海口的暴脾气军官。

    “后面那个,没吃饭吗!”

    “不好好练就加圈,晚饭也别吃了。”暴脾气犀利的眼神刷的锁定末尾在挪的两人。

    “石元明!”

    “到!”

    “加快速度!”教官十分不爽的下命令。

    石元明看一眼跑的快断气的陈炎。

    陈炎真想一脚把他踹前面去,可是他现在力气全用在了一步一步挪动的脚上了,他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大腿,瞪他一眼:大腿哥啊,还等着抱你的大腿呢!

    石元明竟然秒懂他的意思,跟上了发条似的“嗖”一下窜出去老远,一会儿背影都快看不见了,陈炎继续在原地挪啊挪。

    最初的一个月陈炎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练练练、跑跑跑、爬爬爬......

    石元明身体素质一向好,虽然个子高,但是灵活度也不差,各项测试、训练成绩优异,连暴脾气也对他青眼相待。

    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还是在教官格外关照的名单上,但辛苦中因为有他,也并没有特别难熬。

    偷偷摸摸里有着格外的刺激,陈炎是一有机会就去调戏大腿哥,石元明每每都被他这样那样勾的不行。

    血气方刚的男儿,即使每天都承受着超高负荷的训练量,可是一遇到自己心爱的那个他,再累都会立马精神了。

    一天,石元明被指使去拿训练器材,陈炎屁颠颠跟着去,到了器材室就一个饿虎扑食。

    一阵唇舌交替。

    “妈的,臭石头,把你这骚包的肌肉块收一收行不行,”陈炎说着捏了一把他的胸肌,语气里带着明显的酸味儿,“那隔壁的骚眼镜眼珠子都快粘你肉上了!”

    隔壁寝室有一个戴眼镜的小娘炮,虽然娘炮,但是他体格竟然比陈炎都好,不止,成绩还是在前几名的!

    当然,成绩好体格好陈炎无fuck说,但是还觊觎他的男人他可就不干了!

    石元明亲亲他嘴角:“我今天没有跟他说话。”

    陈炎瞪他:“谁管你有没有说话,我就是不喜欢他看你。”

    石元明摸脑袋:“他,又看不掉一块肉。”

    陈炎又想说句什么,石元明忽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嘘。”

    然后转身去拿器材,下一秒就听见隔壁班班长的大嗓门:“赶紧了,别整天吊儿郎当的,你们有一个像石元明那样的,我也跟着你们省心。”

    进屋看见石元明他们,刚被训得小兵嘴快一句:“呦,巧啊,又领你小情儿来拿器材?”

    陈炎这个暴脾气,搭脚就像踹,被石元明拦住,然后大嗓门班长代陈炎给了那人一脚:“少特么嚼点舌根儿,也比现在强。”然后对石元明他们点点头,也转身去拿器材。

    军中两个老爷们互相撸一把泄个火什么的不是事儿,但是人家那是只关乎生理发泄,说好听了有助于身心健康,可是陈炎两人几乎整天腻在一块儿的状态,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了。

    陈炎这人油嘴滑舌的和大伙儿都混得不错,石元明成绩好、有实力、人老实也形象很好,没人犯贱专找他们不痛快,但是总还是有人看着他们犯别扭。

    深夜,陈炎失眠了,他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太高调了,石元明这成绩,怎么着也能混个优秀士兵先进个人什么的,到时候分配也是要去好一点的部队,虽然他之前说过只是来锻炼一下,顺便应付还在气头上的父母,可是,他又怎么看不出来,他喜欢这里的生活,好像,他这样的大好男儿,天生就是属于这个国家。

    石元明喜欢这里,陈炎畏惧这里,爱情让他将就,没办法让他喜欢。

    休息时,陈炎问了石元明:“你想过留在这里吗?”

    石元明正大口灌着水,滚动的喉结格外性感,听见他问,抹一把嘴想都没想道:“没有,怎么,你喜欢上这里了?”

    “怎么可能,随便问问。”

    教官接到了个紧急任务,要离开几天,走时带走了石元明,说是帮忙拎个行李,可大家心里都明白教官对石元明的喜爱程度。

    陈炎心里各种哀怨,据教官所说,这次一走就是一周。

    石元明这边收拾着东西,往包里装一件少一件,最后收拾完一看,包里什么都没有。他走到陈炎面前,摸摸他脑袋:“很快就会回来的。”

    “哦。”

    “藏哪了?”

    “什么?”

    石元明叹口气自己找,然后在他军被下找到了自己的东西,然后给他叠好了被子:“叠不好就找人帮你,知道吗?”

    “找谁呀……”

    “宿舍里不就好几个人,一句话的事。”

    “哦。”

    此时门外有了动静,是舍友打饭回来了,石元明在他额头印下一吻:“听话,很快回来。”然后背着包就出了门。

    接下来几天,陈炎做什么都没劲,被班长点名批评了好几次,连隔壁班的骚眼镜都过来笑话他:“你男人走这么几天,你就蔫成这样,是有多欠滋润啊。”

    陈炎直接送他一个“滚”。要不是没那个心情他会直接跟他干一架。

    没了石元明日子就不能过了?

    这几天他意识到了,石元明是他呆在这里的唯一动力,没有他,他对这个地方真的是提不起一点激情。不是他不爱国没担当,是他不爱军装爱他男人。

    他也想了很多,他为了石元明而来,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他可以和他时时刻刻在一起了,他爽了,可是值得吗?他第一次用理智的思维去思考自己的行为。

    他为了石元明牺牲了很多付出了很多,作为一个男人,他心中是如何想?肯定是觉得应该好好待自己,也应该为他付出些什么,比如,放弃自己所好,离开部队,去陪他做一个普通人。

    有时候为他人付出太多,是一种束缚,是行为的变相绑架。

    爱,不应该变成甜蜜的负担。

    陈炎现在十分想逃离这里,给石元明一个自由的空间,然后回到家里冲妈说声对不起,说这辈子他就认定他,希望他爸妈可以让他们在一起。

    可他又没有办法离开,除非他有病,否则就是逃兵。太丢人。

    那他可以尝试另一种方法,说服石元明,让他大胆去做自己喜欢的,<br/>他为他做的事虽然不顾一切但也是中二,他不图回报。

    浑浑噩噩度过一周,陈炎正趴在桌上写检讨,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窗口略过,陈炎扔下笔就往门口跑,跑到秘密基地小树林,果然看见等在那里的石元明,“嗷”一声就扑了过去。

    “想我了吗?”石元明接住他,亲亲他耳朵。

    陈炎耳朵是他的敏感区,此时红的不行:“想死了~”然后踮起脚尖咬上他的唇。

    石元明想到自己会思念他,却也没料到会想到这种程度,跟着教官刚踏进基地门口就迫不及待的想跑到他身边亲亲他。无奈教官非得让他跟着汇报完工作。于是从办公室出来时他忘记了平时的冷静自持,立马撒脚飞奔,不管教官在后面如何嘲笑他。

    直到现在在怀里拥着他,吻着他,那溢满胸腔的思念终于得到了宣泄。

    “唔……”陈炎腰上吃痛,“丫的勒死我。”

    石元明只是重新吻上他的唇,把他推到了树上靠着,用力拥着他,好像怕他跑了。

    陈炎感受到了这畜牲下身火热的思念,心里暗爽,知道思念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这感觉,很幸福。

    他伸手握住他下面,帮他抚慰,即使班长说限他半小时交上检讨,但男朋友的性福更重要。

    石元明异常的兴奋,主要表现在他小兄弟此时比平常硬了好几个度。

    陈炎用下面蹭蹭他:“想你进去。”

    石元明尤其受不了他这样用充满情欲的双眼盯着他撒娇,揉着他屁股用力顶了他一下:“脱了。”

    “嗯~”陈炎不禁叫出声,其实陈炎也就是想撩他一下过过干瘾,先不说这青天白日的,就是这畜牲没一个小时完不了的德行,他小心脏受不住啊。

    可没想现在的石元明这么不禁撩,他犹豫了那么几秒钟,石元明已经亲自动手了。

    “我会,快些的。”他贴着他耳边哄着他,手下动作不停。

    陈炎心里一软,也就随他去了,已经做好了万一真被抓奸就说主动勾引他顺势离开这里,也是不错……

    他想着转过去撑树上:“要秒射吗你?”

    这句话像是助燃剂一般将身后的男人完全点燃,沉着嗓子道:“试试就知道。”

    结果就是,陈炎屁股遭了殃。

    很幸运的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奸情,顶多回去被舍友调笑了一番,又是基情满满的一天。

    石元明回来的第二天,陈炎就跟他说了这段日子琢磨的东西,石元明生气了,很生气。

    具体表现连着一个月没理他,一个月啊!<br/><br/>而且还是在陈炎百般示好的情况下,丫的就是个驴脾气。

    连教官都看出来询问陈炎是不是石元明闹别扭了,因为不理他的石元明训练起来更像是疯了一样,根本就像是在和他置气。

    陈炎心里则暗自庆幸,还好这傻子没有走另一个极端——自暴自弃不好好干。

    最后是在迎新晚会前,作为老兵的他们准备节目,教官也许是心疼自己最看好的石元明了,随口让陈炎石元明准备个节目,他们的关系才算得以拯救。

    “气也该消了吧,我保证再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了!”陈炎小心的说。

    石元明看他一眼,这是这么久第一次正眼看他。

    陈炎大了胆子凑上去抱住他,语气委屈:“你竟然连着一个月不理我,有你这样的吗,拔。屌无情,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撒娇起了作用,石元明内心一软开了口:“你说的那算什么话。”

    “我不就是随口一说吗,我又不是不爱你了,我依然很爱很爱你,所以才会替你着想啊,谁知好心当驴肝肺,还不理我~”说到这里已经带了委屈的哭音。

    石元明摸摸他的脸摸到了湿润,也板不下脸,只恨不得赶紧亲亲抱抱举高高把人哄好了。

    自此,陈炎安分守己,努力训练,再也不敢出什么幺蛾子。

    三年,不长不短,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毕竟,出去时还会有一场恶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