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有点不对劲[重生] 86.第八十六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我的妹妹有点不对劲[重生]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晋江系统自设, 所有V章节购买满一半才可看到正文)

    “啊……”她惊讶了一下, “是你啊。”

    郭蓝婷笑道:“你见过吗?”

    宁昭说:“见过的吧, 遛狗的时候, 对吗?你问过坨坨吧?就是我的萨摩。”

    男人道:“是啊, 可是你似乎并不愿意搭理我的样子。”

    宁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真不好意思啦。”她亲昵的拉着郭蓝婷的胳膊, 说, “我跟婷姐说过啦,我之前差点被绑架,我家里人绝对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出门, 也不要我同陌生人说话。”她俏皮的笑了笑, “就现在, 我现在手机里都有定位呢。”

    男人笑了笑, 说:“小孩子么, 家里人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他看了一眼郭蓝婷,目光十分的逼人。

    宁昭笑吟吟的说:“是呀, 蓝婷姐,我去一下卫生间?”

    郭蓝婷说:“出门右拐就是了。”

    宁昭将自己手中的羽绒服脱下来, 放在了沙发上,就出门了。

    她刚一出门, 男人就冷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郭蓝婷焦急道:“我……我也不知道。”她压低了声音, “她那天真的说了那些话了!”

    男人也低声说:“我也同样说过了, 我只同她说了一句话。”

    当然, 他没有说, 那些话,他在心里的确是想过的。所以郭蓝婷告诉他的时候,他也相当惊讶。

    郭蓝婷忙将宁昭在车内和贺海城的通话告诉了男人。

    男人十分敏锐,“糟了,可能被他们发现了。有可能是假的!她可能跑了!”

    话音刚落,宁昭就推开门进来了。

    “蓝婷姐,我们回去吗?”

    郭蓝婷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听男人说:“嗯,文件我已经拿到了,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

    郭蓝婷说:“好。”

    两人一起出了大厦,宁昭想去星巴克喝咖啡吃糕点。郭蓝婷之前答应过她,现在虽然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但还是暂时跟着宁昭去了星巴克。以为她现在完全不知道是否已经露出了马脚。这丫头太不按理出牌了。

    宁昭点了拿铁和蛋糕,与郭蓝婷坐在一边聊天。

    这个时候还是上班的点儿,星巴克人不是很多。

    宁昭对郭蓝婷说:“我给你说过坨坨以前的主人去世了吧?”

    郭蓝婷说:“是啊,挺可惜的,我还见过她几次呢。”

    宁昭笑了笑,说:“她是个警察,她的男朋友也是警察,就是上次与我一起的男人,你应该见过的。”

    郭蓝婷点点头,脸上的神色快要绷不住了。

    宁昭说:“她有一次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从前,在甘肃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个……”

    郭蓝婷一下子变了脸色,就在她变脸色的这一瞬间,宁昭忽然听到了她的心声。

    ——去死!去死,你怎么不去死!我早应该杀了你的!

    宁昭停了下来,风淡云轻的说:“我怎么不去死?因为不想啊。你没有早点杀了我,现在后悔也没有用啊。”

    郭蓝婷惊愕的看着她,似乎这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说他没有说过那些话,而宁昭却告诉了警察。

    “你、你!”

    宁昭比了一个嘘的动作,“没有人会相信的,对吧?”

    郭蓝婷有些发抖,她害怕了。人往往畏惧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就如同她忽然窥视到了宁昭的不同一样。觉得自己像是被看穿了。

    宁昭总是用这点来击破凶手的内心,但是她从来不会直说,这次之所以直说,是因为她一直没有感受到郭蓝婷的恶意。

    宁昭说:“但是,在此之前,你并没有想过要杀了我吧。我没有感受到你想杀了我的意愿。”

    郭蓝婷不说话。

    宁昭又说:“有一个问题,你用在请柬上的香水,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呢?”

    郭蓝婷拒绝了宁昭说话,她生怕自己开口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将她彻底推向死亡。

    宁昭笑了笑,没有再继续问了,只说:“现在,当我们走出这个咖啡厅,就要分别了。兰婷婷,你没有想过伤害我,我希望你也可以对警察实话实说。”

    宁昭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拿起衣服走了。

    保镖看见她起身,也跟着起来,宁昭最后回头看了郭蓝婷一眼,目光相对,她看到郭蓝婷脆弱的仿佛不堪一击。

    —

    宁昭在进星巴克的时候,窃听器被她扔在了门外,出了门后发现,这玩意竟然还在。

    她捡了起来,揣进了兜里。

    周少庚和邵震将郭蓝婷带了出来,冲着宁昭点点头,说:“谢谢。”

    宁昭笑了笑,挥挥手,目送警车离开,像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

    Eye killer 姓王名XX,1972年生人,现45岁,H省人,第一次作案在2007年,第一个受害人叫做兰婷婷,当时王某强奸了十八岁的兰婷婷,却并没有下狠手,反倒将兰婷婷囚禁在身边,给她改头换面,久而久之,兰婷婷就对他产生了依赖,并且成了他的帮凶。

    王某是某医科大学毕业,当年分配工作到了市医院,后来婚姻破裂,老婆带着孩子跑了之后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再加上幼年父母离异,父亲对他常年的虐待造成了他心理的畸变。

    他对眼睛的执著,来源于他的老婆。

    根据商梦婷的调查结果显示,王某之所以没有杀了兰婷婷,终究也是因为兰婷婷长得像他老婆,王某也承认了这一点。后来,王某对兰婷婷产生了感情,便收手了,虽然偶尔有作案的念头产生,但从未付诸行动过。

    也就是说,王某自从10年之后就彻底收手了。

    杀害李某某的凶手,是兰婷婷,也就是现在的郭蓝婷。

    周凯将所有证据收集起来,根据各种间接证据的印证,毫无疑问,兰婷婷在王某出差其间,杀害了李某。

    “可以看出来,李某和兰婷婷有点相似,你们看这双眼睛。”周凯说。

    “是嫉妒吗?还是担心丈夫被更年轻的女人吸引?”唐雅然说道。

    蒋霍夫和靳舒正在讯问室里。

    郭蓝婷说:“他对李某某非常好,甚至给她买了贵重的香水,那才是李某某第一次来我家。”她有些愤怒,“我和他说过好几次了,他都否认,可是我知道,和我比起来,李某某更像他的前妻。”

    靳舒说:“所以你才杀了李某某,以他从前的手法?”

    郭蓝婷低着头,过了一阵子,才说:“是啊,可笑的是他竟然没有责备我,帮我弃尸。我、我……”她忽然掩面大哭了起来。

    靳舒知道已经没有必要再问下去了,洪茂大厦不是李某某死亡的第一现场,别墅才是。

    所以当宁昭回到家,休息了一阵子后,就听到警车呼啸而来。

    她牵着坨坨出去看,在周围一堆人的围观下,淡定的当吃瓜群众。

    周少庚冲着她招了招手,宁昭钻过了警戒线。

    “搜出来了很多、呃收藏品,检测出来了血迹。”

    宁昭说:“哦,那就好。”

    蒋霍夫从别墅出来,走到宁昭跟前,打量着她。

    宁昭还是那身打扮,银色的羽绒服,黑色的牛仔裤,灰蓝格子的男士大围巾(正是贺海城的那条),长发刚好到肩膀,肤色很白,在冬日的阳光下,有种莹亮的光泽感,当然,这样的皮肤状态也昭示着她是一枚十七岁的高中生的事实,但蒋霍夫却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有一种特别淡定的气质,跟宁昭很像。

    “少庚,你去邵震那里帮忙。”

    周少庚离开后,蒋霍夫才说:“你认识宁昭?”

    宁昭点点头,“是啊,认识。”

    蒋霍夫笑了一下,他是个很严肃的男人,办事从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但同时也是一个温柔的男人,虽然从来不在口头上表达,但是对下属的关心却从来事无巨细。“她的追悼会定在半个月以后。”

    宁昭沉默了一下,随问道:“她是自杀么。”

    蒋霍夫说:“不是。”

    宁昭觉得原本暖洋洋的阳光顿时失去的温度,一种寒冷的感觉从脚底钻到了心里。

    “谢谢,我会去的。”

    用宠物开启话题,是男人对付年轻女孩的惯常做法。

    宁昭不记得他,但也有可能是她上班时候,遛狗的人带着坨坨玩儿的时候认识的。她不想与这人多说话,便说:“我得回家了,我哥哥在等我,再见。”

    她当然不能表现出任何让男人觉得她不对劲的地方。

    男人笑吟吟的说:“好的,再见。”

    现在,她听不到对方内心的想法,说明对方那恶意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

    不过也是了,他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在这个地方有所动作,毕竟住在这里的人均是非富即贵,万一一个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

    宁昭跑了起来,坨坨立刻欢快跟上了她,仿佛正在玩闹一般。

    然后宁昭不经意的转身,接住扑过来的坨坨,看到男人仍旧站在原来的地方看着她,见她回身,还冲着她摆了摆手,笑了笑。

    男人的长相虽然不是能够看的非常清楚,但是总体来讲,有一种很儒雅的感觉,加之身量挺拔清瘦,若是宁昭没有听到他的内心的话,她绝对不会对这个人抱有戒心。

    她快速的回到了贺海城家,秘书正在门口等着,正在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说话,看起来两人还挺熟悉的样子。

    看到宁昭回来,秘书介绍道:“这位是贺先生请来的刘阿姨,前段时间家里有事回去了一趟,今天被贺先生叫回来了,这不,这个点了刚到。”

    宁昭礼貌的和她打了招呼,心里却觉得很熨烫,贺海城的考虑的很周到。

    刘阿姨看到她身边的坨坨,疑惑道:“这是?”

    宁昭说:“这是我的狗。”她问秘书道,“你可以陪我一起送它回去吧?”

    秘书说:“好的。”

    两个人一起往她家别墅走去,宁昭在不远处发现了刚才那男人的身影,他果然是跟过来了,想必是要知道自己住在那里。

    宁昭有点瘆得慌,连带着也不想让坨坨独自过夜,便问秘书:“我可以把它带回去么?住在院子里。”

    秘书道:“你决定就好。”

    宁昭从自家院子里搬出来坨坨的活动小屋,带回了贺海城的家,坨坨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是好像也没怎么反对。

    她心不在焉的在院子里陪着坨坨玩了一阵子,就回屋了。

    贺海城仍旧没有回来,大概今晚也不会回来了,闻则彦放晚自习回来也很晚,其实在家也是如此,两人很少能打个照面。

    宁昭犹豫了起来,自己留在这里是否还合适。无论如何,她现在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手无缚鸡之力,家里的阿姨白天会在,晚上也会离开。

    宁昭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严重,她给贺海城发了一条微信询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但对方也许久没有回复。

    她觉得有些怅然。

    但是比起怅然和思考自己是否应该离开,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之前在市局工作的时候,记得当时室有旧档未结案子,里头记载了近年的一些未结大案,由于当年侦破技术不够,加之线索又少,这些案子一直是悬而未决的状态,随着现在侦破技术的提高,一些旧案的新线索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她当初翻看过一些旧案,有一些局内部都很有名的案子,被起了代号,时不时拿出来翻看翻看,以发现新的思路和线索。

    宁昭之所以能立刻想起来,也是因为这个案子太有名了。

    【Eye killer】

    虽然是一个比较俗气的名字,但是却很贴合实际。

    眼睛杀手活跃于07年-09年期间,10年之后逐渐销声匿迹,在此期间已经作案八起,辐射京津冀地区,11年之后彻底销声匿迹,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十年了。此人以为杀人手法颇为血腥而闻名——他下手的对方基本都是不超过二十岁的女孩,一般会采取窒息致死的手法,然后取出她们的眼睛。

    宁昭记得当时请来专家做过侧写,那时候水平有限,信息很少。

    她记得的确说过男人有一米八左右,北方人,其他的倒是不太清楚了。

    会是同一个人么?又或者只是一个变态而已?

    因为没有更多的线索,所以宁昭也不好下结论,而且她现在换了个壳子,也没办法去跟以前的同事去说。

    宁昭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再跟这些事情有牵扯了,多一个她和少一个她并没有太大差别,但是……以前因为这种能力,也解决了很多案子,也多少解救了一些幸存者,每一次侦破一个案件,她都会有一种成就感。这么一想,她倒是真有些怀疑自己选择自杀的初衷了。

    “啧,烦死了。”她在房间里转悠了一下,走到穿衣镜前,她忽然停了下来。

    闻则珺长的很可爱,眼睛很大,睫毛浓密,脸有点圆,却并不是因为婴儿肥的缘故,只是大概脸型如此。

    宁昭摸了摸脸,镜子里的人也摸了摸脸。

    如果不去刻意的想,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换了一具身体,现在对着镜子来看,却有一种很陌生诡异的感觉。

    她竟然换了一具身体!

    不过鉴于以前她那奇怪的能力,换一具身体似乎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正在宁昭出神的时候,手机响了。

    贺海城发了短信过来,但是内容很简短,只说了最近不回去。

    宁昭躺在床上,略有些失落,却也不明白这种失落的感觉到底来自哪里。

    —

    第二日一早,宁昭带坨坨去遛弯,顺便晨跑。

    她选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出来,一方面是因为空气质量比较好,另一方面也是这个时候人比较多。

    她带着坨坨再次沿着昨日的路径跑去,细细观察着周围的的别墅及编号,周围的是否有加建的仓库,有无宠物等等,一圈跑下来,看了个大概,坨坨也遇到好几个熟悉的朋友。大家聚在中心区的花园里聊天。

    今日天气不错,天很蓝,无风,太阳出来后晒的人暖洋洋的。

    其中一个女人和宁昭聊了起来,她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相很温婉,大着肚子,看起来有五个多月的样子。

    她牵着一条金毛,金毛和坨坨似乎蛮熟悉的样子,扑来扑去挺开心。

    女人抱怨着说怀孕后老公不让养狗了,大概过几天就送出去了等等,聊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宁昭才带着坨坨回家。

    他轻轻的替宁昭将碎发绾至耳后,关切又紧张的看着她。

    就这几天的相处中,宁昭已经知道这个男孩是她这具身体的哥哥,叫做闻则彦,帅气又温柔,简直无可挑剔——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