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会议桌的两个男人都拥有一张俊美的面孔——坐在桌首的男人刚硬强悍像个霸王,坐在桌尾的男人豪放不羁像个浪子。

    眼前的气氛不见一丝火药味,前方还摆上咖啡和蛋糕,好像两人是坐在这里聊天似的,完全瞧不出他们正在进行一场交易。

    「只要你肯割爱,我会筹到资金买下你手上的股权。」夏御风不着痕迹的打量这个既是旧识,却又陌生的男人,他曾是父亲司机的儿子,如今却掌握了父亲一生努力的心血——日夏食品,风水轮流转,人生的际遇教人欷吁。

    「看样子,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要夏紫英,而你必须娶邢茉心,两家一旦结为亲家,我理当全力支持你取得日夏食品的经营权,待我和夏紫英完成婚礼之后,我手上的股权将会分别转让给邢茉心和夏紫英。」邢孟天展现了难得的耐性,毕竟是未来的大舅子,总要礼让三分。

    「这是为什么?」

    「即使你有本事买下我手上百分三十的股权,你也不会获得董事会的支持,你在摄影的领域享有耀眼的光环,可是在商场上,只能算是小学程度,我想有脑子的股东都不会放心把经营不善的公司交给你。」

    这种话听了教人不爽,可是夏御风无言以对。他可以让演艺圈那些大牌明星排队求他掌镜,却无法教日夏食品的股东们相信他有本事让公司转亏为盈。

    「除了我,没有人可以帮你争取到董事会的支持,而我们若是没有任何关系,我宁可把赌注押在专业经理人身上。」他砸钱投资一家公司,目的是赚钱,不是因为无聊好玩。

    今日角色互换,夏御风相信自己也会是这张现实势利的嘴脸,可是他以为凭父亲跟邢孟天的交情,邢孟天不会趁火打劫,至少他就不会干出这种无耻的事。

    「从一开始你跟我父亲接触,打的就是这种算盘吧?」

    慢条斯理的端起前面的咖啡杯喝了一口,邢孟天并不想隐藏自己的企图,这十几年来,即便身在美国,却还是掌握夏家的一切,这当然不是巧合。「你应该说,我是为了夏紫英才介入经营不善的日夏食品。」

    「如果我父亲知道自己引狼入室,他宁可让公司垮了。」

    「夏伯伯比任何人更清楚我的目的,比起其它的豺狼虎豹,我的动机反而单纯多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几个投资者当中选上我,他知道我才是真正可以帮他保住日夏食品的人。」

    「紫英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傀儡娃娃。」

    「这是你的问题。」邢孟天根本是胜券在握,任性撇下父母不管的浪子都愿意坐在这里跟他交易,长年守在父母身边的小公主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我对日夏食品没有感情,它落入谁手中都无所谓。」夏御风很生气邢孟天的赢家姿态,确实,自己是不在意日夏食品的存亡,若非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中风倒下,他会离现在这情境越远越好。

    耸耸肩,邢孟天不慌不忙的道:「交易原本就是要双方你情我愿,你可以拒绝。」

    拒绝?总是傲慢无礼,从小被贴上「小暴君」封号的夏御风,如今不得不坐在这里期许对方愿意让他套交情,他从一开始就只有任人予取予求的命运……即使是王者也必须顺应形势卑躬屈膝,古有越王勾践,就是最好的教材。

    「一旦接下日夏食品,短时间之内我无法解决终身大事。」

    邢孟天耸耸肩,「这个我了解,你有一年的时间可以专心整顿日夏食品。」

    「你预计在台湾待多久?」夏御风不愿意向这个家伙请求协助,但是他能够帮助自己迅速掌握日夏食品的情况是事实。

    「这要看你的情况,如果你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在找到协助教导你的专业经理人之前,我只好在这里多待上一段时间。」邢孟天的口吻好像一点也不看好他。

    「我不会让你在这里待太久的。」夏御风不悦的皱眉。这个家伙的态度真的很讨人厌!

    「最好如此,我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这里,至于我和夏紫英的婚礼,暂订于三个月后,这几天确定好黄道吉日就会通知你。」

    既然都警告过了,夏御风可不想再承担其它不必要的麻烦,相信接下来整顿日夏食品就足够他伤透脑筋了。「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往后你的新娘子就由你自己负责看管。」

    邢孟天嘴角勾住淡笑,不需要他说,他也会做到。早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列入他的看管名单之中,如同他投资的众多事业,他会一直牢牢看紧。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