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轻食小馆,夏紫英每走几步路就会停下脚步,回头一瞧,真的没有见到那部熟悉的银色轿车,邢孟天真的不再派人跟着她吗?半信半疑,再走个几步又停下来,突击似的回头一看,不但没有银色轿车,也没有任何可疑的车辆尾随在后。

    中午用餐时间忙完后,她赫然发现停在轻食小馆外面那部银色轿车不见了,正纳闷的时候,邢孟天打电话向她索讨奖赏,她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她严重抗议,他就不再派人跟着她吗?她很怀疑,她又不是第一次抗议,为什么先前他都置之不理呢?

    依她看,他根本认定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实在没有必要浪费精力在这种事情上门,况且这么一来,他还可以向她要好处,何乐不为?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她从背包取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号码,不由得皱眉一叹,她何时才可以摆脱这个家伙?

    不接可以吗?难得今天心情不错,真不想受到他的疲劳轰炸。

    迟疑了一下,她还是接了。

    「张俊斌先生,如果时间太多了,你可以去医院当义工,做好事,你一定有好报……这都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我们开诚布公的说清楚好了,即使我要结婚。对象也不是你,我对你……」

    缩了一下脖子,她稍稍把手机移开耳朵,又来了,每当她想说清楚讲明白,他就会开始叨念她无情无义,说他在她身上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仰天一叹。

    她都可以倒背如流了,没见过比他还偷懒的人,每一次的说词都一样,难道就不能换点新鲜的吗?这年头什么事都要讲创意,批评别人更是如此,否则,怎么有办法教对方折服呢?她有理由怀疑,这个根本是事先录制下来的,直接摆在手机面前播放。说真格的,被人呢形容成狼心狗肺的女人,她也不是真的毫不在意,可是几次下来,疲乏了,那些攻击也不再具有杀伤力,就让他尽情的说,嘴巴累了,就会停下来。

    可是十分钟之后,手机那一头的人还未阵亡,她倒先撞上一堵人墙。

    「啊……」踉跄的一退,她下意识的抓住对方稳住脚步,定睛一看,竟然是邢孟天!当下一慌,第一个动作便是切断通讯,再来是关机,避免还没有发完牢骚的张俊斌再度打过来、

    「你跟谁讲电话?」邢孟天锐利的眼神像只黑豹。

    「打错电话、」她不自在的咽了口口水。

    「打错电话还可以讲那么久?」

    「呃……因为对方坚持他没有打错电话,以为我故意闹他。」如果她读书的本事也有编故事那么厉害,她就不会只从大学「混」到一张文凭。

    「是吗?」他显然不相信的挑了挑眉。

    「讲手机的人是我,难道我会搞不清状况吗?你怎么会在这里?」这种时候还是赶紧转移话题吧。

    「请我吃晚餐。」

    「我为什么要请你吃晚餐?」

    「这是你应该给我的奖赏。」

    呃……她想起来下午他在电话中索讨的奖赏,不过是请一顿晚餐,如果她拒绝了,免不了落个小气的罪名。

    「你想吃什么?」

    「路过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一家大排长龙的锅贴店。」

    「那一家啊,我知道,哪里的锅贴超级好吃,酸辣汤也不赖:」她要在一个小时之内把他的肚子塞爆,然后打发他离开。

    前后不超出一个小时的晚餐换得「自由」,这真是太划算了……是吗?

    现实告诉她,凡事不要太过悲观,但也不要过于乐观,不到二十四喜爱欧式,也就是隔天晚上相同的时间,他又出现了。

    没关系,今天没有「奖赏」可以当借口,他能怎么办?然而夏紫英很快就学会一件事情,她的灵活程度远远在他之下,他换了一个角度,就可以制造另外一个台词。

    「今天换我请你吃晚餐。」

    「不需要,我自己有钱吃晚餐。」

    不过三分钟不到,他就用行动向她证明,他说了算数。

    他们坐在羊肉炉店,在热情如火的季节,吃着很补的羊肉,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品尝,邢孟天第一口就爱上这种味道,夏紫英却是不敢领教那股骚味。

    无所谓,她请过他,他也请过她,保证明天晚上再没有借口了。

    可是隔天晚上,相同时间,他又一次现身了,今天他找到更好的台词。

    「我不喜欢一个吃饭,你是我的未婚妻,陪我吃饭这种当然交给你。」

    哪有这种事情?

    但不管有没有这种事情,他是主宰者,而她是服从者。

    从此,他每天晚上都来报道。而她每天晚上陪他吃饭,他们每天都会换新口味,很显然,他事先做足了功课,准备一网打尽台湾的美食,只是唯一让他不愿意涉足的地方是夜市,今天他们吃的是麻辣火锅,他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似的。

    「这个玩意儿真好吃,你也来一块。」他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块鸭血之后,也夹了一块放进她的碗里,可是过了半晌,她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抬起头来,发现她正盯着他,唇角愉悦的上扬。

    「你在看什么?」

    两颊瞬间爆红,她结结巴巴的说:「我不能看吗?」惨了!惨了!惨了!

    她怎么会养成这种坏习惯呢?看着他,不自觉的就犯傻了,谁教这个男人实在帅得太有男人味了,眼睛想不盯着他都难。

    「当然可以,请你尽量看,连明天的份一起看。」

    「我不想……明天?」

    「我们明天晚上没办法一起吃饭,你会想我吗?」

    「我……干么想你?我会开心的拍拍手,终于不需要陪你吃饭了。」她没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中充满失落感,不知不觉中。她习惯两个人一起共度晚餐时间,分享对食物的喜恶,惊喜的发现在食物面前,他无可救药的孩子气,爱吃的食物,不懂得节制、不爱吃的食物,好像尝一口就会要了他的命。

    唇角再次因为愉悦而上扬,他喜欢她眉宇之间流露出来的失望。

    「你都不担心我饿肚子吗?」

    「我干么担心你饿肚子?你的肚子又不是归我管。」

    「过两天,我的肚子就归你管了。」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

    今天是……对哦!她真的忘了!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像她这么悠闲轻松的新娘子,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唯一的责任就是在婚礼那天披上白纱。当然不可以像小时候一样任性的玩躲猫猫,让大伙都找不到。

    「明天你要搬回家,晚上我不能陪你吃饭,你可不能推说天气热,食欲不佳,就欺负自己的胃。」仔细打量她一眼,他摇了摇头。

    「你不照镜子的吗?瘦得像竹竿一样,难看死了。」

    这个男人真好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的人他,又不是她……等等,难道这阵子他是为了盯着她吃饭,才会每天晚上来这里报到。

    「还有,明天早上查尔斯会送你回去。」

    她看了跟他们相隔两桌的查尔斯一眼,这个家伙总是像路人甲出现在他们附近,如果不是试穿婚纱那天,邢孟天正式向她介绍过,她都不知道有他这号人物存在。

    「不用了,我自己会打出租车、」

    「你要改掉什么事都想反抗我的坏习惯。」

    「你要改掉什么事都想命令人的坏习惯!」

    一怔,邢孟天放声狂笑,她不知所措的瞪着他,这很好笑吗?

    「我可以预期我们未来的生活会有多「热闹」。」他讨厌人家跟他唱反调,可是碰到她,这反倒成了一种乐趣,他喜欢她不服输的斗志,全身洋溢着朝气,就像一朵绽放的玫瑰,很美!

    「是啊,希望你的耳朵承受得住我制造的噪音,如果结婚不到三天就被人家快递回家,我可是笑出来。」他从口袋取出手帕,拭去她额上在火锅蒸腾下面冒出的薄汗,眼神深邃得教人心慌意乱。

    「我对于自己的选择从来不会后悔。」

    微微一颤,夏紫英低下头条比他的视线,故作饥饿的对着眼前的火锅进攻,过了一会儿,他也若无其事的加入战局,两个人抢着把面前的火锅料一扫而空。

    这顿晚餐用了他们将近两个小时,当两个人离开火锅店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好像装了一肚子的石头,于是决定先绕到附近的公园散步,再慢慢走回她的住处。

    「你在看什么?」他注意到这一路上她不时回头张望。

    她想摇头说没有,可是那种被人家跟踪的感觉令她毛毛的,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问道:「你有没有派人暗中监视我?」

    「监视你?你会当落跑新娘吗?」邢孟天语带调侃的挑了挑眉。「你连坐公交车到南部都会迷路,你能逃到哪里?」

    「我只是没什么方向感,又不是不会搭车,干么说得好像我很白痴?」老爸那个人未免太大嘴巴了,怎么连这种事情都毫无保留的说出去?「我误会了,原来你只是分不清楚东西南北,并不是出门都得靠司机接送的路痴。」他努力克制笑意,声音显得很压抑。

    虽然很懊恼,但他说的是事实,以前住家里的时候,上哪都有司机接送,如今也不例外,只不过现在换成出租车司机。

    「算了,没有就好。」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看到同一张面孔,这种巧合确实太诡异了,可是住在这附近的人,进出当然都在这个区域,总不能因为两个小时之内四次的巧遇,就坚持人家在跟踪他们吧。

    「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时间很晚了,你赶快回去,路上小心。」

    夏紫英挥了挥手,转身就要走进小区,他突然从后面抓住她,轻轻一扯,她旋即落进他的怀里,不解的抬头想问他怎么了,他猛然低头擭住她饱满的朱唇。

    他的吻如同他的人,霸气十足,由不得她拒绝,而她也无力反抗,甚至还情不自禁的响应他两人唇舌热烈缠绵的好像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其实他们心知肚明,这一刻他们已经期待很久了,表面上两个人总是可以保持距离,可是彼此的目光又不自觉的绕着对方打转,就像两块磁铁,只要遇上了,就算试图用什么阻隔他们,也会不顾一切贴近彼此。

    回到公寓,夏紫英还沉醉在那一刻的天旋地转当中。

    时间好快,他们就要结婚了……心跳忽然加速,她都忘了新婚之夜……

    怎么办?夏紫英想只无头苍蝇开始绕着客厅打转,心好慌,好乱……

    惨了,今天晚上她又要失眠了!

    因为不想引来媒体,惊动爷爷,也考虑未来岳父大人的健康状态,邢孟天直接选在夏家别墅举行婚礼,就地举办婚宴,这是一个低调却又隆重的婚礼。

    按照计划,他们接下来还会在台湾停留一个月,为了方便起见,虽然别墅装修好了,但他们还是决定先住在夏紫英的公寓里。

    之后他们会动身返回美国,再宴请哪里的亲朋好友,将夏紫英正式介绍给大家认识,最后邢孟天才会着手安排蜜月旅行,可是,他还是事先安排一个礼拜的新婚假期,地点西安在北海岸的一处庄园,这是向朋友借来的,在陌生的地方,更能偶加速两人的亲密和依赖。

    夏紫英从早上睁开眼睛,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情!新婚之夜,这一天,她一直坐立难安,当然没心思管邢孟天带她到什么地方。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好像快休克了,他有权要求她行使妻子的义务,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虽然她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总归一句话!她快紧张死了!

    「肚子饿吗?」邢孟天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她的情绪波动,虽然婚宴的彩色令人眼花缭乱,食指大动,可惜忙着当交际花的新郎新娘永远只能看不能吃,在加上一天的操劳,这会儿肚子哪有不唱空城计的道理?

    「我先把衣服拿出来。」夏紫英手忙脚乱把两人的行李箱摊开来,这会儿她一心一意只想着一件事情!拖延上床的时间。

    「不急,我们先找点吃的东西。」他事先已经请人把冰箱塞满了,可是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现成的食物可以填饱肚子。

    「你肚子饿了啊……等我把这里整理好了,再煮东西给你吃。」她一刻也不想放下手边的工作,忙碌可以降低紧张的情绪。

    够唇一笑,他不在勉强她了,虽然他很喜欢自己带给她的影响力,可是吓坏了他的宝贝新娘,他会心疼。

    跳上床,他背靠着床头,愉悦的看着她好像停不下来的陀螺忙东忙西,毕竟从小习惯被人家伺候的小姐,做事毫无章法,不过,还真是可爱。

    「……算了,我们还是先去厨房找吃的东西。」压下想尖叫的冲动,夏紫英等着悠哉倒像在看戏的邢孟天。他在旁边「监工」,她怎么有办法专心整理衣物?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整理好。」

    「我有关系……我是说,还是先解决民生问题,不知道厨房有什么东西,最好不要太麻烦的。」她慌乱的赶紧转身走出主卧室。

    他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不疾不徐的走下床,跟着走出去。

    不到三分钟,夏紫英就后悔了,厨房的空间比主卧室还要小,空气更不流通,而邢孟天的存在域也就跟强烈了。这种情况下,尽管有满满一冰箱的食材供她大展身手,她也无心大展厨艺,看到几分钟就可以让人食指大动的泡面,她毫不迟疑的煮水下面,再打个蛋,前后差不多五分钟,她总算摆脱这令人窒息的空间。

    「好吃!」邢孟天津津有味的表情好像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

    废话!她至今没有吃过不好吃的泡面,尤其在肚子饿的状况之下。

    「老婆煮的特别好吃。」他状似不经意的又补上一句。

    心跳得好快,空气中飘散的不再是泡面的味道,而是一种亲密的氛围,两人之间跳跃着一触即可以燎原的火花。

    埋头苦干,她三两下解决碗里的泡面,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慢慢吃,吃完碗筷搁着就好了,明天再收拾,我先去洗澡。」

    「刚刚吃饱不可以马上洗澡。」

    「呃……我要卸妆洗脸,还有洗头,等到洗澡,已经过半个小时了。」这会儿就算有十匹马也拉不住她,可是当她真的躲进了浴室,她有后悔了,洗完澡之后,接下来不就是上床睡觉吗?天啊!夏紫英,你真是个笨蛋,你根本是把自己越高越凄惨!

    没办法了,现在她只能尽全力把洗澡的时间拉长。

    她努力拉长时间,唱歌自娱,还刷刷洗洗,整间浴室在她劳心劳力之下闪闪发亮,参加比赛一定会拿冠军。

    在她不懈的奋斗下,浴缸的热水变成了冷水,将冷水放掉一半,再注入热水,热水再一次变成冷水……她累了,好像睡觉哦!

    叩叩叩!邢孟天终于来敲门了。

    「你再不出来,天都亮了。」

    「我马上出去了。」没错,她再不出去,天真的亮了,而她明天就会挂上两行鼻涕,虽然她一直注意水温,可是光着身子很容易着凉。

    放掉浴缸的水,她也难怪莲蓬头冲洗了一下,换上T恤和牛仔裤!甚称是全副武装。

    慢慢的,她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来,看见邢孟天正在接听她的手机,他紧抿着双唇,眉头紧蹙,好像发生什么事似的。那是她的手机,她可以堂而皇之的走过去要求接听,可是他的表情令她却步,莫名的不安笼罩心头,所以她只能等,等到他放下手机,才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

    「是谁?」

    「对方没有出声。」

    她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张俊勋」三个字瞬间闪过脑海。自从上一次她当着邢孟天的面前切断他的电话,他就不曾再来电骚扰她了,她乐观的相信他是找到新对象,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不来吵她,她乐得轻松,什么原因都无所谓……会是他吗?

    「你知道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是谁?来电有没有显示电话号码?」

    「没有。」

    「说不定是打错电话,听到你的声音吓到了,根本不敢出声。」张俊斌倒是不曾用「不明来电者」吓她,她想应该不是他吧。

    「你的手机怎么老是有人打错电话?」邢孟天嘲弄似的挑了挑眉。「我还以为打错电话,说句对不起就好了,再不,直接切断电话,何必装神弄鬼的不出声?」

    「也对,那……八成是恶作剧电话,以前我也接过类似的电话。」

    「好吧,就当作是有人恶作剧,你应该累了,上床睡觉吧。」

    「睡觉……你还没洗澡,我去帮你放热水……你洗好澡了?」她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也换上一套家居服,而他肩上披挂着一条擦拭头发的毛巾。

    「你洗太久了,我只好去另外一间浴室洗澡。」他取下肩上的毛巾,随手发在落地窗前面的卧榻上,然后上床。

    「我……我还没有整理衣服……」她赶紧看向地上的行李箱,却发现行李箱整整齐齐的被收到角落。

    「我刚刚闲着没事做,就顺道把行李箱整理了一下,很快,几分钟而已。」如果等她洗完澡,再由着她慢慢收拾,那真的会搞到天亮了。

    脸颊浮上一抹不自在的暗红,这个澡让她从小雪人变成印第安人,确实洗得太久了!

    「累了一天,你应该很想睡觉了吧?」

    「我还不累!」她惊慌的摇头,就算必须动用牙签,她也会阻止眼皮合上。

    耸耸肩,邢孟天无所谓的说:「那我们出去看星星。」

    「我最喜欢看星星了。」可是当她坐在铺着毯子的草皮上,她又后悔了,夏夜的风儿把一天的疲惫都吹出来了,意识不时会偷偷离开大脑出去溜达,如果她不给自己呼巴掌,肯定睡觉。

    「你想变成猪头吗?」邢孟天抓住她猛往脸上留印记的手。

    「我……觉得好像有蚊子。」

    「我的体温比你高,如果有蚊子,蚊子应该先咬我。」他将她的双手包裹在两掌之间,低沉的声音是最动人的催眠曲。「放松一点,专心欣赏美丽的星河,你会发现蚊子都不见了。」

    是啊,她很快就发现蚊子不见了,可是满天的星星也变成围棋的白子,周公硬是缠着她不放,脑袋瓜开始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点一下,再点一下,再点两下……终于,软绵绵的直接倒在邢孟天的大腿。终于压抑不住的笑声从嘴里轻泄而出,他的温柔的拨开遮盖她脸庞的发丝,粉雕细琢的五官像是手工打造的瓷娃娃,可是那对纯净无邪的黑眸却活力四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

    「真是败给你了,竟然可以撑那么久。」摇了摇头,他抱着夏紫英回到主卧室,轻柔的将她安置在床上。

    「笨蛋,虽然我想得到你,可是我要你心甘情愿的臣服,我有我的骄傲和自尊,我历经种种现实的关卡来到你身边,这响应该轮到你投入我怀抱。」

    他想要的不只是她的人,更要她的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