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的新娘 第四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夏紫英觉得自己像一团快融化掉的麻薯,软趴趴的……好热!她已经快热死了!

    徘徊在清醒与混沌之间,几度努力,她终于睁开惺忪的双眸……这是什么?身体瞬间僵硬,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情况不妙了!

    慢慢的的,她的脸从侧趴转成正趴,眼睛往上移动,越过某人的喉结到达下巴,更惨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两只藕臂就挂在这人颈项的两侧,也就是说,她像一只无尾熊般的抱着某个人……面对现实一点,这位某个人根本就是邢孟天!

    难怪她快热死了,抱着一个像火炉一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不热呢?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对,现在不是追究昨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

    而是该如何从眼前的情况脱身。也许,她可以假装做梦滚到旁边,再滚下床,再……

    「你睡觉得习惯真的很糟糕。」邢孟天的声音带着刚苏醒的慵懒响起。视线快速上移个几公分,正好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刷的,她从头红到脚,真是丢死人了!

    「我……因为……都是一个人睡一张床。」这是她的大脑一时半刻可以找到的借口,虽然很牵强,但总比被误认为偷吃豆腐来的好吧。

    「我懂了,因为一个人睡一张床,严重缺乏安全感,所以习惯抱着大浣熊。」

    这根本是在取笑她的特殊癖好,他只听过习惯独占一张大床的人会滚来滚去,不小心滚到床底下。

    「我……对啦,你借我抱一下,会少一块肉吗?」没错,她习惯把被子卷成一团,抱着睡觉,可是,怎么会爬到他身上呢?

    「我不介意成为你的大熊,你想抱就尽管抱,可是如果不希望被我当成早餐吃掉,你不要抱得这么紧。」

    这才发现自己还抱着他不放,夏紫英硬生生的扯动唇角一笑,赶紧连滚带爬的拉开两人的距离。

    「不好意思……啊!」惊吓的发现自己只着贴身衣物,她慌慌张张的抓来被子遮住身体,激动的指着他的鼻子,气的口不择言。「你……色狼,你怎么可以利用我睡得不省人事的时候,脱我的衣服?」

    坐起身,他一定要还原事情的真相。「昨天晚上你一直嚷着好热好热,然后就把T恤和牛仔裤脱了。」

    「我……你胡说八道。」不过,心里却被一片乌云笼罩,因为怕冷,她讨厌吹冷气,因此在这种大热天睡觉得时候,衣着当然力求单薄透风,

    可是昨晚基于防他的心态,她刻意穿上牛仔裤,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睡得舒服呢?

    「如果是我动手,这会儿你身上见不到一块布料。」看着她在他面前脱衣服,简直是种酷刑。三两下就可以脱掉的衣服,她却摸了老半天,好像在表演脱衣秀,偏偏当事者睡傻了,他只能不停的告诫自己,这不是诱惑,不能扑过去……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佩服自己,竟然可以为了她当个柳下惠。

    「我……那你干么不阻止我?」

    「我可不想自找罪受,如果你突然清醒过来,误以为我在脱你衣服,我岂不是一辈子要背负「色狼」这个罪名?」那种情况下,他保持距离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让自己卷进战场?

    「我看啊,你根本是想让我变成笑话!」她没好气的嘀咕。

    「那对我来说根本是折磨!」他也没好气的低喃。

    「你说什么?」

    「我说,有脑子的人绝对不会穿牛仔裤睡觉。」

    「我……算了,你先出去。」事以至此,她再怎么懊恼也没用。

    略微一顿,他好心有礼的问她,「你确定要我先出去?」

    「你有意见吗?」

    「没有,我无所谓。」耸耸肩,邢孟天伸了一个懒腰,从容不迫的走下床,绕过床尾,来到落地窗前,拾起随手扔在卧榻上头的衣裤。

    我的天啊!夏紫英两眼发直,双颊随之爆红。他……他……竟然只穿了一件三角裤?!

    她吓得放声尖叫,「啊!你……色狼!」叹了声气,他很无辜的转身面对她。「你会热,我难道不会热吗?我的体温已经很高了,还要抱着一个不停喊着好热好热的女人,我又不是傻子,干么把自己报的像木乃伊?」

    他说了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因为这会儿她忙得瞪直双眼……不对,正确的说法是两眼爆凸,这男人的身材绝对可以让女人喷鼻血,不过更可观的是下面……

    邢孟天勾唇一笑,喜欢她对他的身材露出那种垂涎的表情。「我本来就习惯这样子睡觉,还好如此,否则昨晚这里就要失火了。」

    「……失火?」她现在的反应很像个机器人,完全失去自主意识。

    「是啊,两个热情如火的人肯定可以把这里烧得精光。」

    真是丢死人了!她尖叫的把自己藏进被子里,接着听见他狂放的笑声响起。了不起,她一大早就为人家带来这么精彩绝伦的欢乐,可惜她一点也笑不出来。

    如果可以,她很想一直躲在被子里。不过三分钟后,她还是硬着头皮下床。梳洗过后,夏紫英很自然的进厨房为两人张罗早餐……不对,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严格说起来是午餐。当她在厨房忙碌的时候,邢孟天好像消失一样完全不见踪影,可是当她把早餐准备好,他又出现了。

    「你的鼻子还真灵!」

    「这么香的味道,方圆一公里内都闻得到。」

    「太夸张了吧!」

    「我都快流口水了,我来帮忙端,我们去草皮用餐。」

    看到邢孟天事先在草皮上准备的用餐环境!铺上毯子,顶上大阳伞,玻璃花瓶插上一束五颜六色的小花,在蓝天白云的相伴下……夏紫英又惊又喜,原来这个男人刚刚不见踪影就是在忙这些。

    「我们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待在这里用餐比较适合。」这可是他们新婚第一天的第一餐,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可惜我准备的不是什么高级的牛排大餐,只是简单的肉丝蛋炒饭配上海鲜浓汤,外加蔬菜水果色拉。」冰箱里面的食材也变不出什么顶级大餐。「我还以为我老婆只会煮泡面、炒个蛋,要不然就是仰赖微波食品,没想到还可以让我享受到现做的热食。」

    「你忘了吗?我和朋友合开轻食小馆,厨房的事多少懂一些。」她不难理解他的反应,夏家有个厨子,她不会下厨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世上的事没有一定的规则,她会对下厨产生兴趣是源自于母亲。

    看着母亲天天郁郁寡欢,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为了吸引母亲的注意,她开始寻找可以跟母亲互动的事情。

    经过一番打探,得知母亲刚刚嫁给父亲的时候很喜欢做点心,于是她开始学做点心,让母亲为她的手艺评分。

    因为点心,她们母女之间有了交集,同时也唤起她对厨房的热情。

    虽然她的厨艺越来越不错,可是她们母女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越来越亲密,母亲悲伤孤单的目光依然紧紧追随父亲。

    她这才明白,她真傻,怎么会以为自己可以取代父亲在母亲心目中的地位呢?既然再努力,也不可能改变什么,她转而把全部的心力投注在轻食小馆上面,后来干脆搬出去独立,没想到老爸一声不响就倒下来,却重新为母亲的生活注入活力。

    「我还以为你会成为岳父的得力助手。」

    「虽然我爸冥顽不灵,倒是很清楚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就像考二三十分的孩子,怎么可能期望他进名校,读硕士、博士呢?」她拿起一盘炒饭和汤匙给他。

    「你再不吃就冷掉了。」

    「我先尝一口,看看我老婆的厨艺如何。」他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可是有了第一口,就有第二口、第三口……不到十分钟,眼前可以吃的食物全部进了他的肚子,他心满意足的往后一倒。

    「你吃得这么快,小心消化不良。」

    「我老婆的厨艺九十九分,扣掉一分是因为有我最不喜欢的生菜色拉,下次只要放水果好了,生菜不用了。」

    白眼一翻,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不喜欢」,吃到连渣渣都不剩。「对了,我怎么没有看到查尔斯?」

    「我让查尔斯放假。」

    「我还以为他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查尔斯很尽责,但是他更清楚不能毁了老板的新婚假期。」

    虽然是盛夏,可是海风降低了暑气,邢孟天昏昏欲睡的闭上眼睛,声音听起来像在撒娇的大男孩。「老婆,晚上我想吃烤肉配可乐。」

    「午餐还没消化,就想到晚餐,你的性子未免太急了吧。」嘴巴上唠叨,眼中却绽放她不自知的欢喜,这男人干么一直把「老婆」挂在嘴边?可是,她好像越来越习惯他老婆老婆的喊她。

    「你可以提早做准备啊。」

    「看样子,我不出一年就变成黄脸婆。」

    「你不用担心,回到美国,你就是英雄也无用武之地。」

    她都忘了,抛开邢孟天的个人事业,刑家在美国的华人圈里本来就是数一数二的大财团,投资事业遍及饭店、银行、零售业,刑家想必有厨子专门打理三餐饮食。

    「这种天气最适合睡觉。」昨晚抱着一个几乎裸体的洋娃娃,害他肾上腺素飘涨,差一点就流鼻血,睡眠品质可想而知,现在来补个回笼觉也不为过。

    「你睡吧。」她可以猜得到昨晚他被她整的有多惨。

    从小到大,这还是邢孟天第一次这么放松自己,任由思绪四处飘荡。

    六岁之前,父亲为了躲避爷爷的追查,每半年就会带着母亲和他搬家,也许因为如此,他对周遭环境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虽然后来母亲先应征进夏家帮佣,不久之后,父亲也因为母亲的关系得以在夏家担任司机,他们终于安定下来,可是他依然摆脱不了晚上被恶梦惊醒的情况。

    因为他严重缺乏安全感,八岁那年妹妹出世,母亲只好辞去帮佣的工作,专心照顾他们兄妹俩,不过,显然已经没办法安抚他体内不安的灵魂。

    轻风徐徐,在半梦半醒之间,他就这么睡着了。

    他们的新婚假期可以说是在愉快的气氛当中度过的。因为庄园里养了好几匹马,大部分的时间邢孟天都在教夏紫英骑马,她果然不负野猴子的称号,很快就能上手,享受在马背上奔驰的快乐。

    偶尔他们会散步到海边,向行动咖啡车买杯咖啡,两人静静的坐在海滩上,享受海风吹拂的心旷神怡。

    偶尔他们会躺在草皮上晒太阳,说是做日光浴,事实上,是贪图在草地上睡觉得惬意。虽然肌肤难逃紫外线的伤害,可是对邢孟天来说,这不过是在他黝黑的肌肤上敷一层泥面膜,而夏紫英只要在室内呆个几天,很快就会恢复原来的白皙。

    偶尔他们会一起去海钓,就算至今不曾钓到半条鱼,但他们发现这是一种与海的对话,可以帮助自己跳脱现实的烦琐。

    偶尔他们会上夜市打牙祭,当然,邢孟天对夜市相当感冒,这事一开始并不是很顺利。

    「二十岁之前你都呆在台湾,你不可能没去过夜市吧?」

    「去过,不喜欢。」从他皱眉的样子,就知道他对夜市真的印象不佳。

    「这怎么可能?我没听说过有人不喜欢夜市,那里集合台湾最有创意、最丰富、最赞的小吃文化,为什么你不喜欢?」

    「又不是饿了几天几夜,我不喜欢跟人家抢食物的感觉。」

    「我只看过有人排队,没看过有人抢食物,再说,如果夜市里有哪家店的食物需要用抢的,那表示太好吃了。」

    「这世上的美食多得是,这里吃不到,还有别的地方。」

    「是啊,除了落后的地方,美食确实随处可寻,可是,你不觉得跟一大堆人抢着吃某家店的食物,也是一种乐趣吗?」

    「这种乐趣不要也罢。」

    「你不要一开始就抱着排斥的心态,你应该试着融入其中,相信我,你一定会喜欢上夜市这个充满活力,又处处可以满足口腹之欲的地方。」

    根据他们过往唇枪舌剑的经验,赢家绝对是刑孟天,可是这一次例外,他最后同意陪她去造访夜市。刑孟天在夜市里显得格格不入,夏紫英很快就发现,他真正讨厌的不是抢食的乐趣,而是与人接触,偏偏他俊伟挺拔的身形、傲慢的霸气又特别引人注目,待在人群中,他会不自觉的僵硬、皱眉。

    「你应该很习惯被人群围绕吧?」她下意识的勾住他的手,但愿自己可以让他放松心情。

    怔怔的看了一眼她的手,他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下来。「我应该习惯吗?」

    「如果有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成为天鹅,不习惯也要习惯啊。」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成为天鹅,天资再聪颖的人,也要有环境培育。」

    皱着鼻子,她沉吟了半响,点了点头。「对哦,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今天我出生的地方不是台湾,而是非洲,我再怎么漂白也摆脱不了小黑炭的命运。」

    想象她变成小黑炭的样子,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变成小黑炭很好笑,对不对?」真是受不了,怎么会有人的笑容这么帅气呢?

    「即使变成小黑炭,你也是最可爱的小黑炭。」他的眼中藏不住对她的痴恋,害她顿时心跳得好快。

    撇开头,她故作若无其事的道:「嘴巴这么甜,待会我请你吃臭豆腐。」

    「我不吃臭豆腐。」他打了一个冷颤。

    「为什么?你吃过臭豆腐吗」她觉得臭豆腐是世界上最奇妙的食物。

    「没有。」他听到这三个字就觉得害怕。

    「你都没尝试过,为什么不吃吃看呢?」她用右手比出「1」。「一次就好了,相信我,你会发现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它更令人回味无穷的食物。」

    「我不要!」推开她的「1次」,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没想到一个大男人会那么害怕臭豆腐。」

    「我不是害怕,是不喜欢。」这两者的意思差多了。

    「在我看来,你就是害怕,没有胆子尝试。」

    明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在她面前,他就是不想认输。

    所以在尝过大排长龙的泡泡冰之后,他们转战臭豆腐,刑孟天吃臭豆腐的表情应该拍下来,就好像闻到腥味就想吐的人吃生蚝,这个画面绝对值得珍藏,总而言之,后来他渐渐习惯人声鼎沸的夜市,虽然跟一大群人挤在小吃摊里面,还是教他浑身都不对劲,可是至少他不再对这个地方产生排斥感,当夏紫英说要上这里打牙祭,他都会由着她。

    白天他们开心的共享每一分每一秒,感觉彼此的心越来越靠近对方,可是到夜里……

    浴室的门缓慢的打开来,夏紫英紧张兮兮的把头从里面探了出来,眼珠子转了一圈,没见到刑孟天的身影,她松了一口气把门拉开,走了出来。

    虽然十点过后,她就很少看见他,不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总是等到她上床了才出现,可是生理时钟在这个时刻就会很自然的陷入紧张状态,今天晚上他会不会要求她履行妻子的义务?

    「你每天都花那么多时间洗澡吗?」刑孟天懒洋洋的靠在房门口。

    吓了一跳,幸亏她及时抓住一旁的墙壁,

    要不然铁定滑倒。「你……你干么站在那里吓人?」

    「十分钟之前,我就一直站在这里。」

    「是吗?」这表示他也看到她那副做贼的样子吗?「你洗澡洗太久,头晕、眼花了,你怎么有办法在浴室里面待那么久?」

    「我……不行吗?」

    「可以,不要因此着凉就好了。」关上房门,他径自上床,随口说了一句。「睡觉了。」

    「这么早就要睡觉了吗?」她不自在的干笑。

    「不早了,现在都十二点半了。」

    「呵……呃,可是,我还不困。」脸上的笑容僵硬了没关系,好死不死,她突然打了一个哈欠,简直是自打嘴巴。

    见状,刑孟天挑了挑眉,她只能装傻的一笑置之,瞬间,他的眼神变得又冷又硬,下巴高傲的扬起。「我对强迫女人没有兴趣。」随即躺下来睡觉。

    这一刻,夏紫英觉得自己的心微微抽搐了下,她知道自己伤到他了。

    她很想说声对不起,她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表现出来的行为确实如此,这下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无法弥补她带给他的伤害。关掉电灯,只留下床头灯,她站在床边,看着背部向着里面的刑孟天,难过得快要哭出来。过了一会儿,她拉开被子躺了下来,因为挂记着身旁的他,她睡不着,不知不觉就会转头过去瞧他,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

    他突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她惊吓的瞪大眼睛。

    「你……你想干什么?」

    「你再动来动去,我就用绳子把你绑起来。」

    他的声音如同十二月的寒气。

    身体顿时僵硬如石像,她不知所措的咬着下唇。

    「明天一早就要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中午还要赶去陪岳父岳母吃饭,你最好不要再打扰我的睡眠,赶快睡觉。」他随即又翻身,背对着他。

    他应该觉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一刻,她却只有失落感。

    老实承认吧,其实她不介意他霸王硬上弓,她想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只是害羞、紧张,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一刻。

    怎么办?她要如何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其实她不是讨厌他,也不是不喜欢他……是啊,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把他放在心上了,但她不愿意承认,千金小姐怎么可能喜欢上司机的儿子呢?真丢脸,原来她也是肤浅的女孩子,在乎自己的面子,在乎别人的眼光。

    当时,她不过十四岁,她可以安慰自己,因为年纪小,不成熟,可是现在都二十六岁了,难道还不懂顺从自己的心比什么都重要吗?

    夏紫英,别担心,他不可能跟你生气一辈子,从明天开始,你就好好表现吧!

    没错,只要从现在下定决心,没有什么事来不及。可是这个夜晚她却睡得很不安稳,一件事情搁在心上,一日不解决,一日不得安宁。

    他不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