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们现在不再是[敌对]的关系,夏御风还是不喜欢邢孟天这个家伙。

    其实早在十二年前,当邢孟天不时出现在父亲左右,他就看这个家伙不顺眼,一个司机的儿子怎么可以得到父亲的喜爱,那种喜爱甚至远远超过自己的子女,这是为什么?

    这几个月,他们两个终于有机会「切磋琢磨」,他很快就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喜欢邢孟天,这家伙不是个简单人物,他本身拥有一种教人臣服的领导魅力,可是,他们两个还是不对盘。

    「我可以放心返回美国了。」邢孟天满意的点点头,阖上手上的资料!包括日夏食品的整顿报告书、这一季的销售情况,以及新产品的研发进度。

    「你什么时候要回去都可以,别再来这里烦我就好了。」夏御风对他的厌恶,邢孟天早就习以为常。他将手上的资料放在前面的会议桌,拿起一旁的咖啡边品尝边道:「美国的新年假期过后,我会带莱心来台湾筹备你们的婚礼。」

    「我没意见」

    「你也不能有意见。」邢孟天毫不客气的泼他冷水。这家伙的态度实在有够碍眼,偶乐要挫挫他的锐气,否则会对不起自己。

    这个傲慢的家伙,就是教人忍不住挑衅!

    「这可难说。」

    「你想毁约吗?」

    「虽然你是个卑鄙的小人,但是我不会把自己的格调拉低到跟你同样的水平,况且还有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在邢莱心手上,你随时都有可能倒戈。」

    闻言,邢孟点头,对他的识时务表示赞许,「你可以认清楚现实,那是再好不过了,我可有想浪费心思对付你。」

    「你不用把心思放在我身上,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夏御风嘲弄的扬起眉。「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新婚的男人,我妹妹是不是很难缠?」「无所谓,如果夏紫英太容易驯服,那还有什么意思。」

    「是吗?我很高兴你有这种想法,不过,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足够的毅力支撑下去,我很担心你会忍不住退货。」

    「你不用替我担心,这是我的问题。」

    略微一顿,夏御风突然起身道:「走吧,我请你喝一杯。」

    咦?邢孟天不可思议的道:「我以为你不希望跟我私下有任何往来。」

    「虽然我怎么看你这个家伙都很不爽,但好歹你是我妹夫,以后紫英还得靠你照顾,我总要做个样子啊。」

    爽朗的哈哈大笑,邢孟天欣然接爱了,十五分钟后两个人来到公司附近饭店的酒吧。

    坐在吧台前面,一个一杯威士忌入口之后,夏御风提出心里的疑问。

    「为什么你要拿日夏食品的经营权交换紫英?」一开始,他怀疑他们两个有过一段情,因为父亲阻止,两人被迫分开,就像连续剧穷小子和千金小姐的八股戏码,可是不对啊,紫英并没有欣然接受这门婚事,而老爸看重「才干」更胜于「家世」应该也不会反对,那他这么做是为什么?这个问题越想越令人不安,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什么恩怨,可是自家丫头的为人,他又不是不清楚,紫英或许好动没定性,但不至于骄蛮无礼的跟人家结下梁子,再说邢孟天也没必要娶个「仇人」啊。

    「我以为你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我一定要你娶我妹妹?」邢孟天好笑的道。

    「如果我娶了邢莱心,我对你来说就不只是」大舅子「而是」妹夫「,公司的股东们更会相信你不会不管日夏食品的死活,自然也不会反对由我接管日夏食品,不是吗?」夏御风从一开始就很清楚邢孟天在这个决定上面的动机,因此当初他并没有对此提出质疑。

    "这么说也没错。」

    「难道还有其它理由?」

    请酒保再给他们各一杯威士忌,邢孟天帮弄玄虚的道:「这个问题你自己找答案吧。」不是因为他不想介入妹妹和夏御风之间,而是他存心找对方麻烦。

    这种被人家吊在半空中的感觉真讨厌,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他比较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那你为什么要娶紫英?」

    「这个问题应该是由紫英来找寻答案。」

    夏御风才没那么好打发,他抚着下巴,自顾自的道:「过去你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纠葛?」

    「你认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纠葛?」邢孟天不介意陪他玩猜谜游戏。

    「我家那个丫头曾经得罪你?」

    「我们之间确实发生过不太愉快的事情,可是说得罪太严重了。」

    「因为她惹你不开心,你决定把她娶回家吗?」

    「你要这么说也无妨。」邢孟天无所谓的耸耸肩。

    摇了摇头,夏御风觉得这种说法不符合常理。「我不懂,你干么娶个不对盘的女人当老婆?」

    「如果两个人的看法都一致,你不觉得生活很无趣吗?」

    「我可没办法忍受女人太聒噪。」

    「女人太聒噪确实不讨人喜欢。」

    皱着眉,夏御风突然意识到邢孟天根本没有认真回答他的问题。「喂!我不是在扒粪挖八卦,而是站在一个哥哥的立场,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受到伤害。」

    「你现在才担心这个问题,未免太慢了吧。」

    「太慢了,总比不闻不问好吧。」没错,现在他什么也不能改变,即便当时知道他会因此牺牲妹妹的幸福,也只能由着这个家伙操纵他们的未来,可是,他还是在乎啊。

    「你知道吗?当你握着刀子刺进别人胸口的时候,你同时也在自己的胸口留下一道伤痕,虽是无形,却不见得比有形的伤口更好受。」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的脑子又不是摆着好看,自己想想吧。」邢孟天笑得好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拍了拍夏御风的肩膀,起身往外走,一边举手道别。「谢谢你的威士忌,下次有机会,换我请你喝酒。」

    夏御风怒瞪着潇洒离开的邢孟天。这个家伙以为在考试吗?天啊!他好想怒吼,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久之前,夏紫英还信心满满的告诉自己,邢孟天不可能跟她生气一辈子,可是现在,她再也不确定了。她没想到,面对他的冷漠竟是那么教人难以忍受的一件事情,现在他不但不理她,甚至不愿意跟她同床,即使她想好好表现,也没得表现了。

    老实说,她好害怕这种感觉,他在他们之间筑起一道城墙,虽然知道他近在咫尺,她却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道城墙前面,而会演变成今天这个局面,是她一手造成的。

    好几次,她很想冲过去抱住他,请求他不要对她那么冷漠,可是又害怕他推开,到时她又该如何自处?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僵,现在她连跟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紫英,肚子应该饿了吧,来份三明治好吗?」严柔担心的看着好友,从进来到现在,她都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两眼呆滞的坐在角落,想必发生了什么事情。

    半晌,夏紫英抬起头来,轻轻摇着头,那娇弱的模样教人心疼。「那,我帮你打杯蔬果汁好吗?」

    她还是摇头,现在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不要这样子,天又没有塌下来,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严柔双手合十。「我求求你,好歹吃点东西,饿着肚子,脑子没办法思考,心会更乱。」

    见状,她只好妥协了。

    走回柜台,严柔冲了一壶绿茶,再准备两块吉士蛋糕。

    看她喝过绿茶,吃了蛋糕,严柔这才问道:「怎么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夏紫英可怜兮兮的扭着手指。「他生气了,再也不理我了。」

    「他干么跟你生气?」严柔当然知道这个「他」指的是她的新婚老公。「我……我太紧张了,他误会我讨厌他,不愿意当他名副其实的妻子。」瞪大眼睛,严柔不可思议的道:「你们两个还没上床?」

    「你小声一点!」她连忙捣住好友的嘴巴。「……」人家都下班了,干么还捣嘴?后知后觉的发现店里都没人,原来已经打烊了,夏紫英松开手。抿了抿嘴,严柔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邢孟天还真有意思,结婚之前,他不管你是不是喜欢他,坚持用日夏食品的经营权交换你,可是结婚之后,他却因为误会你讨厌他,不愿意强迫你履行妻子的义务。」

    「他说,他对强迫女人没兴趣。」嘿嘿一笑,严柔暖昧的挤眉弄眼。「我看他根本不需要强迫你,只要他有心挑逗一下,你就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我……「我想为自己辩驳,却又挤不出话来,一张脸涨得红通通的。」

    叹了口气,严柔老气横秋的板起脸训道:「笨蛋夏紫英,为什么不坦白面对自己的心?明明在意,干么要违背自己的心意?如果把他气跑了你一定会后悔!」撇了撇嘴,她嘲弄似的道:「我们已经结婚了,他跑不了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人和人的心,如果你不肯打开自己的心,对方一辈子也走不进你的心,即使你们就在彼此身边,却如同相隔千里万里。」严柔懊恼的伸手轻轻敲她的脑袋瓜。

    「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既然已经握住他的手,决心一起迎向未来,为什么还要把他推开?」

    也许是室内的冷气太强了,夏紫英不自觉的用双手环抱着自己。「我很害怕,害怕承认自己在乎他,好像这样就会让自己变成一个很软弱的人,就像小时候,明明我是千金小姐,他是司机的儿子,可是在我眼中,他总是那么高傲、不可一世,在他面前,我会有一种很卑微很渺小的感觉。我不希望他睢不起我,却反而让自己变得更幼稚无知。」

    「你要学着放下自己骄傲的自尊心。」「好奇怪,在其它人面前,我从来不在乎面子问题,可是到了他面前,就会变得很别扭。」

    「因为太在乎他,想在他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他高傲,你只好化身更骄傲的千金小姐,唯有如此,你才可以跟他并驾齐驱。」

    闻言,夏紫英苦笑的点头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尊严就不是那么重要,千万不要让尊严误了自己的幸福。」略微一顿,严柔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感伤。「在爱情的世界,不可以过于坚持自我,否则只会让爱情从手中溜走。」

    闻言,她伤脑筋的皱眉。「不是常说,不可以为了爱情失去自我,可是就像你说的,过于坚持自我,又会让爱情溜走,这不是很矛盾吗?」「我只是说不能过于坚持,不是不能坚持,何时该坚持,何时又该退让,这就是智慧的展现。」

    「我的前途、好像一片茫茫。」她自知缺乏智慧。

    「你不要想太多了,只要勇敢的让他明白你的心意,你们之间的困难就会全部迎刃而解。」

    「勇敢的让他明白我的心意……」夏紫英喃喃自语的想着该如何让他明白。

    「依我看,直接扑过去抱住他最干脆了。」严柔故意逗她。

    瞪大眼睛,她的表情好像刚刚听到什么惊世骇俗的建议。

    「简单利落,你不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吗?」是这样吗?好友干么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是吗?如果我失去理智,我会试试看。」唇角僵硬的抽动了下,夏紫英不经瞥见墙上的时钟!九点了,她拿起背包站起身。「我要回去了。」

    送好友到了门边,严柔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有件事情我想还是告诉你比较好,你结婚的隔天,张俊斌来找我,向我求证你是不是直的结婚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结婚了?」夏紫英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脑海不自觉的闪过结婚之前被跟踪的事情……没错,好还是觉得那天晚上三番两次见到同一张面孔并非巧合,绝对是有人在跟踪她。

    「当时我也吓了一跳,除了我,你又没有通知别的同学,而且我也没告诉其它人,他是从哪里得到消息?」「……他大概是听到我住处的管理员说的吧。」这是她的希望,她实在不喜欢那种被跟踪的感觉。

    结婚之前,邢孟天每天晚上找上门,因此有机会跟住处的管理员寒暄了几句,不知道是不经意还是有心,他向管理员提起他们结婚的事情,张俊斌很有可能是从那里得到消息的。

    「不管他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情,我总觉得他不太对劲,你最好小心一点。」「什么意思?」「他很激动,骂得很难听,虽然我一再强调,邢孟天并没有介入你们之间,你们分开并不是因为邢孟天,可是他不相信,说你是……算了,那种话不用知道,总归一句话,我觉得他有点歇斯底里。」这会儿轮到严柔打了一个寒颤。「他一直认为我劈腿,不相信我对他没有感觉。」那个家伙嘴里会吐出什么难听的话,她里就见识过了,实在不需要太大惊小怪,不是有句话说,会叫的狗不会咬人,张俊斌就只有会叫的本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不安,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虽然不愿意回想当时的画面,可是那双狂乱的眼神总会不时跳进脑海,教人不自觉的全身起鸡皮疙瘩。「你不用担心,他不能对我怎么样,过两天我就要跟邢孟天回美国了。」「这么快?!你们后天就要离开了!」「如果不是为了稳定日夏食品,邢孟天不会在这、里待那么久,美国的合伙人一直催着他回去。」夏紫英像个小女孩似的拉了拉好友的手肘。「我在那边安定下来,就会跟你连络,你要每天上网收信,不要两三个月才想到要收邮件。」

    「我知道啦,以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孤军奋斗,感觉好寂寞哦!」尽管知道这天总会到来,但是当离别来临时,难免会感伤。

    「你不会孤军奋斗,你把那们新来的工作伙伴忘记了吗?」「她不能跟你相比。」「她来不到一个月,你们还不熟,过几个月,你们就会熟烂了。」「不管多熟,她终究不是你。」「我每年都会回来度假,到时候我天天往这里跑,你不要嫌我吵哦!」「我不怕你吵,就怕你没时间分给我。」「你等着,我一定会回来吵死你。」夏紫英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严柔伸手跟她打勾勾。「好,我随时等着你回来吵我。」

    离开轻食小馆后,夏紫英一路思索好友的话,进入小区,原本准备上楼,可是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她问管理员,她老公是否回来了?管理员说还没见到人,于是她快步走出小区,她要亲自「接」他回家。不到一分钟,她就看到邢孟天的专车在小区对面的路边停下,她顿时肾上腺素上升,心跳不禁加快,他看到她会有什么反应?在不安与期待当中,她看着查尔斯帮邢孟天打开车门,邢孟天走车子,接着查尔斯倾身靠向他说了什么,他转身望着她的方向,他们两个的视线终于在空中交会。

    太惊喜了,他只能像个傻子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在几次无声的为自己加油之后,迈开脚步往他走了过去,在那同时,一辆车子瞬间加速朝夏紫英急驰而来,刺眼的车灯让邢孟天瞬间回过神,他立刻奋不顾身的冲过来抱住她。或许是邢孟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开车的人,车子在最后一秒紧急煞车,不过此刻邢孟天已经抱着夏紫英滚到一旁。

    「你有没有受伤?」邢孟天一心记挂着怀里的佳人。

    「我……我没事,你呢?」夏紫英显然吓坏了,脸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惶恐。

    「没事。」忍着手臂上的疼痛,他转头看着肇事的车主,这一看,对方终于从惊吓中反应过来,驱车逃离现场。

    「老板,你受伤了。」原本已经离开的查尔斯,因为听到急促的紧急煞车声,从后视镜瞧了一眼,发现出事的对像是老板和夫人,赶紧路边停车,跑过来查看情况。

    「小擦伤,没什么大不了,你看见了吗?」

    邢孟天抬头看着查尔斯,查尔斯无声的点点头,身兼保镳,他很自然的在第一时间就把车牌号码记下来。

    「怎么办?你流血了。」夏紫英根本没注意到邢孟天说了什么,看到他的衣袖被鲜血染成刺目的红,脑子一片慌乱,眼泪不听使唤就哗啦哗啦流下来。

    「一点小伤,没事。」他轻柔的用指腹她擦眼泪。

    「老板,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这点小伤不需要这么大惊小怪,上楼擦个药就好,你回饭店休息吧。」他拉着情绪还没有平静下来的夏紫英站起身,查尔斯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老板的决定,目送他们进入小区上楼,他才转身驱车离开。

    回到住处,夏紫英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后,立刻取来急救箱,蹲在邢孟天面前,邦他把衣袖卷起来,先检查伤势,再清洗伤口,上药。

    「你应该去医院处理伤口比较好。」他怎么可以不顾一切的扑过来?那一刻,她的心脏差一点停了,如果他因此发生什么事情,她怎么办?「这点小伤口上医院很可笑。」

    突然,她生气的槌打他的胸膛。「你好可恶,如果你出了意外,我怎么办?」任由她打到累了,他压抑不信胸口激荡的期待,轻柔的反问她,「你会在意吗?」「你是我丈夫,我怎么可能不在意?」丈夫?难道对她来说,他只是「丈夫」吗?失落淹没了期待,他要的不是丈夫这个身份,他真正想要的是成为他「最爱的人」下一刻,她突然扑过来抱住他,在经历刚刚那种可能失去他的害怕之后,她再也顾不得自尊心了。「你不要生气、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怔了半晌,他怀疑自己在作梦,她怎么会主动投入他的怀抱?还是说,她的脑子被吓坏了?「我不想让你以为我是色狼。」「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太紧张了,不是讨厌你。」她越说越小声。

    「很高兴在你心目中,我不是像色狼之类的讨厌鬼。」他没有伸手反抱她,因为担心一旦伸出手,就再也收不回来。他是那么渴望她,深深的渴望,所以他不得不暂时拉开两人的距离,以免他失去控制。

    「我……」怎么办?她要本说不出口。

    「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不是这样,我……」说不出口,那就直接采取行动好了!

    抬起头,夏紫英笨拙的堵住他的嘴,他还是动也不动,似乎很难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这下子她可慌了,以为他对她没意思,根本不知道该不该进行下去,有些进退两难的继续贴着他性感的唇瓣。

    半晌,他轻轻的吐出话来。「你是在诱惑我吗?」「我……」她还来不及响应他,他的舌就探入她口中,接下来的主导权在他手上,她不需要再手足无措了。

    他的吻越来越狂野,渴望也越烧越旺,他按捺不住的将她整个人拉到大腿上,再抱着她从沙发站起身,一步一步,迫不及待的转移到主卧室,跌落在床上。

    虽然急切的想将自己深深埋入,可是这会儿他反而放慢脚步,这不只是她的第一次,也是他们的第一次,他要她沉溺的享受每一刻,他要她真正放开自己接纳他的占有。

    「邢孟天……」她想告诉他,她会害怕,可是又没办法大大方方的说出口。「别怕,有我」他明白她的心情,再一次俯身攫住她饱满的红唇,用热情转移她的心思,双手同时悄悄除去两人身上的衣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