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的新娘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然早就醒了,夏紫英却还是紧闭双眸,因为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就害羞得连脚指头都卷起来了。昨晚他们到底大战了几回合?她已经胡里胡涂,一团乱了。

    第一次她以为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完全没办法移动,任他抱着她进入浴室冲澡,他还帮她按摩,按呀按的,不知不觉两人的身体就在狭小的浴室纠缠成麻花了......

    好不容易洗完澡回到床上,她以为这下子肯定会昏睡三天三夜,但他无意识的轻轻一撩拨,她又情不自禁的回应他,再次陪他激烈的滚上一回,接下来肚子饿,他从厨房搜括食物在床上喂她,然后......

    强行压下差一点脱口而出的呻吟,她不敢再想下去,因为精彩绝伦的画面根本不输色情片......天啊!天啊!天啊!她怎么会变成唐朝豪放女呢?怎么办?她不知道如何面对邢孟天,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这才发现隔壁的床位空空如也,他跑去哪里?

    这会儿两只眼睛全张开了,不过,她还是不敢乱动,竖起耳朵用力倾听,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在房间里。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他的声音,他大概是在跟谁讲手机,声音很轻.她听不清楚......这不重要,她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时间起床梳洗。

    坐起身,她不由得吃痛的倒抽了一口气,昨晚实在太激烈了,害得她现在全身酸痛,难怪说不能运动过量,这种滋味还真教人吃不消。

    不管她现在全身上下的肌肉有多想尖叫,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躲进浴室。

    用被子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风,再用跳跃式的移动脚步,因为她得忙着捡拾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有几次还差一点绊倒,「险象环生」就是指她这种情况吧!

    「你是袋鼠吗?」邢孟天逗弄的从后面揽腰将她抱了起来。吓一跳的惊叫出声,她刚刚辛苦捡了大半天的衣服又掉回地上,慌乱的赶紧低下头,心儿坪坪坪的根本不敢直视他。他将她放回床上。

    「你乖乖坐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浴室帮你放热水,泡个热水澡比较舒服。」

    忍不住微微抬起头来,她看着他走进浴室放热水.很快又走出来,她忙不迭的低下头,可是他并没有回到她身边。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又微微抬起头,看到他打开衣柜帮她拿换洗的衣物,又一次回到浴室。

    一股甜蜜蜜的滋味在胸口翻腾,唇角因为幸福而上扬,早知道成为真正的夫妻之后,她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宠爱.她就不要浪费那么多时间。

    当她忙着傻笑的时候,邢孟天再一次将她抱了起来,她又一次惊叫出声。

    「你干么老是突然蹦出来吓人?」她懊恼的一瞪。

    「我哪有突然蹦出来?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房间,可惜你的脑子太忙了,想东想西,连注意我的心思都没有。」

    「我......」两颊越来越红,她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刚刚脑子里在想什么。

    他也不想为难她,把她抱到浴室门口,放她下来。「你去泡热水澡,我出去买早餐......不是,午餐。」

    午餐?天啊!她竟然睡到那么晚了!

    看着他走出房间,她以最快的速度拉开身上的被子,冲进浴室,关上门。

    脱去贴身衣物,滑进八分满的浴缸里面,熏衣草的香味扑鼻而来,她的唇角又忍不住幸福的上扬,可是下一秒,当她发现自己身上布满了像是惨遭蚊虫叮吻的红色斑点后,她笑不出来了,再想到那一幕幕情色的画面......她把整个头埋进水里,太难为情了。

    为了减缓她的难为情,这个热水澡她泡了快半个小时,然而,当她穿上白色衬衫和蓝色七分裤离开浴室的时候,肌肉酸痛倒是在热水加上熏衣草精油的漫润下稍稍舒缓了些。

    走出房间,她看到邢孟天已经把午餐摆上饭桌,不过,这场面也未免太盛大了吧!

    「有粥、寿司,还有炒饭......你干么买这么多?」

    「我们需要补充体力。」这句话的威力一点也不输炸弹,当场轰得夏紫英从头红到脚,他却好像没有察觉似的接着说:「你怎么没有把头发吹干?」

    「我......天气这么热,头发一下子就干了。」她娇羞的坐在离他最远的椅子上,只是把头发泡进水里退火一下,干么还要劳动吹风机?

    「除了胸部和屁股,你全身都是排骨,你要多吃一点。」

    又来了,这个男人干么老说那种会让人脸红不好意思的话?

    「你不要再发呆了.赶快吃啊。」

    皱着眉,她百般不愿的先从香味四溢的皮蛋瘦肉粥下手,但愿她不用天天往肚子里塞这么多食物.要不然她很快就会肿得像粒肉包子。

    盯着她吃了粥,再吃了几个寿司,还喝了一杯果汁,他也不再勉强她,她的胃真的很小。「紫英.你是不是有得罪人?」

    「什么得罪人?」

    「昨天晚上的车祸应该不是意外,你有没有得罪过谁?」

    怔了一下,她摇了摇头,心里却生起一股莫名的不安。难道是张俊斌吗?得知她结婚的消息,难以接受,他就失控的开车冲撞她?虽然她不愿意相信,但是回想起来,从结婚前就出现的种种可疑迹象,除了他她想不出还有别人。

    「你确定真的没有得罪过谁?」邢孟天若有所思的半眯着眼。

    「我......我的生活很单纯,怎么可能得罪人?」如果说出张俊斌的事情,邢孟天会不会跑去修理他?那个家伙最后一刻紧急煞车,这就表示他良心没有被狗咬走,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人和人之间难免会有冲突,你不认为自己得罪人,可人家也许对你怀恨在心。」

    「我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谁,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如果对方真的有意撞我,怎么可能在最后紧急煞车呢?」

    这一点他倒是无法否认,对方为什么会紧急煞车?是突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差一点犯下什么大错?或者,到最后一刻才发现自己没有勇气犯错?

    「我看算了,我们不是明天就要回美国吗?追究这件事情也没什么意义。」

    「我不同意,回美国之前,谁都不能保证对方不会再找机会下手。」虽然查到对方的身份,他也没办法治对方的罪,可是他绝不容许不明不白的事情继续存在,如果留下一颗未爆弹,那么每次回来,他不是都要提心吊胆吗?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一定要查得水落石出,刚刚他打过电话给查尔斯,查尔斯很机警,昨晚就连络上征信社展开调查了,相信今天就会有答案。至于如何处置对方,可以慢慢盘算,即使不在台湾,他还是有办法掌控后续发展。

    「可是,我们两个都平安没事,即使找到人,你也不能对他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对他怎么样?」

    「你......你想怎么样?」她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我要先搞清楚对方的动机。」

    「呃......这件事情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回美国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像是要回我家看我爸妈,你就别浪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面,算了吧。」

    「我知道了,对了,我忘记告诉你,我把班机的时间改在周末.回美国之前,我们陪岳父岳母去散散心,岳父应该很久没有出去走动了。」

    「我爸那么爱面子,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他绝对不可能踏出家门一步。」

    「我会让他答应。」闻言,夏紫英忍不住吐舌头做鬼脸。「你会不会太臭屁了?」

    「我打定主意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到,这是自我要求。」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就算是霸王,也是人,人力是有限的,干么跟自己过不去呢?」像她,从来不懂得自我要求,所以学什么东西都是半调子,唯一象样的就是烹饪,偏偏最不想选择的行业就是家庭主妇

    「这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什么霸王?」

    「呃......没什么。」她窃笑的掩住嘴巴,这是属于她的「昵称」,她可不想让他知道。

    她不说,邢孟天也猜得到,只是被她说成霸王,这算是称赞还是批评呢?

    「对了,几个以前在哥伦比亚的朋友,想在我返回美国之前跟我聚餐,餐会结束后,我会去别墅找岳父岳母,商量明天到郊外踏青的事情,晚一点才会回来,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晚餐记得吃。」

    「遵命!霸王!」后面那两个字她几乎含在嘴里,说完,又忍不住窃笑。这会儿她那颗脑袋瓜在转什么并不重要,他喜欢看她,喜欢她全身绽放的光彩,充满活力,散发着纯净的天真,可是举手投足间又难掩千金小姐的贵气,毕竟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即使衣着平凡也隐藏不了。

    接到好友的紧急电话,匆匆赶到小区旁边的冷饮店赴约.夏紫英可没预料到坐在这里等她的人是张俊斌。

    难怪好友不愿意在电话中说清楚什么紧急的事情,如果知道想见她的人是张俊斌,她绝不会踏出公寓一步,因为他很显然跟昨晚的意外有关,面对他,她心里会毛毛的,不过她也知道,好友不可能无缘无故帮助这个讨厌鬼。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我长话短说,昨晚我......做错了一件事情,我竟然想开车撞你,虽然最后一刻紧急煞车,没有对你们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我心里很不平静,整夜恶梦不断,如果我不亲自来向你道歉,请求你原谅我一时失去理智,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虽然猜到他是昨晚车祸的肇事者,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像个犯错的孩子请求她原谅,看样子,他真的被自己差一点酿成的大祸吓坏了。

    「看到你先生毫不犹豫的跳出来保护你,我很震撼,如果换成是我,我做不到,突然之间,我认清楚一件事情,我配不上你。」

    这一刻夏紫英豁然明白,其实阻止他犯下大错的人是邢孟天。

    「当你遇到值得你一辈子守护的人,你就做得到。」

    「以后,我再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请你原谅我。」

    「你知道错就好了。」她很高兴这件事情不再留下任何阴影,又不是再也不回台湾了,能把危险完全清除,那是再好不过。

    当夏紫英和张俊斌走出冷饮店的时候,邢孟天正坐在对面路边的车子里。

    「老板,事情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查尔斯担心的看了后视镜一眼.老板不喜欢人家多嘴,他早就学会「冷眼旁观」地看待每一件事情,可是从来没见过老板这么恐怖的表情,这教他没办法保持沉默。紧抿双唇,邢孟天的视线从冷饮店外面的两个人再移到手上的资料,这是查尔斯刚刚从征信社那里得到的数据,上面简述昨晚肇事车子的登记人-张俊斌的相关报告,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是夏紫英的前任男朋友。

    这绝不是他期待得到的结果,当下的反应,他很坚定的告诉自己,紫英并不是为了掩护「他」,而不想追究这件事情,当然,也不是对「他」旧情难忘,说不定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肇事者跟张俊斌划上等号。

    可是当他好不客易从一开始的混乱当中平静下来,却又无意间目睹到两人私会的情景,这比浇了他一盆冷水更令人寒心,她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老板,说不定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查尔斯从邢孟天充满愤怒的表情可以感受到暴风雨即将来袭。

    他将手上的数据放进公文包,一边推开车门,一边下达命令。「你可以回饭店休息了。」

    虽然不放心,查尔斯还是很节制的不再多话,点头应允,便驱车离开。

    站在踣边,看着已经转身走回小区的夏紫英,邢孟天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可是那把嫉妒的愤怒之火,却烧得他越来越焦躁。他大步的跟上她的脚步,从后面抓起她的手。吓了一跳,她的惊叫声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断然而止,心里瞬间浮上一抹慌乱。

    他看见张俊斌了吗?

    「邢孟天,刚刚......你慢一点,你把我的手抓疼了!」夏紫英根本没办法好好解释,他一直抓着她往前冲。

    「一句话也不要说!」

    看样子,他下但见到张俊斌,而且误会大了。不过.他们又没有上演那种引人想入非非的举动,他有必要因为她跟别的男人喝杯饮料就那么生气吗?

    「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两个一点关系也没有。」她还是一口气把话说清楚,如此一来他就没有理由生气了。

    「我叫你一句话也不要说!」

    尽管没有大吼大叫,但是他回眸那冷冽眼神就足以教人噤若寒蝉。

    没关系,在这里也不方便详加说明,等进了公寓再慢慢解释来龙去脉,可是一进公寓,鞋子才刚刚脱下来,她就被他蛮横的压在墙上。「那个男人是谁?」放在她两侧的手握成拳头,他极力控制怒火。

    「我刚刚不是说了,他是我高中同学,真的!」

    「他怎么会突然跑来找你?」

    「这......因为他遇到我们都认识的朋友,知道我结婚了,这几天就要去美国,所以特地跑来看我,恭喜我。」

    邢孟天的眼神转为阴沉,声音阴森森的教人发毛。「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开车撞人的是他,是不是?」

    「我......」是,但也不是,,她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该从何说清楚。

    「因为是他,你才要我不要追究的是吗?」

    「我......」确实如此,可是她的动机很单纯,只是不希望把事情搞得太复杂,或许还有些许的同情心,不管如何,张俊斌因为她而受到伤害,这是事实。

    「你是我的!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他狂乱的低头堵住她的嘴,残暴的蹂躏。她不喜欢这样的他,没错,他是傲慢霸道,却有一颗纤细体贴的心,他不会把她当成女奴一样粗暴对待,可是此刻她没有力气推开他,不单单是他身为男人的力量难以动摇,更因为他是她所爱的男人......是的,她爱他,他像一只受伤绝望的狮子令她心疼,这个像霸王一样的男人原来也有软弱的时候。

    既然无力抗拒,那就疼惜的顺服,她会包容的承接他的愤怒、痛苦和欲望。

    也许是感受到她的柔顺,他的粗暴渐渐化为缠绵,这是他深爱的女人,从她十四岁那年,就再也没有离开他的心,这是他想珍惜一世的女人,因此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进入她的生命,这个女人让他的心变得柔软,再多的愤怒也淹没不了对她的痴情爱恋。

    当他深深埋入她的体内,这不只是主权的宣誓,也是纠缠一生的印记。

    夏紫英虚弱无力的像只无尾熊似的垂挂他身上,将蚝首埋在他的颈窝,几近呢喃的说:「我的人是你的,我的心也是你的,一生一世。」因为张俊斌的事情,她领悟到一个道理-凡事要说清楚,以免造成双方的误解。

    身体猛然一僵,邢孟天抱着她快步回到房内,两人滑进床上,他迫不及待的想再确认一遍。「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如果你能心平气和的听我说完想说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他若是一直以先入为主的态度面对这件事情,她很难跟他说清楚讲明白。

    瞪着她,这个女人竟敢跟他谈条件,不过,他乖乖的点头,因为他太想听到她刚刚的承诺。

    「我可以发誓,张俊斌确实只是我高中同学,至少对我而言只有如此,不过,他大概不会同意我的说法,因此才会发生昨晚那种憾事。为什么我们两人有那么大的认知差异?这要从去年的同学会说起,不过老实说,我觉得整件事很无聊,你要听吗?」

    顿了一下,邢孟天只想问一件事情,「他吻过你吗?」

    「他想牵我的手、搭我的肩膀,我都会甩开他,怎么可能让他吻我?」

    「那这一段可以跳过去。」他果然是一个很容易抓到重点的人。

    「他找我是为了昨晚的意外,他知道错了,请求我原谅。我不是存心隐瞒你,只是觉得毕竟他在最后一刻紧急煞车,是可以被原谅的,人不要太计较比较快乐,今天就算是陌生人,只要对方不是十恶不赦,我也会采取相同的态度。」

    「你对他真的没有一丁点......你不要瞪我,我只是想确定一下。」其实他已经放心了,他相信她,因为她纯净的眼睛不会说谎。

    「你可以瞪我,为什么我不可以瞪你?」她懊恼的用手指戳他的胸膛。

    「你想瞪就瞪,瞪到你高兴为止。」他一副莫可奈何的道。

    「你这个男人能不能学习讲点道理?」

    清了清嗓子,他很别扭的说:「如果你昨晚就把事情说开,我就不会误会你旧情难忘,生那么大的气。」

    「你干么不说,你不要那么爱计较就没事了吗?」

    「我......你干么去见他?明知道他想开车撞你,你还跟他见面,万一他抓狂对你做出更可怕的事情怎么办?你都没想过吗?」

    「如果他想对我不利,他不会约我去那种地方见面,你不要把人家当成没脑子的笨蛋。」

    「昨晚他的举动就是一个笨蛋的行为。」他很不服气的撇嘴道。

    「你对一个没有威胁性的男人打翻醋坛子,也很笨啊!」表面上她好像在找他的碴,心里却喜孜孜。原来他那么在乎她,这种感觉真好!这下子邢孟天完全被堵得哑口无言,下过没关系,他一向很懂得扭转劣势。

    「我已经听你说清楚讲明白了,你可以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什么?」

    「你想跟我玩猜谜游戏吗?」他语带威胁的挑了挑眉,双手摩拳擦掌,可是不需要十指下山,一指神功就可以搔得她跪地求饶。

    「好啦好啦......别......我说......」抓住他的手,夏紫英靠向他的左耳,先是调皮的咬了一口,随即轻柔的重述,「我的人是你的,我的心也是你的,一生一世。」

    「我没听清楚。」可是看他笑得傻乎乎的样子,完全不像听不清楚。

    「你要糖吃,我就给你糖吃,这也太便宜你了吧!」这个男人已经够嚣张了,她可不能再事事顺从他。

    「我知道了,得到奖赏的糖果之前,总要先好好的表现嘛!」他是行动派,刻抱着她在床上激烈的滚起来,不知道今天晚上又要战几回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