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紫英不会天真的以为两个人心意相通之后,从此就可以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再恩爱的夫妻也免不了闹脾气、斗嘴,两个个性截然不同的人在一起,多少都一介会产生冲突,何况到了全然陌生的黄金,她会不安,偶尔去找邢孟天闹着要回台湾,这是可以预见的事,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比夫妻吵架还要严重的考验!邢盖天的爷爷竟坚决反对她这个孙媳妇!

    虽然他们祖孙两个的对话,她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听不懂,因为他们使用的是英语,而她的破英语只来得及消化[I]、[She]、[No]、[Don't]这种字眼,但是从爷爷的表情,她猜得出来自己有多么不合他的意。她要继续在旁边当花瓶吗?对一个缺乏雄心壮志的人来说,当花瓶也没什么大不了,她这只花瓶好歹也有A级货的水平,可是事情关系到自己,她有必要为自己争取权利。

    [对不起,你们可以使用中文吗?]

    争吵声突然中断,两个男人同时转头看她,老的好像撞见怪物似的瞪大眼睛,年轻的饶富兴味的挑了挑眉。

    [还是你们比较喜欢用台语?我台语也可以通哦!]她听说很多早期移民美国的台湾人,除了英语,家里比较常使用的另外一种语言是台语。

    咚一声,那老爷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跌回沙发上。

    虽然他第一眼就看出这个丫头缺乏精明能干的天份,绝对无法成为孙子的得力助手,可是没想到,她连基本的语言都无法沟通!

    邢孟天像是被鱼刺梗到似的清了清喉咙,没想到要控制脱口而出的笑意竟是如此困难,他的新婚妻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爷爷,难道您忘了怎么说中文,台语又不通吗?]爷爷的反应那么激烈,他们不会连一种语言都搭不上线吧?激动的指着夏紫英,再指着邢孟天,邢老爷子快昏倒的抚着胸口。

    [你这个小子真的疯了,你怎么会娶一个连沟通都有问题的丫头回来?]

    [爷爷,我们沟通没有问题。]

    邢孟天的响应立刻引起夏紫英点头附和,他们夫妻两个不但沟通无障碍,听到爷爷开口说中文,这会儿她也可以确定她和他的沟通没有困难。

    [你这个混小子想活活把我气死对不对?]邢老爷子一定很有演戏的天份,敲打着胸口,看起来好像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样子。

    [我对爷爷很有信心,爷爷一定会长命百岁。]

    [你不要跟我耍嘴皮子,我坚持反对这个丫头当我的孙媳妇。]

    [可是,我们已经结婚了。]夏紫英这盘冷水泼得差点让某个人爆笑出声。

    他的新婚妻子真是教人拍案叫绝,瞧爷爷扭曲变形的脸孔,这可是难得一见,真应该拍张照留作纪念。

    [……你们一定会离婚!]邢老爷子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话。冷静,再冷静,虽然这个混小子很固执,可是这里是他的地盘,主导权在他手上,他一定有办法逼他们离婚。

    [爷爷,婚姻不是儿戏,如果从一开始就想要以离婚收场,那又何必结婚?我跟爸爸一样认定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希望将来我们还可以庆祝结婚五十周年。]

    邢孟天的口气好像在对一个小孩子训话。

    [我绝对不会承认这个丫头!]

    [我们搭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累坏了,先上楼休息,改天再聊。]邢孟天握住夏紫英的手上楼,直到进房前,他们都还可以听见邢老爷子叫嚣怒吼的声音,肺活量惊人,相信他还有很长的岁月。

    见不到他们的身影,骂声也结束了,邢老爷子迫不及待的开始盘算了起来,他该怎么把这个丫头弄走?

    孙子平日工作忙碌,这个丫头看起来很嫩,他毋需闹得全家不得安宁,也不需要当坏人动手撵人,暗中使个小手段,让她跟这里格格不入,相信不用太久的时间,她就会吵着回台湾,自动从他面前消失。

    嘿嘿嘿的笑了起来,邢老爷子一扫最近这几个月的死气沉沉,全身注满了战斗动力,一旁管家和佣人面面相觑,老爷子的情绪未免波动太大,这会儿唱的是哪出戏?

    好奇归好奇,大伙儿可是谨慎的闭紧嘴巴,老爷子不喜欢人家多嘴窥探,他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听命行事。

    走进约有二十坪大的卧室,夏紫英直接扑倒在超大尺寸的床上,完全无心欣赏房内贵气的摆设,而墙上那些出自名家之手的画作,此刻在她眼中也毫无吸引力。

    当然,她也没有兴趣研究分别紧邻卧室的浴室和更衣间,还有更衣间隔壁的书房。虽然早知道在异国生活日子不会太轻松,可是她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展开的新生活有多么艰辛,她有办法在这个地方撑下去吗?

    [你不要太在意爷爷,你是我的妻子,不是爷爷的妻子。]邢孟天在旁边坐下,伸手轻抚她乌亮的发丝。

    [我绝不会把自己想象撑你爷爷的妻子。]

    放声狂笑,他的新婚妻子还会说冷笑话,这表示爷爷没有刺伤到她的自尊心。

    [我很烦,你不要笑!]这个男人看不出来她现在很想拔头发吗?

    [你不是没有把爷爷放在心上吗?]

    坐起身,她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没神经,怎么可能不在意爷爷的态度?可是人的意志不是他人可以决定,尤其是[喜欢]或[讨厌]这种很主观的感觉,耿耿于怀也无济于事。

    [没错,喜欢会变讨厌,讨厌也会变喜欢,这是个人主观的感觉,随着人和人之间的互动,说不定不久的将来,爷爷会最喜欢你这个孙媳妇,那你在烦什么?]

    白眼一翻,她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袋瓜。他怎么忽然变得那么迟钝呢?[你没有注意到吗?我的英语程度连台湾双语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不上,以后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

    [傻瓜,这是小事,有我在。]他揉了揉她的头。

    厚!这个男人根本不清楚事情严重性。

    [这怎么会是小事呢?如果把你放在一群猩猩里面,你还可以谈笑自若吗?]

    他笑得出来,而且笑得很大声,她的比喻真是太可爱了![我现在很严肃,你干么一直笑个不停?]她不悦的嘟起嘴巴。

    举起双手请她不要生气,邢孟天慢慢止住笑声,板起正经的面孔。[没错,语言的问题会让你觉得很痛苦,可是我向你保证,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不需要一年,你就可以到处串门子了。]

    她苦笑,[你也太抬举我了,我对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信心。]

    [你没听过学习语言最重要的是环境吗?]

    [听过啊,可是任何事情都有例外,说不定我就是那个例外。]

    [有我这么好的老师,你绝对不会变成例外。]

    [但愿一个月以后,你还可以说出这么臭屁的话。]她不愿意泼他冷水,因为承认自己是个笨学生,那不是多光荣的事情,可是,中不能等到他自己发现她的学习能力教人[刮目相看]才说吧。

    [这个问题一个月之后再来伤脑筋。]他捧起她的脸细细打量。[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是不是累坏了?我们先去泡个热水澡,然后上床睡觉。]

    没错,她确实累坏了,为了调整时差,她在飞机上根本不敢睡觉,换句话说,她已经二十四小时没阖上眼睛了,她很需要睡眠,不管有什么问题,明天再来伤脑筋。可是泡完热水澡,在床上躺下来,她却怎么也没办法入睡,不时像只虫子动来动去。

    [语言的问题有那么严重吗?]邢孟天从背后将她搂进怀里,安抚的低头吻她的发顶。

    [没有人可以听我发牢骚,我会得自闭症。]

    [有我在,你不会得到自闭症。]

    [也对,可是你老听我发牢骚,会不会受不了的把我休了?]

    [当我受不了的时候,我有方法对付你。]

    [你有什么方法?]她好奇的转身面对他。

    [你现在就想知道吗?]

    [不要卖关子了,你到底有什么方法?]她的话刚刚落下,他已经将她压在身下,怔了一下,她马上意识到他所谓的方法是怎么一回事,娇颜瞬间染红。[讨厌啦,你的脑子只能想出这种不正经的方法吗?]

    [你不觉得这种方法很有效吗?]他的魔掌开始不安份的对她发动攻势。

    [你别闹了,如果被爷爷听见了,这下子我不只是不及格的孙媳妇,还会变成狐狸精。]夏紫英张牙舞爪的试图阻止他乱来,这里可不是她的小窝,两个人可以任意玩闹尖叫。

    [如果你是狐狸精,他应该高兴,这表示他孙子的[性福]更有保障。]

    [你……你怎么变得那么爱耍嘴皮子?]她娇羞的一瞪。

    [你不要再推我了,不小心滚下床,我们的重量制造出来的噪音,真的连隔音设备都挡不住,非常不巧,这房间的正下方正是爷爷的房间。]

    不用喊一二三,她就变成木头人,而他马上逮住机会攻城略地。

    [邢孟天,住手,你不要害我在爷爷面前抬不起头……不要闹了,邢孟天……啊……]夏紫英真的好忙,不敢乱动,又想阻止他邪恶毫不手软的攻击,又要咬紧下唇挡住脱口而出的娇吟。真的好惨哦![刚刚我想好好睡觉的时候,你偏偏要作怪,这会儿我睡不着了,你当然要奉陪。]

    [……]她抗议,严重抗议,可是处于劣势的人哪有资格说不,三两下就被人家当成宵夜吃了。不过,她总算累到什么也没办法烦恼,这一觉不但到了天亮,还到了正中午。

    有我这么好的老师,你绝对不会变成例外。

    男人的话绝对要打好几折!

    大清早,当夏紫英还在梦中游泳的时候,依稀听见邢孟天在她耳边说:[我有急事到公司一趟。]她记得自己点头响应。是啊,当时不管人家说什么,她都会点头,因为她只想睡觉。

    她不反对他去公司一趟,他离开洛杉矶好几个月了,一定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可是她很快就认清一件事情!她最好不要对他抱持期望,他有他的工作要忙,她还是自力救济比较实在。没错,她一直都很独立,没有邢孟天,她还是可以过得很好,可是打从她踏进这个地方开始,她似乎就很难顺心如意。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这么挫败的感觉,虽然她书读得不好,可是她不认为读书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因此对她自己不太长进的脑子并不在意,现在她后悔了,当初她应该更用功一点,这会儿就不会觉得自己生活在[蛮荒地带]——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跟她沟通。

    这里的佣人都不会说中文吗?

    别闹了,他们个个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人,百分之九十来自台湾,那为什么遇到她的时候,他们好像在跟外星人说话的样子?

    脑子再笨,也不难猜出原由,他们一定是接到命令!禁止说中文,他们在排挤她,准备逼走她。

    别开玩笑了,虽然她没有一百八十的智商,但也不是任人攻击的软柿子,她绝不会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可怜又可悲的小媳妇。不管往后要面对什么,他又将如何面对,在这之前都要先认识新环境。昨晚抵达时已经深夜了,她没机会欣赏四下的风光,趁着这会儿闲得可能发霉长虫,她就好好认识这个新住所吧。

    这里很大,她睡衣的漫步在庭院的步道上,触目所及尽是一片教人心旷神怡的绿意,这里的居家环境实在无可挑剔,不知道在这里住久了,她会不会变成真正三流社会的贵夫人?

    虽然出身富裕,她却从来没有千金小姐的自觉,因为生性好动,经常搞得灰头土脸,跟端庄优雅形象真的差太远了。

    走着走着,她很快就发现一件事情!她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抓着头,她伤脑筋的开始原地转圈子,这里又不是什么原始丛林,怎么会迷路呢?

    忍不住仰天长啸,天啊!明知道自己没什么方向感,为什么她没有一路扔石头做记号?如果她今晚沦落在这里打地铺,那也是她自找的。

    这时一道细细柔柔的嗓音传了过来,[紫英姐姐!]

    这是……夏紫英迅速转过身,迎面而来的美女不是她印象中的小胖妹,但她还是一样就认出这个如春风般的女子就是好友邢茉心,因为她的气质实在很难Copy。

    [紫英姐姐……哦,不,现在得改口叫大嫂了,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世界上我只认识一个水做的女子,她的名字叫[邢茉心],是你吗?]

    下一刻,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扑向对方,紧紧抱在一起又笑又叫。

    夏紫英永远忘不了她们结识的过程,生性好动的她就算学了钢琴,还是静不下来,父亲因此请邢茉心当她的陪读,希望她能感染到茉心那温柔恬静的气质。

    从此她们两个每天一起看书一个小时,看的都是课外读物,阅读完毕之后,两人必须分享心得,就这样,她们后来就玩在一起了。

    虽然茉心小她两岁,可是性情比她沉稳,她常觉得茉心更像出生名门的千金小姐。

    [小茉心,你都没吃东西吗?怎么变得这么瘦?]夏紫英急急忙忙的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

    [我三餐定时定量,当初来到美国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水土不服,瘦了一大圈,从此就再也胖不起来了。]这会儿轮到邢茉心把她打量一圈。[除了脸蛋变得清瘦了,你好像也没什么改变。]

    [是啊,虽然每天跳一百下,身高还是突破不了一百六十大关。]这是她最不满意自己的地方,即使顶上爆炸头,她也没办法多变出四公分,

    要不然,她好歹可以号称一六零。

    [对不起,你是不是很无聊?原本我早上就

    可以回来的,可是临时有一为接待人员胃疼,我

    只好代替她留在那里待命。对了,我现在在爷爷

    的饭店打工,提供VIP室支持,如果VIP的客人需要

    翻译人员,我就可以提供服务。]她拉着夏紫英的

    手往屋子走去。

    [如果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就不用这么紧张

    了。]

    [早上突然街道大哥的电话,教我早一点回

    来陪嫂子,我才知道你们两个偷偷在台湾结婚了,

    好惊讶哦!]邢茉心佯装不悦的嘟着嘴。[你们

    好过份,哪有人偷偷摸摸结婚的?你们一个是我

    哥、一个是我好朋友,我却没有参加到婚礼。]

    [对不起,因为这个婚真的结得很匆忙,对

    了,你哥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不久之前的哀

    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他并没有把她丢在

    这里不管。

    [早上七八点的时候,他在台湾待太久了,

    公司恐怕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处理,而我只是在饭店

    打工,时间比较宽裕,不过你放心,晚上他一定

    会回来。]

    [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爷爷是不是刁难你?]相亲的计划被打乱

    了,爷爷总要找人出气啊。

    [那是小是,我的破英语才是最严重的问

    题。]夏紫英忍不住叹气。

    [我刀觉得语言是小事,你在这里待上一段

    时间,一定可以叽里呱啦的说上一大串。]

    [如果你还记得,你应该知道我和英语有多

    么合不来。]

    [我会来帮你。]

    [可以吗?]她两眼睁得闪闪发亮,小茉儿

    最有耐心了,绝对可以忍受她这个笨学生。

    [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这个时候,她们

    已经走到三楼了,邢茉心用另外一只手遮住了她

    的眼睛。

    [你先把眼睛闭起来。]

    [干么闭眼睛?]不过她很配合。[这是我

    哥为你准备的结婚礼物,原本他想亲自送给你,

    可是担心回到家,你已经睡着了,为了尽早把这

    份礼物送给你,就由我代替他送。

    [什么结婚礼物?]

    [你自己看吧……到了,可以张开眼睛了。]

    邢茉心松开握住她的手,轻推她的肩膀,示意她

    打开眼前那扇门。

    看了邢茉心一眼,她颤抖的伸出了右手握住门

    把,往下一扳,推开门,当看清楚房内的一切,

    瞳孔因为惊异而慢慢放大,这不是邢孟天在台湾

    为她准备的那间画室吗?

    [按照我哥的意思,墙壁漆成海水般的湛蓝,

    窗帘是根据李白的诗句![孤帆远影碧山尽,唯

    见长江天际流]绘成的画作,至于天花板则是

    垂挂各式各样的贝壳风铃,当窗子打开时,风儿

    吹动贝壳风铃,那声音好美妙哦!不过,这毕竟

    是你的画室,如果你有其它的意见,还是可以变动]

    当初不解,他干么急着在台湾买新家,现在

    明白了,他的目的是为了帮她准备这个地方。走

    进房内。夏紫英一会看着满天的贝壳,一会儿

    看着那副以诗为画的窗帘,兴奋的像个小孩子跳

    过来跳过去。[这里太棒了!]

    恍然大悟,邢茉心心里明白了。[这是你给我哥

    的设计图吗?]

    [我把想法告诉设计师,设计师再根据我的

    意思画出设计图。]

    邢茉心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你知道吗?

    为了这间画室,我哥每隔两天就打一次电话回来,

    以前他出门从来不主动打电话,当时我就很好奇这

    间房间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早上他在电话中

    告诉我,我才知道这是为你准备的画室,他希望

    你在这里可以过的很快乐。]

    [他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明明只会命令人,

    却总是偷偷做出一些讨人欢心的事情。]她更奇

    怪,眼睛怎么湿湿的?好吧,她承认他的举动令

    人戚动,这个看起来刚硬强悍的霸王怎么回有那

    么纤细体贴的心?

    [我哥那个人只对在意的人用心。]夏紫英

    走过去将窗帘卷起,看着玻璃窗外一片辽阔的山

    色,她雄心壮志的宣誓道:[小茉心,我要好好

    学习英语,我也想为他努力。]邢茉心比了一个

    OK的手势。[今天晚上我会帮你拟计划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