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的新娘 第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蓦然回首,时间总在不经意之间悄然而逝。夏紫英来到美国已经一个月了,在邢茉心全力的帮忙下,她的英语突飞猛进,除了,每天K书听CD之外,没事就跟着邢茉心到处趴趴走,到处进行所谓的实际教学,她终于明白为何古有名言,行万里路更胜读万卷书。

    不过,为了给邢孟天惊喜,也为了让暗中整她的爷爷吓一跳,她刻意隐瞒这件事情,除了邢茉心,没有人知道她已经听得懂基本会话,当然,这也表示她对于佣人之间流传的闲言闲语一清二楚。

    她从来不是那种沉得住气的人,野猴子怎么可能静静的坐在一处大半天呢?可是因为太想看到爷爷惊吓的表情,她逼自己学习所谓的「大智若愚」当佣人们在她面前打赌,预测她何时会因为受不了而逃回台湾,她却笑得好像他们在赞美她今天穿得很漂亮。当佣人们在她面前八卦,说她如何勾搭上他们尊贵的少爷,她却若无其事的喝着下午茶。

    当佣人们在她面前批评,嫌弃她的长相很需要进行整容改造。她却风淡云轻的拿着笔画漫画。

    如果老爸知道二十几年的劳心劳力,竟比不上人家一个月的恶言恶语攻势,将她从「野猴子」提升为「淑女」,说不定中风的他会激动得起身跳脚,骂她「孽女」。

    装聋作哑真的很难,如果不是邢孟天说话算话,无论工作多忙,总会赶在睡前回家陪她散步、听她抱怨发牢骚,她恐怕没办法坚持下去。

    「我老婆今天过得怎么样?」庭园里,邢孟天边说边在她的脸颊上偷亲了一下。

    「除了那样,还能怎样?」

    「家里的佣人还是不愿意在你面前使用中文吗?」

    「无所谓,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好听话,我听不懂反而是好事。」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她听懂英语了,嘴巴可定会乖乖的闭上,不敢继续当着她的面前将她是非,那她就没机会听到他们私下流传的八卦了。

    「你就让我出面处理这件事情吧。」他怎么舍得她受委屈呢?可是,她坚持这是她的战争,唯有凭自己的力量赢了,她方能抬头挺胸,所以他也只能在旁边默默支持。

    「我不想求他们。」

    「这是命令,不是请求。」

    虽然早知道这是他擅长的事情,她还是想皱眉。「命令比要求更令人讨厌。」

    「方法不重要,效果比较重要。」

    「命令换来的服从,不是心悦诚服的服从,那一点意义也没有。」她想赢,但是要赢得漂亮,赢得让人家心服口服。

    看着她,邢孟天的眼中又是心疼,又是骄傲。「我老婆的脑子太八股了,这样可是很吃亏的哦!」

    「如果我只是要在这里住几个月,我的脑子会学习灵活一点。」

    「我知道了,你的自尊心比什么都重要,是吗?」

    「难道你的自尊心不重要吗?」

    「我无话可说了,这件事情我保证不会出面干预。」他举起双手对天发誓。

    「你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会教他们刮目相看。」她骄傲的扬起下巴。

    「好,我等着瞧。现在我们来讨论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爷爷准备为你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

    「……什么?」现在夜深了,她肯定见鬼了,这怎么可能?这时突然刮起一阵冷风,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见到她的反应,他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我知道很难相信,可是千真万确,爷爷决定帮你举办宴会,时间订在下个周末,邀请函已经出来了,这可是重要的宴会才会制作的邀请函哦。」

    半眯着眼,夏紫英对他挑了挑眉,「这是你的注意对不对?」

    「我确实有过计划,等我们回到美国之后办个宴会宴请这边的亲朋好友,正式将你介绍给大家认识,可是你也知道,我最近早出晚归,就连陪你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怎么有时间想到宴会的事情?这真的是爷爷的主意。」

    「爷爷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这情况太诡异了,她还没有让爷爷吓一跳,他就先让她饱受惊吓……她突然想到一句成语!居心叵测,从来不给她好脸色的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对她伸出友善的手?这其中的动机绝对值得深思。

    「爷爷向我提起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可是他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基本礼仪还是不可废,我想爷爷大概是担心人家问起你的身份,如果不主动帮你正名,他会饱受批评。」

    「我又没参加任何家族聚会,人家怎么会知道有我这号人物存在?」如果一开始就接受她,那就不用担心人家会批评他。由此可知,这只是爷爷为了自己的「友善」找的借口吧?!

    「虽然爷爷不喜欢在家里招待宾客,但是难免会有朋友远道来访,而你也经常跟着茉心四处乱跑,总有机会遇到一些亲朋好友。」

    撇了撇嘴,夏紫英还是觉得其中有诈。「我不想猜忌爷爷的好意,可是他老人家真要那么在意人家的批评,就不应该命令佣人们不准说中文。」「其实当初我们刚来到美国的时候,爷爷也不准佣人跟我们说中文,说不定爷爷只是希望你能早一点习惯说英文。」

    「但愿他老人家的出发点真是为我着想。」鬼才相信!

    「不管爷爷抱着什么心态举办宴会,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把你介绍给所有的朋友认识,尤其是我那群工作伙伴,他们久仰你的大名,如果不是最近太忙了,他们早就已经登门拜访。」

    闻言,她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感,他的朋友想必都跟他一样精明能干吧?

    「干什么一脸愁云惨雾的样子?」邢孟天逗弄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担心他们像爷爷一样刁难你吗?」

    「聪明优秀的人总是特别难伺候。」她瞥了他一眼,他就是最佳例子。

    「你是我老婆,你唯一要伺候的人是我,如果他们当中有谁敢对你失礼,你就一拳狠狠的回过去,觉得不够,我可以帮你补上一拳。」

    「听你这么说,他们好像真的很难缠。」

    邢孟天低下头,两人的额头轻碰。「我开玩笑的,他们都是好人,而且很好相处。」

    「他们再好相处都没有用,我的破英语恐怕没办法跟他们沟通。」没错,她现在是可以跟人家简单的对上几句话,可是想深谈,或若是触及的话题太过专业,她就完全不行了。

    「你放心,他们都会说中文,只是有外国人的腔调,刚开始会听不太习惯。」

    咬着下唇,她真的很讨厌那种挥之不去的沉重感,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只要碰到他,她就会觉得自己很不起眼。

    「要求你的朋友配合我,你会不会觉得很丢脸?」

    「为什么我要觉得丢脸?」他微皱着眉。

    「你的老婆太逊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老婆哪里逊?」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身面对他。「在我眼中,我老婆最了不起了,除了我老婆,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可以让我失去理智的女人。」

    「没想到我这么了不起。」夏紫英的唇角欣喜的上扬。「以后不准再小看自己,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你,我就不再完整。」

    这个可恶的男人,怎么老是让她感动得想哭呢?她冲动的踮起脚尖,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往下一压,同时送上自己柔软饱满的双唇。

    尽管两人在床上已经滚过好几十回,可是她的吻依然像个小女孩,很腼腆、很羞涩,却教他全身热血沸腾,他喜欢她情不自禁的主动。

    「你变坏了,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诱惑我?」他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压抑,这个女人对他就是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轻而易举的就让他想发出狼嚎。

    「如果你在乎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可以不接受诱惑啊。」她像只无尾熊般勾挂在他身上,既然他是她老公,他就牺牲一点,提供被她捉弄的生活乐趣。

    「我也不想受到诱惑,可是大脑被情色画面攻陷,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你来教我,这种情况下我要怎么唤回理智?」

    「这还真是伤脑筋,可惜我不想玩了。」她像安抚小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头,准备抽身,可是太慢了,他已经抱着她贴着树干,双手钻入她的衣服底下乱来,这下子她可慌了。

    「邢孟天,别闹了,我在这里已经过得很不安宁了,可不想再给自己制造八卦题材。」

    「你又听不懂,何必在乎人家说什么?」

    「不是语言才可以攻击别人,眼神也是很可怕的武器……啊……」连忙咬住下唇,这个坏蛋,他怎么可以这么邪恶的逼她就范?

    「眼神没有杀伤力。」

    「……邢孟天,不要闹了,这样子很卑鄙……」嘴巴被堵住了,这会儿她只能在心里咒骂,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怎么可以这么大胆狂妄?现在她不但是狐狸精,还是荡妇……她忘了要骂什么,因为残存的理智已经被他一把火烧得精光,她只能不由自主地发出嗯嗯唔唔、教人好害羞的声音。

    隔天一早,她马上证明眼神是多么可怕的武器,幸好在被乱箭射死之前,她就被邢茉心带出门进行英语教学。奈令命美酒佳肴,上流奢华,绅士淑女,衣香鬓影,这是一场味觉的美食飨宴,也是一场视觉的感官飨宴,处处彰显优雅的贵气。

    不过,这真的是为她举办的宴会吗?

    非也,这百分之百是为了证明她不适合这里而举办的。

    没错,邢孟天的朋友全部使用中文向她问候,他们的态度谦冲有礼,她甚至怀疑老公事前对他们耳提面命过,不准让他老婆受一丁点的委屈,可是当他们转身背对她,使用的语言还是英语。

    这不能怪他们,换成是她,她也会有相同的反应,总不能教他们为了她一个人,整晚使用不熟悉的语言吧。

    可是邢家的亲朋好友,他们完全不给她面子,全部很有「默契」的一致使用英语,态度相当明显,如果她没办法配合他们,那就安静地在旁边当傻子。

    她现在确实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原本还期望小茉心可以陪在身边,可是很巧合,小茉心中午突然接到饭店的电话,说是有人请假,要求她过去支持,等她收工回到家,宴会恐怕结束了,也就是说,她今天唯一的「靠山」,就是邢孟天。

    说道邢孟天……望着一眨眼的工夫就被人家「掳走」的丈夫,夏紫英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这么忙,哪有时间当她的靠山?

    算了,她还是老实承认,即便他在身边,她也不可能有安全感,因为现实摆在眼前,她在这群人当中就是格格不入。

    如果这是爷爷的阴谋,那么他确实成功了,因为他如愿的将她「孤立」,让她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

    转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她身边的金发美女,夏紫英记得她的名字!乔安娜,不只因为她是今晚最耀眼动人的女人,也因为她是邢孟天最重要的工作伙伴之一,更要紧的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女人非常迷恋邢孟天。

    「他也是一个令人着迷的男人。」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很灵,不过,这女人有必要那么直接吗?虽然自己看起来很不起眼,但好歹是邢孟天的妻子,她难道就不能含蓄一点吗?

    「你一定每天都提心吊胆,这样的老公很容易被别的女人抢走。」

    这个女人在向她下战帖吗?初次见面,不是应该先伸出友善的手,再亮刀吗?难道她看起来很容易摆平,毋需浪费时间拐弯抹角吗?

    「说真格的,我最近忙着适应新环境,没有时间提心吊胆。」如果乔安娜不表态,就算知道有一大堆女人迷恋邢孟天,她大概也没有危机四伏的感觉。谁教她脑子太简单,光是爷爷就害她脑袋快要爆炸。

    「你真的不担心吗?」

    「担心能当饭吃吗?」

    乔安娜一脸的困惑,虽然她的中文算得上流利,可是程度显然还无法意会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我是说,谢谢你的关心,我都嫁给他了,担心也没有意义,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但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我是说蟑螂,生命力很旺盛,不轻言放弃,我会用生命守护他。」

    不管这位金发美女有何居心,她不会那么没出息的任人欺压。这会儿,乔安娜总算正视夏紫英了。面前的这女人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平凡。第一眼看到身着荷叶袖雪纺纱白色短礼服,头戴皇冠样式发髻的夏紫英,会以为自己看到童话故事里的小精灵,然而除此之外,她并不是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人,老实说,乔安娜并没有将夏紫英放在眼里,可是,她还是压制不住满腹的好奇心。

    从来不正眼看女人的邢孟天突然带来一个新婚妻子回来,教人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女人可以掳获他的心?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匹配的伴侣绝对是足以跟他并驾齐驱的女人,而向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能得到他赞赏的目光就满足了,没想到他会在出差期间匆匆结婚,对象还是一个没有显赫背景、只能摆在家里的女人,这太令人无法想象了。

    无法成为挽着邢孟天的女人,乔安娜只好先弄清楚夏紫英是如何取得女主人的身份,怎知还没挖掘到任何消息,反倒发现对方不容小觑。

    或许,这个女人没有跟邢孟天旗鼓相当的聪明干练,却有着教人相惭形秽的纯净率直……

    「乔安娜,谢谢你陪我老婆聊天。」邢孟天像一阵狂风似的吹了过来,亲密的伸手一揽,紧紧将夏紫英护卫在怀里,同时低头在她发心上落下一吻。

    「你会不会黏老婆黏得太紧了?我们两个还担心聊不到三分钟,你就急匆匆的跑过来,是不是担心我会把她吓跑?」乔安娜语带调侃的说。

    「我老婆是城堡里的小公主,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丛林里的猛虎野兽,我当然要看紧一点。」他的口吻像在开玩笑,却清清楚楚的划出她们之间的差异。

    「你真狠,把自己的工作伙伴说成猛虎野兽。」她难掩酸意的说。

    「我只跟同类当工作伙伴。」

    微微一怔,乔安娜若无其事的笑道:「原来这是赞美,真高兴我可以跟老板列为同个等级。」

    「我可以自己陪老婆了,李伯斯他们在找你,你赶快过去吧。」邢孟天牵起夏紫英的手,转身走向阳台。「里面好闷,我们出去外面透透气。」

    夏紫英一接触迎面而来的风,立刻打了一个哆嗦,他连忙脱下西装外套为她穿上。「她跟你聊了什么?」他问得漫不经心,可是,如果仔细注意他的神情,不难在他眼中察觉到一抹严厉。

    「你以为她会跟我聊什么?」

    「我从来不了解女人喜欢讨论什么话题。」

    她没有回答他,而是注视着他,从他还是司机的儿子,他的光芒就无法掩饰,更何况现在的他有如睥睨群雄的霸王,他的魅力又岂有哪个女人能抗拒得了?

    虽然不聪明,但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迟钝,她竟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身边一定围绕了一群爱慕者,而她每天都生活在「情敌」的威胁当中。

    其实,她并不如自己所言的那么勇敢,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她在各方面跟人家都没得比,哪有本事阻止那些女人的攻击?

    说不定,这就是爷爷举办这个宴会的目的,要她认清楚自己有多少斤两,如果她不想成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她就识相一点的离开……这种感觉比那种被孤立的滋味更教她难受。她可以用心学习,让自己渐渐融入这个世界,可是她再怎么努力,也赢不了围绕在邢孟天周遭的那些女人。那是一个没有我容身之处的世界。

    以前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只是痴痴的望着父亲的背影,而不尝试参与父亲的世界,这是当时母亲给她的问题,只到现在她才真的懂了,原来母亲自知永远比不上围绕父亲身边那些聪明能干的女强人。

    「看什么?突然发现你老公很帅吗?」邢孟天低头轻碰了一下她的额头。

    「她喜欢你。」天啊,她一定是疯了,干么把这种事情挑明了说呢?这种事不知道不是比较好吗?万一,他对乔安娜也有那么点心动,她把他们原来暧昧的界限打破了,那不是让他们有机会搞在一起?

    静静的凝视着她,他唇边含笑的梳整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半晌,才语气带着一抹慵懒的说:「我知道。」

    「嘎?」

    「我有眼睛。」他只是视而不见。是啊,他怎么可能看不见呢?她不应该意外,他的心思很细腻,就像刚刚,他明明跟一群人在讨论事情,却可以同时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他知道她没办法应付像乔安娜这种精明能干的女人,就尽快抽身来到她身边。

    「这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不会心动吗?」她很好奇,他怎么有办法漠视乔安娜的聪明美丽?

    「我为什么要心动?」

    「大美女一个,又那么优秀能干,如果我是男人,应该也会心动吧。」

    「这个世界上多得是那种又美丽又优秀能干的女人。」言下之意,这种女人没什么稀奇的,在他的眼中当然也不会比较特别。

    「这……是啦,可是,那些女人不会成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每天在我面前晃过来晃过去的女人,大部分都是像乔安娜那样的女人。」

    「你对她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夏紫英越说越小声,他干么把脸拉得那么臭那么长?难道她喜欢自己像个小醋桶一样追问个不停吗?她只是对自己没信心。

    「我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太多了,我的态度从来没有灰色地带,除了工作上的关系,我和她们不可能发展出其他关系,如果她们执意迷恋我,我也没办法,我是一个把工作和感情划分得很清楚的男人。」

    「明知道她对你的心意,你不应该让她待在你身边工作。」看到他一副想扭断自己脖子的样子,她应该识相的闭上嘴巴,可是她说过了,事情一定要说清楚,而她又不懂得拐弯抹角,只好惹他不开心了。

    「这是她的选择。」

    「她会做这样的选择,是因为她有期待,你不应该给她期待。」

    「你担心你老公被诱惑吗?」

    她突然发现他是一个很残酷的男人,尤其对女人……如果有一天,他遇到比她更吸引他的女人,他是不是也会对她这么无情?

    「怎么变成哑巴了?」

    「如果在你身上的不到期待,却要苦苦守在你身边,这不是很残忍吗?」

    双唇一抿,邢孟天对她的回答显然非常不满意,为什么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难道你希望我对她心软吗?」

    她懊恼的一瞪。「不要故意扭曲我的话,我怎么可能希望你去抱别的女人?」圈住他的腰,她撒娇的偎进他的怀里。「我是女人,心眼很小,我的男人眼中当然只能容下我一个。」

    僵硬的身体轻松放下来,他再一次重申自己的立场。「听好,我只对自己的感情负责,而我唯一在乎的女人就是你。」

    张开嘴巴,可是话到了嘴边又打住了,虽然那股不安还缠绕在心头,但现在,她确定自己是他的唯一,这就够了,至于将来,谁也没办法保证,又何必非要到那种不切实际的口头承诺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