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里的军人 73.第七十三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硝烟里的军人最新章节!

    v章购买不足,以下为防盗章节~  简短而轻柔, 其实只是轻轻地压住了一下唇瓣, 犹如蜻蜓点水。

    在思眨眨眼睛, 后知后觉,抬手,拿身上的被子挡在了二人中间。

    周觉山看在眼里,轻笑一声。相距不到两秒, 他把被子抄起,扔到了远处。

    其实,夜里的这种感觉不算陌生。

    自从她来到他身边之后, 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她。

    没有化妆, 脸蛋干干净净,身体软软的, 穿着一条长长的睡裙,一袭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枕头和床单上,清澈的大眼睛几乎时刻提防着他, 红润的嘴唇却总是像在诱惑着他咬上一口……

    他是一个欲望很浅的人。

    他早说过, 这样的女人不能留。

    周觉山俯身,低头……

    将手掌插-入了她柔软的长发底下,扣着她的后脑勺, 慢慢地,探出了一点舌尖, 摩擦几下, 撬开了她紧闭的贝齿……

    夜深人静, 两道身躯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竹床被扭动的身体挤压得吱呀作响。

    一切都来得猝不及防。

    他肆意地吸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情-欲的激情本能地搅动起二人所有的神经。

    在思慌了。

    “嗯……不要……”

    “我不动你别的地方。”

    他一把搂住她的腰,托起她的身体再度热吻上去,两个人被紧紧地圈在了一起,在思推不开他,慢慢也没了力气……

    良久,月光渐暗,窗外传来了哨兵换岗的声音。

    周觉山坐在床边,用臂弯托着在思的头,将她轻轻地放到了柔软的枕头上。

    怀里的小女人极度缺氧……

    在思虚弱地看着他,不停地喘着粗气,胸口剧烈地起起伏伏。

    “睡吧。”

    他捡回被子,脱掉衬衫。

    月光下,宽肩窄腰的身材霎时一览无余。

    在思还没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直愣愣地看着摆在眼前的八块腹肌。

    他哂笑一声,弯腰,吻上了她的眼睛。

    “闭眼,睡觉。”

    ……她缓缓地闭眼。

    他将她拥进怀里,盖被,安稳地睡了过去。

    .

    翌日。

    天蒙蒙亮,周觉山穿好衣服,拿起了摆在桌上的那把92G。床上的女人还在熟睡,他没有回头,径直朝楼下走去。

    “团长,山头对面有新动向,有士兵汇报说看到了胡一德将军,不知道真假。”

    见他推门出来,一位一直站在门外等候的冯姓连长立即原地立正敬礼,替他关门,又忙不迭地跟着他下楼。

    周觉山微敛着眉头,随手整理着军装袖口,快步地走下楼梯,“不会吧,你应该认错人了,胡将军的家属不是被克钦军抓了吗,他不老老实实地呆在军区等我们救援的消息,怎么会突然跑到这种穷乡僻壤?”

    说着,他恍若无意,侧头深看了身后的冯连长一眼。

    冯连长抓抓脑袋,“是,是挺奇怪的。”

    他本来也想着,胡将军那种作威作福的性格,皮鞋沾上一点儿灰都受不了,又怎么可能会跑到这破地方来……

    “但是就在河对岸的那片树林里面,我手下的好几个人都看见了他的车,还见到了几个眼熟的士兵。”胡一德在军区里一向嚣张,他依仗着与首席部长的关系,处处搞特殊,连平时坐的车子那都是军队特配的,车牌独一份儿,金光闪闪的。

    “我还拍到了几张照片,照片里面有个人长得特别像他,应该是胡将军本人没错。”

    说着,冯连长掏出了相机。

    军用相机一般都要求必须达到轻便防摔防水防尘,所以尽管经过了一场轰-炸,但在废墟里抛出来的相机那还依旧算是完好无损。

    周觉山接过相机,快速地翻看了几张。

    照片里的人没穿军装,角度也不好,可以说是胡一德本人,也可以说是任何一个年过半百的发福老头儿。

    他皱眉,在图库选择键里找到了全选,同时按下彻底删除。

    “哎哎哎……团……团……”

    冯连长撕心裂肺喊了半天,也没抵上周觉山的手速。

    完……

    他辛苦了一早上,又是爬树又是翻墙,派了两个侦察兵组,废了老半天的劲儿,结果被他老人家这么一按就全都tmd打水漂儿了……

    周觉山面无表情,将相机拍回到冯连长的怀里,“不要这些,我要准确的证据。”

    “团长您的意思是说……”

    周觉山睨他一眼。“人证、口供、录音。”

    “啊……是是是!”

    冯连长使劲儿地一拍脑门儿,连忙敬礼,乐颠颠地,派人找证据去了。

    清晨的凉风吹过竹屋的扶梯,掠过周觉山的军装衣角,他站在二楼往下的拐角处,扶着楼梯的扶手,眺望着远处的山岭,不免有些感慨……

    有一个愚蠢的下属,难免是会添点儿麻烦,但也未必全是坏事。

    不远处,有一道清瘦的身影拄着拐杖,面朝着低斜的日光,穿过村里的土路,一瘸一拐地朝他走来。

    周觉山挺直了脊背,居高临下,扬声道,“陈医生说你需要好好休息。”

    楼下的人加紧了步伐。

    “没事儿了,团长,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

    汤文站在一楼的缓台处,撑着一条腿,仰头看他。

    他知道,这一次跟他随行来的军官不多,像他们这种少数民族独立军内部的军官,质量参差不齐,有些或许是初中毕业,有些可能连小学都没读完。

    周觉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汤文很清楚,这几个月下来,他知道眼前的这个长官跟胡一德那些人不一样……他有实力、有魄力、有原则,自从接触到周觉山之后,汤文由衷地钦佩他,他把他当成一个英雄一样,是真心地想为他效命。

    “团长,我虽然只是个文书,工作经验少,但是你开会发文件总需要有个人负责帮你传达影印记录吧,军区里的长官很多都不识字的,我可以帮忙翻译和整理,也可以替你传达一些你不方便直说的话。”

    当兵就不能怕吃苦,怕吃苦还当什么兵。

    周觉山嗤笑一声,俯视着汤文,扬了扬下巴。

    “抬腿看看。”

    “……”

    汤文低头,瞬间为难。

    他咬牙,尝试,又尝试……

    “报告团长,抬不了。”

    昨天爆-炸,他大难不死,但是腿里被炸进了弹片和弹珠,陈医生说,怎么也要再休养一两个多月,这才第二天……这腿根本就使不上劲儿。

    周觉山了然,不置可否,他走下去,掏出烟盒,给汤文递了一支烟。

    “好好休息,别想别的。”

    “团长……”

    “以后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

    汤文点头,但烟不敢接。

    周觉山笑了,他将烟扔掉,抬起一只手,重重地扣在了汤文瘦弱的肩膀上。在这个部队里面,忠心于他的人不多……

    血债血偿。

    “小子,你这条腿,不会白受伤的。”

    烈日当头,河风送爽,金色的河水不断地冲刷着岸边的细白沙子,距离事发地点不到两百米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扛着一道柔软的身躯,费力地徒步在一片浅灰色的滩涂湿地里。

    “嘶……”

    “滋……”

    左臂上的无线电对讲机绰约地传来一些细微的声响。

    “西岸北15半公里。”

    周觉山按了一下无线电的按钮,接收到对方返回的安全信号,才将肩上的女人放到一块还算平整柔软的河滩上。

    在思闭着眼睛,软软地躺在地上,没有知觉。

    耀眼的日光照射在她白皙无暇的肌肤上,因为溺水,她全身湿透沾满了沙子,长发随意地铺满在滩涂上的砂石。

    周觉山坐到她旁边,看她一眼,无奈地摇头,俯下身,将人托进了怀里,解开了她紧裹着胸部的浅色内衣。

    在思缓缓地睁眼……

    恰好迎上一双深郁的眼眸。

    他鼻梁英挺,鼻尖正抵着她的鼻尖,薄唇停留在与她的唇瓣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两个人姿势尴尬,她衣服被他撩开着,胸前露着大片的白,男人温热的手掌正好捂在她的胸口,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虎口、食指位置长着一层薄茧,是常年持枪留下的。

    在思仓皇地爬了起来。

    周觉山眉梢微动,哂笑,“我还以为你要等到我给你做人工呼吸才能醒。”

    她红着脸,低头,惶惶地将自己的内衣穿好。

    周觉山不以为意,扶膝站了起来。眼前的小女人浑身又湿又脏,手上的绷带都被河水给泡了开,染血的绷带一直垂落到脏兮兮的沙子堆里,冰冷的浪花拍岸,她又冷得打了个哆嗦,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右手上的伤口倒是暂时止血了。

    附近就只有他们两个。

    他又看看她,捏捏眉心,脱下了自己身上已经被阳光晒得差不多干的军装外套,扔到她的面前,“我的人马上就到,坚持一会儿,今天就在这附近的村寨落脚。”

    周觉山掏出打火机,孤身往远处走去,在思回头看他,空旷的滩涂四周一望无际,他一个人漫步在沙滩上,就好像一只在离群的狮子在巡睃陌生的领地。

    她皱眉,抓起地上的外套,“不走吗?”

    “走?”

    “我们刚刚才被人埋伏。”眼见着周觉山越走越远,在思也跟着起身,她扶着河边的礁石咳嗽两声,刚刚溺水,她嗓子还是不太舒服。

    大约十分钟前,在河岸另一端,她跟他才经历了一场重火力的无差别袭击,周觉山是军人,应该比她更清楚,那么密集而准确的炸-弹布排,绝对不会是一场简单的意外而已。

    “既然没有人员伤亡,我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职业的本能告诉她,她们应该第一时间撤离到最近的武装支援地点。

    “汤文快死了。”

    “……”

    简练的五个字,让站在河边的在思一瞬间僵在了原地。

    微凉的河风吹过,周遭是一片戚戚的凉意,在思哽着喉咙,嘴巴微微地张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抱歉,我无心……”

    周觉山耸了耸肩膀,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迎着日光,随意地用拇指将手里的打火机滑开又熄灭。

    “来时的路也被炸了,立刻原路返回也不安全,我刚刚安排了随行的医生给汤文做手术,等他过了危险期再说,大部队都留在了对岸的村寨,你跟我现在也过去。”

    说完,他转身朝树林最深处走去。

    ……

    约莫十分钟后,七八辆军用吉普车穿越森林,呼啸而来,一字排开,停在了滩涂最外侧的边缘。

    “人呢?一群废物!”

    一道肥头大耳的身影从车上跳下来,掏出手-枪,上膛,二话不说,一枪打中了最先给他通风报信的那个士兵。

    士兵哀嚎,极其痛苦地捂着右腿,满地打滚,鲜艳的血液染红了大片的白石沙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