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血斧 001:从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冬日冷寒,积雪尚未融化,随着阵阵寒风席卷而来,更显冰冷刺骨。

    远山镇官府衙门之前,粗木桌案之前端坐着一名身穿甲胄的壮汉,这壮汉虎背熊腰,长袖随意挽起不觉寒冷,面颊上那如蜈蚣一般蜿蜒的伤痕,更显血腥杀伐之气,不时端起温酒驱寒,身侧各有数名皂服衙役横跨钢刀,不时的喝骂着纷勇上前的青年子弟,只是那桌案上随意堆成的铜钱犹如谷堆,令拥挤的山民更是贪欲难忍,若不是见官府的差役在此,恐已按耐不住上前疯抢。

    “列队等候,莫要拥挤!”

    “这是朝廷征兵,不是逛窑子!”

    身穿甲胄的壮汉面色渐渐不耐,拍案而起怒声喝道,其威势犹如虎啸山林,令众多山民略有忌惮之心,这才肃静下来。

    “咚,咚,咚!”

    远处传来沉闷的声响,犹如巨锤轰击地面,桌案上粗碗中的浊酒也是泛起波纹,犹如谷堆铜钱略有松垮随即轻鸣不已,众人皆是狐疑不已的让开了道路,朝那声响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是一柄几近丈余的奇怪兵刃,或许是斧头但却两侧开锋,黑色的斧身中镶嵌着一颗头骨,更显阴森和诡异,头骨旁铭刻着古怪的花纹,斧刃上有淡淡的一抹暗红,应是饱饮鲜血却不曾擦拭的缘故,那如碗口般粗细的长柄黝黑通体。

    斧头抗在一个身形略显瘦弱的少年肩头,这少年身躯挺直如松,惨白的面颊几无一点血色,唯有一双眼睛散发着冷冷的寒意,细看之下其中蕴含着血腥杀伐之气,宛如在战场上多年厮杀的悍卒一般,与肩头上的巨斧更如蜉蝣撼大树一般,落差极为明显。

    原本拥挤的山民待瞧见这少年的身形,顿时噤若寒蝉的四下退让开来,生恐招惹这少年的不快,那巨斧夺取了自家的性命,也有数名街头的闲汉,本是欲趁着人多浑水摸鱼偷窃钱财,瞧见这少年走来也是色厉内茬,狐假虎威的喝道:“快给二爷让开道路!”

    “夏侯二爷,他就是夏侯二爷?”

    “看这斧头,除了夏侯二爷,还有谁能挥动!”

    少年视若无睹的扛着斧头走了上前,这才将斧柄支在地面之上,“咚”的一声闷响,那斧柄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桌案上本是随意堆放的铜钱随即塌陷,几枚铜钱滚落在地面之上,竟是无人敢上前弯身捡起。

    身穿甲胄的壮汉面颊上闪过一丝欢悦之色,随即面色一整收敛下去,望着眼前手持巨斧的少年,沉声问道:“你可是来从军的?”

    “是!”少年神色不变,低声回道。

    “你这斧头不似寻常?”壮汉咧嘴一笑,面颊的蜈蚣疤痕更显狰狞。

    “斧头重二百一十七斤!”少年沉声回道。

    “斧头可有称谓?”壮汉望着斧刃上的暗红之色略有心悸,生怕这少年手中的巨斧落下,瞳孔略一收缩,沉声问道。

    “诺克萨斯之手!”少年双眼泛出复杂的神采,随即一闪即逝,沉声回道。

    “诺......手?”身穿甲胄的壮汉错愕的问道。

    少年沉默不语,不再开口说话。

    片刻之后,少年在从军的花名册上画押之后,将一袋铜钱放入怀中,扛着丈余长的巨斧随即转身离开,朝山溪村的方向走去。

    山溪村位于远山镇外三十余里开外,因村外有一条溪水自山涧中流淌而过而得名,山村外可耕种的良田甚少,多是砂砾瓦块遍布,故村民日常果腹之物大多以野菜和山林中的野物为主。

    “咳,咳!”未曾走入柴门,便听到了老媪传来的咳嗽声响,少年脚步刻意轻盈了少许。

    “可是城儿回来了?”夏侯氏久病在床,沙哑的开口问道。

    夏侯城双眸泛出黯淡的光芒,将肩头的巨斧随即靠在了柴堆之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将怀中的铜钱奉了上去,开口说道:“姨娘,这钱你用来治病。”

    “城儿,姨娘一家对不住你啊。”夏侯氏白发苍苍,皱纹满布面颊之上,眼眶一红哭泣的说道:“你那姐姐所嫁非人,夫君烂赌成性,连累如今家徒四壁,若非有你,姨娘恐是早已饿死在床榻之上。”

    “姨娘,我从军了,三日后便要去点卯。”夏侯城粗糙的双手擦拭去姨娘面颊上的泪水,劝慰道:“姨娘保重,若我立下军功,会将赏钱托人送回。”

    “城儿,疆场之上刀枪无眼,你可要惜命啊!”夏侯氏放声大哭道。

    “吱呀”一声轻响,柴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粗布襦裙,蓬头垢面的妇人走了进来,眼见夏侯城的身形站立在其内,顿时露出几分心悸之色,待瞧见老娘手中的钱袋子随即胆色一壮,走了上前故作不屑的望了夏侯城一眼,冷笑道:“总算懂得知恩图报了,也不枉将白白养大。”

    “娘,雀儿自幼聪颖你是知道的,如今到了蒙学的年纪了,可不能耽误他的前途。”

    “这钱,便用作给雀儿蒙学吧!”

    这身穿襦裙,蓬头垢面的妇人本是夏侯氏的亲女,名唤夏侯琴,如今生育一女一子,雀儿便说的是幼子,如今已然年满四岁。

    夏侯琴双眼泛出喜悦的神色,就欲上前将钱袋夺下,一直布满老茧的大手将其拦住。

    夏侯城沉声说道:“姐姐,姨娘久病在床,不能再耽搁了。”

    “呸!”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家的事!”

    “若不是我将你从荒山野岭中抱来,你早成野狗撒下的一泡尿了!”

    夏侯琴面色略有铁青,随即讥嘲的放声笑道。

    夏侯城身躯一顿,手臂软弱无力的放了下去,神色黯淡的转身走出了门外。

    寻了些野菜和仅存的糙米煮熟之后,伺候姨娘果腹之后,夏侯城将巨斧抗在肩头,朝村外的山林中走去。

    夏侯城无名无姓,本是被遗弃的婴孩,被刚及笄的夏侯琴突发善心抱回了家中,这才依了夏侯的姓氏,取名一个城字,只因夏侯琴所嫁非人,又懒惰贪婪,本是贫寒的日子才每况越下,夏侯城本是抱来的婴孩,自是只能捡一些残羹盛宴果腹,因此身躯瘦弱,便是与村中的猎户一同上山都被嫌弃。

    三年前的冬季,寒风刺骨,家中早已断了炊粮,夏侯城眼见姨娘饿的奄奄一息之际,便裹紧了粗布百纳的衣衫,手持木棍便壮胆上了山林,本欲寻些山鸡或是野兔供姨娘果腹,却不料遇到了一头独眼瘸腿的灰狼,夏侯城一路逃离失足掉下了冰层之中。

    那柄弥漫着阴冷寒意的巨斧便孤零零的被遗弃在洞穴之内,夏侯城眼见这巨斧看似沉重,便欲将其拖回家中换些银钱,谁料这一握上了巨斧的手柄,便是头疼欲裂,随即神智开始模糊。

    隐约中,夏侯城似乎看到自家单手握着巨斧,从数丈深的洞穴之内一跃而出,随即宛如魔神一般在山林中肆意的杀戮,独眼瘸腿的灰狼一个照面便被劈成两半,吊睛斑额大虎本是啸傲山林,一个照面便被劈成两半。

    夏侯城只记得在山林中纵横驰骋,胸中怒火汹汹燃烧,从日出杀到日暮,从日暮又杀到了日出,只觉得每斩杀一物,这巨斧上便传来一股暖流涌向全身,待在这山林中纵横几个来回,将这山林中的野兽几乎斩尽杀绝之后,这才浑身酥软的倒地不起。

    睡梦中,夏侯城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那世界之中有身穿白色罗裙的女子能手持法杖发出凌冽白光,一经触碰便如炸雷作响,将疆场上的士兵炸的尸骨无存;有手持寒冰为骨的弓箭,射出数道利箭穿云,一经触碰便将人冻成冰雕;有身穿甲胄的青年手持长枪,与疆场之上纵横冲杀,所向披靡。

    夏侯城身穿甲胄,手持这把巨斧驻足站立在一座塔前,但凡有敌军前来便挥斧将其斩杀,鲜血随着地面流淌,心中却是越发的寂寞,唯有己方士卒的欢呼声和敬仰的神情,才能略作缓解。

    直到有一敌将黄袍为服,鱼鳞甲胄着身漫步走了上前,双手挥舞一柄硕大的长剑,周身有盈盈的草木精华泛起,胸前更有数面气劲凝聚而成的护盾笼罩身躯,夏侯城的心中这才泛起了难掩的欢悦。

    夏侯城身经百战多年,向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与这敌将交手却是甚感棋逢对手,手中连环三斧乃是战场上多年厮杀,去芜存菁之后创下的杀招。

    “大杀四方!”夏侯城单手抡起巨斧一个转身,力从地上起,过腿扭胯,凭借自身的力量和巨斧的分量,势若万钧便朝这敌将劈落下去。

    敌将身上的气流盾牌更是清晰几分,其势如流星便高举手中的巨剑与夏侯城针锋相对,轰鸣的巨响传来,二人皆是后退数步才站稳了身形。

    这敌将手中的巨剑犹如山峦压顶,力战数个回合仍是不见乏力,被巨斧利刃气流撕裂的身躯,在那盈盈的草木精华中渐渐的愈合,竟有越战越勇之势。

    夏侯城多年征战,未曾遇见过这样的对手,心中不怒反笑,身躯轻微的踩着奇异的步伐,与这敌将再次战在一处,一步近巨斧轻颤便撕裂了这敌将的鱼鳞甲胄,一步退“大杀四方”犹如风卷残云斩碎了敌将的胸前的气劲盾牌,而后借势装作力有未逮之际,一招“诺克萨斯断头台”便将这敌将劈成两半。

    夏侯城望着这敌将血肉横飞的惨状,心中更显寂寥,虽道是“百战难免阵上亡”,但如此强悍的对手,又怎忍他尸身被野兽果腹,于是推开士卒,亲手砍下树木焚烧了敌将的身躯,扼腕长叹不已。

    “叔叔,你看见我的小熊吗?”夏侯城回眸,只见一个娇嫩可爱的女孩,手中怀抱着一只棕色的小熊,却茫然的颤声问道。

    夏侯城望着女孩可爱的模样,放下了手中的巨斧,多年杀伐的面颊上也浮现了淡淡的笑容,柔声说道:“你的小熊,不正在你的手中吗?”

    “不对,是另一只小熊!”女孩摇头笑道,面颊上露出一丝阴冷的气息,犹如魔鬼附身一般散布着浓郁的杀气。

    夏侯城心中虽惊不骇,一把抓住地面上的巨斧,猛然间一股突兀的炙热火焰自上空重重落下,火焰中一只身躯壮硕的火焰棕熊恶狠狠的砸落下来,夏侯城怒吼一声,挥舞手中的巨斧便要将这棕熊劈成两半。

    “光之束缚!”随着一声娇喝,一道白色的光芒随即罩住了夏侯城的周身,身躯竟是再也不能移动,夏侯城只见草丛之中站立着一面色清冷的女子,那女子明媚如花,身躯婀娜多姿,唯有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淌。

    火焰棕熊恶狠狠的砸落在夏侯城的身躯之上,手中多年的战斧竟是再也无力气紧握,炙热的火焰在夏侯城的身躯上燃烧。

    “这便是死亡的感觉吧。”

    夏侯城火焰中的面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凝望着不远处那敌将火焰中的尸身,竟是生出了淡淡的羡慕之心:“若是有女子能为我流泪,该有多好......”

    山溪村外较近的这处山林,自从三年前夏侯城手持巨斧纵横厮杀数日后,如今也只有一些野兔山鸡了,而另一处山林名为百莽山,其内瘴气弥漫,豺狼虎豹成群而过,若非技艺娴熟的猎人绝少涉足其内,今日从军换来的钱财也已经被夏侯琴拿去,如今唯有再次进山猎取野兽,到远山镇中换取一些钱财,供姨娘治病所用。

    夏侯城肩扛巨斧踩踏在积雪之上深陷其内,犹如老牛拖车一般的艰难爬涉,虽是寒风吹拂着地面的积雪席卷而来,却不觉寒意,眉宇间冷彻刺骨的寒意较之冰雪犹尤甚之,数个时辰之后天色已至傍晚,这才来到了百莽山的外侧。

    巨斧附身的那一抹暗红随即萦绕着淡淡的红色气息,夏侯城心中更显清澈,双眼和耳朵也更是灵敏起来,虽是脚步沉重,但方圆数丈之内的潜藏在树后的青狼,匍匐着身躯盯望着自家的身躯,垂涎欲滴;树梢上的两尺多长的花纹长蛇,慢慢的朝临近的树枝爬了过来,口中不时吐出蛇信丝丝作响。

    夏侯城脚步停下的同时,青狼悄无声息的已然来到了身后,作势欲扑,树枝上的花纹长蛇也是弓起了身躯,如同离弦之箭穿过树叶激射过来。

    “大杀四方!”夏侯城单手挥舞巨斧,发出沉闷的气流声,锋利的气流将这花纹长蛇分成了数段,而后巨斧迎头劈落在青狼的头颅上,将其斩成两片。

    巨斧所过之处,那斧身上的一抹暗红随即散出幽幽的光芒,这青狼的尸身中无半点血液渗出,犹如苍龙戏水一般瞬息之间,皆被这巨斧斧刃上的一抹暗红尽数吸纳。

    唯有那地面上散落开来的花纹长蛇的身躯还在不时的扭动。

    夏侯城迈步继续朝百莽山深处走去,寻常的青狼不堪大用,狼皮也换不来几个铜钱,此行便是欲扑杀斑斓大虎,那虎皮据说是商贾喜爱之物,若是虎皮不曾破损,更是价值百两纹银,若能有百两纹银从军也能放下心了。

    沿路又斩杀了几头野兽,见夜色已深,便寻了一处棕熊的洞穴,手持巨斧将棕熊斩杀之后,割下了熊掌放在火堆之上熏烤,眼见油脂自熊掌上滴滴落下,发出“呲呲”的声响,夏侯城这才削下一块放在口中撕咬。

    这处洞穴本是棕熊的所在,血液又被巨斧吸收,门口尚有火堆点燃,因此倒也无其他野兽前来,夏侯城便靠这墙壁之上闭目养神,山林中的弟子向来不得温饱,若是无事便少有走动,也让腹内的食物多留存片刻,虽然时至今日夏侯城扑杀野兽如探囊取物,但是这昔年养成的习惯,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入夜之后,残月斜挂在苍穹之上,那黯淡的光辉也略微泛亮了百莽山的树冠之上,有鸟雀在枝头栖息,偶尔传来阵阵清脆的鸣叫声,而后振翅飞向远方,想来是有能攀爬的野**要将其果腹。

    夜晚中的百莽山群狼嘶吼声此起彼伏隐隐传来,偶尔也有几声虎啸声震四野,夏侯城望了望残月的方位,起身朝洞外的一处湖泊走去,百莽山的野兽昼伏夜出,作为百兽之王的老虎,扑杀果腹之后也需饮水,只需在湖泊旁耐心等候便是。

    沿路走来,沉闷的脚步声如同擂鼓一般,惊扰了众多的野兽觊觎,但是随着巨斧挥舞之间不断的斩杀,一些伺机的野兽终究是扭转身躯退却了。

    百莽山的湖泊深不见底,据传有大蟒在此藏匿,夏侯城却是丝毫不惧,走到了一处阴影之中驻足而立,等待有老虎前来饮水。

    湖泊之中平静的数面突然隐约亮起数道黄光,两条犹如水缸粗细的大蟒突兀的探身出来,那大蟒周身的鳞甲如同海碗般大小,探身之时犹如电闪雷掣,血盘大口之中獠牙狰狞,腥风大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麋鹿吞吃,而后黄褐色的双眼冷酷的环视四周,犹如帝王俯视群臣一般睥睨无双,惊得麋鹿群四散逃离之后,这才缓缓的落在水面之内。

    阴影中突然窜出一只吊睛斑额大虎,将一只落单的麋鹿扑倒在地,血盆大口瞬息便咬住了麋鹿的脖颈,麋鹿身躯不断的颤抖,这吊睛斑额大虎随即又如疾风一般扑向另一只体型瘦弱的麋鹿,也将其猎杀之后,拖到了一处开始大块吞吃果腹。

    “趁其不备先扑杀一只,而后又只挑瘦弱的麋鹿撕咬,这莫非便是兵法吗?”

    夏侯城虽是目不识丁,却也曾与酒肆之中听那说书人讲述疆场之上的智谋,此刻眼见大蟒吞吃麋鹿之后,惊扰的麋鹿群四散逃离,而后吊睛斑额大虎趁机扑杀麋鹿,也不由的与昔日听闻说书人的疆场智谋,联想到了一起。

    望着手中二百余斤的巨斧,夏侯城叹了口气,迈步便朝那附身撕咬麋鹿的老虎走了过去,沉闷的脚步声传来,随即那吊睛斑额大虎随即发出一声低吼,似乎是示威,而后却见夏侯城仍是慢慢的走来,这才站起了身躯,黄褐色的双眼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麋鹿的鲜血还在血盆大口中不断渗出,也迎了上去。

    猛虎其身迅捷如风,发出震耳欲聋的虎啸之声,便恶狠狠的扑杀了上来,夏侯城自得到了这把巨斧之后,便耳聪目明较常人胜过许多,这猛虎虽是来去如风却也能瞧的仔细,倒转斧柄便朝猛虎的血盆大口中捣了进去。

    这把《诺克萨斯之手》足有丈余高,与这吊睛斑额大虎的身躯相仿佛,自猛虎的空中直捣入内脏,而后从臀中探了出来,猛虎身躯踉跄了数步之后,便倒落了下去,夏侯城又等待了盏茶的功夫,这才上前将巨斧抽了出来,便在这湖泊旁用弯刀开始将这虎皮自口中剥了下来。

    将虎皮在湖泊中略作清洗之后,卷了起来放在腋下,本欲趁夜便离开百莽山之际,却隐约瞧见远处似有白光瞬息泛起,随即消失不见,夏侯城迟疑了片刻,终究是朝那白光泛起的地方走了过去。

    空地上,一杆铭刻着蝌蚪花纹的旗幡凭空而起,这旗杆上弥漫着浓郁的黑气,更有清晰可辨的女子哭泣之声回想在四周,旗幡下有身穿黑袍的中年儒生模样的男子,中年儒生面容惨白,双眸露出森森的杀气,讥笑着望着对面持剑而立的男子。

    “将筑基丹交出来,我饶你不死!”黑袍儒生面罩寒霜沉声说道。

    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闻言放声大笑道:“阴魔宗的弟子,何时曾言而有信过?”

    黑袍儒生闻言泛起阴测测的笑容,说道:‘长青子,今日你已经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将筑基丹给我,我便不夺你的魂魄。’

    “要知道,若是魂魄入了我这百鬼幡,可是日夜备受折磨,生不如死啊!”

    身穿青色道袍的长青子,沉默了片刻之后,面若死灰的说道:“只盼你能言而有信!”

    “我杨九天立誓,若是夺你魂魄,便死无葬身之地!”黑袍儒生泛起一丝喜悦之心,沉声说道。

    长青子自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盒,随即打开凝望着那枚丹药,叹息说道:“修道几近百年,倾尽所有才购下了这枚筑基丹,却不想终究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拿来!”黑袍儒生杨九天面露欣喜的神色,掐动百鬼幡上前了几步,急不可耐的说道。

    “拿去吧!”长青子叹息一声,将手中的玉盒抛了过去。

    与此同时,杨九天的百鬼幡上幻化了数道黑气与空中响起阵阵哭泣之声,阴冷凄惨令人毛骨悚然,便朝长青子的身躯当头罩下。

    玉盒在杨九天触手之间,也猛然乍起浓郁的火光,随即一声雷鸣声震四野。

    长青子身躯被数道黑气缠绕一周,已然是面若枯槁气绝而亡,黑气拖拽着长青子的魂魄离体而出。

    杨九天在玉盒的雷火之中也是身若败革被抛飞了数丈开外,倒地奄奄一息。

    “少年人,来帮我一把。”杨九天自怀中取出一枚丹药吞服之后,气色略有红润,侧首望着树林中的人沉声说道。

    夏侯城面容冷淡的瞧了一眼黑袍儒生杨九天,随即便要迈步离去,适才这黑袍书生杨九天和长青子均是不似凡人,偏这杨九天言而无信的行径,已然尽数收在眼中,又怎肯与这等豺狼为伍。

    “你若敢走,我便杀你全家。”杨九天阴测测的说道。

    夏侯城身形一顿,叹息一声回身迈步走了上前,拱手施礼道:“我与你无冤无仇,只因不肯助你,为何便要杀我全家?”

    杨九天放声大笑道:“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若不顺我心意,杀你便如同捏死一只蝼蚁。”

    “不知前辈有何事,要差遣与我?”夏侯城低声问道。

    “将我负起,我会告知你前往何处。”杨九天面色少有缓和,沉声说道:“我见你处变不惊,若是伺候的好,少不得与你一些好处,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夏侯城面颊上浮现一些欢悦之情,随即便朝前走去,待瞧见这黑袍书生杨九天双眸中略显欣喜之色,身形一顿便驻足不前。

    “干什么,快来负我起身!”杨九天勃然大怒,喝道。

    夏侯城惨白的面颊上浮现一丝讥嘲之色,冷声说道:“你如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还敢妄言杀我全家?”

    “适才你可曾瞧见老夫的法宝,黄口小儿又怎知仙家的手段!”杨九天厉声喝道。

    “这长青子临死一击,想必不是那么好受吧?”

    “这不过盏茶功夫,你嘴角抽动了四次,分别是我要离开之际,谎言要许我好处之际,我回身走转之际,以及我揭破你此刻身受重伤之际。”

    夏侯城双眸泛出杀气,将肩头的巨斧拎在手中,飞身跃起,一记“诺克萨斯断头台”便朝这杨九天的头颅上砍下,喝道:“既然你要杀我全家,我便先送你归天吧。”

    “不!”杨九天嚎叫道。

    巨斧自杨九天的头颅上披落而下,将其身躯分成两片,巨斧斧刃上的那一抹暗红顿时泛起红色,牵引着杨九天周身的血液朝斧身内涌入,这牵引的甚是缓慢,那杨九天的血液犹如涓涓的溪水,自斧头上凝聚成一团,不曾渗落到地面之上。

    随即夏侯城只觉得一阵阵浓郁的气息自斧头传递过来,顿时犹如酒醉一般昏昏欲睡,周身的骨骼随即阵阵低吟,仿若置身在这百莽山的温泉一般舒展,渐渐的睡衣散去,只觉得这四周黑暗中的诸物也更为清晰起来,耳中听到了狼啸之声似乎两里外的山头传来,鼻间甚至嗅到了积雪之下青草的气息。

    待近半个时辰过去了,巨斧这才将杨九天的血液尽数抽取,夏侯城寻了一根树枝在杨九天残破的尸身中拨弄,也未曾瞧见出奇之物,随即又来到长青子的尸身中拨动,搜罗出来数张银票之后便是大喜过望,又瞧见腰带之中似乎有些异常,于是拿出弯刀将腰带割开,只见一个晶莹剔透的玉屏瓶中置放着一枚隐隐散发着白光的药丸。

    “莫非是筑基丹?”夏侯城便将这枚丹药随手放入怀中,挥舞巨斧斩断了长青子的身躯,本欲让巨斧吸取这长青子的鲜血,怎料巨斧竟是不见反应,夏侯城沉思了片刻后,耳中听闻远处传来狼群的喘息声,便起身离开,朝百莽山外走了出去。

    群狼不多时便奔赴到了此地,眼见地面上有果腹之物,便是奋勇上前撕咬不已,不过盏茶功法长青子和杨九天的尸身便已成森森白骨。

    时至残月西沉,昏鸦发出刺耳的鸣叫声不断的自低空中盘旋,而后落在了骸骨之上,将那森森白骨上仅剩的丝毫血肉,再次吞吃的干干净净。

    翌日五更时分,远山镇打响了宵禁的锣鼓,守城的兵勇推开了沉重的大门,早已在城门口等待多时的夏侯城肩扛巨斧,单手怀抱着斑斓的虎皮迈步走入了集市之中。

    “夏侯二爷,这虎皮可是寻个买家”

    “我愿出八十两纹银!”

    “我出八十五两纹银!”

    夏侯城抬眼望了眼前的商贾面颊上的贪婪之色,心知这虎皮的价值应在百两开外,便又低头假寐,沉默不语,任由这群商贾彼此竞价,几个商贾本是寻着有利可图,待将价格抬到了九十三两纹银之后,竟是不约而同的朝夏侯城开始压价。

    “一百两!”夏侯城沉声说道,丝毫不为所动。

    有一商贾犹豫一番之后,上前低声问道:“若是二爷换来钱财只为姨娘,在下只愿出七十两纹银,但可保这钱财尽数为夏侯氏所用。”

    “你说来听听。”夏侯城丝毫不觉惊讶,夏侯琴虽是忤逆不孝,但却对夏侯城有恩,亲手将自家从野外抱回,这才对其毫无办法。

    若是换作他人对姨娘不敬,早已将其人头砍下。

    这远山镇方圆百里的闲汉以及商贾,之所以尊称夏侯城为夏侯二爷,便是因为两年前姨娘夏侯氏外出之际,不幸遇到了山贼剪径,虽是因为年老色衰以及家境贫寒,只是被山贼辱骂了几句,被夏侯城得知之后,便悄无声息的趁夜远赴百里开外,手持《诺克萨斯之手》将近百山贼尽数斩杀而死,而后从山寨中赶了一辆牛车,将近百个头颅送到了远山镇中领取赏金。

    远山镇衙门中的仵作和衙役,也不曾同时见过这么多的人头,这人头皆是面目狰狞齐整整的枭首,顿时看吐了数名衙役。

    此事轰动了整个远山镇,不论男女老幼但凡瞧见这肩扛巨斧的少年郎,皆是尊称一声夏侯二爷。

    这商贾购买这虎皮不假,但心中却是只盼能结识这等武艺高强,又知恩图报的豪杰之士,日后若是遇到街头闲汉前来打秋风,只消报出夏侯二爷的名号,可比官府的衙役更为好使。

    夏侯城听闻这商贾之言,眼见其相貌敦厚,目光中略有一丝畏惧,又仔细问过了这商贾操持的生意,心中便拿定了主意,将这虎皮递给了商贾,沉声说道:“若夏侯城能与疆场之上回转,定不忘此情!”

    两日之后,夏侯城将内藏银票的布囊塞在了姨娘的手中,叮嘱唯有无以为继的时候才能打开,随即辞别了姨娘夏侯氏,身穿破旧的衣衫,肩扛巨斧迈步朝远山镇的衙门走去。

    如今大顺朝和清远国征战连年,正是男儿赴疆场博取功名的大好时机,清晨的太阳刚刚升起,远山镇官府之外的广场上,已然有十余名壮汉站在寒风中,皆是虎背熊腰身躯壮硕,更手持刀枪,背负弓箭在身,豪气干云的相互正在攀谈。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十余名壮汉闻声望去,瞧见了肩扛那柄近丈长的巨斧的夏侯城,顿时面露心悸之色,说话的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待日上三竿之后,昔日那募兵的将士才从衙门中走了出来,点卯之后便辞别了衙门的衙役,带领这一群山村的猎户离开了远山镇。

    这一去,夏侯城便再也没有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