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生记 第三章 古道遇伏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陈抟随着一行人向东而行,快马疾驰,一路无话。陈抟跟在少女后面,夹在队伍中间,见那公子身形挺拔,少女英姿飒爽,老者印堂发亮,分明内功高深,其余十余人个个身手矫健,心下暗自讶异。那少女数次回望陈抟,似乎生怕他跑了。陈抟佯装不见,低头不理。

    下午到了大散关。那路是越来越窄,两边是悬崖峭壁。公子驻马道:“李太白诗云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此地之险峻,颇不亚于蜀道。”日间那老者道:“公子说的是,这是古栈道,当年汉高祖出汉中,诸葛亮伐中原,皆循此路。”公子笑道:“汉高祖从此过,克成帝业,诸葛亮走此路,壮志未酬。马师傅,你说今日我等经此,日后如何?”老者笑道:“公子志向高远,福泽深厚,日后定当心想事成”公子扬鞭大笑,回身道:“小兄弟,适才看你救援舍妹,身怀绝技,一路骑马,骑术精湛,不知尊姓大名,师承何派?”

    陈抟看那公子面如冠玉,英气勃勃,心生好感,笑道:“小弟陈抟,山野小子,不懂武功,更不会什么绝技,只不过自幼随父上山打猎,身手灵活而已。其实刚才那位大哥手下留情,没下重手罢了。这位大哥手下自有分寸,何况这位小姐女中豪杰,小弟那是多此一举,哪里谈得上救援。”

    公子与那老者对望一眼,老者道:“小兄弟过谦了,不知令尊大人名讳可否见告?”陈抟听他提及父亲,触动伤心事,不由得心中酸痛,道:“在下父亲乃是山野村夫,打猎务农为生,不说也罢。”他不欲提及父亲,又不愿谎言相欺。

    老者心中疑虑,还欲再问,公子道:“小兄弟,咱们再赶一程路打尖歇息如何?”陈抟未及答话,少女噘嘴道:“不好,我累了,也饿了。”公子道:“舍妹无礼,兄弟莫怪。”陈抟笑道:“不瞒公子,小弟早都饿了,你看,马儿都在低头吃草呢。”公子哈哈大笑:“小兄弟真有趣,你是在提醒在下要给坐骑喂食草料,歇息脚力。”

    老者道:“公子,此地险峻,不可久留。还是过了这个隘口,找个客店。”公子情知老者所言有理,点头道:“走罢。”催马当先便行。老者急忙道:“公子慢行。”抢在公子前面。

    再走一阵,前面巨石挡路,那路极哥窄,仅容一人一骑通过。老者驱马上前,刚到大石前,嗖地一支响箭射来,跟着乱箭飞来。老者大叫:“保护公子!”双掌挥舞,掌力到处,那箭纷纷跌落。老者双掌推出,跟着从马上跃身而起,飞向巨石。众随从一拥而上,护着公子和少女后退。

    只见石后闪出两人,都是黑巾蒙面,抢先跃上巨石,各出一掌,击向老者。四掌相交,嘭地一声,老者翻身落回马背,那两人身形晃动,隐回石后。又是乱箭射来。

    陈抟自幼随父亲学习骑射,听那箭声,看那箭形,颇觉差劲,暗暗摇头。他却不知,他父亲当年武功卓绝,号称神射,那是以内力射箭,陈抟从小得父亲传授内功,又以内力习练箭术,劲力、射程比之普通人可算云泥之别。

    众人退后数十丈外,箭射不到。老者退回到公子身边道:“公子,敌方人众,不明底细,刚才那两人武功甚强,不知敌人还有没有强手。”公子点点头,从地上捡起一支箭,看了看,道:“敌情不明,不知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知敌人人数,对方占据有利地形,以逸待劳,这一战,咱们可被动了。”老者躬身道:“属下无能。”少女道:“哥,怕什么,咱们冲过去便是。哼,这定是朱温那老贼派来的人。”公子笑道:“好啊,妹子,你当先锋,大家伙都跟着你,如何?”少女有意无意瞄了陈抟一眼,抽出腰间宝剑,挥舞几下,慨然道:“好,上马,随本先锋冲!”公子哈哈大笑。

    陈抟本对这一行人深怀戒心,此刻看这公子当此危境,仍是气度恢弘,神定气闲,心下佩服。又听少女言到朱温,那是害死外公外婆和父母的大仇人,不共戴天,不由得激起同仇敌忾之心。

    少女恨恨道:“这朱温瘟神太坏,就会干偷鸡摸狗的事,背地里暗算人,在这鬼地方埋伏。”公子道:“恐怕未必是他。此地险峻,两山夹一川,正是设伏绝佳之地,可怪不得设伏之人。”陈抟暗暗点头-。

    公子沉吟半晌,暫向老者道:“马师傅,传令大伙下马歇息,就地打尖,吃些干粮。”老者一怔道:“公子,敌人在侧,虎视眈眈,这......”公子展颜笑道:“无妨,对方不会进攻。“老者将信将疑,不敢违令,传令众随从下马歇息,私下却暗自戒备。那些随从从马上取下水袋干粮吃饮,却都倚在马旁,随时戒备。

    公子见状一笑,就在路旁草地上坐了,老者奉上干粮饮水。少女瞪了陈抟一眼,道:“喂,小子,傻站着干嘛,还不伺候本小姐吃喝。”陈抟明知对面便是敌人,这公子却视若无睹,浑不在意,正自诧异,听少女一喊,不及搭话,公子招手道:“小兄弟,过来坐下。”陈抟嘻嘻一笑,摊开手掌,做无奈状,少女恨道:“你等着。”陈抟早看出少女对哥哥似乎颇为畏惧。当下走到公子跟前,走过去,那少女跟来,围坐在公子旁边。

    公子打开水袋,自己先喝了一大口,递给陈抟,陈抟喝了几口,还给公子,公子接过又喝了一大口。陈抟心下又是佩服,又是感激。

    原来陈抟年纪虽小,却是天生的心思机敏,聪明至极,加之父亲从小教诲,三年前又遭受巨变,虽无江湖经验,却是脑洞大开,有如老江湖一般。那公子与陈抟萍水相逢,互存戒心,水是公子的,公子先喝一口,那是为了让陈抟放心饮用,陈抟喝过后,公子又喝,毫不嫌弃,那是当陈抟是自己人。陈抟心里心里自然感激佩服。

    公子取出一块大饼,递给陈抟,陈抟接过来,咬了一大口,道:“好吃。”几口吃完,公子又递给他一块,陈抟狼吞虎咽。少女看他样子,噗嗤笑道:“饿死鬼,噎死你!”这句话听在耳中,三年前那个刻骨铭心的夜晚,外婆说:“你这吃相可不好,将来娶不到媳妇。”父亲在灯下微笑。情景如昨,言犹在耳,却已是天人永隔,自己从此成为孤儿,心中大痛,宛如重锤,猛击胸口,住口不吃,他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不会掩饰,真情流露,不由得怔怔流下泪来。少女一愣,不明就里,看他伤心,以为自己说话伤了他,心中愧疚,道:“我是说着玩的,你怎么了?”陈抟索性放声大哭,哽咽道:“我要是饿死可怎么办呀,会不会变成鬼呀,青面獠牙的。”向少女道:“到时我来找你玩,你还会认得我吗?”少女笑道:“你都变成鬼了,来找我干嘛?你别来,我怕。”陈抟道:“我来找你还银子啊,五百两,不对,一千两,还有五百两,是利息。”少女格格笑道:“你不要来,我不要了你还,到时你变成孤魂野鬼,那么可怜,还是你自己留着罢。”

    公子微笑不语,此刻终于放下心来。他早看出陈抟身怀上乘武功,倘若是敌人派来卧底,有所图谋,那便不得不防。他刚才是考较陈抟,倘若陈抟是敌人派来,那便不会放心吃喝;倘若真是萍水相逢、偶然相遇,陈抟没有豪情气度,也不会放开吃喝。此刻见陈抟放怀大吃,时哭时笑,少年心性,心中疑虑尽消。

    陈抟向公子道:“公子,在下心中有个疑问,不知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偷袭进攻?”少女道:“这有何难。他们是做贼心虚,无胆鼠辈。”公子摇头道:“第一,对方不是无胆,也不是无力,而是无心;第二,不是朱温老贼的人。”

    “何以见得?”这一次却是少女和陈抟同时问道。

    公子微笑道:“此处地势险要,利守不利攻,咱们进攻固然不易,但对方想进攻咱们,咱们只是一味防守,他们也便不易得手。有防守之心,而无进攻之意,此其一也;对方先用响箭,那是警告之意,我刚看过,箭上无毒,,倘若敌人有心偷袭,便不会先用先用响箭警告,箭上也当淬毒才是。有阻拦之意,无伤人之心,此其二也;前虽有伏敌,后却无追兵,倘若我等就此回转,那便无事。有驱赶之意,无围歼之心,此其三也。对方既然只是想阻止我前行,却无灭我之心,朱温老贼与我是死对头,定然不是他。”

    这番话公子轻描淡写,娓娓道来,陈抟听在耳中,佩服得五体投地。此刻细看那公子,只见他面如冠玉,方脸高鼻,英气勃勃,不由得心中倾慕,又有几分自惭形秽。

    老者伺立在旁,听公子一番分析,不由得衷心佩服,道:“公子明见万里,真乃当世孔明。”少女笑道:“马师傅,你何时也学会拍马屁了?”老者干笑两声,道:“小姐说笑了,属下那是由衷之言。然则以公子之见,咱们该当如何?”公子凛然道:“人不我欲,我偏欲之。”老者躬身道:“公子说得是。”少女道:“你们说什么?听不懂。”陈抟道:“公子之意,敌人反对的,咱们便拥护,人家不想咱们做什么,咱们偏要做什么。”少女瞪眼道:“就你懂,显摆,臭拽,嘚瑟。”

    陈抟已对公子倾心佩服,有心帮他,转念间有了主意,起身道:“公子且坐,小弟去去就来。”公子道:“兄弟随意。”少女却道:“我跟你去。”公子道:“小妹,别胡闹。”少女道:“他要是跑了呢?”公子笑道:“兄弟,我这妹子被我惯坏了,兄弟莫怪。”少女噘嘴道:“什么呀,他欠我银子,怕他逃债;咱们身处险境,怕他逃命。”陈抟笑道:“这里有毒蛇猛兽,你怕不怕?”少女气道:“我不怕,你才怕呢。”陈抟拔步便行,少女紧紧跟上。

    待二人走远,老者使个眼色,两个随从悄悄跟上。公子却不动声色。

    陈抟向山上走去,少女在后面叫道:“你慢点,等等我。”陈抟不理,走得更快了,边走边四处张望。忽听少女惊呼一声,急忙回头,看到少女坐倒在地。一瞥眼,只见远处两个随从隐在草中,心中怒道:“好啊,终究还是还是不信我。”气愤之下,真想一走了之,转念又想:“毕竟是萍水相逢,人家不信我,那也情有可原。再说光明磊落,来去分明,哼,等我帮你们这一次,那就两不相欠,各走各路。”

    奔到少女跟前一看,少女抱着脚,花容失色,指着草丛道:‘’有蛇!”陈抟折下一根树枝,在草从中拨弄。少女道:“在那边。”陈抟过去寻找。

    少女吃吃笑道:‘’傻子,骗你的。”陈抟怒道:“你们女人就会骗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少女笑面如花,仰脸道:‘’是吗,我漂亮吗?有多漂亮?”陈抟不答,转身欲走。

    少女哎呦一声:‘’别走,我脚扭了。”陈抟不理。少女道:‘’这回是真的,不信你来看。”陈抟瓮声瓮气道:‘’你又骗我是不是?我不信。”少女急道:‘’不骗你,真的。”陈抟看她神情痛苦,不似有假,蹲下道:“哪只脚?你脱下靴子我看。”少女道:‘’左脚,我痛成这样,你替我脱。”

    陈抟赤子之心,无所顾虑,也不多想,低下头,脱下少女靴子,只见脚面凸起,情知少女所言非虚,道:‘’你别动,忍着点。”少女既然受伤,说话那便,因此陈抟口气便也轻柔。少女嗯了一声。陈抟伸手去脱少女罗袜,只见脚掌雪白,少女轻呼一声,陈抟急忙住手:“疼吗?”少女摇摇头,红着脸,转过头,低声道:“不疼,没事。”陈抟脱下袜子,只见少女脚背高高肿起,四处打量,就在旁边扯了一把草,双手一搓,揉得碎了,摊在左手心,吐了一口唾沫,道:“别动啊。“少女低声道:‘’嗯。”陈抟听他语声有异,抬头一看,只见她满脸通红望着自己,双目柔情似水。不由得心中一荡,鼻中闻得一股幽香,少女吐气如兰,心中一荡,急忙低头,右手轻轻托起少女左脚,只觉触手光滑,柔若无骨,将草药敷在少女脚面。又给她穿上袜子,靴子。少女低声道:“今日那个女子是你姐姐?”陈抟嗯了一声。少女又问:“那你说,我好看还是她好看?”陈抟道:“都好看。”少哼了一声:“小滑头。”

    陈抟起身道:“好些没?”少女道:“不好,还疼呢。你给我弄得什么呀,还有你的臭口水。”陈抟道:‘’这是草药,治伤可灵了。上次黑子随我去打猎,受伤了,就是这么治好的。”少女道:‘黑子是谁?‘’陈抟笑道:“秦老爹养的猎狗。”少女怒道:“你又欺负我。”陈抟正色道:‘真的,我们那里阿猫阿狗受了伤,扭了脚都是这样治好的。“少女怒道:“你还说?!”陈抟哈哈大笑:“你乖乖在这别动,等我。“少女道:“你干嘛去?”陈抟道:“我自然有我的事,你等着就行。”少女道:“我怕。”陈抟看她此刻楚楚可怜,无复刁蛮之状,心中一软,高叫道:“喂,你们两个出来罢。”那两个随从从后面草丛出来。少女怒道:“谁让你们跟来的?”转念便明白是哥哥之意,当下住口不言。那两个随从低头呐呐道:“公子挂念小姐,派我们来看看。”少女哼了一声。

    陈抟道:‘’烦劳两位送你们小姐回去,我后面便来。”转身就走,爬上半山,寻了十几个野蜂包,又折些松枝,想了想,又扯了几把野蒜苗揣在怀中,脱下衣服,将蜂包裹住,拖着松枝回到路上。眼见得夕阳西沉。

    少女一直在路上张望,看他回来,满脸喜色,道:‘’你没跑啊?”陈抟笑道:“我让你等我,大丈夫岂可失信于小女子?”少女笑道:‘’巧言令色,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是怕我日后找你算账。”公子哈哈大笑,道:“兄弟,你这是?”陈抟笑道:“我去找帮手,搬救兵。”公子不动声色道:“有劳兄弟。”也不多问。少女却道:“骗人,你找的帮手救兵呢?”陈抟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待会你就知道了。”

    公子道:“用不用帮忙?”陈抟摇摇头,路边捡了一些枯枝落叶,堆在路中,将松枝架在上面,取出怀中火石,点着了落叶,火慢慢燃起,松枝是湿的,却急忙不燃,不一会,浓烟四起。陈抟道:“公子,让大家都到火堆后面来,都取出弓箭。“众人好奇,都依言听话。

    陈抟道:“你们都张弓搭箭,准备好待会我向对面扔东西,你们用力射那个东西,一人瞄准一个,要快,要准。”众人答应了。陈抟解开衣服,迅速抓起蜂包,双手齐发,快如闪电,飞向对面。众箭齐发,穿住蜂包飞向对面,那蜂包被箭射穿,万蜂齐出,嗡嗡声大起,只听对面哎呀,妈呀,啊啊,惨呼声四起。众人一愕之间,随即明白,相视而笑。公子呵呵大笑道:“兄弟,真有你的,妙啊。”少女在一边坐着,笑逐颜开,拍手道:“好玩,好玩!”

    耳听得对面哭爹叫娘,隐约有人叫道:“弟兄们撤!”随即听得马蹄声响起,越来越远。老者沉声道:“大家伙且慢,小心有诈!待我先去查看,大家小心提防。”陈抟捡起一根燃着的树枝,又从怀中取出几根野蒜苗,递给他,笑道:“老爷子,用衣服包住头,带上火把,倘若被蜂蜇了,抹上便是。”老者抱拳道:“多谢。”接过来,飞身而起,几个纵跃,上了巨石,举目一望,又跳了下去,过了一会,又飞身而回,道:“公子,属下查看过了,敌人已经走了,干干净净,什么也没留下,属下查不到什么端倪。只是那些蜂......”陈抟道:“不打紧,咱们照着刚才那个法子,快速通过便是。”

    少女笑道:“喂,姓陈的,你可真坏,想到这法子。对了,你为什么要点火,还弄这么大烟,我的眼睛都熏疼了?”陈抟笑道:“野蜂最怕烟火,倘若不这样,它们可不认人,飞回来蛰咱们怎么办?我可不想变成猪头。”少女道:“这帮人此刻定然都变成猪头了,真好玩,叫他们害人,蛰死他们才好。”陈抟摇头道:“死不了的,过得十天半月就好了。公子说,他们没有伤人之意,只是不想咱们通过,咱们又何必害他们性命?”少女哼道:“你倒好心。“

    公子展颜笑道:‘’兄弟年纪虽小,却是冰雪聪明,更兼宅心仁厚,今日不战而屈人之兵,不费一兵一卒,不用半分力气,不伤一人而解此危局,做哥哥的实在佩服。”

    陈抟笑道:“公子过谦了,对方本无伤人之意,根本不算什么危局,最多算是困局而已。再说,即便今日没有小弟,那些人也挡不住哥哥神勇。”少女却道:“什么困局,我看就是个破局,烂局,败局,不堪一击。”

    这公子以英雄自许,自负甚高,陈抟这句话直说到他心里,不由得豪气顿生,哈哈笑道:“说得好,兄弟,做哥哥的此行最大收获便是结识了你这个好兄弟,我李存勖真是三生有幸。”

    陈抟又惊又喜,道:“你便是晋王,那个打得朱温丢盔弃甲的晋王李存勖?”

    公子傲然道:“不错,我便是李存勖,李亚子便是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