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生记 第二章 云英初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古道,小镇。庙会,集市。

    街道两边摆着蔬菜、果品、杂货,人来人往,颇是热闹。一个十四五岁少年蹲在路边,面前摆着一只小野猪,几只锦鸡。旁边一个十六七岁少女,面前摆着一篮鸡蛋,少女在叫卖,却无人问津。少女叫卖一阵,回头向少年道:“小抟子,你也喊那,累死姐了。”少年摇头不语。少女嗔道:“你不该叫小抟子,该叫大哑子。姐渴了,去,给姐讨碗水喝。”少年起身,去身后人家端了一碗水出来。少女接过,一饮而尽,心情大好,笑道:“小抟子,今想吃什么饭,回家姐给你做。”少年道:“搅团。”少女格格笑道:“就知道你会说这个。你就不会说点别的。你不该叫陈抟,该叫陈团,搅团的团,我以后叫你小团子。”

    这少年正是陈抟,那日深夜巨变,下山而去,雷雨突发,路上避雨,结识农户秦老爹一家,第二RB欲辞行,却受了风寒,加之伤心过度,一病数日,秦老爹一家悉心照顾,此后便在秦家住下,白日里做农活,上山打猎,晚上苦练武功。那少女是秦老爹的女儿秦铃。

    陈抟道:“你爱叫什么,便叫什么,名字只是代号,何况这两字同音,不写出来,谁知道呢?”秦铃拍手笑道:“好罢,你倒想得开。小团子,那我叫,你答应。”陈抟嗯了一声。秦铃叫道:“搅团子!”陈抟应了一声。秦铃格格娇笑道:“傻子,我叫你搅团子,你也答应?”陈抟道:“你故意咬字不清,那也由得你。”秦铃笑道:“搅团子,然头,脑子不清。”

    陈抟嘿嘿一笑,忽地大声叫道:“秦岭猪,秦岭猪,一两银子,一两银子一头猪,秦岭猪!”秦铃笑道:“这才乖了,知道叫卖了,姐叫了一早上,累了,你叫,大声叫。“

    ”陈抟叫的更是大声:“秦岭猪,秦岭猪!”路人纷纷侧目。秦铃在一旁兴高采烈,跟着叫:“秦岭猪,秦岭猪!”一转头,见陈抟似笑非笑望着自己,忽地回过味来:“秦岭猪,秦铃猪,好啊,搅团子,你敢骂我,你捉弄我!”陈抟笑道:“你刚才自己承认了,何况你也叫了,秦岭猪。”秦铃伸手去掐陈抟:“你才是猪,野猪,蠢猪!”陈抟闪到街中,秦铃追出来,两人当街嬉戏。

    陈抟性格飞扬跳脱,浑不似父亲沉毅端庄,三年来,丧亲之痛渐减,少年心性便显。

    十数骑疾驰而来,路人纷纷闪避,秦铃却躲闪不及,眼看其中一匹马要踩到秦铃,陈抟飞跃而起,一手拉过秦铃,一手将马一推,情急之下,用了内力,那马一声长鸣,直立起来,马上之人惊呼一声,眼看要从马上摔下,另一匹马上乘客急跃而起,伸手将那人接住,跟着跃回马上。这几下瞬间发生,惊心动魄。

    秦铃惊魂未定,花容失色,拉着陈抟。马上跳下一人,一股香气袭人,陈抟抬头一看,一张俏丽脸庞,肌肤雪白,满脸怒色,乃是一个美丽少女。那少女怒道:“你做什么?”声音清脆之极。陈抟呆呆望着,忘了答话。秦铃道:“喂,是你差点伤了我好不好,你倒有理?”扭头看陈抟还是呆呆望着那少女,不由得一股酸气涌上,怒道:“看什么?她很好看吗?”陈抟随口答道:“好看。”秦铃大怒,伸手扭住陈抟耳朵,怒道:“给你个机会重说,我好看还是她好看?!”那少女本来怒气冲冲,看到这样,莞尔一笑,娇媚之极。

    陈抟心神一荡。秦铃用力一扯,陈抟耳朵吃痛,回过神来,笑道:“你好看。”秦铃道:“哼,口不应心。”陈抟正色道:“当然是你好看,你想啊,我天天看你,都没看够,今天只看她一眼,就够了,以后也看不见到,还要每天看你呢。”

    秦铃知道自己只是山野村姑,对面这女子姿容秀丽,气质高雅,自己远远不及,此刻听陈抟这么一说,芳心大悦。陈抟道:“你先松手行不行啊,疼。”秦铃哼道:“活该。”

    那少女本来面色稍缓,此刻面色一沉,道:“本小姐受了惊吓,你们要赔我。”秦铃道:“我才受了惊,你该赔我,恶人先告状。”少女道:“我没让你赔,你赔我还不要,让他赔。”陈抟一笑,道:“是,我们错了,你没错。”躬身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拉着秦铃转身便走。少女手中马鞭一拦,道:“慢着,这就想走?你还没赔我呢。”陈抟笑道:“赔了啊,刚才我赔给你了,你要是不想要,那就还给我,我另外赔你。”少女怒道:“一句话就想了事,太便宜你了罢?”陈抟正色道:“古人千金一诺,一句话可值千金,如何算得便宜?_

    你不要,请还我。”少女一笑,道:“好,我还你。”当下盈盈一礼:“对不起,是小女子的错。”陈抟笑道:“你小女子既已知错,我大丈夫就不计较了。走了。”秦铃噗哧笑出声来。少女一怔。陈抟道:“刚才你可是亲口承认你错了,大家伙可都听见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难不成你想反悔不成?”少女又气又怒,顿足道:“你……无赖!”

    忽听一声断喝:“小子无礼!”少女同行马上跃下一汉子,伸手向陈抟抓来,陈抟闪身避开。那人五指成爪,带着风声。陈抟只是一味避让,并不出手。那人急忙收拾不下,脸上无光,心下焦躁,那少女笑盈盈看着。眼看那人又是一爪,陈抟童心忽起,闪到少女身后,那人收势不及,眼看要伤到少女,马上另外一个老者跃身而来,一把拉住那汉子,再看眼前一花,少女已经不见。原来陈抟已抱着少女远远闪开。

    少女花容失色,回过神来,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急忙退开陈抟。另一个声音响起:“还不快放开!”跟着耳朵一痛,原来秦铃醋意大发,追过来拧住他耳朵。

    老者讶异之极,万没想到这乡野少年竟有如此身手。马上一个公子沉声道:“走罢!”此人一直冷眼旁观,不发一言,此刻一语既出,充满威严。老者和那汉子即刻回身上马,再无言语。少女却向陈抟道:“你,跟我走!”陈抟尚未言语,秦铃怒道:“你说什么?”少女笑吟吟道:“我让他跟我走。”秦铃更怒:“呸!凭什么?为什么?”少女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更是笑面如花,慢悠悠道:“我买他。”秦铃一愣,接着大怒:“我不卖!”一怒之下,手上更是用力,陈抟耳朵吃痛,哎呦一声。

    少女道:“我要的是他,关你什么事?你想卖,我还不要。”秦铃怒道:“他是我的,不卖!”少女悠然道:“他是你的?他是你什么人?”秦铃涨红了脸,道:“他是我……我弟弟。”少女娇笑道:“嘿,是弟弟啊,我还以为是你情郎呢。”秦铃又羞又怒,道:“你管不着!”

    陈抟挣脱开秦铃,摸着耳朵道:“五百两银子,成交。”他是开玩笑,没想到那少女想都不想,道:“好,五百两,成交。”马上那公子喝道:“别胡闹。”那少女奔到马前,伸手道:“银子。”公子俯身伸手去拉她上马,少女闪开,退后一步,道:“银子。”公子略一沉吟,手一摆,身后一人掏出银袋,递给少女。少女道:“五百两?”那人恭声道:“只多不少。”少女走过去,递向陈抟。陈抟愣住,秦铃道:“有钱就有什么了不起,不卖。”拉着陈抟要走。

    陈抟伸手接过银袋,打开看了看,笑道:“真的。”又掂了掂,道:“够了。”塞到秦铃手里,道:“给老爹和大娘说一声,我走了,我会回来的,你等我,一定。”秦铃哭道:“不要,我不要你走!”少女回身上马,陈抟一狠心,跟过去,一人牵过一匹空马,陈抟跃上马背。

    少女向秦铃道:“他说你比我好看,还说天天看你看不够,以后我要他天天看我。哼哼。”说罢瞟了身后陈抟一眼。陈抟却低着头,眼角有泪,不欲人看。

    爹给自己的赤子剑、玉佛和画像都已掘地深藏,剑谱随身不离,可还有放不下、舍不得的东西,那是什么?

    公子一催马,一行人疾驰而去。

    秦铃望着陈抟离去的方向,怔怔留下泪来,止也止不住,心道:“我,不会,等你回来的,一定不会。我会去找你,千里万里,我都会去找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