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870.865·【回归篇·之四】·28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防盗章, 设定的V章购买比例为30%, 未达到的话请静待3小时哦

    这两三天里, 手冢也并没有出现在那座网球场继续练习。

    ……难道是躲起来在积极治疗和恢复吗?但是要治疗伤势的话果然还是出国更好一点吧?而且以他在国内的盛名,现在出了那么大的事,媒体、粉丝和其他相关人士蜂拥而上, 有关心他的、有别的事情趁机想要跟他谈的、有想要知道内/幕的、有想要知道他接下来的打算的、求采访求出镜求聚会求谈心……这一切都简直是绝对可以预料到的后果;他要是想躲清静的话还真的应该干脆回德国去算了。

    这么支着下巴想完这些事情, 柳泉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决定还是出门, 继续去球场, 刷数值。

    ……没错今天即使是周末但是她也要赶着出门刷数值, 作为一个乳齿勤劳敬业的好玛丽苏这也真是没谁了吧!

    谁知道她刚刚换上一身便装出了房间, 还没下楼,便在走廊里首先遭受了【野怪:柳泉谦雅】的狙击。

    “哦呀, 你这是赶着上哪里去啊, 信雅。”左手捧着一杯果汁的妹妹酱一眼看到柳泉背着的那个巨大的背包,就立即嘲讽技能全开。

    “那个大包里到底装着什么呢?真让人好奇啊。”

    因为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在悄悄进行网球方面的恢复训练这件事,柳泉每次出门都要选择大得堪比登山包的背包, 好掩饰内装网球拍的事实, 还要往里面塞两本书装装样子。

    不过这种情形都持续两个月了, 妹妹酱还是没有消停, 一有机会就讽刺自己的姐姐“现在竟然连良好的仪态和服饰搭配都不顾了吗, 天天背着巨大的背包出门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柳泉每次回答她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 不一而足。从一开始稍微带着点真诚(?)的“里面是课本和参考书, 我要去图书馆温习功课”, 再到完全没好气的信口开河“里面是砖块,我要去拦路抢劫”、“里面是撬棍,我要去入室爆窃”、“里面是菜刀,我要去寻仇砍人”等等——答案愈来愈离奇,足够编成一整部霓虹怪奇物语。

    今天她面对妹妹酱不屈不挠的嘲讽大招,熟能生巧地翻了个白眼,答道:“里面是枪械,我要去抢银行。”

    谦雅闻言,露出一个稍微有点扭曲的笑容来,右手一紧,把原先捏在手指间的吸管捏弯了。

    “今天又是一个猎奇的新答案啊……很配你现在神经病的风格呢,信雅?”她脸上的一丝笑意几近狰狞。

    柳泉施施然耸了耸肩。

    “而你连一个神经病都无法击败,你这种无意义的尝试还真是……令人敬佩呢,谦雅?”她回敬道。

    果然和妹妹酱每日一撕,其乐无穷!

    两句话轻易地KO了妹妹酱,柳泉吹着口哨,脚步轻快地下了楼走到大门口——

    刚想拉开大门,门铃却蓦地猛然响起!

    柳泉猝不及防,险些一句“我了个大槽”脱口而出。

    还好她的理智及时回笼,知道这么女汉子的说法无疑是要脱人设的,马上闭紧了嘴巴,悻悻地一下拉开大门。

    ……门外站着个面目陌生、穿着一身奇怪制服的青年。

    柳泉仔细辨认了一下,看到那个人制服胸口佩戴着一枚小小的胸章,上面写着“时光邮局”几个字。

    ……时光邮局是个什么鬼?!新开的邮购网站?!

    她还没有说话,那个年轻人就彬彬有礼地笑着,率先开口了。

    “您好,请问柳泉信雅小姐在家吗?这里有她的一封信需要本人签收。”

    竟然是送信的?!

    柳泉心里更加狐疑不解,她的脸略微绷紧了一点,用一种客套至极的语气答道:“我就是柳泉信雅。”

    那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马上更灿烂了一点,低下头从自己斜挎的那个背包中掏出一个硬纸做的大信封来,双手奉上。

    “柳泉君,幸会。我是时光邮局的工作人员,这里是您的信件,请签收。”

    眼看那个硬纸信封最上方还有一张印刷精美的签收单,柳泉这才确定这不是哪个仇家派来玩自己的圈套,而是确有其事。但下了这个推论之后,她又一时间想不起来谁会采用邮局和信件这种古老而传统的方式联络自己,所以有点瞠目结舌,无法置信。

    “时、时光邮局?!”

    “欸,是的。”那个邮递员打扮的青年好脾气地笑着,再一次说明情况。

    “您也许不记得了——五年前,您曾经来委托过我们一件事,就是指定好了今天这个日子,把这封信交到您自己的手上。”

    “据说,今天的日期对您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呢。”

    柳泉愣了一下,反射似的重复了一句:“特别的……意义?!”

    ……都攻略到现在了还要解谜,这样真的好吗系统菌!?

    她不欲再多问面前这个邮递员打扮的青年,匆匆谢过对方、在签收单上潦草地签了字,送走对方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了门。

    返身回房间去查资料不是不可以,但是妹妹酱也许还在走廊上看着;即使没有,她一副本来打算出门的样子、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回去,妹妹酱大概也会产生狐疑,进而想要得知发生了什么才让她临时取消计划。

    假如那个青年所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么这个信封里,装着的一定是对真·信雅酱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重要到她亲自设定了五年后的这个时间,托付了完全无关的他人必须送到自己手里——

    这,一定是真·信雅酱背后隐藏的无数个谜团里,能够解开关键问题的钥匙。

    她可不想让宿敌妹妹酱,看到她获得了这么重要的剧情物品呢。

    于是柳泉照常出了门,在那座网球场附近随便找了个咖啡店,在临窗的卡座坐下、要了一杯咖啡之后,就小心翼翼地拆开了那个硬纸信封。

    之后的发现简直大大超出了她的意料——

    她探手进那个大信封里,居然摸到了另外一个尺寸稍微小一点的信封!

    她立即将那个小信封抽了出来,仔细看看,是稍硬一点的白色纸质信封,表面还绘着一个个式样不太相同的冠军奖杯的暗花图案。

    她总觉得这些奖杯的图案有点眼熟,认真搜肠刮肚想了几分钟,才意识到那些奖杯居然是四大满贯赛的冠军奖杯!

    用这么一个式样很罕见的信封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柳泉疑惑地用手试探性地捏了捏那个白色信封,感觉——里面装着的,似乎是一张……贺卡?!

    给五年后的自己送一张贺卡到底是几个意思?庆贺自己还活着吗?!……不,五年前的信雅酱,应该还没有经历那场与白石藏之介的毁灭之战,也并没有因为伤重被迫引退吧。

    柳泉更是觉得一头雾水,深感线索太少所以完全无法推理。她思考了片刻,探手进去重新摸了摸外面套着的那个大信封内部,结果从里面又找出一张纸来。

    【给未来的自己——】

    拿到眼前一看到这个开头,柳泉就是大大地一愣;怔了半天之后,她慢慢地垂下视线,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笔迹竟然看上去差不多——也许这是世界本身或者系统菌在投放玩家时所作的微幅修正,以免在任务开始之初就因为这种小事而导致世界崩溃——但是,信雅酱,你其实写给的,是未来的一个陌生人啊。

    并不是你期待中的、更好的自己呢。

    但是,虽然怀着这种类似窥探他人隐私的阴暗兴趣与些微的犯罪感,柳泉仍然继续看了下去。

    【在打开那张卡片之前,请先看看这封信。】

    【假如在五年以后,你还是和迹部君在一起的话,就请直接把那张卡片丢掉吧。因为它应该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了。】

    【但假如你们不再在一起了的话,就请打开那张卡片吧。】

    【虽然现在无法断言,但是我相信,你会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做的。】

    【祝好运,信雅。】

    ……我、我了个大槽——!!

    原来那个剧情物品还有【开启条件】的吗?!

    柳泉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什、什什什么叫做“和迹部君在一起”啊!!这个条件明显是指向一条狗血的BG线吧!

    柳泉的大脑里瞬间就脑补出了一整套各种可能性。

    1、信雅酱和迹部大爷仍然在一起好好地交往着,那么那张卡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可以无视。

    2、信雅酱和迹部大爷分手,和别人在一起了,那么要看看那张卡,到底给了自己怎样的指引。

    3、信雅酱和迹部大爷分手,迹部大爷和别人在一起了——打住。总觉得大脑里又混进了什么垃圾文件呢。

    柳泉将目光投向手冢的脸上,半晌忽然抿唇一笑。

    “在说服我之前,请先看看这个,再来决定要不要改变主意吧。”

    听到她突然说出了预期之外的话,手冢蓦地一愣。

    然而她并没有再给他思考的空间。她一直有意无意地半藏在自己身后的那只右手慢慢地伸了出来,径直举到他的面前。纤长的手指间,捏着一个洁白的信封。

    因为她举得够近,而且伸向他面前的那只手十分稳定,甚至没有因为紧张而颤抖——所以手冢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洁白信封上绘着的四大满贯赛奖杯的暗花图案。

    而且,那个信封里面装着的东西,看起来大概不是一封信、就是一张卡片吧。

    手冢虽然并没有交过女朋友,但在青春学园求学的时代储物柜里经常会出现类似的剧情物品,所以他几乎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脸上立刻露出了淡淡的一点混合着惊讶、困惑、尴尬与不知所措的表情。

    柳泉早就预期到了他这种反应,笑了一下,手指微动,将那个信封转了九十度,示意他去看封面上的落款日期。

    手冢带着一丝尴尬和不解地看向信封的右下角,然后惊讶地脱口而出:“这个日期……?!”

    柳泉啊了一声,若无其事地答道:“……是三年前啊。”

    经过仔细思考,她还是觉得不能就这样老老实实地把真·信雅酱的原始寄信日期写出来。

    手冢国光是个意外的三观极其正直、有时在这方面甚至不会变通的好青年,他可不会理解为什么他的好友迹部大爷会因为一些这样那样的理由与真·信雅酱假交往作为“权宜之计”,也不会理解为什么这两个人要维持一段时间毫无爱情作为基础的交往。也许在他看来,真·信雅酱那个时候作为迹部景吾的正式女友,对其他任何人怀有仰慕的感情都是不对的行为——

    更不要说那个仰慕的对象,是他自己。

    所以为了保证能够让真·信雅酱的心意传达到正确的对象那里、还不能同时让对方的好感度瞬间清零,柳泉只有采用这种折中的含糊方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