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独步武侠 第六百八十六章 他曾是王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删号?

    在场的大神以及台下的观众都以为听错了,但是当方传信再次确认之后,周围更是喧哗起来,有没有搞错!

    现在无疑是神仙信最风光的时刻,以他性格,恐怕应该很享受此时的赞美和称颂吧!此时不是应该说感谢爸爸妈妈,感谢祖国,感谢avi之类的话吗?完事再跟叶妄回、各路大神亲切握手,享受他们羡慕嫉妒恨,再和所有观众、粉丝鞠个小躬,说句“谢谢大家支持”,然后留下装x的背影,潇洒离去,这才是人生赢家的姿态啊!

    但是这家伙偏不,夺冠感言更是语出惊人,一通夹枪带棒地揶揄自己获得了冠军,,简直就是说,你们这帮大神和高手,都是浪得虚名,不能阻止我得到冠军,简直给老子的游戏之旅判了死刑。

    怎么样,这感言牛逼吧,更酷的是,这家伙发完言,表示要删号后,直接杵到第三、第二名的叶妄回和包包包包包子身后,啥也不干,居然就这么腰杆笔挺地静候观众们的掌声。

    这算什么?在最风光的时候急流勇退?以他表现出来的能力,根本用不着退得这么早吧!

    这时候恐怕是没人给他掌声的,大伙这会儿都有些懵了,谁知道这家伙会在拿到冠军之后搞这样的大新闻!

    如此突然,如此决绝,实在是出人意料。

    为什么?

    大家都希望知道理由,叶妄回不由认真地盯着他,不客气道:“删号?你想清楚了?脑子秀逗了?”

    9527更是说道:“怕不是赢了一次冠军,怕以后被人打败了,怕丢不起面子?我说你担心这个干什么,叶妄回当天下第一的日子比你长多了,他输给你,也没见寻死觅活的!是男人就不要跑,你说你是天下第一,老子还不服气呢!”

    “说的不错!我也是不服的!”其余大神也是这样嚷嚷道:“别跑,你别赢了一次就跑啊,你这样太不厚道了!”

    “是啊,赢了就跑,一个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删号?你含棒棒哦!”

    波士诚艰难道:“信哥,不可否认刚才你这个逼装的很凶残,很拉风,很震撼,但是不是装的有点大了?兄弟我也有点吃不消了。”

    李白等人也是紧紧点头:“信兄,别开玩笑了。”

    “哎,无敌最寂寞,到了我的高度已无x可装了,别人只会认为我牛x,只会说666,这岂是我辈追求?”方传信叹气道:“各位,我没开玩笑,装x的极致就是自我毁灭,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走到这一步,想想,既满足又遗憾,心情复杂的很啊。”

    他意兴阑珊似地走下领奖台,丢下一地鸡毛的各路大神、主持人、礼仪小姐,路过观众席,背对着大家摆摆手,径直往太白山下走:

    “朋友们,江湖路远,有缘再见!”

    “……”波士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摇头晃脑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信哥真不愧是我辈楷模。”

    “嗯,还行吧……”

    “啧啧,我还是想不通。”

    众人看着他背影消失,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9527说道:“山高水长,江湖路远,如欲再见,不如想念……既然删号了,赤条条的走,不带走一丝云彩,还说什么有缘再见?兄弟们,我jiao着有些不对,神仙信这是几个意思啊?”

    大伙闻言脸色一变,过一会儿,剑贫说道:“刚才山下的师兄弟看到了,神仙信一匹快马冲出山门,犹如飞鸟投林,一下就不见了踪影……才几分钟,你们说,他跑这么快干嘛?”

    “删号了,难道还讲究早死早投胎?”

    9527一拍大腿:“……我靠啊!怕是删号是假,逃命为真!太白、丐帮、唐门,这漫山遍野的观众,想杀他的人不要太多!刚才被他删号一说,一时没想起来,忘了正事,结果被这厮趁机逃之夭夭了!”

    “靠!”

    “卧槽!”

    “这尼玛!”

    “这孙子哎!”

    大神们回过神来,一时不顾身份,粗口频爆,实是没料到世间居然有这样猥琐之人!

    不怪大家不小心,只能怪这厮太狡猾!实在是夺冠就删号,这样的话题太有冲击性,让大伙一时都消化不了,脑子没转过弯来!

    不仅是各位大神,很快观众席上的观众也听到风声,交头接耳,一时间整个太白山都喧闹起来,很快杀气冲天,这个狗信,就刚才一下,等于是一下子摆了各路大神、数十万观众一道,范围之广、受害人之多、受到的伤害之深,实属百年难得一见,藐视大伙智商为轻,欺骗大伙纯真的感情为重,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哇呀呀呀呀!气死老子了!”

    “mmp!快,赶快通知大家,追杀神仙信,弄死他以泄民愤!”

    “见到他就地正法!大卸八块!斩成肉泥!”

    “杀无赦!”

    “杀杀杀!”

    众人翻起旧账,在声讨了一番神仙信的卑劣行径后,义愤填膺地踏上追杀神仙信的行动之中,几乎全游戏的玩家都联合起来,众志成城,喜大普奔,兴高采烈,为民除害。

    结果找了两天,不知道这孙子藏哪里去了,这么多人一起寻找居然都找不到,大伙感觉被调戏得很惨,火气不由上来了,就有人提议道:

    “神仙信这厮还有一帮狐朋狗友,很可能被他们包庇起来了!”

    “对,那群人最近在洛阳,很可能神仙信也在那里,找到他们,要他们交出神仙信!不然地话别怪我们动手,搞连坐!”

    大批玩家聚集洛阳,在洛阳酒楼找到了李白等人,潮水一般的玩家将洛阳酒楼围得水泄不通,齐喊:“交出神仙信,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神仙信有种出来,再不出来,别怪我们牵连你的朋友!”

    过不多时,在酒楼凭栏处,站出来几人,由李白打头,却不见神仙信,大伙正要再喊,李白出来后先说一句:“各位,我有事宣布。”

    他是论剑前十的高手,又是北狼联盟的盟主,有实力有势力,自有一番气势,下面的吵闹声顿时小了一大半。

    李白面容沉静,肃然说道:“这两天,神仙信的确跟我们见过两面,就在刚才,他也在酒楼里面。”

    “什么?快叫他出来……”

    “就在刚刚,神仙信当着我们的面删号了,大家可以查询他的名字,是不是查无此人。”

    “……”

    此言一出,万籁俱寂,很快,大伙都开始确认,互相间摇头,面面相觑。

    大伙兴匆匆赶过来找神仙信麻烦,但是人真的删号了,就像用尽全力打出一拳却打在空气上,难受的要命。

    “……搞什么?还真删号了……这……”

    “弄不明白。”

    “这小子……我还没报仇呢,怎么就走了……”

    “真删了。”李白点头,再次确认:“以前大伙跟他有什么恩怨,神仙信现在删号了,也算了了。”

    一时间,疑惑、不甘、不信、庆幸、失落……种种情绪,在酒楼之下的玩家中蔓延,每个人又都陷入了沉默。

    到最后,大家都有些意兴阑珊,以前结仇的,此时也只能说几句:

    “哎,人都走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还有人道:“少了这家伙,这游戏怕没以前热闹了。”

    “嘿,地球少了谁都转!担心这个做什么!”还有人问:“神仙信干嘛删号?不是挺风光的吗他现在?”

    “是啊,虽然跟他有仇,但也有点佩服他的。”

    “他就没跟你们说什么?”

    李白沉声道:“该说的他都在天地擂台说了,他就是觉得没意思了。”

    “啥意思?”立刻有人大声搭腔。

    旁边立刻有人哼哼起来:“你虎啊!神仙信的意思总结起来几句话,咱们玩游戏,他是玩人,现在他玩到天下第一了,不想玩咱们了,嫌弃咱们了呗!”

    “……哎呀我艹!大哥,他怎么能这么气人呢!”

    “谁说不是呢!!我跟神仙信没仇,就因为听了这个不痛快,觉得他小瞧天下英雄,这才赶过来要削他,没想到来晚了一步!”

    “……”

    外面吵吵嚷嚷了一会儿,聚集的玩家慢慢散出,神仙信果真删号,除了不能报仇之外,倒是多了不少谈资,今天的论坛可有的热闹了。

    李白等人转回酒楼之中,进了包厢,几人坐回席面上,刚才神仙信的位置上,已然是空了。

    李白忽然拍着桌子唱道:“他曾经年少轻狂,为了第一疯狂,他明知自己错了,但他还是做了,从来他单枪匹马,直到一方称霸,最终他成了王者,站在不败之巅,……”

    包厢里一干人的表情顿时生动起来,说:“后来他妈来了!”

    接了这一句,一伙人一起捧腹大笑,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笑了半响,接下来却是一阵沉默,李白叹了口气:

    “真是江湖路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梦里花落知几许飞快地往自己喉咙里面倒了一杯酒,一下将酒杯拍在桌子上:“我说,别多愁善感的行不行?这就想他了?”

    “想个毛!”

    “哎,不想都不行。”林清涯叹了一口气:“咱们还是谈点正事吧。”

    “什么事?”

    “这顿酒席谁付钱?”

    “……不是神仙信开的席,请我们来吃吃喝喝的吗?他没付?”

    “他删号了请个屁!刚才就他吃的最多!”林清涯道。

    梦里花落知几许无语道:“那你不提醒我们?”

    “一个要删号的人了,虽然本学霸窥破他哪一点猥琐的心思,实在是没忍心,想让他最后高兴一下。”

    “是是是,这家伙不捉弄一下别人就活不下去。”众人齐点头,林清涯措辞也变得文雅了一些,道:“咱们大人有大量,就忍受他再捉弄一下,让他再得意得意。”

    梦里花落知几许嚷嚷道:”喂,此风不可长,又不是不见面了!可悲啊真可悲,就这样了还要坑兄弟们一次,这人渣怎么这么行呢!怎么下得去手!”

    波士诚突然掩嘴噗嗤一笑,大伙顿时毛骨悚然:“土豪诚,刚才你还死去活来的,现在笑得这么贱,你想干什么?”

    “这家伙学了日本和尚的武功,莫不是变态了?”

    波士诚跳了起来:“你们慢慢吃,我得走了!”

    “去哪?”

    “安排妥当,我就删号去!”

    “……你疯了吧!”众人连忙拉住他:“神仙信要高考,被他、妈捉了回去,难道你也要高考,被你、妈逮着了?”

    “胡说什么!老子成年人,哪里像信哥那个小屁孩!”波士诚道:“我是准备去国际服!”

    “这边就放弃了?再说了,国际服还不定什么时候开,不用这么急吧?”

    “急,怎么不急!”波士诚快速说道:“信哥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们听清没?”

    “哪一句?”

    “信哥说他被阴了,游戏公司有人给他、妈打电话,说考虑到这个玩家的年纪可能要参加今年高考,提醒家长不要让他沉迷游戏,还说信哥在游戏里网恋,交了好几个女朋友,怕是要耽搁学习之类的……游戏公司又找到信哥,夸他是人才,等他高考后邀请他参加国际服的游戏,给他一些便利……他语焉不详的,说雌雄大盗,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活生生两个贱人……你们说,游戏公司的举动是好意,他为什么说别人是贱人?”

    “啧啧,能被信兄这个大贱人说贱人的,那是一定很贱!”

    波士诚道:“所以我估摸着,信兄去国际服,绝对会翻天覆地!”

    李白道:“这是肯定的……不过国际服最终会跟国服合并,放弃这边有些可惜。”

    “不可惜!”波士诚道:“我要去支援信哥,双剑合璧天下无敌,捶得那些老外头皮发麻!”

    其他人怀疑:“……你就是为了去装x是不是?”

    “肤浅!”波士诚鄙视:“x要装,兄弟也要用心结交!”

    “……”

    “信哥说的那些话,绝对是对我的暗示!”他大声复述道:

    “我进入游戏没多久,先被人冤枉,被一群人骂,有口难辩,后来又被小姐姐骗了初恋,累觉不爱,初进游戏,都是些不太好的经历,心里的想法就有些变了,不太愿意相信人,我单名一个信字,做事却称得上薄情寡信,幸好讲点义气,能有你们这些朋友,总之,心肠变得比较硬,我想我还是个孩子,本质上还是纯真善良的,这样下去可不行,后来我又遇到不少女孩子,总觉得交一些女朋友能让我心肠柔软一点,可惜发现没什么作用。本来我觉得就这样了,这两天我跟那些女孩子告别说要删号,收到了一些祝福,只有一个女孩子说要跟我一起删号去国际服,我的一颗心萌动……”

    “打住!”众人抱怨道:“喂喂喂,说这些干什么,这里好多单身狗啊!”

    “玛德,居然又在你这里吃到二手狗粮!”

    波士诚认真道:“真爱是一回事,真兄弟又是另一回事,薄情寡信,说得好啊,我看咱们整天跟信哥称兄道弟的,其实也不算太靠谱,所以这一次删号跟过去,我要彻底打开信哥的心扉!好兄弟,一辈子!”

    “……咦!搞基啊!”众人嘴上虽嫌弃,但是仔细想想,波士诚说的不无几分道理,抓他的手有些放松,波士诚一挣就跑脱了,李白看见了,感叹一句:“土豪诚,也是真性情、真潇洒、真会玩,可惜我在这边家大业大,抛不开,不然也想去国际服闯一闯,从新开始也挺有意思的。”

    林清涯点头:“国际服最终会跟国服合并,咱们就在这边等着,等信兄卷土重来吧!”

    梦里花落知几许猛喝几口酒,不说话,埋头在桌子上比比划划,林清涯奇怪问:“你在写什么?”

    “信兄说他的id会叫做折磨王,我寻思着取个差不多的id,不知道折磨小王子的英文怎么拼?”

    “……”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