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个假系统 第一百八十七章开门见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风先生。”这会儿,忽然坐在商界那一块的一个二十七八的女老板,看起来风韵犹存,皮肤白皙的像是瓷瓶一样。站起身来,双眼含着一汪春水,看向了风无忌妩媚的道:“听闻风先生在这江海,如今可谓是风生水起。说点实话,政界张书记牛书记,为你执牛耳。黑道许大哥,听闻和你关系密切。这商界,风先生又是开始迈步进来。可喜可贺,我何婉婷祝贺风先生生意大好,财源广进。”

    风无忌看着这站来风韵犹存,妩媚动人的何婉婷。一时,微微一怔,不明白这何婉婷的深意。

    照理说,这会儿别人都是来送礼,上来都是呈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但是,这站起来的何婉婷却是两手空空,压根没有送礼物的意

    难道,这鬼话连篇,就可以不送礼了吗?

    这会儿,风无忌嘴角涌现一丝鄙夷之色。看向了那何婉婷,开口不冷不热的开口道:“何小姐,说笑了。我现在不过是瞎折腾,真正说迈进商界还为时过早。”

    ·

    “风先生谦虚了。”那何婉婷这会儿随意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腰肢,并且向着风无忌的身前走了几步,开口语气轻柔的道:“今日是风先生的大好日子。不过,我听说风先生的未婚妻,钟家千金似乎和风先生闹了一些不愉快。如今,风先生如此年少有为,身边怎可没有佳人相伴?要是风先生满意的话,何不考虑考虑我?”

    一边说,这何婉婷一边向着风无忌挺了挺胸。那一张白皙水嫩的脸上,还涌现出一丝的娇红之色。

    这一下子,这大厅之中所有人都是一愣。全部齐刷刷的定在风无忌的身上,嘴角浮出了一丝意味难名的笑容。

    这何婉婷哪里是不送礼,而是送礼送的是她自己?

    还未婚风流倜傥的年轻少年,一个个都是嫉妒的看向了风无忌。而那些穿着光线,格外打扮了一番的年轻少女,一个个都是睁大着一双双桃花眼,紧紧的盯着风无忌。脸上泛着花痴,点点娇红之色美不胜收。

    风无忌一愣,嘴唇一下子干干的。这何婉婷看起来,的确是身段纤细,风韵犹存。从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散发出一股成熟的风韵。

    不过,正当风无忌有所想法的时候。风无忌感觉自己背脊骨一凉,一阵凉意袭来。转过头,看向了这大厅之中那秦妍冷着的一张脸,正不善的看向自己。而那苏媚然,这会儿虽然看似脸色平静。但是,那紧蹙的眉头已经出卖了她的心事。

    “暂时,我还是以事业为重的。”风无忌马上装模作样,微微一笑道:“我多谢了何小姐的美意……”

    那坐在席位上的张为民和牛书记,看到风无忌这么果断的拒绝了这何婉婷。双双对视了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殊不知,这是因为风无忌有色心而没有色胆。

    这晚宴上闹了这一场之后,倒是再没有什么风波。

    一切,归于平静。大家觥筹交错,举杯晃脑,好一阵快意。而风无忌这个晚上,同样是微微有些醉了起来。眯着眼睛,来回奔波。在各个桌子上,敬酒说几句客套话。

    既然风无忌已经从山上下来入了红尘,那么自然是得随江湖上的规矩。有些事情,风无忌虽然不想做。但是为了以后自己的生意,还是拉长着脸,和熟悉不熟悉的人寒暄着。

    酒足饭饱之后,风无忌更是带着这一群江海名流,离开了夜江海大酒店,向着自己的老笔斋而去。

    “风先生,你那老笔斋肯定是装修的相当富丽堂皇吧……”一路上,不时的有人拍起了风无忌的马屁。

    “还成吧。”风无忌总是淡淡的回应着,语气不咸不淡。

    “哦,店子肯定很大吧。到时候,风先生需要招加盟商吧?可以,考虑一下我。”另一个商界巨擘,开始打起了风无忌的主意。

    “店子很大?”风无忌一愣,嘴角浮上了一丝苦涩的笑容:“是很大,三十多平方米了。”

    顿时,刚刚还在拍风无忌马屁的人。马上,瞠目结舌,嘴角浮上了一丝酸涩的笑容。这马屁可是拍错,一下子拍在了马屁股上了。

    一群人一路闲聊,慢步走入了风无忌的老笔斋。

    当然,还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是等候在外面,得分批进入。毕竟,风无忌的店铺太小。这么多人要是全部进去,地方都不够站。

    不过,这站在门外一部分懂书法之人。看到了那老笔斋门匾上那三个烫金大字,一个个都是驻足下来。满脸凝重之色,细细的端详起三个字的奥义。

    江海市政府政要是第一批进去的,老书记张为民在里面慢步审视了一圈之后。那一张苍老的容颜上,泛起了一阵溢彩。

    这一次,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圈风无忌的精心细作之后。这老书记对于风无忌的字体,更是大为赞赏起来。每一副字虽然都是装帧好了,但是老书记还是会伸出手去摸一摸。仿佛,是想触摸到那一行字的真谛以及奥义。

    跟在老书记身后的一群人,受到老书记的耳熏目染,一个个对于风无忌的字体都是大加赞赏,细细观摩审视。但是,碍着老书记在身边,这群人即使有想买的意向,这会儿都是不敢出手。

    老书记张为民带着这一群人,在店子里转了一圈之后。一个个,都是恋恋不舍的出了这店子。

    “老弟,你这店子可真是不错。里面古色古香,一切饰物都是有着明清的范儿。特别是檀木香气弥漫,加上你那几幅奥义暗、,意蕴深长的字。给我的感觉,像是回到了旧时长安的店铺里。”这张为民在风无忌的店铺之中走了一圈之后,格外的兴奋,对于风无忌是大加赞赏。

    “还成吧。目前,按照我的想法随便整了一下。不过,这店铺的装修,邵主任可是帮了我很多忙。这些明清的饰物,以及雕花案几,这些都是拿邵主任帮我弄到的。”风无忌是一个聪明人,这会儿在老书记张为民面前提上几句,足以还他的人情了。

    那站在老书记张为民身后的邵主任,一听到风无忌这席话。马上,脸上掠过了一丝喜色,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哦,看来这邵主任是个挺有主意,挺实干的一个人啊。不错,不错。”张为民点了点头,脸上涌现了一丝赞赏之色。

    风无忌陪着这老书记张为民闲聊了一阵子,这张为民才是看着夜色不早,困意袭来。带着大批的江海政要,离开了这风无忌的老笔斋。不过,这老书记张为民承诺,以后会经常常来风无忌这店铺里转一转。喝喝茶品品字。

    风无忌听到老书记张为民这席话,马上笑的是喜笑颜开。只要有着老书记肯经常在他店铺里转转,那么以后这店铺之中肯定进出的人是络绎不绝。

    不过,唯一遗憾的是,这一群江海政要仿佛是为了避嫌。竟然全部都是默契好了,没有在风无忌的店铺里买一副字,没有为风无忌做一点生意。

    毕竟,风无忌可是把价钱定好了。每一副字的价格,都是高于三百万。如此大一笔钱,拿出来绝对是惹人口实。

    江海政要离开之后,那一群商界巨擘开始进入店铺观看了起来。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都是满身铜臭。对于这些有关艺术的东西,并不大懂。

    不过,这不要紧。因为,前面那一群江海官员都是特别喜好这些玩意。所以,他们得在风无忌这里买上一些,以备关键时候送上去讨那些政府官员喜欢。

    这个世界上,向来都是这样。很多东西,不一定要自己喜欢。而是自己需要巴结的那个人喜欢,那么就够了。

    江海的官员和商人,其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追根到底,还不是官商勾结。官员需要从商人这里取得利益,商人要从官员取得方便与信息。

    但是,这一群商界巨擘进入了风无忌的店铺之后。并不是像个暴发户一样,进去随便选取一副,拿了走人得了。

    他们是满身铜臭味,但是他们不能表现出来。一个个在风无忌老笔斋里,认真的审视着每一副字,每一个笔画。

    虽然,他们对于风无忌写的有些生僻的人,还不一定认识。虽然,所有的字在他们眼中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虽然,他们心底认定那电脑上的宋体楷体隶书,看起来更加漂亮美观,更加清净干爽。

    但是,他们还是耐着性子,装作一脸享受的在每一副字面前仔细的观看。甚至,还假装把眼睛贴在了装裱的每一副字前,深深的嗅上一口。

    仿佛,是可以嗅出风无忌的笔墨味道。

    这些假把式,他们一个个都是做的很到位。商人么,就是要善于伪装自己。那一副认真的劲头,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到,还真以为他们是书法爱好者,是多年的书法之友。

    只不过,风无忌看着他们那飘忽的眼神,还是心理清楚。这一群上了点年纪的商界巨擘,哪里是书法之友,八成是妇女之友。

    对于这一群装模作样的商人,风无忌摇了摇头,脸上涌现出一丝无奈之色。不过,为了让这一群人,可以爽快的掏腰包,风无忌还是耐心的陪在一旁,看他们演戏。

    店铺之中,这些商人之中,一个年轻的公子哥。看了风无忌几幅字之后,马上开口小声的唠叨了起来:“这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卖几百万,真搞笑。我们家建那么大一栋房子,才卖个几百万。这明显的坑人么,谁都不会买,真是的。”

    这年轻的公子哥,正好是如今这商界新近崛起的一个房地产商的儿子姚伟。一朝爆发之后,他依旧有些暴发户的秉性。碍于父母亲的叮嘱,来参加这一次风无忌的开业典礼。这么久以来,他都是尽情的压抑着自己的不满和牢骚。

    这会,看到风无忌整出这些玩意。几幅字而已?竟然卖出几百万,岂非搞笑?所以,这姚伟终于忍耐不住叨唠出了口。

    这本来静静的老店铺,这姚伟的唠叨声马上清晰的传到了众人耳中。虽然,很多人都是抱着和这姚伟一样的想法。不过却很有默契一个个装着一脸鄙夷的样子,看了姚伟一样,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什么时代了,几幅字能够卖到钱?能卖到天价?哼,这就好比猪肉卖到了黄金价。今天这里的几幅破字,能够卖到钱。那么,我今后就去卖猪肉。”这姚伟看着众人那不屑的笑容,顿时更是气愤,把音量提高了几分。

    风无忌在店铺里,听到了姚伟的冷哼声。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计较。

    只不过,这姚伟的一番话刚刚落定。那给风无忌瓷器的古董商人,却是马上开口拍板道:“这福字,我要了。多少钱,李老板。”

    “开业大酬宾,给你打了折。本来,你看的这一幅“站起来,眼光抵达天空的深处;弯下去,几辆撑起生活的重量”。这么多字,售价是三百八十万,今儿你给个三百万好了。”风无忌看到有人买字,马上热情的招待了起来。

    “行,得了。三百万就三百万,这一副字我喜欢。挺有深意的……”这古董商人痛快的笑了笑,马上敲定了这一行字。

    “啥深意,不就是能屈能伸的意思么。”风无忌轻轻一笑,妄自菲薄起了自己的这一副字的深意。

    古董商人这会儿和风无忌商榷好之后,马上痛快把这一幅字取出来抱在了手里。给风无忌开了一张三百万的支票,行事手段可谓是干脆干练。

    那刚刚还在嗤笑这里字买不了钱的姚伟,马上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嘴巴翕动一下,却是压根说不出话来。

    这古董商人在他这番话刚刚落定之后,花高价买下这一幅字。这是赤果果的当即打脸,让姚伟一脸的难堪。整个人杵在风无忌的店铺之中,看着那一幅幅装裱精美的字,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风无忌卖的不是字,是艺术。艺术这些玩意,岂是这满身铜臭味的商人,可以领悟体会到的。

    不过,这些商人为了装一下面子。顿时,腰包鼓的一些商人,纷纷开始在风无忌的店铺之中买了几幅字。这一下,风无忌这个店铺终于是开始进账起来。

    那一旁的李奇海涛一群人,看到这风无忌的字这几幅字,竟然是卖出了如此的高价。一个个都是满脸的呆滞之色,在店铺之中惊诧的张大了嘴巴。对于他们这群社会底层的人们来说,几幅破字卖出如此高价,那就好比姚伟所说的猪肉卖到了黄金价一样。

    不过,看着风无忌手中的支票,一张张增多起来。他们一个个都是有些苦涩的笑了笑,看向了那一脸从容的风无忌。这一次,他们再次从自己大哥风无忌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神秘而且崇高的气息。

    李奇的眼眶之中滴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开口喃喃的道:“这一次,总算是跟对了人,遇到了贵人。”

    海涛那一双小眼睛,同样是眼泪盈盈,嘴唇翕动低声道:“这一次,跟对了人啊……”

    李奇身后的那两个兄弟,有些不明白李奇和海涛为什么会泪流。脸色有些惘然,木讷的站在了店铺之中。双眼看着那一幅幅装裱好的字,放着精光。这一刻,他们看风无忌那一幅幅字的眼神。就像是禁欲了二十年的老和尚,下山突然看到一群不着寸缕的美女。

    只有李奇和海涛自己明白,这一次他们流的泪眼,那是激动的兴奋的眼泪。在社会底层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终于开始慢慢过上了好日子。

    店铺外,秦妍和苏媚然漫步走在这江海繁华的街道上。两旁的路灯,昏黄的灯光打在她们的脸上。秦妍穿着一身充满冰冷气息的黑色小礼服,一双黑色的小皮鞋,踩在街道上,发出蹬蹬蹬的声响。放眼看去,浑身透出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高傲的像个女王,让人不敢靠近。

    而那苏媚然毕竟年岁稍长,这会儿在昏暗的灯光下。那精致的脸蛋上,细眉画的格外精细。看起来,像是远山蔓延而上的轮廓。琼鼻微微隆起,透出一道白皙。脸蛋上,施了一点脂粉,看起来更加是白净而且水嫩。一点儿都不像是上了点年纪的女人,看起来像是十八岁的少女。

    更让男人着迷的是,这苏媚然嘴角永远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那笑容,看起来是那般的迷人。仿佛是少女看到情人露出来的一丝温柔笑意,仿佛是春风拂动少女的心田涌现出的一丝羞赧笑意。

    从各个角度看上去,苏媚然的笑容都是那般的风情万种,可以瞬间让男人呼吸一阵窒息。

    此时,这一个冰冷高傲的秦妍,还有那一个风情万种的苏媚然,走在了一起。像是一对冰火美人,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风无忌的丰胸手法,你应该试过了吧?”苏媚然这会儿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容,和这秦妍开口聊了起来。

    秦妍微微一阵忸怩,而后还是点了点头,据实的道:“就一次。”

    “哦,感觉如何?”这苏媚然这会儿嘴角噙着的笑意,更加浓郁了起来。

    一时,这一对冰火美人。在路灯下开始聊了起来,不过聊得话题竟然是风无忌的技术。

    “感觉不错。”秦妍俏脸微红,开口低声喃喃的道:“可以说是这些年的一次大迈步。”

    “多大了?”苏媚然瞅了瞅秦妍的身前,开口询问了起来。

    “C了。”秦妍挺了挺自己的身前,开口很是得意的道:“估计,再过几日可以冲击到D。”

    “D?”苏媚然不屑的冷笑了两声,开口道:“D的,我已经有些戴不进去了。”

    秦妍不信的抬起头,看向了苏媚然身前。隔着衣服,依旧是可以看到她的伟岸。

    一时,这秦妍冷哼了一声,心里生出了一股不服来。

    这秦妍向来在警校里,都是事事要强。这些年来,那一股倔强和暴躁的性子,依旧未改。即使这会儿听到自己的姐妹淘,比自己的大,她依旧是心头不满不服输。

    “今晚,老娘就去找你。风无忌,不到D,我誓不为人。”这一刻,这秦妍暗暗的咬了咬牙,在心底深处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呐,你和风无忌那个了没有?”这苏媚然继续和这秦妍聊了起来。

    “哪个了没有?”秦妍一愣,不解的转过头看向了身旁的苏媚然。

    苏媚然看到秦妍转头看向自己的那一副认真劲,马上开口说道:“就是亲热过了没有?睡觉了没有?”

    “哦。”秦妍轻轻的应了一声,开口很是得意的道:“当然了,还是我主动的呢。”

    这秦妍似乎是深怕再被苏媚然比了下去,这会儿说起这件事情来。她那精致好看的下巴,都是扬了起来,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

    那苏媚然看到秦妍拿这件事情神气了起来,顿时有些莞尔的一笑,开口赞赏道:“做得好。”

    “还成。”秦妍假装的谦虚的冷哼了一声,那抬起来的下巴更是向上了一些。

    看到秦妍那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一向豪迈妖娆的苏媚然。这会儿,那一张施了脂粉的脸,一下子变得红彤彤的。

    “这个三人一起嗨还是下次吧,我这几天来亲戚了。”苏媚然犹豫了一下,而后开口逃避了起来。

    “哼。”秦妍一看到这苏媚然不敢应战,马上得意的笑了笑道:“一向别人都说媚然姐姐,像是个性感妖娆的蝎子精。今天怎么看起来,胆子倒是这么小啊。难不成,来了亲戚失血过多,导致气血不足,内分泌失调,这才是胆量小了不少。”

    “你这个小妮子。”苏媚然看着秦妍那一脸得意的样子,忽然仰起头叹了一口气,开口感叹道:“妍妍,这些年你在这江海胡闹。难不成,你家里会一直同意你胡闹下去吗?到时候,你和风无忌怎么办?”

    一听到这苏媚然提到家里的事情,这秦妍秀眉蹙起,那脸上难得的涌现出一丝忧虑之色。仰起头,看着那黑沉沉的夜空,开口低声道:“家里,应该还能让我胡闹一些年。你知道的,现在的生活才是我喜欢的。不过,我爷爷毕竟年岁已高,而家里的那些叔叔伯伯,你都知道的。哎……”

    说到最后,那秦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那苏媚然道:“媚然姐姐,你们家作为苏家的嫡系。这些年,独自跑到这江海来拼搏。目前来看,也是闯出了一些成绩。难道,你们家从来都没有想过回归吗?我看,这些年,伯父伯母都是挺辛苦的。还有,你这些年变了不少。何必了,还在介怀当年的那件事情吗?”

    一时,在这夜空之下。这苏媚然和秦妍,终于开始谈论起了往日的种种。

    秦妍一家在军界政界,那是相当的具有权威。老爷子是这华中区的总司林,爸是京城里部队里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而母亲是京政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一位大人物。亲戚朋友,更都是江海军界政界的大人物。

    但是,她一个将门之女。孤身在这江海警局之中当一名小小的队长,这日子毕竟是不会长久的。

    而苏媚然一家,同样是京城商界豪门大家族分出来的一支。净身出户之后,在这江海安家落叶。造就了如此巨大的家业,可谓是相当不容易。但是,要是和京城那豪门大家族相比,却是相差太多太多。连那苏媚然都不知道,近年来随着京城那大家族连连施展出压力。这江海小小的一支苏家,是否该将江流入海,重新回归到那大家族中去?

    江海的夜色,越加的妩媚动人起来。寒风吹在街头卷起了路边的落叶,发出呜咽的呼啸声。冬日已至,这一座繁华璀璨的江海,都是弥漫出一股萧瑟肃杀之意。

    此时,在这江海的另一处。

    兰桂坊里,依旧红灯闪烁。年轻的男人,和那腰肢纤细的女人,依旧在互相揩油嬉笑。时而,有着肌肤相互摩擦的声音,嗤嗤的发了出来。男人女人相互喘着的粗气,让兰桂坊的温度都是上升了好几度。还有那啤酒瓶啪啪啪瓶盖开启的声音,气泡噗嗤一声上升的声音。

    各种声音,相互混杂,交织在一起。让整个兰桂坊,都是弥漫出一种荒阴的气息。

    这里是人间的天堂,这里是青年男女堕落的地方。当然,这里是年轻女郎释放寂寞寻找激情的场所。

    只不过,这一晚这兰桂坊却是少了一位熟客。那就是江海的宋绍伦,常常在这里寻找激情一掷千金的少爷,却是来不了这里寻欢作乐。

    兰桂坊依旧热闹,依旧有着男女躲在厕所嘿咻嘿咻,一切都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月冷风高,这兰桂坊来了一行四人。

    邹阳走在最前面,穿着西装革履,心事重重。脚下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只不过他的那一头黄发还是那样柔顺,被夜风吹得高高的飘荡了起来。

    跟随在这邹阳身后的是一位步伐矫健的男人,头发微白。只不过,他的背脊骨挺的是那样的笔挺,像是一棵青松一样。双目炯炯有神,时而扫视着这一座城市的糜烂以及繁华。全身上下,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气息,是属于那种上位者才有的。

    跟随在这一位男人身旁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倒是带着一副老花镜,看起来有点儿老态龙钟。双眼微微眯起,只偶尔扫视一下自己脚下的路。

    最后的一人,正是宋母。现在江海的宋家倒台之后,那宋母是唯一的幸存者。

    养尊处优的她,向来一张脸蛋肌肤水灵,吹弹可破。只不过,今晚的她独自一个人走在最后面。那一张脸上,涌现出一丝丝的疲惫以及焦虑之色。宋家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之后,这两日她接二连三的接受着各种调查,各种抄家,已经闹得她有些应接不暇了。

    只不过,当她抬头看向前面那两个男人的时候,嘴角会涌现出一丝欣慰之色。那双目有神,全身霸气十足的正是那宋崇明的父亲,宋绍伦的爷爷宋旭。而那宋旭身旁带着老花镜老态龙钟的男人,正是宋旭警卫队的队长黄鸣。

    这两人是从京城风尘仆仆赶来,还来不及歇息都是找到了这几个贴心的人了解情况。

    只不过,如今风声紧。宋家,已经被查封,不时有人进去调查翻找。不得已的宋母,才是带人来到了这兰桂坊。

    殊不知,这看起来糜烂而且奢华的兰桂坊,正是宋母暗中开的。只不过,这件事情是宋母暗中进行的。除了那宋崇明,宋绍伦都是不曾知晓。

    这宋绍伦在这里寻欢作乐,多少次出卖了自己的心事。但是,却是没有一件事情被道出。这里面,其实还是有着宋母这一层关系。

    这是宋家的秘密,已经风声鹤唳的宋母,不得已把远道而来的宋旭和黄鸣带来了这儿。

    并且,这件事情是因为宋绍伦而起。所以,想探本寻源的宋家于是把这邹阳一并邀请到了这。

    走进兰桂坊,宋母直接找到了负责人,低声交代了一句。然后,这一群人被匆忙的带入了这兰桂坊顶楼的一个大包厢。

    包厢里,红灯闪烁,有着几分暧昧的气息。

    只不过,那宋旭一坐定下来。马上,看着那宋母开口怒声问道:“这地方倒好,混迹于这样的风月场所,的确是可以少一些麻烦。现在,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于是,那宋母迅速的坐定在那宋旭的对面。絮絮叨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把这一切缓缓道来。道到心酸出,她的眼眶之中泪水滚滚而下。

    本以为,宋绍伦和风无忌之间,只是年轻人闹着玩玩。却不料,事情最终发展到了这一步。

    老爷子宋旭听完了那宋母一番话,那眉头锁的更紧了起来。叹了一口气,开口徐徐说道:“锋儿闹市开枪,的确是不对。崇明这孩子,也傻。火急火燎的,倒是把自己都是搭进去了。我本想让崇明在这里锻炼一段时间,然后一步步把他提上去,提到京城里去。以后的仕途,可谓是不可限量。现在,给我闹了这样一出。哎,真是让我不省心啊……”

    宋母看到这老爷子宋旭眉头紧锁,顿时默不作声,不敢说话了。

    那老爷子宋旭这会儿,扫视了一眼这包厢。然后,再次开口沉声道:“他为官,你为商。这是最好不过的一件事情,以后就是有权有势有钱的家族。那有着百年根基的大家族,向来都是这样一步步累积发展出来的。只不过,开这样的场合,固然赚钱。但是,毕竟难于做大。这兰桂坊,以后还是不开了罢。我看现在的市场,电子产品还不错,你可以试一试向那边发展。”

    “老爷子,现在不是我的问题。而是锋儿和崇明还在沿江市已经被抓着了,让我一刻都是不容舒心。真要是他们两人没事,以后再另做打算便好。”这宋母看着这老爷子扯远了,马上急急忙忙的开口扯到了正题上来。

    “这件事情,虽然闹得有点大。但是,既然我已经来了。还没有到一发不可收的地步,只要事情不给我闹到京城去,这小小的江海我还是可以摆平的。”这宋旭冷哼了一声,那一张枯瘦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威严之光,看起来霸气十足:“年轻人,你给我说说,和锋儿作对的那个叫做风无忌的是什么人?”

    把这邹阳喊到这来,主要就是为了了解风无忌的情况。这会儿,那老爷子宋旭看向了邹阳,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命令的成分。

    站在宋母身后的邹阳,一听到老爷子的询问,马上开口恭敬的答道:“那风无忌,来江海不久,不知道他什么底细。他和江海的老书记张为民关系匪浅,并且和那江海黑道有着几分关系。可谓是黑白两道,都比较吃得开。他和宋少爷,主要还是因为争那江华集团钟家千金钟筱雨而闹出了矛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